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67

文 / 凡妮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2)

    第58章、神也无法拯救我如此受伤害的心

    “黎姐,我怎么能够放弃陈宇锋他呢!陈宇锋他是你和前夫唯一的孩子,同时,他也是我这一生中最最爱的一个男人。自从遇上他后,我便发觉,原来在我这一生之中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值得我去爱的人!黎姐,我真的爱他啊,我也求你让我们在一起吧!”我眼里也泛着泪,泪水一直在打着狂响曲,互相交织成一片又一片蒲公英,飞向了不知名的天空。

    “不行,你们不能在一起,你们绝对不可能在一起,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今天我就是来学校办理小锋的转学手续!”她边擦拭着眼泪边对着我说道,她一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没想到她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知道陈宇锋知道不知道!

    “转学?不可能的,陈宇锋他会答应吗?”我带着疑问抛向陈宇锋的母亲。

    “他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我会叫几个人拖也要把他给拖去的!”

    “黎姐,你不能这么做,你怎么能够对自己的儿子做出这一种事情呢?”我有点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这话。

    “我怎么不能这么做,他是我的儿子,当他受到老师的美色诱惑,我当然有这一个权力去教导它去辅导它,让他把错误更正过来!”

    “美色诱惑?黎姐,你怎么能够说是美色诱惑呢?我到底怎样美色诱惑宇锋了?”我的眼泪忍不住再次掉了下来,像下雨天的滴落在屋檐下的雨水一样,受过空气的玷污,又碰触瓦片的蹂躏,雨水在这个时候变得不再是那滴干净又透明的雨水了!

    “如果你没有用你的美色去诱惑我们家小锋的话,那么我们家小锋会喜欢上你吗?从小的时候,小锋就很听我说的话,我叫他做什么他也都不会说些什么。自从你和他交往之后,他整个人就开始变得心不在焉,每天都心神不宁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每天都傻乎乎的看着书本里发笑。韩老师,你知道吗?每一次看到我们小锋这个样子,我的心都好疼……”陈宇锋的母亲的眼泪再一次的滚落下来,这一次我止住我眼里的泪水,我想,我应该坚强一点,难道就因为陈宇锋母亲说了这一些话,我就要对陈宇锋放手了吗?

    “黎姐,无论陈宇锋以后去哪里读书,我都会陪着他的,请你接受我吧,我会帮你照顾好陈宇锋的,我会好好的爱宇锋的,求你接受我们吧!”

    “不可能!我不可能会接受你们师生俩交往的,死也不可能!”

    “那我知道了,我相信,到最后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

    “你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已经快要上课了,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等我下课后再找我聊吧!我先走了!”

    “韩老师…韩老师……”正当陈宇锋母亲在喊我的时候,而我已经拿起手中的包匆匆忙忙的走了,我生怕待会我会见不到陈宇锋,我生怕陈宇锋会这个时候被人给抓走,我生怕…生怕……

    咖啡厅里灯火通明,

    我始终抓不紧你那双温暖的双手。

    受不了这种老结局,

    一旦动了真情却无法自拔。

    神也无法拯救我如此受伤害的心,

    在这一个世界里真的有爱的天国吗?

    如果我真的有魔力的话,

    就让我变成Hello-Kitty,

    这样的话,

    我看你的眼神也就能始终如一。

    自从我和陈宇锋交往的事情被学校公布后,高三(7)班的学生们都不来问我有关于英语的问题,而且在班上我要提问题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举起手来回答,反而是我点名来问。

    即使是我点名来问问题,他们都说不知道。不是我自问自答问题,就是陈宇锋举起手来回答我提的问题。

    因为这样,我们的绯闻更是传散得满天飞舞,几乎学校里没有一个人看见我或者看见陈宇锋都不议论的,似乎猜测我们去哪里约会的问题一件比一件还要更传神更鬼异。

    今天早上第一节课是我的英语课,照往常一样,我提问题还是没有人愿意举起手来,只有陈宇锋举高起手来问问题。

    看着陈宇锋那一张兴奋开心的脸,我的脸沉得更深了,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气流在心里不断的涌动,好像快要冲破出来一样,直逼我的眼脑门,气流满溢了。

    它们试着找出可以疏通的方向,它们开始从我的肚挤、耳朵、鼻子、嘴巴…最后从我的眼睛里排泄出来,我的眼睛受不了这一种气体的压制,忍不住,我的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我放下手中的教科书,对着台下的同学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然后就带着哭腔跑出了教室而去。

