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失身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喂,打扮的漂亮一点,”林峰对我说,“今晚,我要请一个重量级人物吃饭。”

    “除了吃就是吃,酒肉朋友不可交,”我无奈地说,“等你要是落魄了,你看有没有人理你。”

    “臭乌鸦嘴,我怎么会落魄呢,就算是我老爸不当官了,可我有钱,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就别磨蹭了,这次这人还不能算我朋友,不过,我很想,交上这么个朋友。”

    他这样说,我难免好奇,因为他是很少将人看在眼里的,表面他温文尔雅,骨子里却是特自以为是。好奇归好奇,也却没追问,凡事我都保持着他说我听,他布置,我服从的习惯,我想这是我的本份。我一个底层的女孩儿,能混到这份上,也算不错了。现在原来那帮工人,几乎都忌妒的不理我。

    没想到,不过是一个地产商。五十多岁,个子不高,到不了一米七,瘦瘦小小,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象个女人。现在最富的就是地产商,只要能拿地,一年就能成为亿万富豪,国家管也管不了,可见这些人多么嚣张。关键是这些人哪一个没背景啊,傻子都知道,房地产是占用资金最大的项目,那些人的第一桶金,还不都是空手套白狼来的。小老百姓,你既拿不来地,也弄不到资金,只能预支下辈子的钱,承受畸高的房价。所以,我对这些人没好感,或者说,我对富人都没好感,可能这就是穷人的心态,中国的穷人是不是都象我一样呢?

    尽管他看起来,不象一个坏人,可我还是懒得理他。

    大家叫他任总。他敬我酒,我也只是喝口果汁。

    林峰几次撺掇我和任总喝一个,可是我总顾左右而言他,要不就干脆装聋做哑。平时,林峰也很少勉强我,这一回他却有些恼怒,不住地向我眨眼睛,我视而不见置若罔闻。的确,这有点恃宠而娇,女人往往都这样,难怪孔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我就是近则不逊吧。

    女人是感性动物,就是你知道这些道理,但在特定场合,还是会失控。那天我就是这样。

    “林老弟,这位小姐是你什么人啊?”任总有些不悦地问。

    “是我的,我的助理,帮我管管帐什么的。”林峰看着我说,“晶晶,来,和任总喝一个,咱们这地方可是任总说了算,任总要是一高兴,你可就飞黄腾达喽。”

    我固执地说,“我不喝,要喝,我也只喝果汁。”

    “晶晶,”林峰沉下脸说,“不要不懂规矩,这是我大哥,不是外人!”

    任老板却笑道,“我就喜欢这种个性,好,好!”

    “我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瞪一眼林峰,又对任总说,“对不起,任总,小女子真的不能喝,一喝我就会吐的-----”

    “噢,是吗?那就吐一个我看看。”任总嘻笑道。

    我气结,蹭地站起身,“你拿我当什么了?”

    “那就看你想当什么了!”他阴阳怪气地说。

    林峰忙拉我坐下,“晶晶,不要任性,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敢这样和任总说话!”又对任总说,“别和她一般见识,都是我惯的。”

    任总喝口酒,瞄我一眼,“好吧,那你让其他人都出去,咱们谈点正事。”

    我和其他人出来,到外间,因为心里窝火,又懒得和那些浑身酒气的男人在一起,索性来到外面的车上。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雨,不算大,可是让人压抑。听着外面的雨声,孤单的想哭泣。天大地大,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却没有一个安身的家,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林峰呢?他对我的确很好,可我们终究是两个阶级的人。

    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他老爸是干什么的。有一次,我问起他,他一指电视说,“你看那不是。”

    “卖电视的?”我傻了巴叽的问。

    “你爸才是卖电视的呢!”他吼道。

    “那是,生产电视的?”

    “你怎么跟电视干上了呢?”他没好气地说。

    “你不让我看电视吗?”我恍然大悟,“噢,你爸是电视台的!”

    “哎呀,我让你看里面!”

    里面有个人正在做反腐倡廉的报告。

    “里面有什么,市长在做报告-------”我脑袋轰地一响,我想起来,市长就是姓林!“难道,他是你-----爸-----”

    “算他荣幸,有我这么个又帅又乖的儿子!”他得意地笑了。

    我恍然,原来公司每天几十万的帐,都是别人给他爸行的贿。怪不得公司两本帐,高总一本,林峰一本,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回头看电视里,林市长报告做得正起劲,说到激动处声泪俱下,说到气愤处,暴跳如雷。台下不少人感动得直落泪。

    林峰说,“我爸就这点功夫好,假的说得比真得还真!”

