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侦破贡茶案

文 / 寂寞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个月后。

    杨铭不负所望,将白纸制作了出来,并命名其为天后纸。

    武则天凤心大悦,当即大加封赏,把他从临时任命的造纸监转正成了工部侍郎。

    在这期间,瑞丰茶楼的清心茶已经售完,开始销售自家制作的炒茶。

    生意大火。

    杨铭的名气也在洛阳城中也渐渐散播开,不止在文人之间流传,就连市集间的平民百姓也有所耳闻。

    这天,银睿姬又来与杨铭相会,一场鱼水之欢,解相思之苦。

    把银睿姬送走后,杨铭提着几件御赐的营养品去拜访元镇。

    “小人霍义拜见杨侍郎。”出来接待杨铭的是作管家打扮的霍义,此人做了一些易容,把眉发胡须打理了一下,若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他来。

    “杨某得圣上恩宠,赏赐了几件补品,特意来探望元公子,不知你家少东家的身体可否康复?”杨铭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

    “多谢杨大人费心。真是不巧,我们家少东家于三天前外出游学,现已不在京中。待少东家回京后,小人一定将大人的问候代为转达。”霍义道。

    “外出游学?看来你家公子的病是好了,不知他要游学几日?”杨铭道。

    “这个,少东家未曾说过,小人也不知。”霍义道。

    “那好,杨某改日再来拜访。”杨铭长身而起,径自离去。

    霍义看着杨铭的背影,不由皱起了眉头。

    回到家中,杨铭从赏赐的一堆供品里找到了几盒雀舌茶,带着它前去拜访太医王溥。

    太医王溥的住所在洛阳东郊,一间十分普通的民宅里。此人是一个典型的医痴,脾气十分古怪,除了对各种疑难病症有超乎想象的执著外,对其他的事物完全不在放在心上,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才会让王溥拥有一身无与伦比的医术。

    答答答!

    杨铭扣响木门。

    吱扎。

    一位长得跟个冬瓜一样的小胖子打开院门,打量了杨铭一眼,道:“你是谁?”

    杨铭拱手道:“在下工部侍郎杨铭,有事来找王太医。”

    小胖子转身向院里走去,大声叫道:“师父,有人找你。”

    王溥性格古怪,他的几个徒弟也不正常,看起来都有点神经兮兮。

    没有人招呼,杨铭也就主动跟着小胖子进到院里。

    王溥在屋里一张古老的手术台上做着研究,听到小胖子的叫喊转过身来,道:“你是什么人?”

    杨铭道:“在下工部侍郎杨铭,见过王太医。”

    说话间,他也打量了王溥一眼。这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头发胡须乱成一团糟,把大半张脸都遮住,好像几年都没有打理,看起来跟个叫花子似的。

    最让人心惊的是他的左手,竟然是一只长满黑色毛发的兽爪。凶若是就这身打扮走出去,被人当成野人打死都不意外。

    王溥抓下脸,奇道:“你是工部侍郎?工部侍郎不是那个谁来着?”

    杨铭道:“原来的工部侍郎是柳大人,现在已经调到户部了。”

    王溥扫了杨铭一眼,道:“你没病,走吧走吧,我正忙着呢。”

    杨铭道:“我知道自己没病,今天找你来是有别的事。”

    王溥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道:“我现在没空,你改天再来吧。”

    杨铭也不以为意,道:“不行,这是一件大事,你非帮我不可。”

    王溥道:“大事?再大的事也没有现在的事重要!”

    看得出来,此人很不喜欢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

    杨铭道:“这件事事关整个朝庭一千多名官员的生死,事关皇上与皇后的安危,不知是否重要?”

    “什么!”

    王溥转身跳了过来,一张乱蓬蓬的脑袋伸到杨铭面前,盯着他道:“你可不要危言悚听。”他的脾气虽然古怪,但人还没有疯癫,听到这样的事情也悚然动容。

    杨铭道:“杨某怎么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信或不信,你先检查一下此物,就知道了。”

    王溥道:“雀舌茶?”

    杨铭点头道:“不错,正是清心茶坊的雀舌茶。雀舌茶乃是钦定皇供,我怀疑有人在茶里下毒。”

    “让我看看。”

    王溥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马上雀舌茶拿出来,用独家秘术去诱发茶中毒性。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王溥大叫道:“果然有问题,茶里被人下了蛊。”

    “当然有蛊了,否则我找你来干什么。”

    杨铭心里想到,忽然听到一声鸟鸣,抬头向天上望去。

    天空之中,有鸟雁盘旋。

    这是一种栖息在东岛海域的鸟类,对蜣螂虫有独特的感应。蜣螂虫出现时,雁鹰必在上空盘旋。

    一个瘦的跟竹竿似的徒弟拿眼瞪着瓮里的小虫子,好奇地问道:“师父,这是什么蛊?”

