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安静的美男子

文 / 寂寞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玉泉山庄,一幢华丽的别墅。

    房间里装饰的十分文雅,墙壁上挂着文人字画,复古的书架上摆放着古玩瓷器,屋子中央有一方小圆桌,桌案是用一整块海黄木削成,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圈圈的年轮,桌面上摆着文房四宝。

    侯立勇坐在圆桌边,把玩着一枚碧玉扳指。

    侯老爷子说他锋芒太露,刚则易折,让他修身养性,侯立勇听从了老爷子的教诲,立即就屋子里各种奢华品扔了出去,改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还真别说,至少这么一改,他的性子看起来真的沉稳了许多。

    “听说小名子进去了,在这之前,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侯立勇笑盈盈地问道。

    虽然他语带笑意,但其他几人却没人敢把这话当成玩笑来听。

    钱风道:“小名子这事我们都不清楚,谁知道给姓杨抓住了把柄,/无/错/quled一下子送了进去。等我知道的时候,这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我们也不好再插手。”

    “连自己人都不知道的事,竟然让杨铭给知道了,这就说明我们都小看了他。”侯立勇的目光从几个小弟身上一一扫过,忽然抬手在桌面上一拍,沉声道:“你们谁的屁股不干净,趁早给我擦干净,要不然出了事,别怪我不袖手旁观。因为小名子的事,老爷子都已经找我问过话了。”

    “是,侯少您放心。”几人连忙说道。

    “嗯。”

    侯立勇轻哼一声,抬起手来。手上的扳指“咔嚓”一下碎成了三半。

    “太可惜了。”侯立勇叹了一声。

    这扳指本是八旗贵族用的物件,乃是天下少有的精品。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侯少。我手上正好有一件明代皇室收藏的御品扳指,我也不懂这玩意,放在手里也是浪费,回头我让人给侯少送来。”一人说道。

    “好,刘二少有心,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侯立勇道。

    “在侯少面前,我哪敢称少。”姓刘的青年笑道。好像自己占了便宜一样。

    侯立勇随手把碎开的扳指扔进废纸篓里,然后道:“小名子虽然栽了,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人。杨铭这么做就是在打我的脸,你们说该怎么办?”

    钱风道:“表哥,让我说,直接找人把他做了。反正姓杨的也没什么背景。祁家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跟咱们死磕。”

    虽然杨铭如今的成就不小,比起华夏的大家族来底蕴还是差了许多。世家的关系网盘根错结,想要铲除一个世家,只能以大势倾覆,远远不是对付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

    “胡闹,买凶杀人是圈里的大忌,这种事能随便说吗?”。侯立勇眉头一肃,沉声说道。

    事情不能随便说。但不代表不能做。

    钱风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有些动心。道:“表哥,你放心。我认识两个地下世界的杀手,他们曾经刺杀过中东政要,这件事保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能查得到。”

    “这件事我就当做没听到。”侯立勇摆了摆手,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转移话题道:“前天我在潘家圆里淘了几件玩意,今天你们来的正好,过来品鉴一下。”

    ……

    “侯立勇已经下决心要除掉你,钱风找了几个国际杀手,现在已经入境。”手机里传来声音,打电话的却是马苏珊。

    “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跟侯立勇不是一伙的吗?”。杨铭问道。

    “你可以看成是我在表达自己的善意,希望杨先生能原谅我上一次的唐突。而且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想对付你的只是他们,相比起来,我倒更愿意跟你合作。”不久前,马苏珊偶然从钱风那里得到了消息,心里对他们的作法嗤之以鼻,她倒不是认为买凶有什么不对,有时候直接下杀手确实是一个解决对手的好办法,但她却不认为侯立勇一方能够取胜。

    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有搞清楚就敢出手,她已经不想再跟这些愚蠢的人玩耍了。单是杨铭身边那个女人就让她忌惮不已,那种身手,保护国家元首都绰绰有余,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默默无闻地呆在一个废柴身边。

    “好吧,你的善意我已经收到。不过合作就算了,我对你的合作一点兴趣都没有。”杨铭心中暗道,这个女人倒是一个懂得审时视度的聪明人。

    “看来杨先生还是没有原谅我。杨先生大人大量,又何必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而且最终吃亏的还是我。”马苏珊娇嗔地道。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小心眼。你的提醒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就算你不说,他们也杀不了我。凭一个可有可无的消息就想让我忘掉你想要杀我的事情,换作是你,你会原谅吗?”。杨铭道。

    “会。”马苏珊道。

    “……”

    杨铭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只得道:“好吧,我承认你比我更无耻。”

    “杨先生想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呢?”马苏珊诚恳地道。

    “我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对方一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姿态,杨铭都不好意思再冷言冷语了,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马苏珊惬意地躺在浴缸里,手掌一松,任由手机沉入水中,冒起一连串的汽泡。对于杨铭,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上一次的事情,杨铭差点把她杀死,她本应该深怀敌意才对,可是每次回想起那一刻生死由人的无助时,却不仅没有产生恨意,反倒有一种奇异的快感……

    “叮咚!”