    “韩老师……”我听见陈宇锋喊着我的声音,但是我没有回过头去看他的脸,而也看不到了,因为一看到他那张阳光且Y沉的脸,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会忍不住放声大哭的……

    我希望我自己会快乐一些,

    不再因为你而伤心而掉泪。

    如果一朵玫瑰能够换我一天的笑容,

    我希望自己会更开心一点。

    因为你,

    我会变得更加勇敢,

    我不再紧皱眉,

    请你擦干我眼里所掉的泪水,

    我会用我的生命里全部的爱去爱你。

    不知道自己在楼顶上的角落里哭了多久,在我睛泪掉完的时候,已经是第三节课了。

    第二节课下课的钟声已经响起了,第三节和第四节课是学校所举办的学年颁奖典礼时间,而且学校的所有老师都要到场观看,而我这一个“用美色诱惑男学生”的老师怎么能不去呢!

    演武一中所有的老师都坐在梯形大会堂里的最前面一排,而我就坐在最右边的椅子上,似乎所有的老师都在排挤着我,这非常的明显,我怎么看不出来!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3)

    第59章、对着麦克风大声说出“老师我爱你”

    我往第三排的最中间也看到了陈宇锋的母亲双腿放着一个深红色典雅的跨包坐在椅子上。

    我向她微笑的点了点头,而她一看到我,马上又转过头去看台上拿着麦克风试音的一些工作伙伴。

    我知道她一定很气我,不过,没有关系,我知道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是无止尽的爱,即使她恨我,那也是应该的!

    “欢迎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家长们来参加演武一中所举办的2006年上学期学年颁奖典礼,我们学校每半年都会举行一次像这样大型的颁奖典礼,我们学校所举办这样的典礼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就是要奖励那一些成绩优秀的同学希望他们能够保持这样的成绩再继续接受学校的奖励;第二就是希望那一些成绩良好的同学能够再接再厉,赶上这一些成绩优秀的同学。我想我们全校的所有同学所有老师的共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能够有一个好的成绩去考上你们心目中最最理想的大学,你们说是不是?好的,最后,我再补充一句,希望高三的同学们,请注意一下,即使在什么事情发生的话,你们也别去管那么多,因为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大的事情,也请你们考完大学后再说好吗?所以,我希望你们在这短短的三个月里好好读书,为了你们的同学,也为了你们的老师,更加是为了你们的父母,你们更要好好读书,是不是?好,我话已说完,现在就开始我们颁奖典礼!”讲话的是我们学校的最高领导,也就是传说中的校长。

    我想,从小到大,所有的学生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应该也就是校长说话罗嗦的那一个时候了吧!就连现在身为老师的我,真的不得不不认同这一个道理。

    “高一年级段第一名是亮羽,掌声鼓励一下,我们有请他上台来领奖,第二名是……”颁奖典礼的主持人就是我们高三(7)班政治科代表兼学生会主席——陆天浩,今年的他也获得了我们演武一中举办的厦门各高校政治辩论赛一等奖还有我们年段的第三名。

    我觉得我们高三(7)班的所有学生都是一等一的尖子生,都是卧虎藏龙的人才啊,连我都自叹不如啊!

    “下面是颁奖的是我们高三年段的第一名,给大家一个悬念,让大家猜猜获得第一等奖的是谁?是谁?没…错,就是现在哄动校内惊动校外的大名人——陈宇锋,他不仅仅获得是我们高三年段总成绩的第一名,而且他在上学期我们学校举办的英语竞赛中也获得了一等奖,人才啊,不仅是学习的人才也算是情场上的人才啊,现在,我们掌声鼓励一下,我们有请陈宇锋上台来领奖……”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惊动了我耳里的那一层层的耳膜,感觉它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惊破似的。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你们好,今天站在这个台上,让我有这一个荣幸获得两个第一名,这全都要感谢我的班主任,也就是我们班上的英语老师,韩晓妍老师。我想,如果没有我们英语老师,我也没有办法获得这两个奖。今天我母亲为我来办理转校的手续,如果今天转校手续一办完的话,那么我就要去上海这一个陌生的地方读书。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G本就不想转学,因为一转学的话,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的老师,我最深爱的韩晓妍老师。老师,在这里,我想跟你说一句,老师,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着你……”他一说完,校长就大声喊叫着,校长和学校的所有主任都跑去抢过陈宇锋的麦克风。

