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新兵讲座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忽必烈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坐了许久。

    他想到自己征伐日本,结果大败而归。现在征南宋,又这么不顺,难道统一天下真的这么难?自己想完成太祖未尽的心愿真是的痴心妄想吗?

    北方诸王蠢蠢欲动,自己还有机会统一天下吗?

    如果,只是如果,那个程越愿意辅佐自己,那这些困难就全都可以迎刃而解了!阿术,用兵如神,未尝一败,被他所擒。伯颜,攻无不克,战不无胜,被他所败。阿里海牙,最善长于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时常给他惊喜,成了他的俘虏。他的武器,他的谋略,他的胆识,都是上上之选,如果能归顺自己,什么都可以给他。

    他要什么?权位?做一个蒙古诸王可以横行天下,在自己的封地里更是等同皇帝,就算是自己也得礼让三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非要跟自己拼命一定要做皇帝?唾手可得的蒙古诸王啊,就算是自己也肯定选择这个,那么辛苦干嘛?

    财富?他现在占据了最富庶的地方,钱财还少得了吗?

    美女?江南美女尽在苏杭,如果他想要北地胭脂,就送他百八十个。若是他还想要蒙古和色目的美女,也可以满足他,就是极西那些国家的美女也只要他点个头,蒙古诸王都会从万里之外送来给他,这从来就是蒙古诸王的福利。他刚刚二十岁啊。如果他愿意停下来接受自己的册封,做一个江南王,那他可有大把的时间尽情享乐。

    忽必烈想想都开始嫉妒起来程越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跟程越换换。那么年轻,那么强大,能让他这个蒙古大汗都向他低头,真是好福气啊。

    程越哪里知道自己摊上这么好的福气了,他兴冲冲地带着几十个人到了平江,要看看自己的新兵操练得如何了。

    王邦杰、王矩之亲自出城十里迎接。他们都铁了心地投靠程越,所以这次的练兵办得非常认真。只是没想到程越练兵还有这许多招术,很多东西他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按照程越的吩咐做就是了。器械也要现做,好在程越把图画得很详细,做出来并不难。

    最辛苦的就是他们要教这些兵识字。程越把大量的字都简化了,说这叫简体字,有助于更快地推广文化教育,倒是好记好写了许多,但他们也要现学现卖。

    练了一段时间以来,很明显与他们之前所练的兵不一样。照程越的说法就是更正规、更现代化。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因为太过操劳,都瘦了许多,但却从程越来越书中学到了很多的知识,变得更加佩服程越了。收到程越回答他们的信件,得知程越要来看练兵,高兴得出城迎接,言传不如身教,有太多东西要向程越请教了。

    见礼以后,程越看到他们精瘦的模样,又想起他们提出的那一百七十三道问题,知道他们是非常认真地操练新兵,不禁也很感动,拍着他们的肩膀道:“真是辛苦你们了。”

    两人忙道:“属下这点辛苦算不上什么,公子征战四方,随时冒着生命危险,公子才是辛苦了。”

    程越见他们自称属下,笑了笑道:“头前带路,让我看看你们的成绩。”

    两人恭恭敬敬地要替程越执缰,程越刚要拒绝,又怕他们觉得自己没被接受,也就没说什么。

    两人兴高采烈地把程越迎到军营,程越刚一露面,军营中早已等得望眼欲穿的新兵们就爆发出山崩般的欢呼声,全都向他涌了过来。

    这位年轻的统帅,以他天才般的战术和奇迹般的战绩征服了每一个人。如果能得到他的指点,自己是不是也能像他一样强大?

