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得尝所愿

文 / 寂寞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垮了,而且是大垮,血本无归的大垮。

    原石会解开,最后只剩下掌心大小,比指甲也厚不了多少的一片翡翠,别说三百万,就算三十万也没人要。

    吕海波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脑袋好像被大锤擂中一样,顿觉天旋地转,差点瘫倒在地。

    “这片翡翠你卖不卖,我出十万,卖给我吧。”

    “窦老板,你有钱没地方花了吗,买它做什么?”

    “嘿嘿,买回去把它摆在我公司的办公桌上,当个警鉴。以后我每次办公的时候看着它,就会想起今天的事来。用它提醒我做生意要稳扎稳打,切不可贪财冒进。”

    “窦老板的思想觉悟真高,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出手了。”

    “哦,牛老板卖回去做什么?”

    “我回去把它挂在公司大堂最显眼的地方,然后把今天这事写进员工手册,让每个员工在进门的时候都面璧思过三分钟。从今以后,它就是我们公司企业文化的一种了。”

    “高,还是牛老板的境界高!”

    “窦老板,您太捧我了,不敢当不敢当。”

    五年之后,牛老板成功的把自己的公司做上市,而这件象征企业文化的翡翠也被人以五百万的价格拍下,也成了一个传奇。

    ……

    他们的话好像一把刺刀,一刀刀的戳在吕海波的心脏上,让他痛入骨髓。

    “是你,是你故意害我的对不对,你把钱还我。”吕海波双目通红,像饿狼一样向杨铭扑去。

    “啪!”

    杨铭出手,像抓小鸡一样干脆利落地把他按到地上,讥道:“我算计你?你有什么值得我算计的,我是好心帮你才对,谁知道你运气不好,本来一块该涨的仔料到你手里就成了废料。还有,别忘了你欠我三百万,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还钱给我吧。”

    吕海波已经失去理智,大叫道:“都是你害我的,我跟你拼了。”

    但吕海波这小身板怎么是杨铭的对手,仍他如何挣扎也挣不开杨铭的手掌。

    杨铭心想,可不能再刺激他了,万一把他真疯了,那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来两个保安,把这货拖出去。”

    ……

    吕海波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满脑子都是“三百万”。若是三十万,他东借西凑一下也能凑出来,但三百万的话,无论如何他都拿不出来。

    最后,他只能把的希望放在季月琳身上。

    当季月琳下班回家后,一开门便看到吕海波蓬头垢面地躺在地上,正拿着一把小刀往手腕上划去。

    “住手!”

    季月琳一声尖叫,扑上来抱住吕海波,惊慌地问道:“海波,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发生什么事了。”

    “琳琳,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跑去赌石,结果……对不起,我不想活了,你还是让我去死吧,死了一了百了。”吕海波痛哭流涕地说着,眼睛满是麻木的神色,看不见半点生意。

    能够哭得这么悲惨的男人天下少见,除了柯景东之外再无人能出其右。

    一哭二闹三上吊并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用起来,效果也相当好。

    季月琳安慰道:“不要紧,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人死了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告诉我,你输了多少钱,我跟你一起想办法。”

    吕海波伸出三根手指,抽泣地道:“我,我输了……”

    “三十万?没事的,我会想办法的。你不要想不开了。”季月琳轻声劝慰道。

    季月琳的事业虽然顺风顺水,但她的手里也没有多少积蓄。前两年她还是金玉堂最低层的领导,薪资刚好能达到收支平衡,直到今年成为部门经理,手里才宽裕了一些,但那个钱也在前两个月被吕海波借走。因此,若急需用钱,她也只能向公司提出申请,预支薪水。

    “不是,是三百万!”吕海波低着头,一副小学生做错事的模样。

    季月琳又惊又怒,大声道:“三百万!你怎么会赔掉三百万的,给我好好说说。”

    ……

    方园半岛咖啡馆。

    杨铭优雅地品着一杯咖啡,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嗡……”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杨铭将电话挂断。

    十秒后,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杨铭按下接听,直接说道:“季小姐,我在老地方等你。”

    话音刚落,手机里已经传来了“嘟嘟”声。

    杨铭轻轻一笑,打个响指,道:“服务员,来两杯你们咖啡馆最好的咖啡。”

    约莫过了一刻钟。

    季月琳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来到杨铭面前大声地质问道:“杨铭,海波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杨铭轻声笑道:“季小姐请坐,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别人都看着呢,他们八成是在想,这又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

    季月琳往大厅扫了一眼,拉开椅子,在杨铭对面坐下。

    不待她开口,杨铭又道:“上次让季小姐买单,真是不好不好意思。所以我这次特意请季小姐过来试试这里最好的咖啡。”

