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的洗浴中心的小姐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到哪了?”在车上,小辉又打了电话。

    “正往回返呢。”我疑惑道。

    “我们现在在洗浴中心,------”说着他告诉我详细地址。我骂道,“你可真够可以,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操b。i真是服了you!”我用我仅会的几句英语骂道。用中国话已经无法表达我的愤怒。

    “什么呀,闭上你的狗嘴,我们是跑到这儿暂时避一避。”

    我心说,难道洗浴中心会比部队的疗养院安全。可是,知道在电话里什么也说不清,只会影响我车速。我关机后,心里却琢磨,昨晚的事一定有什么诡秘,可是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心里却一头乱麻,一时理不出头绪。

    华清池洗浴中心到了。

    刚来的时候,师父就跟我说,这是这片是有名的洗浴中心。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里的小姐,超级漂亮,年轻,并且服务到位。并相约,等事情过去,一定一块来这里爽一爽。大家千万不要对我竖中指,我说过,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只是一个小偷,一个小流氓,小混混,你们能让我怎么样呢。就算我不嫖不赌,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青年也轮不到我来做。不过,没想到是这样的心情来到这里。

    将车泊在门口。我边往里走。边掏手机,这时过来两个小姐。良家妇女和小姐最好区分,穿着当然是一个方面,一般在这里的小姐,穿得薄透露,最主要的是,她们穿得是廉价的衣服,——可能是怕被客人弄坏了吧。最主要是那神情,因为这里的小姐属于明娼,所以脸上就挂着无耻相,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来上我,来上我啊。而嫖客脸上也往往是挂着淫笑,眼里喷着欲火。

    可是此时的我,并不是如此下流相啊。我没好气地一推她们,“滚你妈b里去,什么素质!贱货!”

    “先生,请你礼貌点,-----”那女孩子还要拉我,禁止我往里走,我一脚踹过去,“滚,找操,我还没功夫呢。”

    另一个小姐说,“请出示卡,哎,你还往里闯,我叫保安了-----”

    那个被我踹一脚的女孩子小脸气得彤红,大声叫来保安。其实这边一闹,保安就过来了,有两个想过个抓我,我一闪,他抓了个空。我的身手可以说是相当灵活,如果逃的话,不是吹,他们根本抓不到,无奈的是,我不能跑,小逃他们在这呢。正执拗着,小辉出现了。

    “干什么,干什么,嗨,自家人,别闹啦。”他拉开众人。

    我说,“靠,你怎么才来!这差点让他们给废了。”

    很快我明白了,原来那两个不是干那个的小姐,是迎宾小姐。这里出入的人是要有卡的。我心说,至于吗,操个b,还这么麻烦。

    小辉带我上楼。边告诉我昨晚发生的一切。

    原来我和晶晶刚走不久,他们就受到一群人的攻击。如果只是肉博还好说,没想到他们动用了枪弹。要知道当时是在部队的地盘,谁也没想到他们敢如此胆大妄为。看来一定有后台。并且在战斗中,一直没见部队的影子,可见后台还不是一般的硬。好在他们总算出来了,可是,这时才发现,少了三个人,师父,晶晶和我。当时小辉就给我打手机,我当时虽然关机,但那动作却说明,我还活着呢。可能关机,就能接,为什么不接呢?小辉和杜伟怎么也想不明白。

    后来退到了这里,杜伟对小辉说,“我怀疑出了内鬼!”

    他怀疑的内鬼就是我。

    他的理由是,能让晶晶和师父同时跟着走的,只有我。当然,我也可能被师父带走,但,师父是洪帮要找的对象,自然不会犯险了。而若没有内线,洪帮的人是不会找到这里的,起码不会这么快。他怀疑我已经被洪帮收买了。或者说根本就是洪帮的一员。小辉本来不相信,可我又关机,又不开机,他也有点含乎了。

    听到这儿,我给他一拳,“靠,对哥们这么没信心!”

    小辉做了个很亲昵的动作,我皱眉道,“别娘们叽叽的,我可不玩背背山啊。”

    那时,我还不能理解小辉此时的心情,后来,当他背叛我时,我才发现,朋友间的信任是多么可贵。因为我心里并没想什么,所以当时也无法理解小辉怀疑我背叛时的伤痛。

    小逃给了我一拳,“快点找杜伟看看,那小子-----”

    “给我看什么?”有人接茬。抬头见杜伟正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让你看看,我们都是些什么人。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这腹。”小辉得理不饶人。

    杜伟冷笑一声,“你们跟我来。”

    来到一间办公室模样的房间,杜伟坐到办公桌后面,“现在事情已经明朗了,陈师傅就在洪帮手上。他们提出条件,拿东西换人。”