    别墅的门铃响起。

    打开门,山庄的一名物业把一个半尺见方的包裹递过来。道:“杨先生,有您的快递。”

    “谢谢。”

    杨铭签了字,把包裹接过来。关上门。脸上露出一抹讥笑。

    紫庭庄园门卫处,一名快递员骑着电动车离开,转过弯,飞快地钻进了一辆轿车里。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一个带墨镜的白人男子,嘴里嚼着口香糖,道:“黑蛇,又是送炸弹。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黑蛇一边换衣,一边说道:“不管有没有新意,只要能杀得了人就行。”

    说着话。手里多出一个遥控器,熟练地轻轻按下启爆键,淡淡地道:“开车吧。”

    墨镜男发动汽车,侧耳一听。道:“奇怪。怎么还没听到响声。”

    黑蛇把手上的遥控器连着按了几下,急忙道:“不对!快走。”

    墨镜男立刻踩下油门,汽车“呼”的一声蹿了出去。刚驶出去两百米,车子的两个轮胎同时爆掉,“吱”的一声,车子刹住。

    与此同时,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迎着两人走了过来。

    ……

    “他们两个是一对搭档——黑白双蛇。黑蛇擅长暗杀爆破,白蛇擅长近身格斗。在杀手界也小有名气。”天蟹娓娓道来。

    这里是郊区的一间仓库,黑白双蛇像两个棕子一样被人五花大绑地吊在半空中。

    杨铭像是在看货物一样打量着他们。道:“就这两个货色还是杀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啊。”

    你这一脸嫌弃的表情是在搞什么。

    “唔唔……”

    黑白双蛇的嘴上贴着胶带,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杨铭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话要说?”

    “唔唔……”

    两个人连连点头。

    “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放过你们。”杨铭道。

    “唔唔……”两个人点头。

    “可是我为什么要放过想杀我的人?哦,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想说自己还有用。”杨铭道。

    “唔唔……”两个人连忙点头。

    “你们是不是要告诉我主谋的名字?”杨铭道。

    “唔唔……”两人点头。

    “可是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他是谁。你们是不是还想说,只要我放了你们,你们就可以替我把对方除掉。”杨铭又道。

    “唔唔……”两人连连点头。

    “我实在太聪明了,你们都不用说话,我都能猜到你们要说什么。既然你们要说的我都知道,那你们就不用说了。”杨铭道。

    “唔唔……”两个人差点气晕过去,憋得满脸通红。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很佩服我,很想替我出力,我一定给你们这个机会。”杨铭道。

    “唔唔……”两人连连点头,心道,只要一离开这个魔鬼的视线,自己就有多远跑多远,下半辈子再也不要来这个地方了。

    ……

    “吱。”

    一辆汽车停在了离玉泉山庄不远的地方,这个位置刚好能避开所有的监控。

    杨铭下车,把黑白双蛇从后备箱里提出来,向山庄的位置一指,道:“看到那个地方了吗?钱风就住在那里面的43号别墅。现在到你们表现的时候了。”

    两人点头,身上还是五花大绑,嘴上还是贴着胶带。

    “不过,我听说那里的警备力量很强,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成功。算了,为了让你们成功的机率大一点,就让我帮你们激发潜力吧。”杨铭取出四根银针,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扎进他们的后脑,接着幽幽地道:“看着我。”

    黑白双蛇茫然地抬起头,一脸呆滞地看向杨铭。

    “你们两个是超人,力量强大,没有痛苦。你们要杀了钱风。”杨铭的双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绿芒,嘴巴张开,用一种奇异的节奏说着话,声音仿佛从九幽地府传来。

    两个人“噌”的一下站起身,身上的肌肉和骨胳“吱吱”作响,浑身散发出一种暴戾的气息。

    杨铭把两人身上的绳子解开,道:“去吧!”