    程越很高兴地与他们打着招呼,突然觉得这场面很熟悉,这跟搞个人崇拜的样子怎么这么像?这可不行,自己不能让这种事情发展下去。

    程越来到训练场,这里已经按照程越的意思加以改造了。程越看到了很多他本来就很熟悉的器械和地形障碍。眼前顿时出现了他从前在训练场上与战友们摸爬滚打的情形。

    程越的眼睛马上就湿润了,众将都在好奇地看着这些训练器具,只有王邦杰和王矩之在看程越的表情,却看到程越热泪盈眶的样子。

    王邦杰和王矩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程越想起了什么,只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也不敢再看程越。

    程越沉浸在回忆之中,久久不能平复。他只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虽然能力很强,但心事却没有人可以倾吐。这些日子以来,他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但压力同样巨大。只有在这个熟悉的场景时,他的脆弱才显露了出来。

    众将也陆续发现程越脸色不对,都不敢说话。程越的过去他们不是不好奇,但谁也不敢问。看到程越这么动感情,很多人都已经猜到程越之前一定在这样的场地训练过,所以才这么动容。

    脱脱这次跟来,离程越最近,他分明看到了程越几乎涌出的泪水。他暗叹一声,马上就明白了程越的心思。程越的心事没有人可以诉说,因为别人根本听不懂。若讲可怜,程越虽然是这里看起来最强大的,其实他却是最可怜的。

    脱脱本来还有些委屈,因为他跟着程越虽很受重用,却没有带兵的机会。但看到程越流露出来的感情,又觉得自己太过分。总是想着自己的事情,却没来没有为程越考虑过。说到底,程越还是一个只有二十岁的人,只是他们因为程越太过强大,以至于忽略了这件事,更多地把程越当成了一种无所不能的存在,当成了他们所依靠的对象,其实,程越也是个普通人,他的喜怒哀乐有谁真的了解呢?

    众将默默地陪着程越站了一会儿,训练场地边的新兵们也从兴奋的情绪中静了下来,里里外外上万人鸦雀无声地陪着程越站着。

    程越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收住眼泪,见大家都在陪他站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举着手大声喊道:“我先给大家示范一下标准的动作,请大家看好。”

    众人都振奋起来,程越要亲自示范啊。虽然王邦杰和王矩之也根据程越的描绘做过示范,但谁也不知道对不对,都等着看程越的。

    程越做了几下准备活动,慢慢跑起来,一个个越过各种地形和障碍,熟练地运用各种器械。场边的众人看得很认真,许多不规范的地方被纠正了过来。

    程越跑完,场边的新兵们全都欢呼了起来。解汝楫看着有趣,有下场开始跑起来,其他众将也都纷纷下场试试身手。

    这些将领都是第一次做这种障碍式的训练,但他们都是能征善战的大将,做起来自然比普通士兵好得多。新兵们也是掌声欢呼声不断。

    等大家都跑完了,程越又详细地解释了这些动作的要领和注意的事项。王邦杰和王矩之许多的困惑也被解开了。

    从训练场离开,程越带着众人到了大教室。

    这个大教室与后世的教室几乎完全一样,也是阶梯式的,除了没有电灯之外。

    黑板和粉笔都不难制作,只是之前没人想过罢了。有了这两样东西,上课时确实方便多了。

    程越走到讲台上,下面立刻挤满了人。走廊里,窗户边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程越拿起一根粉笔,开始讲课。

    程越讲的是作战的各种形式与运用。里面有大量特种作战和游击战的内容。那时候还缺乏这个概念,探马倒算一个雏形,但根本不完善。程越讲的内容结合了自己在潭州与余干的行动,再加上程越丰富的理论知识与各种在脑中的经典战例。一会儿工夫,就把里里外外的人讲得如痴如醉。

    不要说新兵,就算是众将都听得津津有味。这与他们学的兵法不同,却又是相通的。以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好的效果,耐心、冷静、迅速、周密,这些都需要强大的科技装备与严格的训练。

    程越讲完后,依照惯例开放提问。一时间无数的手举了起来。程越回答问题的时间比讲课还要长,因为各种问题都有。因为根本讲不完,只好边吃边讲。

    将领和新兵们的求知欲都很可怕,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近距离请教的机会,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以至于没人注意到天色已黑。

    王邦杰忙命人点上灯,不肯放弃听课的机会。程越声音已有些沙哑,但还是要坚持下去。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