正文 二,我会重色轻友?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入室盗窃最重要的一环,不是怎么进,怎么偷,而是怎么跑。否则,就是你手里握有金山银山,被雷子抓住了,还不是鸡孵鸭子——白忙活。钱财乃身外之物,只有小偷最明白其中的真谛。所以古往今来,靠小偷小摸发家的人,十分鲜见。美女于我如浮云不畏浮云遮望眼金钱于我如粪土哪怕粪土堆满院——这是我的座右铭。可是若和生命比起来------我还是快些跑吧!

    从哪里来,还从哪里去,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但我最喜欢的却是从正门,大大方方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但今天我还没看清门在哪呢,看来只有用老办法啦。我飞快地跑到阳台,------如果这时有人追出来,我就钻出去,从侧面的绳索坠下去,用不了两分钟,就能跑得无影无踪。可是没人,并且一点动静也没有。我站在阳台上,支棱着耳朵,倾听,什么声音也没有。心中不免疑惑,难道自己是看错了?

    这样的场面我经多了。遇到狠角色会追出来。如果是胆小的,也会虚张声势的大叫几声。这样毫无反应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不对,窗口的冷风迎面吹来,我这时也有些清醒过来,我想起来,那人虽拿着菜刀,却是躺在地上的。而那血呢,显然不是我的。坏了,难道我屋里发生了命案?一些侦破小说里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如果是一般的盗窃,公安不会费力追查,但若与命案联在一起,那是一个脚印,一个指纹也不会放过的。今天可真够倒霉的,偷鸡不成,还要蚀把米。想到这,我就想快走。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人类的好奇心真是顽固,都跃上窗子了,我又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里屋。

    这一次看清了。一个女孩子,也许是女人,倒在客厅中央,一手握着菜刀,一只手却在流血。血是从手腕上流下来的。显然这是自杀。

    我情不自禁地惊呼,“哎呀,家里有人吗?快来-----”话还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白痴。要是有人,不早出来了。还能让我在这大呼小叫的。

    我试了试她的鼻息,还好,很微弱,但还没断气。和活人在一起,胆子总是壮一些。我找来一块破布,将她的手腕包好,但伤口太深,血怎么也止不住。心说,你用什么割腕不好,哪有用菜刀的,那是抹脖子用的。割腕最好用水果刀,或玻璃片什么的,那样死才和你这样的女孩子般配。

    这时候,我已经发现,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但怎么漂亮法,我一时也说不清。你想,就是我再好色,也不能在别人濒临死亡的时候,还能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咪咪什么的,那也太变态了吧。

    后来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就因为她漂亮?我不知道。如果此时自杀的是个丑陋的女人,我会不会弃之不顾?我也不能肯定。

    我给小辉和小磊打电话,让他们快快过来。

    他们一定以为我是找到宝了。在手机里都能感到,他俩兴奋的声音和兴奋的样子。

    有一次,我们进入一家。外表看就是一个普通的两居室。却没料到里面却超级豪华,可以用穷奢极欲来形容。那里面的家俱电器,全是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要说,我走南闯北,出了东家入西家,也是见过世面的,见过有钱的,可没见过这么有钱的!我们决定好好享受享受,过过富人的瘾。我们将冰箱里的东西全摆到客厅的茶几上,我们横躺竖卧在宽大的沙发上,一直喝到天亮。小辉说,这一定是个贪官的家,有钱,却不敢外露,怕惹人注意,又要享受。那天,我们仨都喝得有点高,借着酒劲,将那家弄得稀巴烂,最后只偷了一瓶xo。

    我去开门。这时发现,两重门,都是开着的,并且可以看出是故意开的,因为撞锁,不是故意的话,自动就锁死了。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早知这样,何苦钻窗户。也不容我多想,两人已兴冲冲地进来了。

    “啊,你,你------怎么杀人啦!”看到地上的人,小磊失声叫道。

    “还是个plmm,”小辉一向沉稳,走近女孩,边看边说,“穿着睡衣,-----没穿内裤,看样子是先奸,后杀,难怪古人云,万恶淫为首,色是刮骨钢刀,------嗯,不错,长得的确挺正点-----”

    “我靠,拜托你们看清点好不好,”我大叫道,“我能办那种下三滥的事吗?!”

    小辉说,“你能!”

    我看着小磊,他说,“你肯定能!”

    我快抓狂了,“什么时候了,你们还闹,快想想办法吧!”

    小磊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可别连上我们-------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这小子,看电视剧中毒太深,他妈还不到五十呢。

    小辉说,“还想屁办法,风紧,还不赶紧扯乎!”

    我说,“那怎么行,人还没死呢!”

    要说起来,象我们这种情况,最好是一走了之。否则闹不好,警察顺藤摸瓜,说不定将我们的老底都倒出来。这其中的厉害我也不是不晓得,但,让我眼看着一个人生命垂危,不施以援手,我似乎是做不到。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人,是个社会败类,是人渣,可我总还是个人啊。我决定先救人再说。

    我让小辉去找出租车。让小磊将女孩子扶到我背上。

    两人谁也没动。

    “快点,赶紧上医院,要不就没命了------”我咬牙道,“出了事,算我一人头上,绝不连累你们,总可以了吧?”

    患难见真情,小偷之间,哪来的真情!

    小辉说,“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真是色迷心窍,引火上身------”边嘀咕,边出去了。

    小磊把女孩子扶到我背上,说,“不要以为你救了她,她就会感激你,让你那个,说不定,还反咬你一口,这种事我见多啦-----”

    我说,“闭上你的狗嘴!”如果不是背着人,我非一脚把他踹趴下不可。都把我想象成什么人了!

    到了医院,俩人立马想闪人。

    我拦住他们,“站住,这样就想走啊?”

    两人不解地说,“不是说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小子这么快就反悔啦?!”

    “靠,我是那种人吗?”见他俩又要说是,我忙抢着说,“把钱拿来。”

    没钱寸步难行。尤其是在医院。

    可是我和小辉都是,有一块花两块的主儿。实话说,我兜里只有十块钱了,也就是刚够挂号。要是有钱,我刚才也不找那么低档次的小姐了。只有小磊爱攒钱。本来这次就是想弄点东东,给小磊回家过年。他一直谎称在城里打工。他是个乡下孩子。据说他家里特穷。所以他也特会过。

    见我盯着他,小磊快哭了,“我留着回家的-----,我------”他吱吱唔唔地不情不愿。

    我一把把他拽到墙角,解开他的裤子,手,一下伸到他内裤里------,大家千万别想歪了。这家伙的钱,全在内裤里缝着呢!我掏一把就往回走。小磊在后面提着裤子追着说,“你,你-----给我钱,给钱-----”声音都带着哭腔了。那样子好象谁把他干了,没给钱似的。

    我也没功夫理他。背着人上楼。

    只听背后,小辉冷冷地说,“重色轻友!”

    当时我不以为然,我觉得我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后来,为了背上的女孩子,我真的做了许多对不起朋友的事。

    这就叫一语成谶吧。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