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秋收第时节

文 / 江小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浩然的做法十分简单有效,雅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呢,什么时候才能变成那种整整齐齐的地垄沟?”

    “早着呢,三铲三趟一放垅,咱们连第一步都没做完呢。”陈浩然用铁锹撮起几块石头,远远的丢了出去,看着广袤的田野说道。

    “咱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先翻一遍土,等泥土松了,然后等那天快要下雨的时候,把那些草堆在土上烧了,等下完雨之后,趁着土地温热,再铲一遍,然后上肥,这样的地就能播种了。”

    “这太费事了。”雅克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种地也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嘿嘿,只要铁锹使的好,哪有地块整不好?”陈浩然“嘿”了一声,又使劲撅了一锹土。“先把地趟平了,草根子不用管,后面翻地自然就没了。”

    雅克哀叹一声,早知道野草不用管,他们也不用做那些无用功了。

    陈浩然回头看了看两人:“你们先吃中午饭吧,我先干着。”说完,他将外套一摘,一扬手,就挂在了牛车边上。

    吃完饭,三个人又一起忙活了起来,使用铁锹翻地的进度,比起锄头要快上几倍,几个人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将整片地都翻了一遍。

    “行了,回头再用锄头刨一刨,松松土,这块地就能用了。”陈浩然看着新翻的土地上,露出黑油油的光芒,满意的点点头。

    “这个……怎么使?”雅克是使剑和匕首的好手,对其他兵刃也有涉猎,经过一下午的锻炼,他已经觉得自己使用铁锹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可是他看着陈浩然使用农具的那股熟练劲,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怎么会干农活。

    “锄头简单,你看着……”陈浩然拿起锄头一边示范,一边说道:“尖头起,平头刨,用力也是关键,你得使腰劲,别使臂力,手握这个锄头把,不要握得特别紧,抡锄头的时候,别飞出去就行,你手握的太紧容易起泡,稍微松点,对……对……”

    雅克将信将疑,试着按照陈浩然的说法比划了两下,虽然节奏慢了下来,可是活却比上午干的快了不少,而且还不是那么费劲。

    “咱们今年开四片地,这是第一片,等开完四片,就等着下雨的时候再来锄地了。”陈浩然兴奋的说道。

    “然后种上种子,咱们就能收获了吧?“雅克双手舞动着锄头,看着那沉睡着的黑土地一点点的苏醒过来,眼中也露出兴奋的光芒。

    “早着呢,种地,除草,上肥,间苗,灌溉,收割,那可都是活呀。”陈浩然一样一样的数着。

    雅克的兴致一下子被打消了,他蔫了下来,叹口气道:“那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哈哈,干活劳动好,锻炼懒骨头,要是什么都不干,那不就变成猪了?”陈浩然打着趣说道。

    “说起来那么喜欢劳动的你,怎么还有小肚子呢?”雅克笑眯眯的问道。

    “这……这……,这是储备粮,我要随时保持三天吃不上饭,也要有劲做事的体力。”陈浩然捏着肚子上那块肥肉,强辩道。

    “哦,是吗,哈哈……陈胖子。”雅克仰着头,满头的金发在日光下映衬出火红的光彩,他学着霍婧竹说话的口气,随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据说南边的佣兵就有这样的习俗。”汉斯微笑着,略有深意的看了陈浩然一眼。

    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三个人都已经被榨干了力气,雅克苦着脸,看着陈浩然:“我说老爷,咱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嗯,走吧,岑婶晚上给咱们做了不少好吃的,可以多喝两杯。”陈浩然笑呵呵的说道。

    “我现在只想躺在被窝里,什么都不干。”雅克嘟囔着,和汉斯一起抓起农具,扔到了牛车上。

    陈浩然在田地里转了转,东看看,西看看,一直到雅克他们倆尝试着要赶牛车,这才大叫道:“等会儿,你俩呀,好东西放在眼前你都不认识。”

    “嗯?”两人转过头,看见陈浩然紧跑两步,来到河边,蹲下身子,薅起一大把野草来。

    “那是什么?”这一段时间,两人也通过岑婶,认识了不少野菜,可是这种细密的如同头发一样的野菜,却从所未见。

    “山韭菜,回去炒鸡蛋去!”

