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二,色色胆

文 / 蓝天到碧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凡间渡假村在一片青山绿水间。

    不过现在是初春,春寒料峭,渡假村显得很安静。好在四周种的都是些松柏类长绿植物,所以做掩体绰绰有余。

    一般影视剧中,黑社会的老巢往往弄得神秘兮兮的。有的导演甚至安排在深山老林。实际上,这根本不可能。在深山老林里的是土匪。要不是就是象当年二王那样的亡命天涯的重犯。

    黑社会的老窝现在多半在某个公司。并不是总部,往往是其旗下的一块并不赚钱的资产。因为这时代的最大特征就是黑社会的公司化。合法化,公开化。可以说,所谓黑社会的老大,现在应当叫老板才好。并且,他们多数还在部门任个职务,最次也要弄个人大代表当当,——他们对这个职位最热衷,因为,从法律角度讲,抓人大代表要多一道手续,如果当地人大不批准你还逮不了人家。

    所以的黑社会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生意离不开黄赌毒,当然,他们是怎么来钱怎么干,比如现在都炒地产,那就都成了地产商,就象八十年代炒集体企业一样。但只有黄赌毒是他们唯一坚持下来的本行,一则他们需要,二来,这是拉关系灵丹妙药,比什么都好用。比如给钱不行,可能用色,再不行,那就弄点海洛因让他尝尝,最后就是在高级的官也还不是反过来求你!管你叫爷爷。

    因而他们的旗下总有许多酒店,娱乐中心,洗浴中心,茶室,甚至要有疗养院,度假村,而象赖昌星的红楼,也并不少见。我敢说,赖昌星的红楼既不是唯一的一个,也不是最大的一个,更不是最早的一个。

    现在快午夜十二点了,但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的,我立马明白,这地方表面看起来是个渡假村,实际上是个高级妓院。不过。现在这样的场所,一般叫会馆什么的。

    我在门口的树林里观察了很久,来来往往都是高级轿车,出入的也尽是些或衣冠楚楚,或大腹便便的人物。但没有一个我认识的,我本来是希望看见,黑老二和他的手下什么的,这样才能顺藤摸瓜。

    但,失望的很,全是陌生人。看来只有撞大动了。

    实际上,我也曾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也难不到我,只是废点时间。大不了将这里亮灯的地方全查看一遍,总能找出点线索吧。并且,师父也说不定会留下点计号什么的。

    可就在我转身欲走的时候,一个人从一辆车里走出来。尽管这个人穿着风衣,带着墨镜,——黑夜里还带眼镜,本身就够引人注目的。但我还是一眼看出来,这是竟是-------晶晶!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叫她,而又想叫住她又该说什么呢?正在这时,又一个人不知从哪辆车下来的,竟然搂住了她!我靠,这是谁他妈的这么大的胆子。我只觉一胆恶气从丹田而起,正想冲上去,却听晶晶,大声地说,“你把手拿开,不是跟你说了吗,咱们两清啦!”边说边挣脱那个男人。

    那男人有些不甘心地说,“清,清什么清,我可不想跟你清。”这男人一转脸,路灯下,正好看清他的脸,我愕然一愣,这不是那个,那个谁吗?就是那天差点将我打得见了死神一面那个人。我更疑惑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显然,不是一般的关系。

    “你,你是男人吗,说话不算话?以后,别人还怎么相信你。”晶晶站住声色俱厉地质问。

    可是那人仍旧嘻皮笑脸道,“别那么认真,看你,一绷脸就不好看了,走吧,走吧,啊?”他去拉晶晶,晶晶一甩手,“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说过,我跟你没关系了,走开,走开幕。”她说着,往前跑去。

    那男人追了过去。

    我愣了下,也跟着追过去。妈的,谁想动我的老婆,我和她拼了。

    不过,心里确感到很窝火,因为我明白,自己这绿帽子是戴定了。只是不知一共给我弄了多顶了。

    因为要不引人注意,所以,跟到一座楼前,我就无法在靠近了。只能眼看着他们钻进电梯。至于上的几楼,我实在无法看清。观察了一会,我发现这个楼里出入的人并不多,可是却只有几个房间亮着,这样一来,找个人也不是太难的事。可是,我是来找师父的,而眼前的这个楼在半夜里还有人出入,并且看起来防茆很松散,出入的人也不象黑社会的打手什么的,显然这只是一般经营场所。无论多黑的黑社会,总要有一些合法的资产。这样想来,我就不能在这里消耗太多时间。

