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二,美人计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房子本来就是给你买的,早说不结了,何苦费这事,切。”在车里,林峰有点嘲弄地说。

    我想说,不是这样,可似乎有什么钳住了我的口,爱情是短暂的,物质却是永恒的。对林峰我已经不抱幻想,对生活我却还不能全死心,生活是需要物质保障的。

    “原来我以为你是最纯情的,所以对你格外厚待,没想-----”他哼了一声,“这天下的女人真是没有不卖的,只是价格多少问题。”

    “遇到你,不卖也得卖,因为你根本就是一个强盗,你知道什么是感情吗?更遑论爱情,一切都是你自找!”我忍不住回敬道。

    “我自找?对,我自找,原先高老板就提醒我,说你们这些穷人家的女孩子,最工于心计,当时我还和他吵,说你不是,可是到头来,自找嘴巴。物质决定上层建筑,穷人永远是穷人!”

    “穷人怎么了,穷人也是人,”我实在看不惯他那副傲慢的嘴脸,“有钱就了不起呀,你也不看看你们的钱都是怎么来的,都是黑心钱!”

    “黑心钱怎么了,那房子就是黑心钱卖的,你不是也要了吧?能耐,你别要啊!”

    “我----!”我想说,不要就不要,可是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你注意点车。”

    车已经到了繁华的商业区,林峰车技本就不怎么样,他们这些高干子弟的驾照不定是怎么来的呢。车开的东倒西歪,象喝醉了酒。

    “怕什么,轧死一个,有个十几万就打发了,要是赶上个乡巴什么,三五万就打发了,现在什么都值钱,就人命不值钱!”他说得云淡风轻,我气愤地说,“如果把你轧死了值多少钱?”

    “你才轧死呀!”他皱眉道,“妨人。”

    “这世上就你的命重要,别人就不是人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样说着,我们来到我的住处。

    “这是怎么啦?!”看到床上和地上,到处都是血,已经黑了,很恶心,恐怖。

    “你管呢。”想到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说话也硬气了起来。

    他抓住我正在整理床单的手,伤口处还裹着药棉。

    “你,真傻呀,”他一下将我搂在怀里,“也怪我太狠心了。”看他的样子,真有点疼。

    我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融化。我忙挣开,“人家也是人!”

    “我只是气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明明说好不要怀孕的,可是你却-----”

    “那你将我送给姓任的,又算怎么回事,没听说过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

    “那有什么呀,不就一次的事!穷人为什么受穷,就是脑筋僵化,为什么说要换脑筋呢,太封建了还能发展。”

    “那你们有钱人就这样乱来呀,是不是?”

    “这怎么叫乱来,这叫权宜之计。你就是去一趟,陪他一会喝一杯,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真那样了,我不在乎,怕什么,不瞒你说,他不是好惹的,黑社会是不按常理出牌的。”

    “不就是一个项目吗,这个给他,你不会再找机会。”

    “也不是全是这样,关键是他手里有把柄,早晚是个事,被人牵着鼻子走,真不是个事。”

    “你们有点怕的也好,免得多行不义。”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份上,他也许不会对我这样吧。

    这时林峰的手又不老实起来,我实在没性趣,绝决的推开,他说,“多少天没办了,你想渴死我呀!”

    我说,“你外面有多少人,别当我不知道,能渴死你!”

    “外面人再多,你却排第一,我跟她们都是逢场做戏。”

    “你跟谁不是逢场做戏,只是跟我演的好点吧,不,是我太傻,什么都当真的。”我站起身想往外走,他死死拉住,我身体虚弱,一下子倒在床上,“那你就傻到底吧。”他说着骑到我身上。很快将自己脱光,又来扒我的。

    我挣扎翻滚,可是越是这样,衣服脱得越快,当他的大手扣入我的下体时,我象一只泄气的皮球。我哭了。这时他正将嘴凑上来,伸到我嘴里,我躲闪着,他拉住我的头发,让我不能动,本身我就没力气,可是,他这个样子,只让我伤心,觉得自己不是个人,是个玩物,本来对他心里还有一点留恋,此刻荡然无存,我一咬牙,他疼得大叫一声,从我身上翻落下去。举手想打。

    我闭上眼,“打吧,随便,反正我也不是人。”

    他却住了手,哼一声,“真是,本来想哄你高兴,真没意思,噢我明白了。”他走到外屋,在厨柜里翻了半天,一会拿过一搭纸,“你看,这是房本,当时买的时候,就是用你的名。看看,看看!”他扔到我身边。

    我想忍住不看,那样,显得自己太功利了。可是,一套房好几十万,普通人一辈子都买不起,诱惑太大了。我眼角挂着泪,却还是把那纸拿起来,真的是房本,红的,上面是我的名字。

    我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好象发生了地震,对林峰的印象倾刻间全变了。

    他是爱我的!