    晚饭尽管很丰盛,可一家人却吃的还是很安静,起初汉斯和雅克两人还不觉什么,可是一旦歇息下来,就开始觉得骨头的缝隙里,稍微活动就吱呀吱呀的,酸疼的要命。

    两人都吃了平日两倍的饭,还喝了一大碗烈酒,然后几乎没有说上一句话,就收拾了碗筷,洗了澡,不约而同的钻回了房中睡觉。

    一直到躺在炕上,感受着那滚烫踏实的热流,汉斯这才舒服了些,而同时,那种充实的成就感充盈了他的内心,他的嘴角,不禁带上了一丝微笑。

    “陈浩然果然说的没错,只有劳累了一天的人,睡觉的时候才是最舒服的。”雅克在一边嘟囔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的时候,三个人起早起床,又足足开垦了三亩地,等两人渐渐熟悉了农具的使用,汉斯和雅克年轻而强健的体质就渐渐发挥了作用,三个人的进度越来越快了。

    一年里适合田间开垦的季节是有限的,三人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生活里除了铲地松土,几乎就不剩下了什么。

    每天劳作完毕,吃过饭,舒舒服服的洗个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干活,吃饭,睡觉,充斥了他们的生活。

    等到半个月之后,他们已经用石头垒砌了一条一条河堰,并开垦了三十亩新地,放火烧了野草,然后双头牛挂上犁杖,深耕了一遍,将草木灰深深的埋在了地上。

    三人暂且歇息了几天,养了养身子,开始等待秋收的到来。

    陈浩然原本就有三十亩地,往年秋收的时候,都是去村里雇佣几个没有种地的伙计帮忙,佣资不菲,而今年来了这两个能干的大牲口,这样的事情自然就转移到了他们的身上。

    庄稼抽穗灌浆,等到第一场秋寒过后,陆陆续续的,村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将手头的活暂且放了下来,投入了秋收的日常当中。

    女人和小孩在家做饭,中午的时候,就挑水,送饭,男人们无论是理发匠、木匠、打渔的,还是干其他杂活的,此时都变成了庄稼汉,人手一把镰刀,每天披星戴月,行走于阡陌之间。

    铲地是农民一年四季耗时最多的一桩农活,无论是疏松土壤,还是保墒储水,除灭杂草,农民一年呆在田里干的最多的活就是铲地。

    而秋收则是个与时间赛跑的活,因为如果不及时的将粮食储藏起来,等天气真的凉下来,这一年的辛苦可能就要白费。

    很多家庭甚至都顾不上女人不下地的事情,男女老少齐动员,总之抢到家里就是胜利。

    相对比铁锹、镐头、锄头这些东西,汉斯和雅克对镰刀就显得并不那么陌生了。

    三人连同赶回来参加秋收的莱山大叔,四个人用了不几天,就将家里的粮食收得差不多了。

    “尝尝。”陈浩然递给雅克一根玉米的茎杆,眼前这片玉米地已经收割完毕,剩下的小麦和水稻,估计再有个两三天,也就完成了。

    “这可不是甘蔗?”雅克略有些迷惑的看着那根青绿中泛着紫红的玉米秆。

    “你尝尝就知道了。”陈浩然用镰刀剃下一截,又递给了汉斯。

    汉斯正坐在莱山大叔身边,和他一起抽着烟,他随手接过来,用镰刀削去外皮,咬了一口,点了点头:“嗯,甜的。”

    雅克将信将疑,也咬了一口,顿时一股清甜的汁水充满了他的口腔,使他不禁使劲的吸允起来。

    “天,我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原来这么甜,我过去究竟错过了多少好东西!”雅克惊讶的说道,两条眉毛挑得高高。

    “呵呵,”一边闭口吸烟的莱山大叔轻笑了起来,“并不是每个都是甜的,那些就都不是甜的。”

    他伸手指了指扎成一捆的一堆玉米秆。

    “为什么?他们不是同样的品种吗?”雅克好奇的问道,他吐掉口中的秆渣,又咬了一口。

    “只有经历过头道霜,并且还活下来的杆才有可能甜,一百根里面有一根,就算不错了。”莱山大叔吐出一口烟,把烟斗在鞋底上磕了磕,抬头冲着远处笑呵呵的喊道:“霍家小丫头,来找我家伢子?”

    “嗯。”从田埂边上走来的霍婧竹肯定的点点头,大大方方的说道:“我来给你们送饭来了。” ( 赤虬游 http://www.xscun.com/5/59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