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青春之我的婚恋生青活49

文 / 辽西郡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公元2050年10月6日傍晚,聂馨和我,我们俩从边说边聊就回到了聂馨的宿舍。樂文小說|俩人走进宿舍,我关上宿舍的门。重新回到了我们二人的世界,放下手中的行囊。我一伸胳膊,聂馨扑到我的怀里,俩人紧紧拥抱了一会儿。当我想亲吻聂馨的时候,聂馨把我的嘴推开了。聂馨说:“你先去洗澡吧,一会儿让你亲个够。”我说:“好吧。”

    我进去洗澡,聂馨给我找出换洗的**裤。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裤,聂馨让我先去自己看会儿电视,聂馨也去浴室洗澡去了。我边看电视,边给我娘打了个电话。我说:“娘,你们吃完饭了吧,我们俩已经到她宿舍了。”

    我娘说:“你们到了我就放心了,你们俩吃饭了没有。”

    我说:“还没吃呢。”

    我娘说:“一会儿你俩也外面吃点儿饭去吧。”

    我说:“行。”

    我娘说:“没事儿就挂了吧,我和你爹要去锻炼身体了。”

    我说:“好的,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俩有房子住了。”

    我娘说:“是租的还是借的。”

    我说:“是聂馨的老乡借给我们住的。”

    我娘说:“暂时借住一段时间也行,遇到合适的你们也买一处属于自己的房子。”

    我说:“好的,知道了娘,再见了。”

    我娘说:“好的,挂了吧。”我先挂了电话。

    聂馨洗完澡,打开浴室的门,开始把我俩的内外衣服都洗了出来。洗完的衣服,我帮着晒到了阳台上。

    聂馨洗完了衣服,用干毛巾把头发上的水滴擦拭干净。然后开始梳妆,轻描淡写的画了个淡妆。聂馨说:“穿上外衣咱们到外面吃点饭吧。”

    我说:“行。”

    俩人穿上外套衣服,一起下楼去兴义医院西侧的小饭店吃晚饭。路灯的光昏黄。我俩的人影在两盏路灯之间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忙碌的几天奔波终于又回到了平静的生活。聂馨说:“我们就这样挎着胳膊一起走,我就感觉到非常幸福。”

    我说:“世间最长情的告白不是我爱你,而是我要一生一世陪伴你,有你的陪伴就是幸福。”

    聂馨说:“哥,说了你可别笑话我。”

    我说:“说吧,我爱你,你跟我说什么都不框外。”

    聂馨说:“也许是我不上进,我没遇到你之前我就这么想。我不需要多富有,赚的钱能够我们开销就行了。我也不求有多上进,我们只要都有自己的工作,能自己养活自己就行了,我只要跟我爱的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好了。”

    我说:“这种能知足的精神是好的,但是我们正年轻,我们一定要求为我们未来的孩子去打拼,我们要给他不说是最好的生活条件,最低限也要让他丰衣足食,要给他基本的教育。让他能有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而不是被动的谋生。”

    聂馨说:“哥,你说的对。也许是我错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为我们的未来做准备了。”

    我说:“今天紫凝姐把房子借给我们了,我想这几天我就把钥匙找来,咱们抓紧时间把房子收拾出来,选一个你我都方便的日子,咱们就把婚事儿办了。”

    我说:“主要问题解决了,现在就剩下些咱们该准备的事情了。”

    聂馨说:“我想尽快脱光,咱们在11月11日之前。咱们就把结婚证起了,在今年阳历年之前咱们就把婚礼仪式简单的办了。”

    我说:“这么说。我们最多才只有一个半月的准备时间了,是不是有些仓促呢。”

    聂馨说:“我的意思是一切从简。把双方朋友聚到一起热闹热闹,吃顿饭就行了。”

    我说:“最低限咱们也得照张婚纱照啊。”

    聂馨说:“这是必须的。因为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婚纱情节,我从小就喜欢穿婚纱的新娘。”

    说话之间,俩人走进了小饭店,服务员让我们坐下,递上菜单,让我们点菜。我说:“一盘油泼豆腐,一碟什锦菜。馨儿,你还想吃什么菜呢。”

    聂馨说:“蒜苔炒肉,炸小鱼儿。”

    服务员问:“喝点什么,要什么饭呢。”

    我说:“来两**啤酒,在来一斤饺子。”

    聂馨说:“六两饺子就够了。”

    我说:“行。”

    服务员下去下单子去了,一会儿送上了一壶茶水和两个小吃碟和两个茶盅。我拿起茶壶给聂聂馨倒水,聂馨说:“稍等一会儿,茶叶还没泡开呢。”

    我问:“馨儿,咱们老家什么时候去呢。”

    聂馨说:“咱们利用婚后一周多的时间,去咱们两家都走一次,算旅游,也算回家,你说如何。”

    我说:“既然咱们在滨河市举行婚礼了,那么咱们就不再双方老家再次举办仪式了。”

    聂馨说:“两边愿意待客就让他们待客,不愿意待客咱们就简办了。反正人情都是父母再走,我们又不走父母的人情,这件事情要听父母的意见。话先说到前头,老家的礼钱咱们是不能收,要收也是父母们收。”