    “让我来查一查。”

    王溥立刻跑到书房去翻医书。

    这次他的速度很快,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书房里便响起了他的叫声:“原来是蜣螂虫,午年奇蛊啊!随着茶汤进入人的身体,初时壮人筋骨,让人精力充沛,但只要一发作,必死无疑。好蛊,好蛊啊!”

    “蜣螂虫?”

    杨铭做出一副紧张的样子,道:“此乃皇贡,若朝中皇族皆用此茶,那朝庭危矣。王太医可有办法医治?”

    “让我查一查。”

    王溥急忙又跑到了书房。

    半个时辰后,杨铭来到了皇宫。

    “荒谬!”

    武则天听了杨铭的汇报,讥道:“你怎知这茶中有蛊?”

    杨铭道:“禀皇后,臣在洛阳城中也经营了一家茶楼,与清心茶坊有所往来。半月前,臣便发现清心茶坊的少东主元镇行为有些异常,今日更是外出游学,失去了踪迹。臣心中有些疑惑,元镇此前没有一点要外出游学的迹象,十有八、九糟了意外。臣斗胆揣测,若是有人要对元镇不利,所图定是雀茶舌。因此,臣便带着雀舌茶找到了太医王溥,经过王太医一翻检验,确认此茶之中有蛊。中蛊者每日子亥二时,会感觉腹内异常,如有异物在蠕动,至使体虚力乏。需服用雀舌茶,才会感觉体力恢复。”

    “洛阳皇族,一千两百余人,几乎人人皆喝雀舌,倘若喝了就中蛊,难道下蛊的人要尽屠我皇族,灭我大唐。”武则天仍然没有完全相信他。

    “我认为匪徒正是此意。”

    杨铭道:“经王太医诊断,此蛊乃是千年奇蛊蜣螂虫。中蛊者初时感觉身强气壮,精力充沛,但只要一发作,则必死无疑。”

    武则天道:“既然王溥所断,那他人呢?”

    杨铭道:“王太医得了怪症,怕冲撞了皇后,所以没有跟为臣一起来。”王溥给自己换了个兽爪,这几个月确实不适合进宫。他若面圣,说不定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武则天让人拉出去砍了。

    武则天斥道:“荒唐!”

    “若皇后还是不信,找人一试便知。”

    杨铭道:“我这里有王太医配制的解毒汤药一幅,只要召一名饮过雀舌茶的大臣入宫,让他服下汤药,一个时辰,蛊虫必会现形。”

    “好,本宫就信你一次。若事情正如你所言,则重重有赏。”武则天轻轻瞥了他一眼,道:“如若不然,就算你是本宫的人,也饶不了你。”

    “召丁远大入宫。”

    没过多久,丁远大这个倒楣蛋就来到了东宫。

    “臣丁远大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丁远大红光满面,一脸喜意,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叫进来是当白老鼠的。

    武则天道:“平身。”

    丁远大道:“谢皇后娘娘。”

    武则天道:“本宫今日召你入宫,就是想问你,近日是否服用过雀舌茶?”

    丁远大道:“是。微臣近日服用雀舌茶,只觉精力充沛,身强体健,想必是茶菁经过了改良,效果甚佳。”

    杨铭道:“丁大人,这是太医王溥新研制出来的补身药汤,药效比起雀舌茶还要更胜一筹。”

    丁远大疑道:“补身药汤?”

    武则天道:“丁卿家,每逢子亥二时,是否腹颠不适,需服用雀舌茶,才能恢复体力。”

    丁远大露出一副吊丝嘴脸,道:“回娘娘的话,确实如此,但坚持用茶,体力就增强不少。”

    武则天道:“那丁卿就赶紧饮此药汤,这是为皇上试药。”

    丁远大喜出望外,咧着嘴巴叫道:“为臣明白。”

    一个太监把药汤呈上来。

    丁远大端着黄金汤闻了一下,差点没有呛晕过去,道:“这味……为何如此腥冲?”

    杨铭道:“丁大人,此补身良药不仅强身健体,更能使男人雄风大振,你懂的?”

    丁远大眼睛陡然发亮,急忙端起黄金汤饮了下去,口中直呼:“承皇后娘娘恩赐。”

    武则天问道:“这真是补身良药?”

    杨铭道:“这,还是等过后微臣再向娘娘说明吧。”

    武则天哼道:“有什么不能说的?”

    杨铭道:“好吧,这其实就是童子尿。”

    “太监尿?”丁远大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呕道:“杨侍郎,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

    杨铭道:“丁大人勿要动怒,一个时辰后便知原委。”

    “你,你……”

    “等一个时辰。”

    武则天一语定乾坤。

    一个时辰后,丁远大病现。 ( 穿越电影位面 http://www.xscun.com/5/59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