    是我太过份了,为什么不多为他想想呢!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我-----”我觉得自己太俗了,甚至配不上他的爱。

    “还生气吗?”他凑过来问。

    我臊得脸滚烫,将头扭到一边,他坏笑着搬过来,“你看我舌头都出血了。”

    我说,“活该,谁让你不老实。”心里还是很内疚。

    “不行,我也要将你的舌头咬流血,过来-----”

    谁让咱理亏呢,只有乖乖地张开嘴------

    “不行,得来点刺激的,你也该好好学学啦。”他将电脑打开,不用说,这家伙干事时,就爱看a片。我瞪他一眼,“你是人吗,禽兽!”

    他笑道,“你别夸我,我还不如禽兽呢。”

    我说,“还有点自知知明。”

    “我是不如禽兽,你是禽兽不如。”说着扑过来。

    激情过后,他搂着我说,“听话吧,不听再来----”

    “听话听话,”我喘息着说,“我服了,你不就是让我将孩子拿掉吗,反正我也不想要。”

    “我还有一件事,全靠你了。”我煞有介事地说。

    我有点受宠若惊,“啥事呀?”我能干什么呢?隐隐觉得一定与任老板有关。

    “知道为什么我们憷姓任的吗?”果然他说,“主要是因为他有老爸受贿的来往细帐,还有一些录像。最主要的是那些帐,若是传出去,不要说乌纱帽不保,还会做牢,甚至掉脑袋。本来老爸想抗着不给他这个项目,但姓任的亮出这些,老爸也没办法。”

    我说,“我知道,你说过了。姓任的真不是东西,他也太缺德了吧,”

    “要不就黑社会啦。”

    “你爸也管不了?”总不能任坏人这样猖狂。

    “只要把那东西弄来,老爸现在是投鼠忌器。”

    “你不会是让我去弄吧?”我笑道,“这事倒是刺激,可是,我没这本事。”

    “你行。”他肯定地说,“那些证据,有两份,一份在大时代娱乐城,他弟弟那,一份就在任总的手里,确切地说是在他的手提电脑里。可能那里面不止是一个人的证据,凡是他们有用的人,恐怕都在里面。姓任的用它不只敲诈过一个两个,所以-----”

    难道他想用我的肉体去交换?想到这我抬头说,“你又想利用我,我不去,那姓任的色迷迷的,你就舍得将羊送入虎口。”

    “你听我说,也不一定非要用肉体换,再说,他也不会换的。可是,你却可以想办法,比如将他灌醉,然后你把电脑里的东西黑掉。”

    “黑掉?”我疑惑地说,“能吗?”我可是个电脑盲。

    “好办。我已经找人做了一个病毒,只要他开机,就能将他的系统全破坏掉。”见我还是不明白,他拉我起来,我们光着身子,到电脑前,“只要你将u盘插上,然后复制一下就行,前后用不了两分钟,到时,只要他一开机,就大功告成。”

    “那他让吗?”我傻傻地问。

    “废话,当然是趁他不注意。那台电脑他随身携带,你可以接近他,找机会下手。”

    “我成什么了,好象女特务。我害怕。”

    “可我也实在找不出别人,现在他对你正着迷-----”我打断他道,“我又没给过他好脸色,迷我什么。”

    “人就这样,尤其是男人,你越不理他,他越想理你,尤其他做多年的老大,谁敢跟他耍横,所以,你这样一来,他反倒觉得有趣。”

    “男人全是贱骨头。”

    “你答应啦?”

    我点头,无奈地道,“试试吧,可不一定行。”

    “我也会配合你的,别害怕。”他松口气笑了。

    “那也还有一份呢?”我又想起来。

    “只要这边得手,我立刻让老爸包围大时代,搜,不信搜不到。”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