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开火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时元军已到离关门约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几个回回炮开始装弹,只是大石头而已,从后面上来上百个投降的宋军来帮着绞弦。而独松关上的守军居然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就算箭射不到,你城墙上的床弩呢?!

    程越拿着望远镜认真地找了起来,很快就看到有一杆狼头旗的下面聚集着一群蒙古骑兵,当中围着一个彪形大汉,他与别人的不同就是衣甲很精致,骑的马要高一些,腰间挎着的刀鞘上面装饰着几颗宝石,非常华丽。

    程越不知道他是谁,也不在乎,虽然带兵来攻独松关的不可能是小人物,至少也要是个万夫长。但这个人在程越的眼睛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两百米左右,我要打你的右眼都不会伤到你的眼皮,除非你的眼睛太小。

    程越又开始用望远镜找寻其他目标,很快发现了一些元军的将领,穿着武器没有那么华丽,但脸上都流露出残忍和骄狂。

    这时只听得一声断喝:“放!”

    几具回回炮同时疾动起来,几块大石向独松关狠砸过去。

    两块石头砸中关墙,只换来两个白点而已。一块石头击中箭楼,听到木头断裂的声音和几声惨叫。另几块石头则飞向关内,同样有人被击中,发出一连串惊叫和惨呼。

    此时关上的床弩才敢射击,随着一阵弓弦声响,几支巨箭被射出,关前道路狭窄,几支巨箭射入元军之中,顿时射出几条血路,也是一片惨叫之声,不过射倒的都是投降的宋军,蒙古骑后在射程之外,冷冷地看着。

    这时在最前面的一面旗子向前一指,有人大喊一声:“杀!先入关者,赏银一百两!后退者杀无赦!”

    那一大群身背着沙土的宋人立刻举着盾牌向关下冲去,关上的守军也开始放箭,有冲到关墙下的就用石头来招呼。关上关下喊杀声一片。

    回回炮又放了一次,关上的守军被砸中了十几个人,床弩也被砸坏了两具。

    垫土攻城的宋人被箭射杀了很多,关下到处都是惨呼声和哭喊着“不要射我们!”的声音。

    一些蒙古的轻骑兵已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开始向城墙上的守军放火箭。一时间关上浓烟四起,不断有中箭的士卒倒下。

    程越第一次看到蒙古人射箭,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吓了一跳。几乎每个人都能射出一百多米甚至两百米以上!

    冷兵器时代的最强军队名不虚传啊!

    独松关上一片火光,扑火的守城的,军士乱成一团,因为关下的土已经被越垫越高了。

    确实壮烈异常,守关的宋兵前仆后继,咬着牙拼死抵抗着,因为每个人都清楚,大宋已没有退路了。

    程越从来没有看过古代的战争,很好奇,并没有马上插手,看了一会儿,不禁连连摇头。

    那张濡真是个白痴啊。

    关前的道路不加任何破坏,也不设置障碍,不敢先发制人,关内的士兵明明可以早早放到两侧的山上攻击,却只是守在关内,只在关上有缺口的时候上去补位置送死而已。

    冯骥只是个儒生,更是什么都做不了,难怪这天下雄关在历史上很快就失陷了。

    攻城战进行了好几个小时,关下死伤无数,几乎全都是仆从军的宋人。

    关上火势很大,箭楼几乎被烧光了。关上守军也是死伤累累。关下的土包已经垒到离城墙只差一人多高了。关下死去的宋人就被直接垒入土坡中,甚至有不少伤员都不管死活地被塞进土包下面,成了土坡的一部分。

    程越静静地看着眼前这无比残酷的攻防战。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快了,他心想。

    拿出一包饼干,几块牛肉干,一块块塞进嘴里,喝了几口水,消化了它。又端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关内的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土包更高了,关上的守军已开始惊慌了起来。已有几个守军扔下武器就要下城墙。被其他人制止。

    后面的元兵看到破关在即,不由得不断地都往前挤,程越射程所及的元军越来越密集,多出了一倍以上。

    程越精神一振,自己要等的时候到了。

    本来历史上城破之后,冯骥的妻子为了鼓舞他杀敌就在他面前悬梁自尽,好让他可以心无旁骛地为国尽忠。冯骥没有对不起他老婆,真的死于后来的巷战。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三点左右了,算来破关在即。

