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功德宝瓶

文 / 凌久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个“用神”,就将雷喜彻底地弄懵了。》し他停下了手中的活,深深地感觉不能再做下去,他必须先开了窍,才能继续下一步。否则,即使偶然弄成了一次,也无法做成合格的范本以备将来。

    这时,费婉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她觉得非常奇妙,也极其兴奋。因为她手上这件功德之宝,仿佛与之息息相关,心血相连;她毋须付出太多的代价,就能驱使着它,完成匪夷所思的一系列工作。

    仿佛大海一般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地煞金泉形成的无边水域,在这件玉净**的“畅饮”之下,几十上百条极粗的龙卷,携带海量的秽水被同时吸入**口,这片地域水势渐干,仿佛被恐龙舔舐过的小水洼一般,无奈地裸露出斑驳、肮脏的灰黑色坑底!

    一时间腥味大作。

    而当费婉持着宝**威风凛凛之时,苏伟和措姆却交换了一个忧虑的眼神。

    这对最佳损友总算是在某件事上没有分歧了,因为他们都看到,这边的水势退一分,那边如天际乌云般压来的阴性生物大军便进一分,它们流露令人恐惧的狰狞表情,张牙舞爪,似在恐吓,又似在威胁;远远的,还能听到阴神的嚣叫,宛如地狱深处魔王的声音,仿佛他就是指挥着千军万马的统帅,准备带领手下,向目标发起迅猛而狂暴的冲锋!

    他们咬了咬牙。赶紧退回到雷喜的身边。

    措姆刚想唤醒他,那些光点便组成了文字。同时一道淡黄色的光膜升起,将他们与雷喜隔开。

    “不要惊动雷施主,他正在悟道!”

    恒照的境界与眼光是当之无愧的高,要不然他也不会被慈地尊者最终选为禅源寺的二代主持。不过恒空之事绝对是戳在他心坎里的一根刺,这也阻碍了他继续进步的道路,毕竟。佛家更讲究要除业障。即使这个“业障”并不是恒照自己找来的。

    苏伟摇头叹息,措姆更是急得团团转。

    “这都几个时辰了,他还能悟出个什么?”措姆喃喃道,“总不至于摆个阵也要像和尚一样念经打坐吧?真搞不懂!”

    苏伟只能苦笑,“费姑娘贸然之举,实是已惊动了魔头。瞧瞧这副阵势,可比兽潮要可怕得多了!现在靠我们几个,哪怕再加上那件**子,也毫无抗衡之力的。必须这位大师亲自出手方可。”

    光点打断了二人的窃窃私语,“罪僧无法提供帮助,这件事唯雷施主做得。”

    苏伟“咦”了一声,随即沮丧地摇头。“那这么说的话,咱们只有等死了。”

    措姆“呸”地怒瞪了他一眼,“乌鸦嘴,不吉利!你一天到晚贪生怕死的,越这样,越活不长!”

    “切,老夫就看你能活多长了……”苏伟翻了翻白眼。阴阳怪气地道:“你是不怕死,一打仗就跑没影了,咱们可没少去找过你,遇了多少危险?”

    这么一说,措姆倒是没了话。

    苏伟见状,更是来劲了,“你说说你就不能让咱们省点心?还好现在有了费姑娘,我看你再不长进,以后就没法跟雷小长老混了,你跟费姑娘差距太大了,我要是雷喜,我干嘛要带你?”

    措姆气得拔出一把大刀来,苏伟连忙避走,一边跑一边叫道:“费姑娘,雷小长老,快来啊——措姆要谋财害命啦——”

    雷喜突然间便睁开了一直半阖的眼睛,似笑非笑地,往他们这边瞥了一记,随后缓缓嗤道:“你们两个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这么能闹。回去我要不要搞个擂台,给你们专用,让你们打上三天三夜?”

    苏伟和措姆二人面面相觑,突然两人各自叫了起来。

    措姆大叫,“好啊,好啊!”

    而苏伟则叫,“不要,不要!”

    恒照不禁哑然,光点像殒石般落下……

    雷喜冷哼一声,再不多言,而是径自起身。这时,连措姆等人都看出了不对,雷喜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高昂着头,挺着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两眼炯炯,表情淡然,如果有两字可以形容,那必须是“装逼”!

