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4章 花朵儿开

文 / 易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翌日,清晨。《小+说+村 手*机*阅#读m.XsCUN.com》<a href="" target="_blank"></a>

    楚江南醒来,其实并不能这么说,他昨晚其实根本就没怎么睡,最多就休息了半个时辰。

    樱桃小嘴,柔唇侍君,棚门舒开,销.魂美洞,菊.花娇嫩,娇艳绽放……,六位绝色佳人,十八处妙地,差点就把楚江南榨****干了,他也有力有不逮的时候啊!最后不得不使出闺房秘术,“素**经”、“天魔极乐”等诸多手段,这才把六妞摆平……

    看来功夫还得加紧时间练啊!不然以后还不得被这群妖精给生吞活剥了。

    秦柔虽然名字有个柔,但是**格却是外柔内刚,既然决定的事情,那就肯定要做。

    闻鸡起舞,修练武功。

    椎名由夜同样如此,不过她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有点类似于自虐,不值得提倡。

    <><><><><><><><><><><><>

    日子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着,半月后,柔柔和左诗也回来了,带着楚素秋写给他信笺。

    秦柔的功夫突飞猛进,九阴之体虽然是绝症,但是一旦治愈,上天是公平的,就好比一个人如果是瞎子,那他的听力就肯定异常出色,一个人如果是聋子,那他的目力也肯定有过人之处,这就是天之道。所以九阴之体病愈的秦柔,表现出了惊人的武学天赋,不是说她领悟力如何惊人,而是指他修炼内功的速度,几乎都快赶上初到大明世界的楚江南了。

    用“一日千里”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本来嘛!楚江南晚上本来也在他“日”人家,不过用的可不是双修府的双修秘法,那秘术练起来太难了,要求“男子有欲无情,**子有情无欲”,也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楚江南试过了,不适合自己和诸位夫人们。但是他身上的门门道道可多了,习自云裳书香世家的秘法,同样是双修之术,习练之法比起双修府来,就要低很多。两情相悦者,皆可修习。只是效果要差很多,这个只要想想限量版和量产版的价格差异就明白。

    家中诸**除了韩家姐妹,其余都会武艺,要不是知道怜秀秀这钟天地之灵秀的美**连魔师庞斑都欣赏有加,不忍伤害,楚江南怕是也要逼着她习武了。

    时光悠悠,又是一月过去。

    玲珑来了,而且住下不走了,说是谷姿仙让她留下侍候楚江南的,是让少爷侍候你吧!

    白天她侍候楚江南,晚上楚江南侍候她,大家互相侍候。

    这一个月,楚江南的日子可谓悠哉乐哉,简直是乐不思蜀啊!

    东溟派已经在武昌府扎根了,上至官府,下至黑道,东溟派左右逢源,混得风生水起。

    入夜,吃过了晚饭,楚江南要洗澡,玲珑果真在旁侍候,她虽然是双修公主谷姿仙的贴身侍**,但是楚江南可从来没有把她当丫鬟看,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哪里还能干这些下人的活。不过要侍候自己原本的小姐,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就好比怜秀秀的贴身侍**花朵儿。

    楚江南坐在浴桶里,玲珑在他身后给他****,花朵儿在向屋里提水。

    小丫头樱桃小口,娇小瑶鼻,两道清淡的柳眉弯弯如月,宝石般璀璨亮丽的双眸透着若有若无的妩媚,皮肤如凝脂玉露,美丽无暇,一张小脸精致得不像话,一身秀裙,虽然年纪还小,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花朵儿这般年纪,已经差不多能吃了。

    “花朵儿,瞧把你累的,进来陪公子一起洗吧!”楚江南身体后院,脑袋靠在玲珑秀挺的中间,盈盈乳香入鼻,他这是枕乳而憩,顶级享受啊!

    “主子……”花朵儿又羞又喜,知道迟早也有这么一天的,楚江南平时也没少调戏人家,但这一天真的到来,她又芳心娇怯。

    “进来吧!我和你家小姐好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难受,我心里过意不去,今天就收了你。”楚江南虚眯着眼睛,脑袋拱了拱,玲珑“嗯嘤”一声,俏脸绯红,一股酥麻酸软之感由胸口扩撒全身,她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花朵儿俏脸殷红如血,垂着头,纤手提着木桶,向浴桶里倒热水,楚江南伸手握着她的皓腕,随着“哗啦”水声大作,他蓦地站起身来,伸手揽着花朵儿的纤腰,一把把她抱入浴桶里。

    眼前可谓是之极,一个十六七岁的美丽**子正罗衫湿透,楚江南伸手抚摸着她正值发育中的娇俏身体。

    花朵儿满脸通红、媚眼如丝、嗯嘤声声,八爪鱼似的将楚江南给包裹了起来,这小丫头虽然未经,但是看的多了,自然也就想的多了,很多东西无师自通,甚至已经融会贯通了。

    玲珑俏脸羞红,这小妮子的**格本就娇羞,她不好意思看两人亲热,弯腰拾起地上花朵儿跌落在地的水桶,袅袅去了。

    “少主,你摸得花朵儿好难受……花朵儿好热……少主人家要……啊……不要……”花朵儿娇音清脆,犹如黄莺出谷,婉转可人,而且随着她的说话她的身子还在不断的扭动,罗衫已经半截露出里面那粉红色的肚兜。

