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毛利小四郎

文 / 寂寞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位三十岁左右,稍显成熟的男子主动与杨铭握手,开口道:“这位就是杨先生吧。您好,请坐。”

    杨铭在沙发上坐下,趁机将这里打量了一下。

    这是一间十多平米左右的屋子,屋里摆着一张办公桌和两个沙发,办公桌上有一台电脑,旁边是一台饮水机,角落办着两盆青竹盆栽,摆设十分简单,却很整洁。

    除了主动与杨铭说话的这人外,屋里还有两个青年。一位带着眼睛的青年坐在电脑前,另一位精壮有力的青年坐在对角的沙发上。

    看起来他们的生活并不是很如意。

    杨铭对说服他们的把握更大了。

    待杨铭坐下后,男子又道:“我叫张建龙,是他们的领导。我已经知道杨先生的来意,不知道杨先生想要我做什么?”

    张建龙在这个四人团队里很有威望,他说话时,另外三个人则在一旁笔挺地坐着,部队化的风格十分明显。

    杨铭道:“你们工作的内容没什么变化,主要还是做侦探调查这方面的事情。如果你们加入我的公司,唯一的区别就是服务对象从大从变成了我一个人。现在是信息的时代,商场上尔虞我诈,竞争的就是信息,你们的任务就是帮我调查公司所有的竞争对手的信息。在闲暇之余,你们也帮着做一下安保工作,我所做的行业,产品价值非常高,安保也十分重要。”

    张建龙眉头微皱了一下,道:“商业调查?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杨先生应该也知道,犯法的事情我们是不做的。”

    他们的出身使得他们对尊纪守法的意识十分坚定。

    杨铭“呵呵”笑了一声,道:“你们做私家侦探,调查别人隐私,这恐怕也不是很光明正大的事吧。调查商业情报和你们做的别人隐私的性质是一样的,这只是很普通的商业竞争手段。现在的大型企业,哪一家没做过这种事情,都是在钻法律的空子,区别只是手段是否高明而已。”

    张建龙看起来还是不太乐意,道:“能不能让我们再考虑一下。”

    杨铭没有着急,四下打量了一下,转个话题问道:“你们这个公司做多长时间了?”

    张建龙也不好赶他走,便道:“半年。”

    杨铭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没赚到多少钱?”

    张建龙苦笑了一下,大半年前,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他们那支特种大队被上头解散了,大多数的战友都反回了自己的家乡,张建龙、曹三雷等四个人不想回到家乡那个落后小地方,便决定留在京城打拼。他们四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在一块商量了一下,把遣散费凑一起,开了这家名为家政服务,实为侦探事务所的小公司。

    他们只有四个人,规模小。比较大的事件,别人不找他们做。而出格点的事情他们也不干。因此,这半年来,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替家庭妇女调查老公是否有**,或者抓抓小三之类的琐事,杨铭这件事情已经是一单大生意了。

    刨除掉半年来的房租水电,设备更新,调查过程中的消耗等费用,到手的也没多少钱,比起做安保的战友来,也强不了多少。

    杨铭又道:“张先生结婚了吗?”

    张建龙点点头,四个人里就他一个人结婚了,媳妇是经媒人介绍认识,同乡的一个姑娘,结婚已经有两年多了,现在随他一起了来京城。

    杨铭道:“生孩子了吗?”

    张建龙摇摇头。

    杨铭道:“你知道在京城,一个孩子从出生到上完大学需要多少钱吗?”不待他回答,便继续道:“你可以上网查查,按照最少的标准,从出生到上完大学至少要五十万。这是最基本的,如果想让孩子受的教育再好点,过的舒服点,这个费用要翻一倍,一百万。等孩子大了找对象,结婚、买房,这大概也要两百万。再加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费,医疗费,没个四五百万,在京城还真活不下去。你跟着我干,如果做的好的话,我保证你们在十年后就能光荣退休。”

    经他这么一说,张建龙四人的神色都有了些许变化,有些意动。

    “让我们商量一下。”张建龙说道,四个人里就只有他拖家带口,生活压力最大。

    “请便。”

    四人聚一起小声商量起来。

    张建龙道:“你们认为怎么样?”

    “我听队长的……不过,我觉的他说的也没错,就算干不了,咱们大不了回来重开事务所。”

    “我听说夜猫子那家伙跑国外当雇佣兵了,咱们再怎么不靠谱也没他不靠谱吧。”

    “看起来应该很有意思,商战啊,听着都热血沸腾。”

    张建龙见三个兄弟都有倾向于同意合作,便也答应下来,对杨铭道:“杨先生,我们答应了。前提我们不会做犯法的事,否则我们会直接离开。”

    “放心,我有这么多钱不好好享受,干嘛要做那种会让自己进监狱的事。”杨铭笑了起来,只要你们进来了,哪有那么容易离开。习惯是会改变的,底纸是会突破的,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张建龙点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是杨老板的手下了,不知道杨老板准备怎么安排我们。”倒是一个做事雷历风行的人。

    杨铭道:“不要着急,先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和各自擅长的事。”

    张建龙道:“我叫张建龙,以前是队长,擅长情报分析和制定计划。”

    那个长得精壮结实的青年道:“我叫刘二虎,以前是突击手,擅长……近战和火力突击。”

    曹三雷道:“我叫曹三雷,以前是侦查兵,擅长……侦查和远距离狙击。”