    “那还忧预什么,换呢,人命大如天,本来吗,你们弄这玩艺有什么用,你们不是黑社会吗,看谁不顺眼,一枪毖了不就结了!何苦弄得这么煞有介事,害人害己。”我唠骚道。

    “那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就是把东西给人家,你敢保人家说话算话,敢保其中没有诈!”杜伟不悦地说。

    我怒吼道,“你他妈,你还有脸说,你不是说保证每个人的安全吗,现在呢,我告诉你,我师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抵命!操你妈的!”不说自己废物,还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切。“见过废物的,没见过你这么废物的。”我又补一句。

    杜伟脸通红,猛地站起来,我上前一步,“怎么,想打架呀,我就是打不过你,可也不象你似的,见了硬的怕的要死,将脑袋夹裤裆里。”

    杜伟瞪我一眼,抿抿嘴,“随你怎么说,第一,现在不是跟你计较的时候,第二,也不是你跟我计较的时候,第三,我还是怀疑,这里面肯定有差头,不然他们怎么知道,东西在这儿,又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这可是我新换的!”

    “那谁知道!”我随口说。

    但脑子忽然一亮,一道白光闪过。难道是晶晶?

    “晶晶呢?她在哪?”我问。

    两人同时摇头。并异样地看着我。

    我脑袋嗡地一声,但还是说,“看,看我干什么,她是我叫出去的,可,可是,早回来了呀!”

    “可我的手机号只有六个人知道,我们老大,我的两个保镖,你,晶晶,还有小辉。”杜伟郑重的说,“如果没人告诉洪帮号码,他们怎么会知道。”

    “你别疑神疑鬼,难道你的人就不会叛变,再者说,你也可能记错了。不定告诉多少人呢。”我强辩道。

    “我们老大,不可能。我的两个保镖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还有小辉,这件事关系他老爸的生死,当然不会,你看,只剩下你和晶晶,如果你没有,那就是她了。”

    “可她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大声说,心里却虚得狠。“我们昨晚开房去了----”

    “嗨,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兴致可真高。”小辉不满地瞪我一眼,“那她现在人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她早回来了,我,我又碰到一个熟人,所以-----”

    “你在这里哪来的熟人?”小辉道。

    “怎么不能有,别小瞧人,我这朋友——”我正想吹吹牛,杜伟说,“你不会把我的号告诉别人吧。”

    “我神经啊,再说,谁希罕哪。”

    小辉说,“咱们也别争了,现在该怎么办哪?”

    我愣一下,心想,是呀,现在救人才是当务之急,“还怎么办,换吧,他要是不换,咱就不能把师父救出来啦,我不信这个邪,你们要是不敢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了不起。”

    “谁不敢去啦。”小辉道。

    “那咱们现在就走。”我拉着小辉的手说。“师父的事,咱们可不能靠外人,再说,外人也靠不住。”

    小辉不知如何是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杜伟说,“你们去干什么,找死啊,再说,不是说换人吗,东西呢,没东西你拿什么换。”

    我说,“那你快把东西给我们呀!”

    “东西在总部,全问题的关键盘是,我们要和对方商量,什么时间交换。”

    “我凭什么跟他们商量,他们来的时候,怎么不事前知会一声。”

    “这是规矩。”

    “规他妈距。”我骂道。却也知道,只好等等了。“快点啊,”

    既然是换,相信,师父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吧。

    我和小辉出来,我说,“我还有点事,把车还人家,马上我就回来,有事打手机。”

    小辉跟着我出来,看到车,艳羡地说,“真牛b啊,这牌号。要不,先让我兜两圈?”

    我说,“你会开吗,别出点事,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如果是平时,我们逮着这么个机会,绝对飑起来,可是,现在哪行啊。

    小辉正心痒着,一辆的士停下来,楚兰和林雨走下来。

    我忙上前陪笑道,“你看你们,我正想接你们呢,怎么-----你们,你们怎么会找到这来的?”这还真有点奇了怪了。

    林雨说,“这车号,她爸到交通队一问,下边人就会找到,我就说,你不会偷车跑路吧。”

    “我可真是冤枉,这样的车谁敢偷哇,这不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吗。”

    “就会你不敢,可你也不能将我们扔下不管哪,这叫什么呀。”楚兰不依不饶道。

    “我这不有急事吗!”我说。

    “什么事,这么急,”她抬头看看华清池的牌子,“到这来洗澡,还是-----?”她十分鄙视地说。

    “嘿嘿嘿,别想歪啦,我只是来找朋友。”

    “朋友,你这朋友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是男的还是女的?”楚兰并没注意到小辉,林雨却看到了,他正在车的另一头,这时走过来,“这就是你朋友-----咦,好象见过。你是------?”

    小辉想躲,来不及了。立刻摆出很酷的造型,露出迷人的笑,说,“响,是你呀,林妹妹。”

    楚兰惊奇道,“小雨,你认识他,他就是你朋友------”

    我说,“对呀,你看他象好人吗?”心里却骂小辉,这个色狼。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