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八,无耻的女孩子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知什么时候,他将我移到沙发上。当我醒来,他还伏在我身上,呲牙咧嘴,不住发出低吼。

    一个女人,第一次被强暴,会紧张,第二次就从容多了,第三次则学会享受。我记不清这是谁说的屁话,让她也遇到这种变态试试!痛,屈辱,无奈,可是除了哭泣,又能如何,痛哭失声。

    终于,他大叫一声,一切都停止了。

    他起身,穿好衣服,又将我的衣服扔到我身上,然后,他坐在我旁边,掏出一支烟。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走吗,我就是奇怪,林峰那小子突然想把你送给我,到底什么用意。原来是这样,我还真以为他不过是想示好呢。”他吸口烟道,“没想到你还挺有胆量!”他吐口烟到我脸上,“我要弄死个人,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可是-----也怪了,跟别人都不行,可跟你怎么就那么大的劲儿!”

    开始我没明白,很快明白,原来他只有跟我才不阳萎。难怪他对我这么好,又带我到那样的地方去,

    真他妈的变态。禽兽。我只是哭泣,这时不仅是因为恐惧屈辱和疼痛,而更是对未来的茫茫然。

    任老板站起来,他打开门,拍拍手。

    一会儿,任堂主进来。

    任老板说,“我去会会那小子。妈的,别给脸不要。”

    “大哥,你想上哪去,那小子就在楼下,和公安局长一起,带了十几个人,说是要搜查,有人举报,这里有炸弹,为了安全起见要搜一遍,你看咱们让是不让-----”任堂主道。

    又说,“看来东西并不在他们手上。要不----”

    “看来光会那小子不管用,要会会他老子才行了!”任老板冷笑道,“他们是冲着那东西来的,却没想有人捷足先登,哼哼,也好,这亲一来,有比我们害怕的啦!让他搜吧。”他走了两步又说,“偷东西的人,恐怕还是青帮人干的,想不出还有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太岁头上动土。东西一定要找回来,否则那些贪官们,哪个还敢跟我们合作,啊。”

    “可他们要它有什么用呢?会不会想抢地盘-----”任堂主说。

    “提高警惕,最近青帮恐怕要有行动,你好好部署一下,我也先回总部。”

    “那,这个女人呢-----”中年人并没看我。

    倒是任老板乜我一眼,“先关起来吧。”

    我大叫,放我走放我走,可是转眼,他就不见了。

    任堂主一拍手,有几个人过来,象拖死狗似的,将我拖到地下室。

    我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那个男孩子。

    可以看出他是喜欢我的。他的眼里就象有一对小老鼠,探头探脑的,想吃又怕烫。而这样的男孩儿多半还涉世未深。而象林峰这样的花花公子,浪荡成性,他们的眼里仿佛有一对发情的公狗,将后腿撩起来,恐怕你看不清,他那勃起的。而向任老板这样的强势男人,眼里却象有一对老虎,看着你,仿佛就在说,你跑不了!然后,你就忘了反抗。

    男人造就了女人,女人只要身体有了伤痕,她就长大了。

    此刻的我,觉得自己已经饱经沧桑。

    我还是真想谢谢他,可是拿什么谢呢?

    还真想过以身相许。本来我觉得自己很脏,醒不上他了。就是把肉体给他,也是一种玷污。但在网吧里,因为太累,和身体的伤害,我窝在他怀里睡着了。朦胧中,觉得他搂得我好紧,我有一种安全感,很温暖的。我做梦了,噩梦。后来我醒了,发现倒在他的怀里,我忙直起身,手无意中一撑他的身体,也巧,正撑到他的那地方,我吓了一跳,那里横着一根小棒槌!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八成他在搂着我yy。他刚多大,前途未可限量,早晚要成个大流氓!

    我不想和他再收缠下去了。不是因为他色,而是,说到底,他是个少年,什么都没确定,人生还很长,我不想连累他。更不想让他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不喜欢这样的青涩少年,我需要的成熟的强有力的怀抱,他不能给我。并且,我也醒不上他,我现在,象一个被人弄散架的脏娃娃,而他应当找一个清纯的女孩子。

    不要给他带来麻烦,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天亮了,我来到雯雯的发廊。

    “雯雯,能让我到你家里躲几天吗?”我对她说。

    雯雯没好气地说,“我还哪有家,房子到期,我退了,再说,房东知道我是卖肉的,也不愿再租了。”

    她又问,“到底怎么了,你那房子多好,又太又漂亮,最主要的是自己的。”

    “我不想要啦。”我躺在那张小床上,尽管脏,还有一股子男人汗臭,可我太累,“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心说,如果在这样纠缠下去,恐怕要将小命搭上。

    “那你和林峰,还-----”

    “完了。”我干脆地说。

    “你舍得?”

