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大名捕齐聚

文 / 寂寞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大人,在下诸葛正我。《 ”

    诸葛正我上前几步,抱拳道,神态谦虚而不谦卑。

    “你就是诸葛正我。”捕神打量着诸葛正我,这个曾经皇城中的第一护卫,而后突然辞官创建神侯府的传奇人物。

    “正是。”

    诸葛正我不急不徐地道:“大家都在办同一个案子,我已经拿到贾三的画押供词……”

    “办案?”

    捕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神态中带着一惯的不可一视,声音加重,一股威严之势扑面而来,道:“你凭什么办案!”

    “神侯府。”

    “神侯府?”

    “对,我们都是神侯府的人,一直在调查铜模失窃案。”诸葛正我道。

    “我没听说过什么神侯府,能在京城办案的,从来只有六扇门……全给我押回去。”捕神用一种咄咄逼人的语气说道。

    神侯府他当然听说过,如果神侯府成立六扇门一点风声都没收到,那他捕神也应该卸甲归田,六扇门也早该解散了。

    在神侯府掺合进来时,他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否则抓捕一个区区贾三,又何必他捕神大人亲自出马,一个岑冲已经绰绰有余。对他来讲,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贾三的案件只是件小事,无论抓不抓得到都无关紧要,他要借此机会来试探神侯府的底线,或者说是诸葛正我的底牌。

    “是。”

    六扇门的捕快行动起来,如大军压境。围住神侯府一众人。

    众人露出紧张之色,只有杨铭眼底一片清明,饶有兴趣地看着捕神和诸葛正我言语交锋。

    “慢着。”诸葛正我叫道。

    要出手了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何底牌。

    捕神目光咄咄地看向诸葛正我,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之意。

    就在局势万分微妙之时,一道高呼声响起:“王爷驾到。”

    紧张的气氛一冲而散。

    诸葛正我和捕神同时抬头向街角望去,一辆华盖马车缓缓驶来。

    一名中年男子从马车上走下来,身后有两队全甲亲卫随行。

    此人身上带着一股久居高位的威严之气,不论他站在哪里,都会是所有人中的焦点。此人还未开口便已先声夺人。将整个局势牢牢掌握在手中。

    “参见王爷。”众人拱手俯首行半礼。

    王爷走到诸葛正我和捕神的中间,向前者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若有善于钻营之辈在场,就能从他的一言一动中查觉出他的倾向----显然。于王爷来讲,亲诸葛正我,疏捕神。

    这是亲疏有别。

    “王爷,小事情。六扇门在办案。有人自称神侯府。假冒朝庭命官。”捕神一言一顿地说道。

    他还是心有不甘,只差一步就能知道神侯府的底细了。

    “误会。”

    王爷神色和煦地道:“正我,你为什么不把金牌拿出来?”

    “这……”诸葛正我微微迟疑,他知道,只要金牌一拿出来,神侯府必会成为成为众矢之地----至少也是六扇门的眼中盯。这对他来讲是有弊无利。

    本来揖凶拿案之事只是六扇门一家的司职,现在多出一家来,权力分散。那六扇门就再无法在京城中说一不二。

    “拿出来吧。”王爷道。他的行事理念和诸葛正我不同,他为认应该高调做事。勇争先锋。若不逼迫一下,神侯府怕是要一直不温不火地做下去。

    “是,王爷。”

    诸葛正我从怀中拿出一面金牌,高高举起。

    “在下奉圣上密谕,领神侯府密查全国大小案件,见金牌如见圣上。”声音不显高亢,却有一股凛然之威。

    捕神一时愕然,等真的见到了金牌,他才知道事情远超所之前所料。神侯府已经不是对他有威胁的潜在对手,而是一个可以和六扇门平等对话的府衙。

    “王爷请起。”

    诸葛正我将王爷掺起。

    “六扇门和神侯府以后要通力协作,为朝庭效命。”王爷道。

    “是,王爷。”诸葛正我应道。

    捕神的神色更阴沉了,王爷那句话的重心显然在后者,否则的话,为何是六扇门要与神侯府协作并非神侯府要和六扇门协作。

    王爷可能是无心之言,但却一下把主次定了下来。

    “柳大人,在下愿意把贾三和铜模交给六扇门处理。这位崔兄弟,可否交给在下?”

    诸葛正我见好便收,给了捕神一个台阶。他的内功心法是八卦心法,以太极阴阳为基,讲究中正平和,圆润如意,他的性子也受心法的影响,少了一份攻击性。

    “他是疑犯。”捕神脸色难堪,心情不佳,一时脱口说道。以他骄傲的性格,哪受得了别人的怜悯。

    “我不是。”追命马上回了一句。

    “他是神侯府派去办案的人,希望能够把他交给我。”诸葛正我再退一步,又给了他一个台阶。

    捕神面露迟疑之色,如果这么容易就改口,岂不把捕神的脸都丢尽了。

    “柳大人,这种小事就不必麻烦皇上了吧。”

    “下官了解,放人。”

