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救美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在哪?”话一出口,我就骂了一句猪头。她能在哪,还不就是在黑老二那儿。又说,“你在干什么-----”话没说完,就狠狠给自己一拳,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美女,到了黑社会那样的地方,能干什么?恐怕什么也干不了,只有挨干的份儿!恰在这时,手机里,传来一声,啊——的一声尖叫。我吓得一哆嗦,手机差点掉地上。

    在电视剧中,如果女人发生啊的尖叫,下个镜头一定是女人无奈地闭上眼,一滴泪从眼里滑落。那意思是说,男人得逞了!既然得逞了,也就不在反抗了。生活就象强奸,反抗不了,就只有尽情享受。我想,第一个说出这话的,不是流氓就是小姐,一个对强奸有超强的嗜好,一个对生活有深切的体会。想到,晶晶被那样,心里一阵绞痛,也不知是为什么,那感觉就象我刚听到雯雯说她也是个小姐差不多。

    可是,不可能啊,她不可能一边和人那个一边打电话吧。对,一定是正在打电话,让人发现了!我对着手机大声叫,喂喂——喂喂,引来周围人侧目,但再也没有回音。我将手机紧贴在耳朵上,也许能听到喘息声什么的。但没有。悄无声息。

    我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现在最后悔的是,为什么要给她手机号呢。当时还为她没记住而生气,自己真是色迷心窍色令智昏。可是,就是不给她手机号,难道自己就不知道她被人抓走了吗?当然知道。但那又关我何事?我与她平水相逢,若说有什么瓜搁,也是她欠我的,再说,她也不愿见我,且,我也无能为力,黑社会啊,除了国家,谁敢碰啊!可是,就真的不管,如果,她不打电话,还可以装不知道,现在,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要是让辉和小磊知道,还不把我笑死!可是笑死,总好过被黑社会弄死好吧。

    正这样想着,后边人推了我一下,原来该我买票了。

    我将钱递过去,心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对不起,晶晶,不是我不救你,实在我也救不了你,我又不欠你什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何苦跟你一块送死呢,再说,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处女,多一次少一次怕什么呢,女人吗,还不早晚都这样!”胡思乱想着,买好票。

    林雨这时正走过来,她说,“怎么了?”

    我说,“什么怎么了,票买好了。”

    “你的脸色,很憔悴似的。”她关切地说。

    “没事,可能昨晚没睡好。”我笑笑,心里却怦然一动,很少有人这么关心我。

    我说,“咱们到那边坐吧。还早呢。”

    坐在大厅里,我有些心绪不宁。要说我,真不算一个好人,常找小姐嘿咻,但,却很少这样和一个清爽的女孩子这样近的聊天,而内心其实是很渴望。有人说,你也可以和小姐聊呀,可她们能聊什么呢,除了说男女那点破事有真话,剩余的全是假的,包括名字,年龄,籍贯。并且,若真聊起来,也是一个比一个苦,一个比一个惨,有如酒入愁肠,愁上加愁。可是,林雨不同,一看就是在温室里长大的,有明亮的眼睛,红润的皮肤,有阳光般的笑容。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你就觉得,自己的世界也明亮起来。

    如果说林雨是天使,那晶晶就是魔女,可是,我却为了这样一个魔女而心神不安。我耳朵里,总是回荡着那啊的一声尖叫。然后,我就想到,她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血淋淋的样子。我不停地把玩着手机,竟然希望她再来个电话。但没有。越是没有,我越是想,甚至在心里说,如果再来个电话,我就去救她!但又不想来电,或者说是怕。可不来,又不安心。就这样,忐忑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发现,手机早没电了。

    “哎,你想什么呢,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哇!”林雨推我一把。

    我下意识到一挥手,林雨惊叫一声,“你干吗,弄疼我了,真是----”

    刚才是出于职业本能,我又无法解释,只好歉然笑道,“可能是太困了,有点走神。手机没电了。”

    “那我说半天话,你也没听,是吧?”她嗔道。

    “哪能啊,听啦听啦,你说的是,是-----”幸好,多年的小偷生涯使我养成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功夫。“你在问我是干什么的,对不?你说,我象干什么的?”