    “明知没结果,还瞎等个什么!”

    “你呀,就是想不明白,爱情总是短暂的,物质才是永恒的,”他站起说,“我不理你了,我去给你买早点,你等着,别动啊。”

    我心说,我哪想动,又哪动得了啊。但也没想到,不一会就睡着了。

    雯雯回来,叫醒我,吃了点东西,还是困,还是想睡。雯雯说,“你可别睡了,一会我们老板来了,会不高兴的,你快走吧。”

    我说,“我也没地方去呀,你帮我想想,我怎么办哪!”

    “到底出什么事啦,林峰可到处找你呢!”她冷不丁地说。

    我一怔,“你怎么知道,你听说什么啦?”

    雯雯又摇头,说是猜测的。我松口气,正在这时,门外停下一辆车,我感到事情不好,忙出来,想逃,可是,正合门口的两人撞一块,没费什么事,我就被人家押了回来。

    心想这一次,是不是还能逃出生天,全看运气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将林峰也抓了起来。

    一进入地下室,我就听到一阵杀猪似的嚎叫。我下意识地往那个声音的方向跑,林峰正裸地吊在一个房间的房顶上,浑身都是血。任堂主站在他面前,正在问着什么。

    “去你妈的,只有老子有一口气,出去非弄死你不可!”林峰骂道。每一张口,嘴角都有血沫子冒出来。我心想,他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罪。难得他还这么硬气。

    我忍不住说,“放了他吧,他爸要是知道了,饶不了你们的。”

    任堂主瞪我一眼,“和你一块那个小子呢?不要以为偷了东西就没事了。”

    我一惊,没想到是他捷足先登将东西弄走了,嘴上说,不知道。任堂主,说,“没人能逃得了,知道什么叫黑社会吗,就是无所不能,和无法无天,你老子是市长就了不起啦,只要犯到我们手里,一视同仁,和乞丐没什么区别。”

    林峰骂道,“识相的赶紧把老子放下来,告诉你说,和政府对抗不会有好下场的!”

    “就你,能代表政府吧,再说了,要是遵纪守法,我们还叫黑社会!给我打,往死里打,我叫他嘴硬!”

    不知为什么,看到他那个样子,我真的比自己受辱时,心还痛,针剜的一样。

    打手的皮鞭毫不留情地落到他的身上,啪地一声脆响,一道血痕,然后从血慢慢渗出来,越流越快。听到他的惨叫惨厉的哀嚎,我忍不住上前,扑嗵跪到任堂主跟前,“求求大爷,你放了他吧,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他可没受过这样的苦,都是我干的------”我大哭泣起来。

    林峰停止嚎叫,道,“晶晶,起来,跪天跪地,就是不能跪这个臭杂种,起来----”

    啪,又是一响,伴随着他的惨叫,我叫一阵痉挛,我哭道,“别打啦,别打啦,不是他,是,是那个小子干的,他他,他是青帮的-------”我嚎啕大哭,因为我知道,我终于还是将刘翔拉进了这趟混水里。他是一个好人,他救过我多次,可是,为了一个不爱我,玩弄我,伤害我的人,却将这样一个无辜的人拿来垫背,可能这世上没有比我再无耻,再卑劣的女人了。

    全屋人都愣住了,鸦雀无声,只有我在哭。

    “那小子不过是个小混混,没这么大本事和背景吧。”任堂主沉吟着说。

    “你们爱信不信。”我缀泣道。心想,不信也好,我的良心还可原谅自己。

    “他在哪?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我说,我们早分开了,不知道他上哪去了。

    “哼,那和没说有什么区别,”他对手下人说,“接着打,她这是在拖延时间,小把戏。”

    皮鞭又飞舞起来,我看着血从林峰身上流淌,心里一横掏出手机,如果我不记得那个号多好啊,可是,刘翔,谁让你告诉我呢,你可不要怪我,我不是为我自己,我也是没办法,一边想一边拔号,手机通了,“-----救救我,救我-----”偏这时,手机叮咚一声,没电了,我啊地叫一声。不知是喜是忧,这可能是天意,不想让我害人。任堂主忙将我的手机卡换到他的手机上,再打却怎么也接不通。也许是老天保佑他吧。

    任堂主瞪着林峰,我胆怯地说,“他会来的。”我真的有这种预感。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