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奴隶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新人新书上传,今天通过了审核,我会一直写下去,只要还有一个人看,比如说我,呵呵。请大家多支持,我会更用心。也谢谢起点的编辑,没让我等太久。好了,第四章送到。

    ----------------------------------------------------------------------------------------------

    冯骥对程越道:“这些都是精锐,这些时日拼死守城,忠诚可靠,程公子可满意否?”

    这时只见关内的道路上前后两队人马急驰而至,到关城下方才停住,一文一武两名身着官袍的官员下马,看着正排着队被押解入关的元兵惊讶异常。

    冯骥向关下招手喊道:“罗大人,张大人,快来这里。”

    两人看到冯骥身边穿着古怪的程越也是一阵摸不着头脑,不过也赶快登上了城楼。

    几个人见了礼,罗林和张濡对程越手中的武器看了又看,难以置信。

    程越向三人拱了拱手,道:“三位大人此次居功至伟啊,没有三位大人拼死守城,程某如何能立此大功?算起来这次的功劳主要是三位大人的。”

    三人听程越这么讲,明白程越不是个独吞功劳的,都不由得心暗喜,可算是放心了。

    程越又道:“此次攻独松关的元军主将为右军阿喇罕,此人绝不莽撞,遭此大败,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是不会马上进攻的。而董文烦的左军以范文虎为向导,已兵围江阴,转眼可下。我欲解江阴之围,请几位大人准备车马,将我带来的武器装好,着人运送,再借我三百骑兵,与我直赴江阴,拜托了。”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说话。

    冯骥想了一下,向程越深施一礼道:“程公子,本官有个不情之请。程公子的武器匪夷所思,惊天动地,乃国之利器,不知可否留下一些供我等守城之用。”

    程越叹了口气道:“不是在下不答应冯大人。只是这些武器,不经长时间训练,非但无法使用,反而会危及自身。不瞒三位大人,解了江阴之围后,在下还要再赴平江,与伯颜对阵,这些武器都用光了,也不知道够不够。不过冯大人也不要忧虑。我给三位大人画元军使用回回炮的详图,请三位大人尽快派人打造,外面的几部还可以用,这次抓的俘虏当中,有不少懂得操作回回炮的人,让他们传授使用之法便是,有此物守城,再加上阿喇罕必不敢随便向独松关进攻,时间上应该是足够了。”

    说完,程越从怀中掏出一个记事本,拿出一支签字笔。

    三人看到如此精美的东西又为之一惊,看到那一支笔居然可以划出细细的字来更是吓了一跳。仔细地看着程越手中的笔,啧啧称奇。很想要,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程越没时间对他们解释,他把记事本摊开,认真地画上他记忆中的投石机详图。

    这回回炮其实是欧洲人的发明,经阿拉伯人传给了蒙古人。与中国之前的投石机相比,威力更大,也有了刻度和各种计算方法,是一种比较科学的攻城利器。当然,如果用在守城上,同样威力巨大。

    程越小时候就专门研究过,还做过一个小的来玩,得了小制作一等奖,没想到现在竟要把小时候的玩具画出来了。

    程越画了十几分钟才把示意图画完,再加上有现成的供他们参考,再做不出来真要打屁股了。

    三人虽感觉十分失望,却又大喜。因为元军的回回炮一向令宋军极为惧怕,却不会造,也不会用。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居然有了回回炮用,有了炮手,更有了图纸,还可以打造更大更好的。献给朝廷,也是大功一件哪。

    本来想问问他怎么得到的图纸,却又都不敢问,这个年轻人身上的谜团太多了,不知从何问起。

    程越在他们近乎贪婪的目光里把笔和本收起来,抬头看着他们道:“我大宋工匠的能力远在蒙古人之上,应该可以造得更好。援兵快到了吧?我早些出发,再从中要些人马,三位大人也不用担心兵力不足了。”

    独松关的告急文书早发了不知多少次,文天祥时任都督府参赞官,总领三路人马,如何不知独松关的重要,便亲自带领人马前来增援。

    程越心里很清楚,援军明后天就会到,自己迎头赶过去,还可以见一见文天祥,不禁有点小激动。

    张濡点了点头,语带钦佩地道:“程公子大才啊,早上已传来消息,文相公亲自领兵增援我独松关,应该就快到了。”

    “既然如此,程某当立即出发,不知三位大人以为然否?”

    三人互相看了看,张濡一咬牙,轻轻捶了一下手掌,道:“好,程公子救我独松关,又是为国尽忠,我张濡就拼着朝廷训斥,反正也缴获了不少战马,就如程公子所言,拨三百人与公子如何?”说的时候眼睛看着另外两人。

    罗林与冯骥也点头同意。

    其实程越并不担心张濡不同意,这次元军进攻独松关,表面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张濡不知道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要与元军谈和,元朝派了廉希贤带了五百人大张旗鼓地来到独松关下,结果被张濡以为元军叩关全给杀了。

    现在程越送给他一个大功劳,他如何肯推出去?

