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外篇 第三第十一章

文 / 周行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爷子好精神。”

    我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挺直身子双手扶膝。整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想一想,似乎我很多年没在谁面前这么坐过了。

    “嗯,很精神的小子。”

    坐在我邻坐的老爷子用跟我相仿佛的语气说到。他也是腰板笔直,双手扶膝,但是比起我来,却自然得理所当然,仿佛他从来就应该这么坐的样子。从他的举止、语气、以及若干的传言。我心下知道,他的确就是应该这么样坐。当过几年兵,凭借杀人杀出条条来的人的确就应该这么坐。

    “黄家小雀儿跟我们说过你们几次。你们跟他很谈的来啊。不少地方都指点了他。”

    看我沉默不说话,老爷子就主动张嘴了。

    我马上谦虚:“不,不,是黄莺照顾我们而已。”

    “今次看看这个你能不能也指点指点我了。”

    心中暗暗挨着问候了我认识的不认识的跟对面老家伙有关系的没关系的女性一遍。刚想接着谦虚,不过看老头那麻将脸,自己叹了口气。哎,何必那么麻烦呢。既然他胜券在握那么我们就顺着拍个马屁好了,反正我巴巴赶来不就是不想麻烦么。

    “您老英明。”我舒展了下手脚,将身子埋入了沙发中,“说指点就太抬举我了。我不过就只是能瞎扯几句话罢了。”

    “说。”言简意赅。

    “老爷子本事通天,捞个人根本就不用走阿正那吧。这条路肯定不通的。”

    “我知道。但不用通,到你们这里就是终点了。”

    看到我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答案,老头又继续说到:“我手下一个愣子一时冲动打了人家,就被带了去。”

    我真正傻眼了,老头似乎很满意我的微妙表情变化,我竟然看到他点了下头才继续说下去。

    “本来关几天就该放出来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被那大队给盯住了,说他有黑帮背景,要调查。”

    我撇了撇嘴:“就这样?”

    “你听我说。这大队一没靠山,二不图钱,不吃喝不收礼。滴酒不粘,平日也就抽两口烟,自己卷的。查我那愣子完全是因为……”

    “好了,好了,反正就是因为有人动了心思,就找了一油盐不进的家伙去整治你是不?”

    “不是我,是……”

    我手一摆,不屑的说:“不是整你整那人做什么,跟他有杀父夺妻之仇?”

    “嗯,这么看来……”

    “当务之急,是要看是什么样的人在搞鬼。敌暗我明的是兵家忌讳。”

    “小雀儿。”

    “是。”黄莺立刻起身出去了。

    老头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老了,竟然都要让小辈来提醒了。”

    我耸耸肩:“我不过是旁观者清而已。”

    “是,我们一下子都大乱了。那么站在你的立场上,你要怎么做呢?”

    我沉默了一下,说:“如果对那大队的情报准确的话,现在最安全的就是进去的那人了。反正打个架重伤了最多也不过几年,找个律师把官司拖起来就可以。反而是你们危险,不收拢下人的话怕被人抓到机会。搞起个什么事情来整个反黑行动的话,最活跃的当然就最倒霉。”

    老头子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目前情况,以守为攻最好。黄莺在这里开的局不错,就把人手全集中在他那头就好了。发展经济绝对是全中国目前的热点。另外,希望工程搞了好几年了。你们劲头如何?”

    “我们都有匿名捐献过几次的。”

    “匿名?匿名做什么?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要积极的去宣传。你不如以你的名义来捐几幢楼给这里的学校。”

    老爷子沉默着思考我的话。我也并不期待他能马上理解我的话,这种事情在之后有太多的范例。黑社会从来都是一件高技巧的活。斗狠比勇就能出头不过是在社会形态转换中的初步阶段的短暂现象而已,好比那些带上几包轻工业品就能国际贸易的倒爷热一般,凭一股子热血就能创出条路。在之后,比的不过就是谁的根扎的更深一些,谁更能保护自己了。

    “老爷子,你们忙你们的。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难得来一次,我出去玩玩。”

    告辞出来,忽然觉得自己很想去喝点东西。直接下到了楼下,找个人问来酒柜钥匙。自己调起了些口感柔和的软饮料。正在自娱自乐的时候,身边忽然坐下来了个人。

    “随便给我来个你拿手的。”

    掉头看了看,是黄莺。我装了半杯冰块,倒了杯白兰地给他。

    “这个就是你拿手的?”

    我点点头:“嗯,最拿手的。从来没失败过。”

    黄莺拿着杯子晃了晃,似乎想摆个什么表情但是却找不到的样子,肌肉**了几轮还是放弃了。举起杯子灌了口。

    “你看这里如何?”