    “你?”她转怒为喜,“你吗,看年纪象个大学生,但你肯定不是,因为那些大学生,自以为很成熟,实际上,一个个和小孩子差不多少(我心说,差别就在于尿不尿床),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而你却象大人一样,给人安全感。所以,你应当工作了。对不对?”

    我竖起大拇指,“聪明!”又说,“那我是干什么的?”

    “看你的样子,肯定不是体力劳动,大过年的还往车站跑,我猜,你是个业务员销售员什么的,对不对?”

    什么叫业务员,我都不懂,“这和车站有什么关系呀?”

    “到年底了,业务员要去要债,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那你再说说看。”我饶有趣味地道。

    “你肯定也没什么钱,因为现在一般人都有私家车,你却要坐火车,你年纪又那么小,肯定是刚工作不久,还买不起车,对不对?”

    我说,“都说胸大无脑,没想到你这样的美女,却智商高得盖过珠峰,真是,少有少有。”

    她不好意地笑了,看出她眼里满是得意。

    这时,我们要乘的车开始剪票。我的心重又悬起来。临到我们剪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说,“林雨,我忽然想起点事,我恐怕要改再去了。你,你一个人行吗?”

    “你!?”她怔住了。

    “要不你也留下,等我一天------”我看她那样子,忽然又有些后悔刚才的决定。

    她看着我,看着我,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突然一转身,跑到栏杆里,头也没回。我大叫她几声,只看见她双肩耸动,如风中的落叶。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上一次骗人钱,这一次又骗人上了北京。可是,林雨,对不起,我不能见死不救,一走了之,我做不到。

    我又在边上站了一会,再也找不到她的影子了,才悻悻地走出车站。

    现在,我只能假定晶晶还是扣留在大时代娱乐城,如果在别的地方,我也很难找到,到那时,我就撒手不管,也算对自己有个交待。可是,就是还在老地方,也真叫让人头疼。进去,出来还好说,若是被堵在地下室,那只有死路一条了。我真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他们逮住晶晶,顶多污辱污辱她,而我,不会遇到有特殊嗜好的gay吧,万一成了小免子,还不如死了呢。

    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我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但我喜欢挑战。

    我决定夜里下手。

    接下来没事,我就到商场逛逛。临近年关,人来人往,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我随手顺了两个钱包,虽然加起来,还不到一千块钱,但也够我今天消费了。这社会没钱寸步难行,但,也不能太贪。然后,我来到图书大厦。找个避静的角落,认真地看起书来,至于看得什么书,我就不说了,不好意思。过一会我就睡着了。

    醒时,我也不知几点。因为大厦是封闭的,分不清黑白,掏手机一看,十九点,外面早黑了。手机已经充满电,上面,有两上未接电话,是小辉的。我发了个短信,告诉他稍等。然后将手机卡拿下来。换上一张没费的卡。上面的号也是乱七八糟的。

    很好,这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因为冷,此时行人就很廖落。我转了转,买了点必需品,然后来到饭馆。

    吃过饭,大约十点吧,我来到大时代。这时一般新来玩的人几乎没有,太晚了,往外走的也很少,又太早。正是最冷清的时刻。

    这一次我是从后面,沿下水管上去。黑夜很好的保护了我,北风为我加油。我很快攀上一多半,应当六层。我将兜里装着的几个小瓶子掏出来,从一块玻璃的缺口狠劲掷进去。这有点费劲,因为我必须将小瓶子摔碎,这里面装的是我从试剂店买的黄鳞。这东西一暴露在空气中,就会自燃。而这一间屋,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应当是k歌大厅。窗口早就用三合板封住了,里面是丝绒的帷幕,屋顶是塑料的拉花,都是见火就着的东西。只要着起来,北风一吹,救都不好救。

    看到黄鳞已经燃起来,我飞快地攀到顶,双脚向上一勾,一个鲤鱼翻身,就到屋顶。

    我伏身看看四周,很安静,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就是黑社会的老窝又怎么样,还不是任我来来去去。

    我来到进入楼内的入口。门是关着的。这当然难不到我。打开后,我侧耳听听了,下面就是七层。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