    张濡吩咐下去,程越抱拳施礼,领着等在那里的一千多人,登上山坡搬东西去了。

    程越率先冲上刚才那片空地,指挥着那些军士小心地搬着这些在几百年后才会出现的武器和一箱箱物资,看着他们目瞪口呆,战战兢兢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担心他们太随便,把东西弄坏了。

    武器被小心翼翼地搬到关内,立刻被全体大围观,还有胆子大的人过来想摸一摸,立刻被搬武器的军士喝止。被摸坏了怎么办?

    张濡已叫来了两百多辆大车,都是运粮用的,铺上厚厚的稻草,这倒不是程越的吩咐,只是张濡觉得这些武器太宝贵,不敢怠慢。

    程越又是大喜,心道这张濡还真是会办事啊,虽然按原来的历史,这家伙入夜就逃了,不过看来也不算是无能之辈。

    张濡的能力还不止如此,东西搬上去了之后,赶车的军士们都用麻绳捆得结结实实,又盖上两层油布,程越满意得不得了。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叫过一个有点眼熟的军士问:“那个被我打昏的蒙古鞑子哪里去了?”

    那军士听程越对他讲话,高兴得不得了,连心回道:“小人去给公子看看。”马上一溜烟跑去了。

    很快那个蒙古人就被两个人押了过来,一脸沮丧的样子,但还是很倔强地看着程越。

    程越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道:“会说汉语吗?”

    那蒙古人刚要瞪起眼睛,却又不敢了,对这个汉人很是害怕,老老实实说:“会,我家有汉人奴隶,跟他们学的。”

    “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脱脱,骑兵百户。”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找匹马骑上,跟着我。”

    “我不做奴隶,你杀了我吧。”

    “你老实做我的奴隶,说不定我可以少杀一些蒙古人,不做我就有多少杀多少,你看着办吧。”

    那脱脱呆了一呆,看着程越冰冷的面孔,知道这个宋人决不是说说而已。他的强大是勿庸置疑的,蒙古草原上,失败了就要做奴隶是很平常的事情,只是宋人从来不跟他们来这一套,但这个宋人明显与别人不同。

    只能叹了口气,双腿跪下双手奉上马鞭道:“脱脱是您忠实的仆人,请问主人的尊姓大名。”

    程越拿起马鞭,朝他头上轻抽了一鞭,道:“程越,记住了?”

    “是,主人,我还有六十几名部下和一百多名仆人,都是能征善战的勇士,不知主人可有用处?”

    “哦,张大人,把这些人给我吧,我有用处。”

    张濡正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心想从来没见过这些蒙古人这么老实啊。一听得程越说的话,马上答道:“这是小事,公子放心。不过公子要小心这些蛮子啊。”

    程越点头应了。

    一挥手,自有军士带脱脱下去找人。

    此时天色已越来越暗,张濡答应的三百骑兵也陆续来到。

    领兵的将领叫张贵,是个钤辖,看上去极为精悍。那三百骑兵也只有一百是常备的骑兵,南宋缺马,骑兵很少。其它二百人也算骑兵,都有过骑兵的经历,不过今天才有了座骑,就是刚刚俘获的马匹。

    程越会骑马,还骑得不错,是因为在边疆反恐,骑马是必须的技能。

    远远地看着脱脱带着快五百多骑兵也赶了过来。前面一百多个是蒙古人,后面四百多个就有些乱了。

    汉人居多,还有色目人和藏人、金人、畏兀儿人等等。都已全副武装。

    脱脱看到程越面露疑惑,马上下马上前跪下,后面的人看到程越就象看到鬼神一样,也一起下马跪下。

    脱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主人,刚才我去召集部属,有些人也想跟着主人侍侯您,我不知道主人要不要他们,就都带来,如果主人不用,就让我赶他们回去。”

    程越有些哭笑不得,也明白让这些人当战俘怕是比杀了他们都难受。

    “算了,都跟上来吧,我可有言在先,不听使唤的,偷奸耍赖的,我可不饶他。脱脱,你盯好了,不要让我责罚你。”

    “听主人令!”五百多人齐声回答,把旁边的宋军吓了一大跳。

    “三位大人告辞,如有事,尽管通知晚辈,晚辈决不推辞。”

    三人大喜,拱手与程越告别。

    “出发!”

    前面的大车点上了火把,程越吓了一跳,刚想把手电筒拿出来,想了一下,还是放回去了。粮草都能运,还运不了弹药吗?自己这些东西,不能一下子都拿出来。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