    季月琳哪有什么心情喝咖啡,冲他叫道:“杨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明白季小姐的意思,难道季小姐不喜欢喝这儿的咖啡?”杨铭一脸迷惑地道。

    “杨铭,你不要跟我装傻。你把一块废料卖给我男朋友,让他赔了三百万,你是不是故意算计他?”季月琳怒道。

    “季小姐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今天确实卖过一块原石,但那是一块表现很好的明料,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能证明,谁知道它到了海波手里会变成一块废料。我本是一番好意……哎,只能说天意弄人,海波兄命不好!”杨铭感叹道。

    “杨铭,别装模做样了。以你的眼力会看不出那块毛料的好坏,若是大涨的毛料你会卖给别人?就因为我上次拒绝了你的招揽,你故意报负我们。想不到你心胸这么狭隘,有什么你冲我来。”季月琳听了他的话更生气了。

    “神仙难断寸玉,我又不是神仙,更不会知道石头里面是什么。就算是翡翠王,也不敢说一定知道原石里面会出什么翡翠吧。你总不能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而污陷我吧,如果你有证据的话,可以直接去告我。”杨铭悠然地吸口咖啡,轻飘飘地道。

    “你……”季月琳语塞,这个理由大家都知道,但却不能成为呈堂证供。

    “好了,咱们不要争论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杨铭道:“季小姐这次过来,是还钱的吗?”

    “我……”季月琳听完吕海波的描述就知道他上当了,满腔怒火的冲到这边来。到现在,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才想明白,就算杨铭故意耍了手段又能如何,已经于事无补。至于说几句好话,让杨铭免了这个账,她想都没想过。

    “我没有那么多钱,你想怎么样,直说吧。”季月琳道。

    杨铭打个响指,赞道:“宾果,季小姐够理智,不愧是做大事的人。我想要怎么样,季小姐应该也能猜到。还记得五天前,也是在这个座位上,季小姐拒绝了我的邀请。当时季小姐说经验不足,人脉不够广,我想告诉你,在我这里比在金玉堂更能得到锻练,人脉不够广可以用钱补齐。现在,我再一次发出邀请,不知道季小姐愿意加入我的公司吗?”

    季月琳冷笑道:“我能拒绝吗?”

    杨铭耸耸肩,道:“当然,这本来就跟季小姐没多大关系。只不过季小姐若是不同意的话,我会不定期的找人去催债,听说市面上有很多专门催债的公司,业务还是相当熟练的。哈哈,今天的事让我想起一句话来,钱不是问题,关键问题是没钱。”

    “无耻!”

    季月琳以杨铭刚好能听见的分贝小声嘀咕了一句,又道:“合同拿来吧。”杨铭不以为意,“呵呵”笑道:“以后我就是你的上司了,要注意尊敬领导。”

    又把早让律师拟定好的合同拿出来,道:“做为领导,我是不会亏待下属的。只要你做满五年,欠债一笔勾消,所以你要努力了,千万不要让公司破产倒闭。另外,我给你百万年薪,若是做的好,还有业绩提成。季小姐这个待遇还满意吗,若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季月琳把合同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道:“虽然你的人品有待商榷,但出手还是很大方的。”

    杨铭哭笑不得地道:“季小姐这是在称赞我吗?”

    季月琳在合同上刷刷的签上名字,道:“当然是了。在商场,耍阴谋诡计的人多的是,但出手够大方却没那么多。”

    “季小姐说的有道理。”

    杨铭举杯道:“来,干杯,预祝公司一帆风顺。”

    “希望以后能合作愉快。”

    季月琳举杯碰了一下,马上进入状态,道:“我这边辞职还需要几天时间。正好你的店铺也要装修,等装修好,要正好能够过来。”

    “装修?”

    杨铭愕然,道:“还要装修?直接用不行吗?”

    季月琳讶道:“这是当然了,店铺原来是信永斋的设计风格。现在要改头换面,当然要用推陈出新,不能再跟信永斋一样。信永斋主打的是古玩,其次才是玉器,跟你要经营的方向不一样。你不会都没去看过吧。”

    “这个……从店铺到手,我还真没去看过。”

    杨铭打个哈哈道:“装修的事也交给你了,反正不差这几天。”

    季月琳无奈道:“好吧,我这边尽量加快速度。”对于这个放权到啥都不管的领导,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苦恼。

    两个人又就店铺的风格讨论了一下,各自离开。 ( 穿越电影位面 http://www.xscun.com/5/59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