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两省省长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人这么恩爱,把管氏姐妹尤其是管道升羡慕得眼睛都红了。心道叶倩儿还真是不避嫌,这么多人在这里都不在乎,心里面只有程越,自己什么时候能像她一样?

    管道升道:“大都督,你前几天说要重用家父,为什么又没了声音?家父这几天只是在家中学习大都督的那套书,什么时候要他出来做事?”

    程越摸了摸她的小脸儿,道:“你这丫头,我岳父的事情我怎么会忘?明天我就安排这件事,另外还有两个要见。”

    管道升好奇地道:“你又要见什么人?你手下这么多人才,还不够用吗?”

    程越笑道:“当然不够,远远不够,再多十倍我都嫌少。我本来想让岳父做临安知府,但吏部尚书常楙常大人坚持不肯。别人也就罢了,但这位常大人是个好官,我不好强迫他做事。所以,你回去告诉岳父,让他做好准备,我要他去琉球。”

    “琉球?!大都督为什么要把家父送到那么远?”管道升吃惊异常,从来没想过父亲居然要与她们分别,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程越正色道:“不远,真的不远。从这里出长江口,用不上十天就可到达。我的海船马上就快造出来,到那时就更快,三到五天之内就可以。明天我会请岳父过府商议,你放心,我会害自己的老丈人吗?”

    管道杲泫然欲泣,道:“可是,父亲远行。我们做又不在身边侍候。只母亲一个人。也不知能不能照顾得过来。”

    程越走过去,抱住她道:“岳父正当壮年,身体康健,正是建功立业之时,他本人也很愿意立下功绩,才不枉此生。我派他去的地方又不是穷山恶水,来往也很方便,你们也大了。总不能一直待在他们身边吧。说起岳母,她人到了吗?”

    管道杲被程越当众抱在怀中,又羞又喜,伤心也被冲淡少许,闻言道:“今天刚刚到,才说想明天请你过去,你又要他们走。”

    程越笑道:“我又没说马上走,先歇息几天。明天我有许多工作,正好也要请岳父过来,不如就一起请岳母也过来。我们一起吃午饭。你看好吗?”又趴在她耳边道:“他们两夫妻不在,我就可以偷偷溜过去看你了。你说有多好?”

    管道杲羞得满脸通红,眼中却露出期待之色,含情脉脉地飞了程越一眼。

    管道升虽不知程越在管道杲耳边说了什么,看到管道杲的表情也能猜出个大概,气得狠狠瞪着程越,又凑到程越耳边凶巴巴地道:“不娶我姐进门,不许你随便动她。”

    程越也凑到管道升耳边道:“如果你姐姐不肯,那就你来,你没听说过贼不走空吗?”

    管道升又可气又好笑,拿程越没办法,只好伸出小手,在程越的胳膊上轻轻扭了一下。还是怕把程越扭疼,又赶紧给程越揉了揉。

    程越享受着管道升的温柔,想着以后可以随时出入管府,心中很雀跃。

    趁着吃饭的时候,程越把定娘的事情说了。众妾听说程越居然要娶文天祥的女儿做妾,都吃惊得吃醋都顾不上。程越慢慢解释说这是两人结亲以巩固结盟的关系,众妾也不好说什么。帝师、兵部尚书的长女要过来做妾,自己还能怎么样?这样说来,自己做这个小妾也真是地位颇高,与众不同。只是希望文定娘是个好相处的人,不要太难为人就好。

    吃完晚饭,程越还是牵着管氏姐妹的手送她们回去。管道升一路上都噘着嘴,被程越一直哄到门口,才稍稍消了一点气。

    因为安娘快进门,晚上众妾抓紧时间,缠着程越几番大战,苏蓉还把几个新学的招术使了出来,美得程越差点想推迟定娘进门。

    第二天早上,程越喜滋滋地吃完早饭,命人请来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程越派人到他们的家乡给请出来的,才能决不在李芾等人之下。

    两人一位五十出头,面目疏朗,正气凛然,名唤王应麟,本是朝廷的礼部尚书。为官清正,人品高洁,素有政绩。因看到朝政被奸臣把持,上书直言,言词激烈,被谢道清斥责。留、陈二人对他深恶痛绝,挟怨报复,使他黯然辞职。然而有趣的是,据说他回乡后为了教育族中子弟,编写了一本书,叫做《三字经》,流传千古,成为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但因为程越的介入,这部书王应麟肯定是写不出来了。自古礼部尚书必有文名,王应麟就是其中佼佼者。