    我的身体忽然像被灌注了一大瓶麻醉药一样静止不动,唯一感觉到有知觉的是我眼睛里所泛滥而出的泪水,它们破茧而出,从空中坠落,像一只只长满七彩的蝴蝶飞向我的那双冰冷的手。

    我那双冰冷的手受到蝴蝶的漫暖顿时化成一片烟雾飞散而开,成为一朵朵不知名的白色花朵,花朵一片又一片的飘浮往上空而去,凝聚成一层又层不同体形的云雾。

    陈宇锋从台上冲向台下,他左手拿着奖杯和奖状,右手很用力的抓紧我的左手,拉着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什么的我而跑,朝着梯型大会堂的大门而去。

    “小锋,小锋……”我能够听到陈宇锋他母亲大声喊叫儿子的声音,那一些声音已经残余着些凄惨的破音积压着慌张的心跳声……

    陈宇锋拉住我的手,从我们学校的一个楼梯一个走廊跑了又跑,我不知道我们两个人手拉着手,跑了多长的时间。[手 机 电 子 书 w w w . 5 1 7 z . c o m]

    那一个时候,我多么希望我们时间就停留在这一个时刻永远也不要停,我多么希望这一个画面永远印刷在我的人生里永远也都只有这一个画面……

    当我和陈宇锋跨出学校的大门口,已经拦着一辆的士正打开门要走,陈宇锋的母亲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看着我们,对着我说道:“把…把小锋还给我,把我的小锋还给我……小锋……”

    他母亲喊着这一些话语的时候,陈宇锋已经把的士的后门给关上了,叫的士开快一点。

    我从车后的玻璃窗看到陈宇锋他母亲边追着我们坐的这一辆的士边喊着:“把小锋还给我,小锋……”她追着追着,一个不小心就摔倒了,可能是过于激动,让她身体产生不平衡使她与地面近距离的接触。

    我似乎能够感觉到她的痛苦,但是为了我那自私的幸福,我不得不跟着陈宇锋跑了,难道这就算是私奔吗?还是算是诱拐未成人?

    但那一些无助的声音离我和陈宇锋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我们听不到他母亲的声音了……

    陈宇锋他的右手握紧我的双手,他知道我身体在抖动不已,他知道我现在心里肯定是慌乱不已……

    “小锋,我们这样对吗?”

    “老师,别想那么多,只要我们认为对的事情,我们就去做,好吗?已经做了,那么我们就不要后悔!”

    “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上嘴唇与下嘴唇还是不停的抖动个不停,整个身体还是抖动个不停。

    忽然间我感觉身体十分的冰冷,我知道我在害怕些什么,害怕这后面的所有一切后果……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4)

    第60章、私奔,逃离所有的一切

    “小锋,我们两个现在要去哪里?”从学校里跑出来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要去哪里?未来会是如何?我们还有未来吗?

    “妍妍,我们去…”他回过头看我,“我们去浯屿岛吧,去我阿嬷家住一段时间再说吧!”

    “现在我们也没有地方去,也只能这样子做了,小锋以后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我一说完,马上紧紧的搂紧住他。

    他身体的温度阵阵的温暖了我,仿佛小时候搂着家里养的大狗,顺着它的毛发,嗅着它刚刚洗过身子,它的芳香和气味全部扑鼻而来……

    感觉我身边的幸福的气泡一个个从我每个毛细孔里冒出来,升空于天,微风一吹,又往更高层一飘浮,我完全能感觉到它们的快乐和我的幸福……

    坐着去厦门至浯屿的中型快艇,海水推敲着船头击起了一波波巨大的海浪,海浪随地播下千千万万颗的白色浪花,浪花不时的喷S到船舱外的透明玻璃窗门。

    如果此时打开已经积着一层又一层金黄色灰的玻璃窗门,肯定会被在快艇边延飞扬的白色浪花给击中脸部,这跟去美容院里洗脸是不一样的道理。

    才一会的时间,船已经始过大担、二担和青屿了……

    看着窗户外一个“十字”型的铁制品,可能是船上用来拴绳索的吧!