    “是。”

    两个人迈开步子向玉泉山庄走了过去。

    “再见。”

    杨铭冲他们摆摆手,迅速开车离开。

    ……

    次日。杨铭从马苏珊那里收到了消息。

    昨天夜里,有两名暴徒冲击玉泉山庄,他们瞒过了外围的警备。冲进了山庄内部,在靠近43号楼的时候被监视器发现。警卫迅速出击,两名暴徒也开始反击,悍不畏死地冲进了别墅……

    “也不知道该说钱少运气好还是命歹,他没有被歹徒杀死,却从楼上摔了下来,脊柱当场断成了三节。下半生也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了。”马苏珊叹息道。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啊,真可怜。不过你专门来告诉我干什么,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杨铭打个哈欠道。

    “两名暴徒的身份已经确定,是国际上有名的杀手组合黑白双蛇,这次是偷渡入境。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钱风。”马苏珊十分好奇。别人也许不知道原委,但她却十分肯定,这两个人绝对是杨铭弄过去的,只是不知道杨铭是用了什么方法。

    杨铭若无其事地道:“谁知道呢?也许是钱大少钱多菊花香,那两个家伙想劫财又劫色吧。”

    马苏珊也知道杨铭肯定不会承认,又道:“玉泉山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加大力度搜查,你要小心点。”

    杨铭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小心什么?”

    马苏珊呵呵地笑了一声。不再提这个事,转而说道:“我听说钱大少住进了二零一五医院,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钱大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放过他。”杨铭义正言辞地道:“不过我跟钱大少好歹相识一场,他遭逢此难,我也确实应该去慰问一下。”

    不久后,杨铭便提着两斤桔子到了二零一五医院门口,向服务台打听了一下,便往特护区走去。

    “哟,王少,刘少,田少,几位都在呢。哎,侯少也在呢,对不住,你长的有点矮,我差点没看见。来来来,都尝尝,这是我在门口买的桔子,新鲜着呢,大家别客气。”一进门,杨铭就看到了一群老熟人,十分熟稔地跟他们打着招呼。

    “是你,杨铭!”

    “谁让你进来的?”

    “你还敢来?”

    几人同声喝问。

    杨铭笑道:“几位这么热情,我都不知道该先跟谁打招呼,那就一一来吧。没错,是我,我是杨铭。我说我是钱少的朋友,他们就让我进来了。我是来看望病人的,为什么不敢来?”

    刘少喝道:“猫哭耗子假慈悲,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钱少就是让你害成这样的。”

    杨铭讶道:“怎么会是我,我听说钱少是遇到了两个暴徒,在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楼摔成这样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刘少道:“你敢说跟你没关系,那两个人本来是要……”

    “住口!”侯立勇一声轻喝打断了他的话。

    杨铭大声喝道:“本来是要什么?你认识那两个暴徒对不对?哦,我知道了,原来主谋是你!说,为什么要杀钱少,钱少哪里得罪你了!”

    刘少张口结舌:“你……”

    “安静,安静,病人需要休息,不要大声喧哗。”一个白衣护士在门口说了一句,向病房里扫了一眼,转身又走了。

    若是一般的病人家属敢在病房里大呼小叫,护士早就冲他们泼口大骂了。但谁叫这里是特护病房,住的人非富即贵,不乏权势滔天之辈。护士在这里也只能轻声细语地小声说话。

    侯立勇皱着眉道:“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我是来看望钱少,又不是来看你的,你装什么蒜。钱少,我来看你了。”杨铭向病床走去。

    经过刚才的一阵争吵,钱风被吵醒,脸上戴着呼吸机,睁着双眼,无神地看着天华板。

    王少刘少还想动手阻拦,不过杨铭大步一迈,就从他们的缝隙中穿了过去,站到了床边,口中说道:“说起来我和钱少不仅是老相识,还是老乡。钱少,你还记不记得几个月前在j市,你带着弈弈出来打泡,有个人跳出来找她签名,那个人就是我。说起来丢脸,我还被你的保镖狠揍了一顿,你说,咱们是不是很有缘。”

    “对了,弈弈前些天下海了你知不知道?我听人说她已经走出国内,走向世界,现在正在日国拍以第一个英文字母开头的影视大片,欲与井空老师和波多野一较高下。每天想要光顾她的人多了去了,粉丝数量更是刷刷的暴涨。可惜你是无缘欣赏了,就算看到,也不会有反应了。”

    “唔唔……”

    钱风忽然挣扎起来,脸上青筋暴露,心电图、血压表等一系列设备也跟亮起了红灯。

    杨铭故作惊讶地道:“什么?你想看?想不到钱少也是弈弈的粉丝,咱们是同好了,改天我一定请她过来专门给你表演一场。”

    “出去,马上出去!”

    “医生,医生,快来啊,病人需要急救!”

    病房里立刻乱成了一团。

    杨铭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走了出去,喃喃道:“我本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偏偏有人不允。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只能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剩下的日子,杨铭一直呆在家里给三个姑娘做培训,偶尔玩玩没羞没燥的游戏。同时等待着下一波的报负来临,可预想中的报负却迟迟未到。

    无聊之中,杨铭再次打开穿越的大门。(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安静的美男子:

    ... ( 穿越电影位面 http://www.xscun.com/5/59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