    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手掌一挥,身边顿时漂浮起百余块上等灵石。

    他神色肃穆,手上掐着灵诀,慢慢腾挪着脚步。只见他身边忽然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黄芒,如烟如雾般盘旋在身体的周遭;紧接着,这道黄芒越发的深邃起来,突然一分为二,再分为三,三道淡黄色光芒仿佛从大地上升起,各自盘旋着,升至半空。

    这些灵石便“呼”地一声,被吸进这三道盘旋的光芒之中,渐至明亮耀眼,宛如光柱!

    雷喜脸色苍白,额头大汗淋漓,手上兀自未松,只是一直默念灵诀。

    他的身边,陡然白茫茫的一片,仿佛像空间突然被撕开了一般,露出一股绝强的气息。措姆和苏伟都不由自主地扭了下头,避开眼部被灼射的痛感,而等到光芒渐黯时,他们这才惊讶地看见,一道灵动的,宛如生命体般的道纹,竟然在雷喜的身边筑成了!而随着强光渐弱,那道纹也慢慢显化出实质的本体,却是一块块大小、形状都不相同的灵石组合而成的!

    “奇怪,再仔细一看,又不像活的了……”措姆奇怪地自言自语着。

    “废话,这是道纹!道纹懂吗?”苏伟激动得嘴唇都发抖了,拼命地鄙视着对方,“还活的死的呢,这道纹就是先天的符纹,每一个都有着莫大威能,绝对不是你这种人能够轻易觊觎的!”

    措姆以一种看傻瓜的目光瞧着对方。喃喃道:“道纹我当然听说过,现在也见过了。怎么了,难道是你弄出来的?叫得倒很大声嘛!要不就按雷喜说的,回去后摆擂台一决胜负怎么样?”

    “哼!”苏伟语气一滞,随即冷哼,拂袖,装逼中。“老夫不屑与蛮夷之辈争斗!”

    “谁蛮夷。谁蛮夷?”措姆火冒三丈,又拔刀了……

    此时,雷喜的移地诀已经功成,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甚至觉得鼻头一酸,眼眶都湿润了!

    磐石符成了,道纹成了,他的功法以及后续境界的提升也有了最起码的保证!

    完全是一种下意识间的举动,雷喜关闭了芯片的提示后。只觉心思一片空明,那道纹跃入眼帘,竟仿佛出现了天道规则生成以来种种符纹的变化,模模糊糊。恍恍惚惚,似懂非懂,似悟非悟,不断盘桓在雷喜的脑海之中!

    这时候,苏措二人的争执场面,却奇怪地钻进他的意识深处。

    甚至,他还“看”到了远处不祥的阴云笼罩。看到了冥魑等魔物、阴兽在一只只高大的阴神指挥下,宛如洪流一般,逐渐踏过渐至干涸的水底,向中央阵核逼近!

    那时,正是恒照密切注意着雷喜动向,并隔离了苏、措二人声响甚至影像的时候……

    如果他知道雷喜竟仍能收到信息,估计非得惊跳起来不可!

    不要说雷喜了,就是苏、措、费婉,乃至雷喜身边如今战力最高的迦诺迦代蹉尊者来了,恒照同样可以轻描淡写地困禁住他们。别说声音了,就是连个念头都飞不出去啊!

    但是何故,令雷喜有了如此强大的潜意识呢?

    究其原因,仍是昔年慈地尊者在阵式中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功德!

    上古时大能的功德,岂能与今等同?这不但是给予赑丘的一份丰足而厚重的礼物,同样是一件堪称同等境界无敌的大杀器!慈地在自悟自觉的道路上,创造出的种种辉煌成就,如今都一一崭露了头角!

    恒照称雷喜“与我佛有缘”,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释教大能前辈的功德,自然也是相当维护“自家人”的!

    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雷喜的心神突破到天人合一的境地——也就是他最早观想巨木时那种空灵境界的时候,赑丘之阵莫名的一颤,随即雷喜便像观摩了那道纹成百上千年了一般,由生到熟,由熟再到生,最终消湮在意识的河流当中……

    这个过程,连身为阵中之灵的恒照都毫无觉察。当然,最后雷喜成功的时候,恒照顿时感觉到了,“此子有大气运,不可小觑”!