    “十字”死气沉沉的盯着我,我仿佛看到未来的前景,眼前的我已经置身于一地白雾迷茫的世界里,我拨开一层又一层的有着怪异味道的白雾,我看到周围一副副白色的骷骨,忽然间我身边的骷骨越来越多,一副一副的围着我的整个身体,不一会儿,骷骨已经没过我的头顶了,我完全呼吸不了,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我醒来的时候,船已经到达浯屿岛了!

    “阿嬷,我们又来打挠您了!”我边说着,边拿着刚刚在“黄则和花生汤店”买的一些馅饼和一些麻薯递到了阿嬷的手里。

    “梨(你)这傻孩煮(子),来了就好罗(了),还买什么东西啦!”看到阿嬷笑得那么开心,我们也感觉很开心。

    “阿嬷,这些东西都是你最喜欢吃的,我们不买来送你吃,你会不会不给我们吃不让我们住啊?”陈宇锋对着他阿嬷又开起玩笑来了。

    “小锋,梨(你)又跟阿嬷开玩绣(笑)吗?”

    “阿嬷,我怎么敢啊?”

    “哈……”

    一阵笑声结束了这一段回忆,也开始了我的回忆。

    观后江的海,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我便叫醒了正在梦中的陈宇锋!

    “小锋,醒一醒,起床吃饭了……”

    看着陈宇锋还不醒过来,我偷偷亲了一下陈宇锋的脸颊,然后很迅速的拿着放在床边的书桌上的一本书,假装看起书来。

    这个时候,陈宇锋醒了过来了,“妍妍,你在看书吗?你怎么会有这么高境界,连书反了你也都看得了,不亏是我们演武一中的优秀教师!”

    “还说什么优秀教师,我现在都是一个诱拐未成人少年的坏老师了!”我紧皱着眉头说道。

    “韩晓妍老师在我的心里面永远是最好最优秀最B的老师,妍妍,以后不准你再这么说自己了,行吗?”他一说完,马上起来来抱着我。

    “小锋,昨天你不是说要陪我看日出吗?我可已经刷牙洗脸完了,你也赶紧去洗刷一下吧……”一说完,我就推着他往洗手间里面方向走去。

    “好好好,我的好老师,你可别催我了,我马上洗完,你再催我的话我可要像猪一样再睡他个惊天动地……”

    “睡个惊天动地,果然是一头大猪,刚才才说你是小猪了,现在你怎么当起大猪来了……”

    “老师,要不然你抱着我洗脸吧……”

    “你少恶心了,别把R麻当有趣了,再这样,我不理你了……”他一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

    在后江的陈宇锋和我两人在海礁石上看着日出,陈宇锋坐在我的后面,而我的身体紧靠着陈宇锋的前面。

    “小锋,在你的身边,听你的声音,看你的动作,这就是我每天生活着的意义,没有了你,我连自己长什么样子我也记不清了,失去了你,我更是做什么事都不能自己……”

    “老师,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抱住我,他头倚在我的肩上,说着话:“老师,老师,你听着吗?”

    “我听说呢,你说吧!”陈宇锋继续说着话……过了几个小时吧,忽然陈宇锋想到了一个主意。

    “老师,现在我们来钓鱼吧,你认为怎么样呢?”

    “又没有鱼杆钓鱼钓什么鱼啊,我们自己跳下海去当鱼饵吗?”

    “老师,用不着这么做,我们只要自己做就行了!”

    “怎么做啊?”我不太相信这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我们只要在这海边上捡看看有没有竹杆,如果找不到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们也可以去浯屿公园里有栽种一些竹子,待会真的找不到的话,我们再去公园里偷摘个两枝不就行了!”我笑了出来,似乎每天跟着陈宇锋一起都很开心,我能随时随地就能开心起来。

    “亏你想得出这种主意出来,我们先在这海边找看看吧!”

    两人在海边的沙滩上找不到任何一枝竹杆,有的话也只是短短的一枝罢了,不一会儿的时间,两人已经到浯屿公园了。

    公园里似乎没有什么人,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棵历史悠久的大榕树和几块石头,这要让人相信这是公园似乎有些为难!

    我在公园的路旁为着陈宇锋把着风,而这个时候的陈宇锋便走了进去,似乎很大方的摘下了两G竹子,然后又悠然的走了出来,似乎这一片竹林就是他家栽种的就是。

    当陈宇锋一走到我面前向我微笑了一下时,这个时候便听到了从背后传来了一阵阵喧嚷声,似乎有人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了!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5)

    第61章、在浯屿岛幸福生活的日子里

    “死孩子,竟敢偷摘我们的竹子,你们别跑,别让我逮到了你们,逮到你们,你们就死定了……”

    这个时候的两人已经消失在这公园里了,三十六计跑为上策,这个时候我们两个终于相信这句话的确是一句真理!