    我心里却拔凉拔凉的。

    可是,我一个小女子,操心那么多干吗,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

    “想什么呢?叫你半天。”林峰钻进车来。

    我说,“今天,你生我气了吧?”

    “有点。”他发动车,“今天不回去了,咱们找地方休息吧。你没吃饭,这有厅露露,还热呢,先喝喽。”

    没想到他还真会体贴人!

    我们来到一家宾馆。

    也常有这样的事,比如他喝多了什么的。不过,要两间房,也一直相安无事。

    我也没多想,进了房间,就脱衣服洗澡。这时忽然感到轻飘飘的,两腿怎么也使不上劲。然后,胳膊也变得软软的,我吓得大叫,却又发不出声音,声音小得象蚊子的嗡嗡。身子向浴缸里沉落。我明白这样会淹死的,浑身用力往外爬-----,这时,林峰穿着浴巾走进来,他说,你怎么了?我说不出话,只是嘴在翕动。

    他将我抱起来,放到屋里的床上。他拿着浴巾一点一点的擦着我的身体。我羞愧的要死,可是我使不上劲,并且身体越来越热,渐渐地象火一样燃烧起来,浑身象要裂开似的,想干点什么。渐渐的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一种在我体内烯烧,这时,我感到林峰在吻我的双乳,手象蛇一样在我身上游走,每过一处,那里就一片清静详和,然后,他轻轻地压到了我身上,最后进入的刹那,我还是感到了些微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当所有的火焰都熄灭之后,我彻底醒了。

    下体没感到疼痛,只是有些凉,我低头,原来下半身裸在外面,那里有血,但已经凝结在床单上了。

    林峰就躺在我身边,酣声如雷,着身体仰面朝天躺着,男人那东西非常丑陋地耷拉在一丛黑毛中。

    一切都不言自明。

    我哭着,跑到卫生间,将莲蓬放到最大,可是,就算是洗去身上的污浊,又怎么洗得去心底的伤痕。

    我泪雨滂沱,泪,是心变成的雨。

    林峰出现在门口,且还着。

    “女人早晚要过这一关,我没想到,你还是----头一次。我会好好爱你的。”他淡淡地说,一点也没有内疚。

    “如果你爱我,你会给我喝药?!”我冷冷地说。

    我已经猜到,一切都是因为那杯热露露!

    “我不这么做,任老板就要将你带走!我怕别人抢了先。”他说,原来,我们出来后,任老板就想将我要过去,但林峰不答应,理由就是,我是他女朋友,并且早就同居了。

    可任老板说,“晶晶,还是处女,老弟不要骗哥哥,为了一女人不值得。”

    林峰压根不相信,在他的印象中,漂亮女孩子一过十三,就没一个是原装的了。

    “你就那么怕他!”这理由太牵强,太可笑了吧。要知道,你爸可是市长,是这里的土皇上,在过去可是一方诸候。

    “你懂个屁,你知道,姓任的是什么人?”

    “什么人,不就是个房地产商吗,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一个市长公子也怕他!”

    “如果他仅仅是个房地产商也就罢了,最主要的他是黑社会洪帮的老大,你懂不?!”

    “什么,黑社会?”我惊诧地说,“难道市长还怕黑社会-----”一时我也回不过弯来。

    “他们啊,是麻杆儿打狠,两头害怕,总体说,还是黑社会占上风-----,好啦,好啦,不说它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他边说边走过来。

    我推他,可是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将我压在墙上,“我对你真心的,别生气好不好!”他用嘴找我的嘴,我扭开头,眼泪又流出来,我知道我完了,一个女孩子变成了女人,多么神圣的一件事,我的,却是如些仓促,始料不及,我恨这个男人,可是为什么我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将我脸上的泪舔干,然后又顺着脖子向下,那动作是如此熟练,我知道这不是天生的,而后天修练出来的,他到底经过多少个女孩子呢?可是我已经没力气再反抗了。

    失去的永远失去了,该来的却还没有来。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