    而当他开口朝苏、措二人说话之时,却连恒照也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了……

    他想破了脑袋,估计也猜忖不出其中的缘由。

    事实是怎么样的呢?其实,真可以说是一次“彻悟”;雷喜忽然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块仿佛很坚固的堡垒,终于缓缓地瓦解、碎裂了!

    他奶奶的,这就是所谓的“开窍”吧……人家三岁开窍,咱十**才开,是不是有点晚?

    晚什么,只要没结婚,就总是个孩子——靠,怎么想起上辈子老妈的话了——哎哟,真是窝心呀!咱回去就结婚!一定不辜负她老人家的殷切希望!

    对了,到底跟谁结呢?

    “雷小长老,费姑娘恐怕是顶不住了,那只**子也吸够了金泉,现在停在半空一动不动,唤也唤不下来!”

    “叫她回来,此处坚如磐石,只等我们大量地杀伤了这些冥魑阴魅,就去找那座五方塔!”

    一会儿,措姆掩护着费婉逃命似地奔回阵核,两人都伤痕累累,一脸的杀气。

    “这里,能顶住吗?”措姆提气叫道。

    费婉也将征询的目光投向了雷喜……

    雷喜擦了擦头上的汗,朝后面看了一眼,那堆光点仍自缓慢无序地运动着,根本没有半分慌乱的意思。

    于是,他轻嗯了一声,“没问题,你们两个先歇会儿,喝口水。我已经布好了防御,就等他们杀上来了,一会儿斩妖除魔,还要看各位的!”

    费婉放下了心,盘腿坐倒,开始调息养元。

    措姆也依例而行,不过他还是先将那口还算不得灵器的刀搁在了一块青锭岩上,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雷喜看了他的动作,只是无奈地暗暗摇头,此时对方的两把武器都折损无遗,这对于他战斗力的伤害是巨大的。不过,也没别的办法,只有慢慢再找了,寻到合适的就出手拿下。如今的世界可不比上古、中古,哪有那么多法器、法宝供你挥霍呢?

    就像雷喜自己,他也没有任何上了等级的武器。

    可能职业是“阵师”的缘故,他也自感染上了“文官病”,出门都要带一堆膀大腰圆的保镖,自己手无寸铁不说,危急时刻还要大喊“悟空”!

    这是真正的坑爹啊!

    这样一想,雷喜也觉得很郁闷。

    这时候,恒照显化的空间中气氛无比凝重,虽然雷喜已经筑成了数条道纹“磐石符”组成的防线,并且在恒照指点下,用特殊的通导纹予以接驳,可谓严阵以待,但他的心里仍然没有底。

    “前辈,那**子怎么却无法驱使了呢?”

    “小友,这件法物与罪僧无缘,故而无法解释。不过依罪僧看来,它是吸多了地煞金泉,正在压制之中。毕竟,这金泉不是江海之水,而是天底下第一等的秽物!”

    雷喜深觉有理,点了点头,又叹息道:“若是这功德之宝能派上用场,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守老易失啊。攻守兼具,才是最稳妥的战术。”

    “小友似乎还熟读兵书?”恒照诧异起来。

    “哈哈,哈哈……”雷喜摸着脑袋,一阵干笑,咱天生的,天生的……

    有人不是评价过他吗,称为“生而知之者”,嘿嘿,不错不错,这也是一项重要技能啊!

    “小友,此次无论成败,罪僧都感念不尽,此处还余了些灵石,小友不妨盛装起来。”

    雷喜眼光往旁一望,顿时吓了一跳,他耗用的灵石已经数千了,可现在高台之上仍然堆得满满当当,粗粗估计也有几万到十几万的上等灵石。

    这一类的高级货,可不能用“石”称量的……

    “前辈,你教了我那么多实用的东西,还有诸多阵道的技术,我还没有付学费呢,又怎能乱收你的灵石?不行不行!”(未完待续。(。)) ( 玄天阵师 http://www.xscun.com/4/44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