    跑到了路边,两人便在路边停了下来喘了喘气,这个时候,没有人的时候,我喘着气望着同样也在喘着气的陈宇锋。

    我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他,而他就在这个时候抱住了我,吻起我来,而他手中的两G竹子悠然落在地上。

    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吵杂的声音,只能听到他们两个人呼吸急促的声音和心跳的声音在空中传过,给这蓝天白云的天空上的积雨的季节里带来了一些更动听的声乐。

    同样的也为周围的人群上演了一出免费的电影,但能让人相信这比电影里的情节更为动人更为人倾心……

    就这样的,陈宇锋和我制作完鱼杆后,两人便在后江的左边海礁石上钓着鱼,直到日落后我们两人才回到阿嬷家……

    之后的日子,我去浯屿岛上找了一个保姆的工作,一个月有六百块钱而且包吃包住,至于住的地方,我和陈宇锋都是住在阿嬷家。

    陈宇锋找了一个在浯屿岛菜市场上卖鱼的工作,一天也能够赚个30块钱,一个月卖下来的话也有900块钱吧!

    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人的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也就够了,再加上交给阿嬷一些生活费,我们的日子也就足够了。

    有时候,我和陈宇锋在浯屿岛的后江沙滩上点着烟火,烟火花散发出来的味道的气味是最令人受不了的。

    烟火的美丽是最令人无法抗拒,火一点烟火就开始燃烧,燃烧的时候自己也感觉自己的内心里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燃烧,从开头到中间一直燃烧着,快到结尾的时候,那一种心里莫名的失落感渐渐的浮上心头来。

    陈宇锋再次点燃一只的烟火,那莫名的感觉慢慢的消失,说句实在话,自己真的不喜欢这一种感觉,烟火一放完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抓不住什么,我很害怕我和陈宇锋的爱情就像这烟火一样,烟火一放完的时候,我们的爱情就会莫名的消失吗?

    学校所有人反对的事情,家里人反对的事情……

    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一些不美好的事情,我真的很想把过去的不美好的回忆都丢在黑洞里尘封……

    浯屿岛的妇女,闽南语俗称“查某人”。

    浯屿岛上的女孩子,从小女孩到小女人这一个阶段,都是很纯情很天真。

    浯屿岛的女孩子一般很早就嫁人了,岛上的男孩子只要年满二十四岁的时候都会打算娶老婆。

    这样的,岛上的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只要有人下聘,而且对方不错的话,女孩子年满二十岁,在这一个时候就会准备结婚了。

    浯屿岛上的女孩子一旦结婚后,就会生子、煮饭、打扫房间……

    在浯屿岛上你会看到有一些查某人几个人坐在一起聊一聊有关于浯屿岛的绯闻事件,或者你去某一人家里会看到有一些查某人几个坐在打打麻将或者打打扑克……

    浯屿岛的庙宇大小座有十几座左右吧,最大的庙宇还是西海岸边的那一座古色古香的砖木G殿式建筑:浯屿天妃G,是祭祀海神妈祖的庙宇。

    据传说该庙由原南山寺僧、浯屿人徐世昌倡建。

    初以宋宣和四年(1122年)宋徽宗赐庙额“浯江”为名。

    元代至元十五年(1278年)、十八年(1281年),元世祖两次册封妈祖为天妃,浯江庙就改名为天妃G。

    浯屿岛上的所有渔民都十分相信海神妈祖会给他们带来好运气,如果没有这一些心灵上的依靠的话,我想,人类真的应该很难生存下来吧!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才转眼的那一瞬间,我们两个来到浯屿岛就已经快一个月了。

    现在的春天非常的冷,冷到我不得不穿很多件衣服来支撑,而在那一天我们两个都休息。

    陈宇锋忽然说他想下去游泳,我说你疯了是不是?这么冷的天气下去游泳,不是疯了那就是J神错乱了!