    “真冷清。”

    “废话,现在大清早的。”

    “晚上我又没见过。不过说来,你这里有没啥一掷千金的项目?”

    “一掷千金?比如说什么天价深海大龙虾,什么全场特别个唱专场的。”

    “这些都是什么?有什么赚头?”

    “比如十八万一个大龙虾,几十万给人家安排个什么专场一类的。”

    黄莺瞪大了眼:“这样去哪找冤大头来买?”

    “没人买我们自己买啊。”

    “那有什么赚头……”

    看黄莺还在迷惑。我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打开龙头冲了冲,拿布抹干净放在了他面前。黄莺忽然眼睛一亮。

    “等老爷子们有闲钱我就安排个。”

    “呵呵,有钱了先别忙花。办个学校吧。”

    “学校?似乎不大好赚啊。”

    “私人办学,十个九亏。”这年份也就这样了,私人办学的春天还刚开始,没到收获的时候呢。

    “那有什么意义?”

    “搞个全军事化管理的学校,你们弄点退伍的教官来。说专业对口绝对没问题。文化课方面,就去挖那些退休教师吧,再配点学校刚出来的青头就足够了。然后投个几千万进去搞硬件。”

    “烧钱玩么?”

    “学费方面,就按国际标准来吧。说到国际,别忘个搞点外教。英语外也多开个别的日语法语一类的课程。”

    “那样的话价格不便宜啊?”

    “有钱人渐渐多了,这个不怕。而且你们也不急等靠这个赚钱吧。”

    “虽然这样,但是钱这么烧有什么意义?”

    “两类学生减免学费。一类是成绩特别好的,好到飞起那种。一类嘛,人民公仆子女。”

    黄莺眼睛亮了亮:“你是说,那些太子们……”

    “减也不用减他们太多,比普通的学校还是贵点就好。把好那个槛,只让一定级别以上的能负担就最合适。但成绩特别好的那些就全免了吧,再准备点奖学金。”

    “我找人商量商量看看。”

    “地点方面,就选东郊那边吧,一气买下千亩都不会太贵。”

    “为什么?”

    “军事化管理反正也不怎么出入。那些家伙反正有车,那么点距离不在话下。再准备几辆校巴就ok了。”

    “好,我马上准备。”

    “那么就这样了,我回去了。太子估计正奇怪我怎么消失了呢。”

    “找人送送你?”

    “最好。”

    告别了黄莺,他安排了个人开车送我回去。一吉普硬是在国家二级路上花三个小时跑别人四小时的路赶在下午放学前送了我到学校。撑着身子下了车,感觉全身上下不得意,琢磨了下,也不打算去教室了,偷偷爬回宿舍好了。一进门却看到太子正开着电视看教父。一头趴在了床上。

    “你今天旷课?”

    “请假了。”

    “请假回来看vcd?什么时候我们学校老师那么开明了?”

    “你感冒发烧三十九度半,我这不请假回来照顾你嘛。”

    “你扯什么胡话。”

    “你最好做个准备,前面几节课我陪你去看医生了。班头说一会过来看你。”

    “……”

    太子看我没吱声,回头看了眼。

    “你一大清早搞什么去了,怎么那么个德行回来?这脸,不用准备都不怕班头查。”

    “别提了。”我脸色苍白一脸不爽,“巴巴的赶去做了回傻子。让我睡一觉再给你说。”

    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头偏西,太子已经不再看vcd而改了玩游戏。听我有了动静回头一看说:“班头中午看过你,你那样子顺利过关。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话后回去了。”

    “人家好歹是爱生如子,你这语气太也大不敬。”

    “等你丫不再话都不留一个就旷课的时候再来说这个吧。说吧,干嘛去了。完了吃饭去。”

    我简略的将早上的事情给太子讲了一遍,太子愣是拉来腮帮子笑了一回。

    “就你这小样还去跟人家斗?如果不是手眼通天哪里能捞过界啊。我就知道那堆钱给的不明白。”

    “知道不说?”

    “不明白说个屁。我哪里能猜到这些家伙在想什么。”

    “原来你也未够班啊。”

    “算了,吃饭。吃饱了再跟你废。”

    过了两天,黄莺打了个电话来。跟我们说事情已经开始拖下去了,但是怎么捞人还有点麻烦。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超出了我经验的范围。不过借着些黑道电影的光。随口说让他弄个保外就医看看。要不索性签个内应卧底类的文件就算了。人家铁面无私、油盐不进,我们没办法让他成为自己人,那么就光棍点,我们成为他自己人算了。至于怎么做,这点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了。 ( 重生传说 http://www.xscun.com/4/438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