    可是走了两步,我又停住了。

    晶晶和那个男人在哪,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此刻他们在干什么?深更半夜一男一女,能干什么呢?想到这儿,心里,还有裤当里都憋了一股无名火,就象憋了一泡尿一样急于发泄。我毅然转身,------大家又要骂我重色轻友了,不是,我是想,“说不定,从晶晶那儿还能打探到师父的一点下落呢?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还不是大海捞针,如果真的问出点什么,岂不是两全齐美。有的放矢总比瞎撞强。”

    这样一想,心里也踏实了。

    我来到楼前,门口我是不能大摇大摆的进去了,万一有人防着呢。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什么也不知道就不要冒险了。好在蹿房越脊是我的长相。我从楼侧的疏水管爬到楼顶,一路上观察着有利位置。终于,我发现了卫生间的所在。然后,我上到楼顶,将绳子拴到通风管上,一路滑下去,正好到那个卫生间,我停下,一荡,人就飘了进去。

    我将绳子系在一则,不显眼的地方,来时先要想好回时的路,这是我们这行道儿上的规矩。

    转过头,我不由诧异地骂了一声。他母亲的。这是个女厕所!不是我常来,而是,因为我常去男厕所,大家想想,与男厕所不同的当然是女厕所了。最显著的特征是没有小便池。并且,那味,那个----那个high。

    我正想走出去。厕所的门响了。我忙躲进一个格里。

    门开了,一个女人走进来,当然是女人,从嗒嗒的鞋跟声就可能听出来。何况这是什么地方。从那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鞋跟声判断,这应当是个漂亮的女人,起码走路一定很有动感。我还没来得急yy,女人已经推开了一格的门,并锁好。然后是一阵轻响,我知道,女人一定是在脱衣服,妈的,我要流鼻血了,因为那女人正好在我左边的那个格,而挡板底下有很高的空当,我已经看得到那女人小巧的高跟鞋了。是的,如果我蹲下来,俯下身,一定能看到更旖旎的风景。

    可是,那样万一弄出什么声响,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这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只要是正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忍得住,不是我说,就是过去的太监,这时候,也要弯下腰,看一看。难道还有谁会连太监都不如!反正那不是我。因为,我很快就俯下身,两只手支在地下,那姿势,很象是一条狗。好在也没人会在意我象什么,但可气的是,看不清,什么也看不清,挡板留下的空当,不用时会觉得太高,现在却发现还是太低,太他妈的浪费啦。我这个急呀,也不敢太靠前,那样,我没看到什么,人家反倒会看到我了,那样子恐怕不会太酷吧。

    正在这时候,只听嚓地一声轻响,一股水流从天而降,有一些流到外面,落到地板上,还有一些反射到我的脸上,妈的,这个-----味!可我不敢吭声,也不敢擦,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猛然发现,落到地面的尿液形成了一面镜子,正好映射出一幅画。那里面,竟然,出现,一朵莲花,当然是肉色的。(你们爱信不信。)

    我靠,这不是最有名的,最好用的,最让人的莲花b吗!

    原来我只听说,没杨到,这世上真有,并且让我见到了,看来,这女厕所要常来啊。

    我只感到下体突地一热,坏了,高射炮架上了。我只觉双手有点打颤,那里还顾得上擦脸上的尿,只想将挡板撞开,来个霸王硬上弓。幸好,这时女人已经站了起来,又是一阵响,人家已经穿好衣服。我还跪在那儿,这一次可不是怕弄出声音,我真是动不了,脑子里全是那朵莲花,心里很后悔,刚才不如真冲过去,爽过了再说。这事要是说出去,肯定让小辉他们笑死,一辈子也甭想抬头了!

    这时外面又想起水声。那个女人在洗水间洗手。

    我悄悄将门弄开一条缝,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女人的背影。

    中等个,长发,那个小蛮腰,最后目光落在屁股上。好圆好翘,就在那背面有一个------突然,我怔住了,因为我发现,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晶晶! ( 一个美少年的艳遇 http://www.xscun.com/2/21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