    陈宇锋说,人家冬天都有人冬泳了,更何况说现在是春天。

    他说春天游泳是我们人类在这一个世界上非做不可的一件事,他问我想不想跟他一齐下海去游泳。

    我说不用了,我会怕冷。

    他说,我会用我体内的温暖来暖和着你的人你的心……

    我说,你少恶心了,我今天刚好有吃米粥,我怕我今天会吐出来。

    陈宇锋的身材真的很好,可以算是人间的一道美丽的风景吧……

    陈宇锋游泳游到一半的时候竟然将身上唯一的一件黑色泳裤给抛到天空去,在美丽的海边上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这让人以为是不是飞机上人们留下来的东西,这惹得我在浅海滩上哈哈大笑,笑成了一朵已盛开了的花朵……

    游泳回到阿嬷家里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母亲打来的电话,我看到陈宇锋,不知道该接这一个电话?还是不该接这一个电话?

    陈宇锋向我点了点头,微了微笑,我懂是他的意思,接起了手中响铃的手机来。

    “妈,最近过得好吗?”

    “妍妍,你爸生病了,现在在第一医院做手术。你爸为了你的事情,他前几年的老毛病又犯了起来,你要不要来医院看一看你爸爸啊?”

    “爸生病了?我还能回去厦门看他吗?”

    “你回来一次吧,看看你父亲?”

    ……………………

    ……………………

    ……………………

    “妍妍,你回去一趟吧,去看看你爸爸怎么样了?”

    “你要我回去吗?”

    “对啊,回去一趟吧,你应该很担心你爸爸的病情,你回去看一看你爸爸吧,回来的时候再买一些馅饼回来给阿嬷吃吧!我几天也要出去卖鱼,你就别担心,好吗?”

    “那我就回去一趟吧!”

    “好的!”

    就这样的,我搭着早上八点半的那一艘中型快艇回到了厦门来。

    在船里,所有有关于父亲的回忆一一的浮现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6)

    第62章、回到厦门探望生病的父亲

    记得小的时候,父亲经常把我背到他的左肩上,我也因为坐在他的肩上而感到自豪。

    听母亲说,父亲生病了,现在就住在第一医院,母亲打电话要我去看看父亲。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我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这个时候的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感觉生病这一种事情似乎只有在电视剧上才会上演的事情,可是,现在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

    此时此刻的我,心里面似乎有一种酸酸的味道刺痛着心尖,直涌上我的心头,似乎要冲破眼底的极限!

    而好友杨卉玫在这个时候也在我的身旁,我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在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哭,真的……

    现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现在路上没有公交车,我打着的士去了第一医院。在的士上的我每一分每一秒就好像度秒如年一样……

    那个时候的我在想,父亲见到我是高兴的表情还是不开心的表情,我有点儿担心,毕竟父亲是因为我和陈宇锋的事情气得血压升高,才会生病住院的。

    所以我想,如果我到了病房的时候,我一定要面带微笑,而且让父亲快乐的住院才对!因此我决定,一进去医院的时候我要成熟冷静的面对父亲。

    此时的我,心里面一直害怕着一会儿进去医院见到了父亲,不知道我是否会高兴得像个小老鼠一样还是会泪如雨下……

    到达医院的时候,我逐个医生逐个护士很着急的问,逐层楼逐个房间的找,我知道自己是很着急的,着急得连打个电话问母亲也不懂得去打。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让我给找着了。

    在我推开病房的一刹那,我突然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和坐在床边的阿姨。我高兴极了,因为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让我给找着了。

    此时此刻,我内心里的一些兴奋的小细胞全都活跃起来了!

    在这个时候,父亲一抬头就看到了我,我以为他会很高兴地看着我,微笑着对我说:“妍妍,你来看爸爸吗?”

    可是,我似乎感觉到我此时的高兴是多余的,这会儿我内心上的这颗热切的心,就在这个时候给冷冻了。

    父亲似乎感到很惊讶,也似乎不愿意见到我的到来,而且她是绷着一张很严肃的脸对着我说道:“你怎么来了,是谁叫你来的?”

    平常的话,父亲都会很高兴的叫我一声:“妍妍”的,可是,今天晚上我却没有听到他所叫的那一声“妍妍”,而是听到了父亲那一句:“你怎么来了?”感觉前面会加上一个字:“喂”一样,我的心猛烈的巨痛起来……

    我不知道如果当时换成是别人听到这一句话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们会不会成熟的面对?还是像我一样的不成熟冷静?