    王爷又在最后推了一把,捕神便顺势答应下来。有王爷这句话给他铺阶,他的脸面也能保存下来。

    捕神并非坏人,只不过太骄傲了。当然,若谁能有捕神这份功力,骄傲一点也无可厚非。杨铭暗暗地想道。

    神侯府和六扇门顺利交接----第一次亲密接触。

    ……

    夜黑风高。

    刺杀捕神的三名刺客对京城中的巷道十分熟悉,一路七拐八转来到城门楼下。砍倒守城的侍卫冲上城门,从城墙上逃了出去。

    姬遥花和韩龙紧紧地咬在他们后面,追到城外。

    刺客奔出数里。在一名衣著华丽,身披黑色披风的男子身前单膝扣拜,道:“安爷,任务已经完成。”

    这名男子正是安世耿,蔡相面前的红人,身怀西域奇术的异人。也是派这些刺客去行刺捕神的幕后指使者。

    这些刺客的任务只是去“行刺”捕神,而非“杀死”捕神。

    在他们身后。姬遥花和韩龙也追了过来,在数丈外止步。

    韩龙显然识得安世耿,对于在此地见到此人也非常惊讶。

    “完成了?”

    安世耿淡淡地俯视着三人。对追上来的捕快视若无物,脸色上一丁点儿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是。”刺客答道。

    “差一点点……”

    安世耿把手搭在一名刺客的肩上,内力运转。瞬间将刺客的衣服引燃。接着一脚把他踢开。

    “这才叫完成!”

    安世耿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杀人灭口,他肆无忌惮,或者说胸有成竹。

    此人所学的内功是传自西域的一门冰火神功,内力同时具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属性,可冰可火,十分极端。

    “逃。”

    另外两名刺客见势不妙,立刻向反方向奔逃,分别遇到姬遥花和韩龙。被他们斩于剑下。

    “在下六扇门韩龙,感谢安爷出手相助擒拿刺客。没想到安爷除了是一位慈善商家。还懂得西域奇术。”韩龙心中惴惴不安,他感觉自己可能陷入了一个大阴谋之中。知道太多的人,通常活不了太久,地上的三名刺客就是前车之鉴。

    韩龙怕了,不过仍然心存侥幸,出口试探,希望能蒙混过去。这是江湖上常用的套话技巧,已经是变向的讨饶,不过管不管用这还要看对方是否顺坡下路。

    安世耿怪笑道:“太虚伪了,一会我烧你胡子,看你要不要谢过。”

    他今天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捕神,而是针对六扇门四大名捕中的一位,韩龙会追来,只能怪他倒霉。

    话题说破,韩龙就知道今日再无侥幸,当即出剑向安世耿斩去……

    ……

    “这位兄弟,多谢你刚才出手相助。”

    前往神侯府的路上,追命向杨铭道谢,显然杨铭之前出手并未脱过他的眼睛。

    “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只是有些可惜,在下虽然有心相助,却还是未能帮到崔兄。”杨铭道。

    “江湖人讲究恩怨分明,兄台相助之情,崔某记在心里,日后定当有报。只是,在下毕竟是江湖中人,不太好与官府中人打交道……”追命的话说到这里,有些迟疑。

    刚被人救了性命,却立马要与恩人撇清关系,这种事情有违江湖道义。不过追命心里有也许多顾虑,江湖中人往往都看不起官府之人,认为他们是鹰犬走狗,自甘下贱。若是与官府中人交往过密,必会被同道中人“另眼相看”,凭白生出许多隔膜。

    “追命兄不要着急,有什么话到了神侯府再说,说不定到了那里,你会改变主意。”杨铭道。他知道这人铁定跑不了的,否则的话哪来的四大名捕。

    “好吧……”

    果不其然,到了神侯府,追命便被娇娘带来的一坛美酒倾倒,顿时所有的顾率全都不翼而飞。

    追命嗜酒如命,酷爱杯中之物,内心深处又十分向往神侯府这种好似家人相处般亲切随意,没有隔阂的气氛,便顺势答应加入侯府。

    “我早就说过你会改变主意,在江湖上闯逛看似潇洒快活,无拘无束,但其中的苦处追命兄应当早有体会,所以才会有学得好武艺,卖于帝王家之说。说白了,在哪里活不是活,怎么活不是活,都说六扇门中好修行,若非六扇门规矩太重,我都想去六扇门了。追命兄,欢迎你加入神侯府,来,喝一杯。”杨铭举着一杯酒走过来。

    “好,干了。”

    追命是逢酒必喝,来者不拒。酒到杯干,片刻功夫就喝了个六七分醉。

    与此同时,在六扇门中。冷血也被捕神收没令牌,赶出了六扇门。捕神令其打入神侯府内部,做卧底内应。

    ……

    “贾三手上的铜币模是假的。”酒醒以后,追命就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诸葛正我。

    “假的?这倒有点意思了。”诸葛正我手上把玩着一个古代版的机关“魔方”,喃喃地说道,面上不露喜怒,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追命。你可确定?”铁手讶道。

    追命指着双眼道:“这是什么?我追命就是靠这双眼睛吃饭的,若是连真假都分不清,那我还怎么能混到现在。你们爱信不信……”

    “你是这方面的高手。我相信你的判断……如此来说的话,那么真正的铜币模现在还流落在外。”铁手道。

    无情补充道:“徐大人已经把假的铜币模从六扇门领回去,他显然在阴瞒什么。”

    诸葛正我道:“看来真的如杨兄弟所说,这件事的背后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又扯上我……杨铭在心里吐糟。

    “杨兄弟。你怎么看。”诸葛正我又加了一句。

    杨铭连吐糟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道:“我认为铜模案的幕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主持之人身家丰厚,所谋之事一定不是钱财。”

    铁手道:“为什么这么说?”