    另一位三十几岁,面容清瘦,衣着俭朴,极为沉静。他是叶李,太学生出身,因为与同窗八十三人一同上书抨击贾似道而获罪,现正在家读书也教书。历史上他后来被元朝启用,成为一代名臣,却又被蒙古贵族所排斥,只有辞职一途。

    这两个人都是大才,深为程越所重视,所以程越一到临安,马上就派人去请,而且再三叮嘱,一定要请来。

    程越微笑着看着两人,拱手道:“在下程越,王大人、叶先生,久仰大名,极盼一见,今日得偿所愿,不胜荣幸之至,来,快请坐。”

    王应麟与叶李暗暗打量了一番程越,只见他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年轻英武,风神如玉,心中都不禁称奇,此人如何做下如此大事,开创了现在的局面?

    两人落座,程越不免与他们寒暄片刻,问问近况,聊聊家人。一盏茶后,王应麟从容地道:“草民自在家中闲住,却忽得大都督之请,要草民尽快来临安。草民冒昧,请问大都督要草民来,所为何事?”

    程越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不知王大人还记得黄万石吗?”

    王应麟微微一怔,道:“草民刚入临安,就听说大都督已将他押到江西去,要在南昌杀了他。此人草民见过几次,却没什么深交,但他官声败坏是确定无疑的,大都督为民作主,江西百姓必定心中感激。”

    程越叹了口气道:“原本太皇太后是想让黄万石再回江西的,不过此**乱民间,死有余辜,我只能杀了他。但他有一句话说的对,就是江西的确需要一名有名望的大臣去主持。我派去的昂吉尔虽然也都很能干,但江西缺少一个总揽大局的文官,都是把事情直接报到我这里来,由我亲自处理。现在我在临安,问题不大,但我不能总不离开。而且我离江西太远,就算是特区的总部苏州也离江西太远。所以,我想麻烦王大人去江西,帮我照顾江西的百姓。不知王大人可愿担起这副重担?”

    王应麟脸色极为严肃,沉默了半晌道:“如果草民答应大都督,那领的是朝廷的俸禄还是大都督的?”

    程越很坦然地道:“江西属特区,大人在那里领的自然是我的俸禄。不过那些也都是百姓的民脂民膏,所以严格地讲,是百姓在养活大人,并不是我的钱粮。”

    王应麟眼睛一亮,道:“哦?难道不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吗?”

    程越轻轻摆了摆手,道:“那只是分工不同罢了,没有谁比谁高一等这种事情。”

    王应麟注视着程越道:“贩夫走卒,大字也不识几个,怎么可以与士大夫等量齐观?”

    程越微笑道:“缺一不可,如何不能等量齐观?”

    王应麟紧接着马上又问:“如果两相矛盾呢?”

    程越也马上回答:“看于国家如何。”

    王应麟再道:“如果难以辨明呢?”

    程越道:“可以找个地方先试一试,有回馈再调整。”

    王应麟霍地站了起来,走到程越身前道:“大都督不怕得罪天下士子吗?”

    程越面色平静地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王应麟大笑,潇洒地一揖,道:“草民王应麟,愿为大都督治理江西。”

    程越也大笑,道:“好!痛快。就请王大人就任江西省省长。昂吉尔负责军事,他这个人,为人忠厚,一定可以与大人相得。江西的事情,我都托付给你们二位。”

    王应麟把叶李拉到身前,道:“这位叶李叶太白(叶李字太白,没错,就是这个太白),之前我只是听闻,却无所了解。方才我与他交谈了一会儿,就看出他深负才干,不可多得。大都督慧眼独具,竟能把他找出来。但凭这一点,我们也该为大都督效力,不知大都督对他作何安排?”

    还没等叶李说话,程越马上道:“王大人治江西,叶先生就要去两淮。那里也有我一个蒙古部将在镇守,叫脱温不花,为人有勇有谋,但济世之才就不及叶先生了。叶先生想必是愿意帮我的,是吧?”

    叶李张了张嘴,正想说点什么,王应麟道:“我都答应了,他怎么会不同意?不知大都督想让他做什么官?”

    程越一把握住叶李的手道:“安徽省省长,叶先生还请屈就。”

    叶李一句话还没说就被吓住了。他之前只是一个太学生,从来没有担任过任何官职。程越把他从家中找来,竟然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个省长的职务!这可是封疆大吏啊!江西省省长是前礼部尚书!李芾才是淮阴市市长!太疯狂了,太疯狂了!(未完待续。。)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