    可是…可是我……

    怎么鼻子立即发酸起来了,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着。

    此时此刻的我就像个两三岁不懂事的小女孩一样,在路上遇到了想要的Kitty猫公仔一样,吵着父亲要给我买,要不然我就会赖在地上不起来也不走了……

    像我这个小时候就只会粘在母亲的裤角下喊着要吃糖,小时候只会哭只会闹的人,面对这样的情景又能以何种思绪去面对呢?

    说真的,世界上所有的子女们在父母眼中始终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那些当父母的始终会认为孩子就是孩子,无论你到了多大的年纪!

    我不知道怎么了,促立在原地的我,我心里面似乎被一层又一层的酸葡萄给包围住了,搞得我胃里面酸X全都散化而开,整个身体感觉都是酸溜溜的!

    里面有一股又酸又疼的气流劲直冲向我的眼睛,在我的整个胃里面乱打乱撞乱闯!

    此时,我眼瞳忽然胀了起来,有一股暖泉似乎要冲出我的眼帘,就像火山马上就要爆发似的!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忽然间像个小孩一样冲进了附近的一间洗手间,迅速找了一个位子边蹲着边抽搐着掉着眼泪。

    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哭的缘故了吧,一时之间我竟也忘了该怎么痛快的哭泣了,也忽然控制不住这一种情绪!

    感觉今天的我就像一个被打过了的小孩子,受到了委屈而蹲在洗手间的最后一个位子,手捂着嘴大声哭了起来,边哽咽着,边擦拭着眼泪,边拿着纸巾擦着鼻涕,纸币止不住眼泪和鼻涕的流逝……

    真是的,当我想停止这一种不成熟的抽搐时,我就是无法控制住这一种幼稚的情绪。

    由于父亲刚才对我说过我这一些话,一直回荡在我的耳中,我的眼泪就像是没有刹车涧的车子一样,只能向前直往,而不能够停车。

    眼泪一直在淌,鼻涕也一直在流……

    在洗手间里面,我仿佛与世隔绝了似的,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

    而里面的一切一切,似乎就只能听得到我哭泣的声音而不能看到那一个哭泣的人究竟是谁……

    在洗手间里大小便的女人们,都以一种好奇且同情我的眼光在看着眼前哭泣的我,他们的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惊讶,或许他们会以为我被谁给欺负了一样。

    不知道我究竟在洗手间里哭了多久,也不知究竟流了多少的眼泪。

    在停止不住眼泪的流淌时,我隐约听到了厕所外阿姨她在我的声音。

    隔着厕所的门窗,我看到了正在外头喊我出去的阿姨!

    我想我该停止我的不成熟,就当我不停的擦拭着眼泪,而我的眼泪似乎不听话的流,始终无法停止住。

    阿姨她不停的在喊我,我只好随声应答,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强制着自己的情绪,忍着不再哭了。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67)

    第63章、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在哪里呢?

    为了不让阿姨看见我的红眼,我立刻就冲出了洗手间,便来到我病房。

    此时,在病房里,我便听到了父亲用不一样的口气问我:“妍妍,你怎么知道爸在这里?”

    一听到父亲这么和蔼地问我,我立即回答说:“是打电话妈告诉我的!”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搞的,一说完这一句话后,刚刚停止眼泪的眼睛在这个时候又不听话来,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的流了下来。

    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我用哽咽的声音甩出了一句:“我出去一下,过一会儿再过来吧!”因为眼泪很不听话的涌现而出,像泉水一样喷S而出……

    我跑出去了外面,也不知道在中山路和局口街逛了多久多久,我只知道我再去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来探望父亲病情的母亲、爷爷和NN!

    一看到他们,我忽然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也许他们会笑话我的这一种不成熟吧!

    我记得有一句话是这样子说的:“如果你需要家人关爱,那么你就先得使家人需要你!爱的第一条件,是需求、是依赖!”

    一个人总是关注幸福的本身,而很少关心幸福实现的过程。在寻找幸福的整个过程当中,你本可以遇到许多唾手可得的甜美温馨之处,可是茫目的追寻,反而迷失了自己,从而被无情抛弃。

    在我很小时候,我就喜欢和父亲粘在一起,有时候我还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恋母情结,要不我怎么会这么的喜欢父亲呢?

    小时候我们不像现在这么富裕,所以父亲天还未亮的时候,就起早M黑一人出去外面工作赚钱。其实从小我就很傻,偏偏喜欢整天缠着正在工作的父亲!