    带眼镜的青年道:“我叫徐斯,你叫我四眼就行,以前是科技兵,战斗力最弱,擅长电脑程序操作。”

    杨铭一喜,这四个人擅长的还挺全面,组合在一起正好能互补,都是人才啊。他道:“我现在的公司还在搭建,等搭建好后,我会把你们的编制放在安保部门里,组成一个特殊小队,实际上的工作跟现在差不多。每个月保底一万,根据你们调查到的信息来提成。没问题吧。”

    四个人对视一眼,道:“没问题。”

    杨铭道:“那好,我现在就交给你们第一个任务,去帮我调查李守信,给我查查看到底干了多少犯法事,最好能拿到他的犯罪证据。这个事可以慢慢来,我不要求你们必须做出成果,但他如果有针对我的动作,你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发现并通知我。我先给你们二十万的调查经费,你们怎么做我完全不干涉,但在调查过程中出了问题的话,你们要自己负责。只要这件事做的好,我保证你们每个人在京城都有自己的房子。”

    这才是杨铭来找他们的主要目的,只要能弄倒李守信,花点钱都是小事。

    “没问题。”张建龙大声道。

    四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欣喜之色,浑身充满干劲。

    在离开部队之前,他们干的也是这种“做好了有赏,做坏了自己扛”的事情,所以对杨铭的这种要求接受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杨铭放下支票,道:“你们自己忙把。哦,对了。”他转头又对张建龙道:“嫂子也在京城吧,过些天我公司开业了,你带她过来,我给她安排一个简单轻松的工作。”

    张建龙感激道:“多谢老板。”

    收买人心是老板老会做的事。

    对杨铭来说,只是多开一个人的工资而已,对张建龙来说,就让他多了一份牵挂和归属感。

    做完这件事,杨铭心里的压力轻了许多。

    晚上,彩虹酒吧。

    “下面,请美女吴月给大家带来歌曲,终于等到你!”DJ大声吼道。

    动感十足的音乐响起来,热闹的气氛一浪胜过一浪。

    一个小清新打扮的女孩走到圆台上,肢体随着音乐轻轻摇摆,放声歌唱。

    终于等到你

    还好我没放弃

    幸福来得好不容易

    才会让人更加珍惜

    终于等到你

    差点要错过你

    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

    才算没有辜负自己

    ……

    唱完歌,吴月端着酒杯下场对送花的人敬酒。

    领班跑过来,对着吴月小声道:“七号包厢刚才给你送了十个花篮,你去感谢一下。”

    吴月眼睛一亮,十个花篮代表她又有上千块钱到手了,这种舍得送钱的客户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

    “谢谢花姐。”

    吴月应了一声,往包厢而去。

    打开房门,包厢里没有配酒女郎,就只有一个帅到掉渣的青年霸气侧露地在沙发上坐着……杨铭是这么认为的。

    吴月嘀咕了一声,走上前来给杨铭倒酒,巧笑嫣然地道:“先生,谢谢您的捧场,我敬您一杯。”

    酒还未满,一叠软妹币就落到了桌上。

    杨铭端起酒一饮而尽,看着她道:“跳支脱衣舞,这钱就是你的。”

    吴月瞄了桌上的红票票一眼,心里暗暗猜测着它的张数,口中说道:“不好意思。老板,我只是唱歌的。”

    杨铭上下打量着吴月,道:“海天的嫩模也就这个数,就你这身材模样,只是让你跳个舞,钱已经不少了。”

    又是一个人傻钱多的富二代,吴月心里鄙视一句,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对不起,老板,我真的不做这个。”

    杨铭嗤笑一声,要真不做,早就摔门走了,还会跟你磨迹?

    “我这人最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不跳,那就算了。”

    说着,伸手抓住桌上的软妹币,作势要收回去。

    软妹币还没抓起来,就被一只小手按住。

    “老板好没情趣,干嘛这么着急嘛。”吴月调笑一声,把钱抓起来放包里,回头将包厢门插上,冲杨铭抛个媚眼,缓缓摇动小腰,小手轻轻的把衣服解开。

    不大一会,吴月就变成了一个白条条的羔羊。

    杨铭看的性趣昂然,又把一叠红色的票票拍在桌上,道:“过来。”

    吴月脸上的笑意更浓,摇步走来,坐进杨铭的怀里,伸嘴过来索吻。

    杨铭此时却没有了怜香惜玉的心情,抓住她的头发往下按去。

    吴月嗔了他一眼,乖巧地替他把腰带解开,俯下头来。

    ……

    “嗓子不错,不愧是唱歌的。”

    完事之后,杨铭赞了一句,又拿一叠红票票拍在桌上,问道:“听说你认识一个叫吕海波的人。”

    吴月瞄了票票一眼,疑惑地道:“老板是什么意思?”

    杨铭道:“这是定金,三天后你带他到玉石珠宝展会买下一块赌石。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你我配合好,绝对没有问题。完事之后,我再给你十万。”

    吴月在心里思量起来,这几个月她断断续续地从吕海波手里抠出来差不多十万币礼物,在他身上已经没有什么油水好榨的了,而且男人都喜新厌久,与其等他移情别恋,倒不如利用剩余的价值,再捞一笔。

    想到这里,她把钱收起来,道:“老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聪明!”

    杨铭大赞。 ( 穿越电影位面 http://www.xscun.com/5/59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