    我说:“馨儿考虑的入情入理,我非常赞成。”

    服务员过来说:“打扰一下,上菜了。”

    服务员端上来什锦菜和炸小鱼儿,又端上来啤酒两**,聂馨说:“哥你多喝点,我少喝点陪着你。”

    我说:“女人少喝酒好,喝多了打老公可不好。”

    聂馨说:“那可没准,那天你气我,我喝多了就不知道啥后果了。”

    倒上两杯啤酒,俩人边吃边计划着最近该做的事情。谈论着婚纱照要去哪里拍,酒席哪里的更好些。话越说越多,事情越聊越细。喝完了啤酒,吃完了饭,我一看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半都多了。

    聂馨说:“走吧,太晚了。”

    我结算了餐费。聂馨挎着我的胳膊,俩人步行回聂馨宿舍。回宿舍聂馨又陪我呆了会儿,我想留聂馨在她宿舍住,聂馨说:“绝对不可以的,自己睡吧。”

    每次总是聂馨恋恋不舍的走,每次总是我诚心实意的留。每次总是拥抱亲吻,难舍难分,最终聂馨还是去小梅的宿舍去住了。

    第二天早上。聂馨总是很早很早就用房卡打开房间的门,悄悄的进宿舍陪我躺一会儿。这种既要亲亲热热又要保持绝对隔离的状态我们一直这样保持着。

    在一起相守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黏黏的,腻腻的感觉谁都有我就没有必要在详细的素描了。

    公元2050年10月8日,我去我们公司上班。工作的事情总是按部就班的进行。当我上班的时候,公司的笋壳车间脱毒笋壳饲料加工项目已经正式投入生产了,奶牛和肉牛的试验示范还在继续之中,半年的总结也要出成果的时候了。

    工作很忙,在不忙的时,晚上每隔三两天总要去看望聂馨一次。到周六、周日,聂馨和我抓紧时间去粉刷借来的楼房,布置我们未来的新居。

    时间如流水。岁月如飞梭,转眼间就到了公元2050年11月10日,跟聂馨约好了今天我们到金水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结婚登记手续当天上午就办完了。当我们拿到两张小红本的时候,聂馨高兴的说:“亲,我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我紧紧的抱住聂馨说:“我们终于完美了。”

    当天下午,聂馨和我去了金水区潇湘摄影艺术馆拍了婚纱照,看着聂馨身穿白色的婚纱,头上带着金丝皇冠。我真的被聂馨的美丽所迷惑了。我说:“亲,今天你真美丽。”

    聂馨说:“哥。今天你也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无法比喻了。”

    拍完婚纱照,聂馨说:“今天咱们应该把陈蜀山、余金玲和赵紫凝他们约出来吃顿饭,把我们结婚的喜讯告诉他们。”

    我说:“是啊,在我们今天最幸福的时刻,我们不能忘了曾经给有我们无私帮助的人们,幸福需要分享,快乐需要分享。我这就打电话给蜀山和金玲。”

    聂馨说:“我这就打电话给紫凝姐。”

    我说:“告诉紫凝姐别忘了带上她的宝贝儿子。”

    聂馨说:“忘不了的。”

    我和聂馨分别打电话约了陈蜀山、余金玲、赵紫凝三人,晚上就在兴义医院旁边的川巴老爹川菜馆绵阳厅见面。

    当天晚上,四人如约而至,我们五人边吃边计划着这几天筹办婚庆典礼及待客的事情。赵紫凝说:“幸福有时候来到太突然,在你们喜庆的日子,我愿意做你们婚礼的女方嘉宾,也愿你们的的喜气能给我带来好运气。”

    余金玲说:“那我和蜀山就代表男方的嘉宾,我们祝你们生活幸福,早生贵子。”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我们的庆典日子定在公元2051年1月1日,地点定在金水豪门酒店三楼婚宴厅。我们下一部最该办的事情是订酒店,发喜帖。

    聂馨结算了当晚的饭费,送走了陈蜀山也余金玲,赵紫凝送我俩回到宿舍,赵紫凝娘俩开车离去,我和聂馨上楼。

    当天晚上,我留聂馨留在宿舍,聂馨没有再离去。当天晚上良宵一刻值千金,我和聂馨俩人做到了*和精神的融合,幸福和甜蜜让长夜不再漫长。

    第二天早上,聂馨起床,我发现床单上殷红的血迹。我问:“亲,你没事儿吧。”

    聂馨微笑着说:“没事儿,昨天是我的**。我把最好的爱留给了你,你可不要辜负我呀。”

    我说:“放心吧,我会珍惜你一生一世的。”(未完待续)

    ps:悄悄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的来;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一部作品静静的躺在中文起点上,等待有人来关顾,等待有人来欣赏。《离乱青春》已经截稿,中文起点余稿上传中,欢迎以你方便的形式支持《离乱青春》支持我。。。辽西郡王 ( 离乱青春 http://www.xscun.com/5/59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