    只要在某个地方发现父亲在工作的影子,我的人就会像饿坏了的婴儿一样猛扑地要去吃父亲的N,虽然这一种感觉就像公牛挤N是一样的道理。

    就拿小时候我的和父亲一块儿睡觉的时候,父亲他的一个翻身,他的一个动作,我都会听在耳朵里,马上就像个福尔摩斯侦探一样迅速知道犯人的下一个动作!

    说真的,小的时候的我就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

    我会很害怕现在小孩子所害怕的东西,而且比当时的小孩子还要更害所的那一些所谓害怕的东西。

    不是我在说笑,我小时候害怕的东西可多了,比如说:我会怕黑,现在不会了,已经我都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女人了,也不再是像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

    我会怕鬼,如果说现在让我一个人在晚上的时候看恐怖片子,那么我是肯定不敢的。

    因为我只要一个人看恐怖片子,当天晚上肯定睡不着,倘若睡得着的话,当天晚上也会冒着冷汗在睡!

    我也会怕打雷,现在不会了,不过若我在半夜睡觉一醒来不小心听到打雷的声音时,那么我肯定会有所害怕的!

    我更怕半夜里听到鞭P声,每逢佳节倍惊P,小时候的时候邻居的人都会因为迎神求佛的时候都需要放鞭P的。

    每次睡觉睡到一半通常都会鞭P声给吓醒的,然后一个人抱着枕头在发抖着,直到鞭P声终止才能停止我这一种害怕。

    天黑或打雷的时候,我害怕一个人独处,更讨厌孤身一人没有人陪着我说话。雷声是最令人心神不宁的炸弹,这是我自小就能够体会到的事情。

    当我一人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仍能听得见被雨雾笼罩的马路上,父亲一个人披着雨衣,穿着雨鞋,脚踩在水哗哗的泥水路上的声音,那个时候的父亲是在某个大学当教授。

    村里面偶尔会听人说人一旦做了什么坏事就会遭雷劈之事,故父亲告诫我不可在下大雨时出门。可一旦天黑打雷的时候,我又总会看见父亲外出工作的身影。父亲告诫我的话,我一直耿耿于怀,担心着外出的父亲,此时心中的恐惧不免会越来越往脑子里注S!

    现在,如果忽然间,天空响起雷声,我的心一定会为之一颤,即使张着眼睛倾听,心里的恐惧还是会有那么一点!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到现在还是会害怕一个人独处,因为我渴望朋友和家人的陪伴!

    我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母亲也跟着我走了出来,她动作很迅速的从钱包里掏出了数张的百元大钞,然后塞在了我的手上。

    “妍妍,这些钱你拿去用吧!你从小就没有出过远门,也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生活过,和那个男孩一起过日子以后的生活肯定会苦一些,妈也没有什么能力能够帮你的,以后你就自己照顾自己!”

    母亲一说完,眼睛就红红的,似乎她眼里的泪水快要泛滥出来一样,我有些害怕这一种悲伤的画面,但不得不接受这一副副感人的画面。

    “妈,谢谢你!不过,这一些钱我不能够拿!我现在在浯屿岛住在陈宇锋的阿嬷家中,而且我自己也找了一个保姆的工作,一个月也有六百块钱。况且说陈宇锋在那里卖鱼一个月也能挣个九百多块钱,妈,这一些钱,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傻孩子,妈还在意这一些钱吗?也才几百块钱,你就留着自己用吧,到时候不够用的时候,你再打电话向妈妈要吧!到时候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就回到家里来,好吗?你的家永远是你的家,怎么改变都变不了,知道吗?”

    “妈,我知道,不过…这一些钱你还是留着用吧!女儿长大了,自己也能够赚钱了,怎么现在还能要妈你的钱呢!”我把钱塞给母亲,而母亲坚持不拿。

    “妍妍,我都说了,你自己用,妈每个月的薪水多得不知道哪里花呢,再加上你父亲的薪水,我哪里还会愁钱花呢!未来是你自己的,既然你已经决定要跟那男陔过一辈子的话,那么以后的这一些苦你肯定要过的,你真的爱那个男孩吗?”

    母亲带着疑问问我这一个问题,我爱他吗?我真的爱他吗?

    我爱他!

    我怎么能不爱他! (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又名:爱上女老师) http://www.xscun.com/5/55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