    既然我来了,当然要救你们一命。

    程越拿起八八式狙击步枪,瞄准那个脸上已经露出一丝残忍的狞笑带兵的蒙古将领,毫不犹豫地扣了下去。

    “啪”地一声枪响,5.8毫米的子弹在那个蒙古将领的额头上开了一个血洞,将他的头猛地向后带了过去。子弹透脑而出,又击中了他身后骑兵的脑袋,两个人的身体同时倒了下去。

    那一群人登时乱作一团,那蒙古将领身边的骑兵每个人都大喊起来,马上拿起兵器盾牌,紧张地向这边张望。

    程越并不关心那边的情况,那些带兵的元兵将领他已经瞄了很久,必须尽快解决他们。

    程越用瞄准镜不停地套住一个又一个元兵将领,几秒钟就要扣下一次扳机,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枪声,一个个蒙古千户百户倒在他的枪下。

    元兵全都懵了,他们不明白他们的千户百户们是怎么死的。他们只是看到这些猛将头上突然出现一个血洞,然后,这些身经百战、杀人盈野、在他们看来根本是无敌的将领们就一个个从马上栽了下来,死得不能再死了。

    即使有人反应得快,用铁盾护住了全身也没有用。那些坚不可摧的铁盾上面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小洞,然后那个举着铁盾的人就如同其他人一样倒了下去。

    元兵大乱,这种未知的恐惧驱使他们只能不断地跑,希望那个小洞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人马相互践踏,死的不知有多少。道路又狭窄难行,无数人被挤入山涧中呼号着又被后掉下来的人或马压死。为了躲到一棵树或者一块石头的后面,他们又自相残杀,攻城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跟着乱了起来。

    偏偏后军都是重骑兵,仓促间哪里能掉转马头向后退?

    程越此时已不找那些将领的麻烦了,因为前军中军已乱,目标已经找不到了。

    他把**式重机枪架起来,对准后军的重骑兵重重地扣动了扳机。

    一弹夹50发子弹,十秒就全部打了出去。

    重机枪的穿透力极强,12.7毫米的大子弹一颗就能轻易地射穿三四个重骑兵,远处的蒙古重骑兵象割草一般倒了下去。人和马的悲鸣竟压下了爆豆般的机枪声。

    枪口的火焰终于提醒了一些人。

    一些最勇敢的蒙古射手们虽然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魂不守舍,但他们的本能还是让他们搭上一支支箭使尽全力地向程越射了过来。但没有人敢爬山攻上来,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面对的是什么,那喷火的怪物太可怕了。

    程越根本不理睬这些箭,由下向上射箭本来就很难有太大威胁。就算射上来,这些能破甲的箭对他穿着的防弹衣和钢盔也没有任何作用。至于射他的脸根本不可能,厚实的石墙挡住了所有的直射箭,他的头根本没露出来。

    程越又奔向第三挺重机枪,他要尽可能地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予元军最大的杀伤,只要打死足够多的重骑兵,就能堵塞住前军和中军后撤的道路,自己就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尽可能的杀死他们。

    刚才眼看就要破关,所以中军和后军都不由自主地往前压,跃跃欲试地想冲进关去,正好便宜了他。让他可以将火力向后军多展开一点。

    **式重机枪的射程为1500米,因为要杀重骑兵,只能从大概1300米左右开始打,杀伤力自不待言,但有一个缺点,就是一个弹仓子弹只太少,只有50发。

    程越打光了第三挺重机枪的子弹,马上又扑回第一挺重机枪,几秒钟就换上新弹仓,重新对着元兵吼了起来。

    几挺重机枪轮换着开火是因为不想枪管过热。只是这么打有点累,但真是很过瘾。

    用重机枪扫荡到了差不多八百米,程越又抄起了轻机枪。

    八八式轻机枪用的也是5.8毫米子弹,有效射程为一千米,程越从八百米开外开始打,先远后近,随着枪口的转动,一排排的元兵倒了下去。

    谷中的道路无遮无掩,绝望的元兵只能毫无用处地向他放箭,除了让他感到有东西落在身上,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根本不是战争,是屠杀,完全不对称的屠杀。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几把机关枪就杀了几万人,程越终于体会到这种快感了。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