    杨铭道:“显而易见。如果我手里有真的铜币模,那我就直接铸造真的铜币,又何必造假。所以幕后之人已经不在乎钱财,他所图谋的必是比钱财更重要的东西。”

    “比钱财还重要的东西,那就一定是权。”追命道。

    “那会是什么人?”铁手道。

    “这还不简单。天下谁最有钱?”杨铭道。

    “皇上。”

    “不是,是财神爷。”追命和铁手同时说道。

    天上有个财神爷。地上也有个财神爷。

    他们所说的自然不是天上那个财神爷,而是地上那一位,他就是富甲天下的安世耿。安世耿明面上是做漕运生意,凡是跟他合作过的人都能赚大钱,所以大家都叫他财神爷。

    “这是你们说的。”杨铭耸耸肩。

    铁手道:“先生,我们要不要去调查一下这个财神爷安世耿。”

    诸葛正我道:“不要着急,这一切都是大家的凭空猜测。咱们神侯府人手不足,先去盯紧钱监徐大人,若真是和安世耿有关,那他迟早都会露出马脚。”

    “好。”无情应道,案情分析,统筹策划都是由她来负责。诸葛正我总揽全局,只在最重要的时候下决定。

    “就这样吧,打探情报应该没我什么事,我先回去休息了。”杨铭起身离开。

    “这家伙是究竟是什么人,看起来好像知道不少事。”

    杨铭走后,追命小声地问道,他也在江湖上混迹多年,但凡高手至少都有耳闻,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人的任何消息。

    “我只知道他有很多秘密,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无情淡淡地道。

    噔噔噔……

    这时候叮当风风火火地跑进来,道:“诸葛先生,我在街上听到一个消息,那个姓冷的被捕神赶出六扇门了。”

    诸葛正我想了一下,笑道:“姓冷的是个高手,既然六扇门不要,那我们神侯府就却之不恭了。”

    雨后初晴,碧空万里。

    找人的这种事情自然用不着杨铭出马,追命自告奋勇,在城里寻找冷血的下落。

    杨铭站在神侯府屋顶,看着追命满城的跳来跳去,心里却是有几分钦佩。

    天下间会轻功的人数不胜数,有的人擅长身法步法,动作灵活,能在方寸间躲避枪林箭雨,有的人擅长轻功,身轻如雁,一双肉足可以日行千里。无论哪一方面,能够做到极致,都值得钦佩。

    追命的轻功便是如此。

    可以称之为高手的人,一个纵跃至少能掠出两三丈,更厉害些的一步能跃出五丈,这已经是数得着的高手。而能够一步掠出七八丈距离的人便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几乎达到了武林高手的极限。

    追命却比他们更厉害许多,一步可以掠出十二三丈,差不多是那些顶尖高手的一倍。

    杨铭的轻功已经极为不凡,一步能够掠出十丈左右,在这方面,他对追命也是甘拜下风。

    半个时辰后,冷血来到了神侯府。

    当然,这不是追命的功劳,在追命辛辛苦苦找到冷血的时候,冷血已经出现在无情和铁手的面前。

    来到神侯府,冷血先去见了诸葛正我,半推半就的领了神侯府的腰牌,然后到了后院。

    “杨铭。”杨铭一抱拳,自我介绍道。

    “冷凌弃。”

    冷血抱拳,上下打量着他,神色略有好奇。

    杨铭在六扇门的名气可不小,自从那日他在醉月楼摆了韩龙一道,他的名字就在六扇门里传开了,六扇门的人对他可都恨得牙痒痒。

    “我们就住在这里,这间房给你,追命住在对面,旁边是杨铭的房间……”铁手把他的住处安派下来。

    之所以说神侯府的后厢别有洞天便是因为这点,宿舍、书房、资料库、工作坊全都集中在一起,搭配的十分矛盾却又不会相互的产生干拢。

    “嗯。”

    冷血点下头,目光向正在查阅案件资料的无情看去,神色跟看其他人时完全不同。只要情商不是负数的人,都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些猫腻来。

    “……这里又没钱赚,我留下来是为了好酒,你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不会是为了她吧……小心点,这个女人能读懂别人的心!”追命一副自来熟的副样告诫道。

    冷血冷着一张脸回房,关上了门。

    这一下,四大名捕悉数到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穿越电影位面 http://www.xscun.com/5/59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