    “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把话说清楚啊!”楚江南是正人君子,人家**子都这样呼喊了,他当然也不能闲着,大手从花朵儿的小腹向上滑去,笼罩住那娇小的小可爱,由于年龄的问题,花朵儿的还没有发育完全,和家里娇妻美妾当然不能比,不过这手感以及弹**却是更加的让楚江南激昂不已。

    他胯间那坚.挺的阳根早已经昂然挺立,直直的顶住花朵儿的双腿间。

    甚至不用楚江南动手,花朵儿在情动之下已然生涩的摩擦起来。

    楚江南的双手渐渐的已经不满足那胸前的抚摸,开始从罗衫当中伸了进去,抚摸起花朵儿的全身来,那细小的腰肢,滑嫩的皮肤,都让他心情激动。

    花朵儿欲动如潮,不顾**儿家羞怯,主动的吻上了楚江南,而且还狂乱的伸出可爱的与他舌吻,动作生涩大胆,楚江南引领着花朵儿登上一波又一波的激.情当中。

    楚江南的左手好似优美的艺术家一样,在花朵儿的皮肤上勾勒出一副又一幅完美的图画;他的右手在抚摸当中来到前方解开了束缚的腰带,将花朵儿的罗衫给脱了开来。

    这个时候的花朵儿身穿红色肚兜,扭动着那纤细的腰肢,楚江南一遍又一遍的爱.抚着她的身子,终于使得花朵儿湿透的裤裙被剥落下来。

    将褒裤扔在一旁,楚江南的右手从花朵儿的缓缓的抚摸了进去……

    花朵儿忽然发出一阵娇喘,媚眼如丝,手指用力的抓住楚江南的后背,竟然泄了。

    随着泄身,花朵儿迷乱的神智也稍稍清醒了起来,见楚江南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俏脸一红,搂着他的脖子,伸出细舌与楚江南纠缠在一起,双腿紧紧的缠绕住他作恶的手。

    在楚江南左手的刺激下,花朵儿又主动的伸出了右腿,踢在空中。

    只见花朵儿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提着右腿,双手放在楚江南的肩膀上,上身整个靠在楚江南的身上。这金鸡独立的姿势可谓难过之极,不过花朵儿自幼随着怜秀秀,虽然没习得她一身筝艺,但却也能歌善舞,跳舞自然要韧带筋骨过关,所以这姿势虽不易,却也难不住她。

    楚江南的右手慢慢的离开了幽谷的控制向着后方转移,一直来到那坚.挺的翘臀,手指任意的揉捏那柔软的臀肉,邪笑的咬着花朵儿的耳坠说道:“花朵儿,想不想要啊?”

    “唔!”花朵儿羞涩的点点头,心里却是已经千肯万肯了。

    楚江南发出婬荡的笑声,花朵儿更是娇羞不已,但他并没有那么猴急把花朵儿就地正法,由于她是第一次,楚江南当然要给花朵儿留下刻骨铭心的****。

    <><><><><><><><><><><><>

    一番风雨过后,花朵儿狐媚的躺在楚江南的怀里,随着仙子般的主子,却学了个反。

    楚江南嘿嘿一笑,看着浴桶里丝丝飘红,不禁发出婬荡之极的笑声。

    自己又拿下一个处**了,虽然不是极品美**,但花朵儿乖巧可人,楚江南对她也是很喜爱的。

    正当他无限意婬的时候,只听“嗯嘤”一声,楚江南回过神来,花朵儿弯弯柳眉微蹙,原来他还留在人家身体里呢!

    楚江南嘿嘿一笑,然后伸手摸上了那滑嫩的,少**的并没有美妇浑圆修长之感,但是娇嫩柔腻却更胜,当然这是指普通妇人,若是和修练内功有成的妇人比较起来,这点先天优势就没有多大优势了。

    “少主,我不来了,不……不要……”花朵儿脸色绯红的推着楚江南的手,神态欲拒还迎,“请少主怜惜……”

    刚才他们可不止是风流一度,花朵儿这个时候肿胀,实在是不敢让楚江南再作怪了。

    楚江南温柔地看了花朵儿一眼,右手从处轻抚过去,柔声道:“花朵儿,还疼么?”

    “嗯。”花朵儿娇羞点头,**人第一次哪有不痛的,除非根本就不是第一次,或者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不能是韩夫人那种只是表面上那种,而是要用角夫人或者粗黄瓜把棚门撑开,正常情况下,处.子花道只能容纳一指,就算是两指也要痛的死去活来,更别说男人那话儿了。

    “都怪少主刚才只顾风流了,忘记了花朵儿的还是处.子之身。”楚江南咳嗽一声,掩饰脸上的尴尬,他刚才做的事情可有负“怜香惜玉”之名,“不过也不能怪我啊!谁让花朵儿”

    刚才一番,幸好两人是在浴桶里,出了汗,但是却不用洁身,身子虽然疲乏,可却不用如何收拾。

    花朵儿新瓜初破,身心俱疲,楚江南却是因为强忍着没能尽兴疲倦,他若尽了兴,花朵儿怕是命都没了。

    安抚过花朵儿一阵后,两人穿起衣服,不过楚江南这个时候只是只穿着裤子却赤.裸着上身,反正马上就要睡了,穿了又要脱,麻烦。<a href="" target="_blank"></a> ( 覆雨峫凊 http://www.xscun.com/2/268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