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收服夏璟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越似笑非笑地敲敲桌子,道:“哦?刚说你是条汉子,怎么又变成熊包了?大丈夫敢做敢当,你说谎骗我,恐怕是回不去的。←”

    夏璟喉咙一紧,恐慌和倔强一起涌上心头,努力挺起胸膛,心一横,大声道:“说就说,我跟蒲家的人讲,我手下有五千余名精兵,可以包围大都督强攻,就算擒不下大都督,抓到元朝的皇后皇妃也是好的,到时候有人质在手,逃出去就不难。”

    程越一怔,惊讶地道:“嗬,你还真有胆量。我得到的消息不尽详细,只想诈一诈你,你就全说出来了!哈哈,你在临安敢进攻皇宫,在泉州敢谋划包围我,很了不起啊。”

    夏璟才知程越是故意套他的话,顿时又气又急,道:“末将只是不忍蒲家灭族,才提出这条鱼死网破之计,不是故意与大都督为敌!况且,蒲家坚决不肯采纳末将的计策,末将也未有任何举动!”

    程越嘿嘿一笑,道:“都想杀我了,还说不与我为敌?说得通么?”

    夏璟查觉到程越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吓得往后一缩,差点把椅子撞翻。两眼旋即用余光往两侧扫视,想找到可以用来抵抗程越的武器。

    两位夫人退后一步,紧张地盯着夏璟,以防他狗急跳墙,突然攻击她们。

    程越没有动,只是皱着眉毛上下打量夏璟。

    夏璟的手悄悄伸到一个花瓶的旁边,道:“大都督,属下并无伤害大都督之意。真的只是不忍看到蒲家被大都督灭门!当时跟蒲家说的时候。属下也只是想逃跑。决无对大都督不利之举!”

    程越沉吟良久,淡淡地道:“当初你为韩震之死进攻皇宫,要取陈宜中的性命。如今为蒲家两肋插刀,想留下蒲家的血脉。虽说都是不顾大局的莽夫所为,不过我总觉得有情可原,即使你想杀我,我也愿意留你一命,给你一个机会。所以。你给我老实点儿,你再敢动上一动,我就把你打成筛子!”

    夏璟一听,登时一动也不敢动。面前虽只有程越一人,但他可是世上最危险的人!他说要把自己打成筛子,那就一定办得到!

    程越见他听话,遂将下巴一抬,喝道:“跪下!”

    夏璟吓得一激灵,犹豫几下,才老老实实地跪到程越面前。道:“末将知错,请大都督责罚。”

    程越冷冷地道:“你以为你那五千多号兵马了不起么?要不要拉出来对我一千护军对阵厮杀一场?把你们杀光以后。我若是死伤超过两百人就算我输,怎么样?我告诉你,好在蒲家没同意你的计策,你们才能活到现在,否则泉州城早就血流成河!”

    夏璟听到程越发火,反而松了口气。大都督是当真不打算杀他,不然不会跟他废话。

    程越面无表情地又道:“你还要记住,我给你的机会只有一次,你以后如果再有不服从命令擅自做主的事,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都死定了,所有跟随你的人也都不会有活下来的可能。我曾给广西的驻军下过一道命令,凡作乱者,诛三族!这就是我对待背叛我的人会施加的处罚,你最好不要让我动用这条命令。你死可以,被株连的人可是无辜的。”

    夏璟头皮都在发麻。大宋对叛军往往无能为力,以招抚为主。可是眼前这位大都督就不同,说杀就杀,不会有半点妥协。他手下五千六百余名精兵,以三族论,最少有十万人以上!

    程越一字一顿地道:“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夏璟咽了口唾沫,勉强道:“末将听得清楚,万万不敢再生此念!”

    程越语气略作缓和,道:“蒲家的事,关系到福建的长治久安,你已尽到人情,无论以后蒲家如何,我都不许你再管。你若是还不知好歹,莫怪我心狠手辣!”

    夏璟大惊,道:“大都督,蒲家的事还没完么?不是到蒲师文为止了么?”

    程越道:“眼下确实如此,但我观蒲寿庚此人,不会甘于自己的长子被我所杀,安定一时,以后则未必。他如果再兴波澜,我会放过他么?”

    夏璟急道:“蒲大人有才能,重义气,正可为大都督所用,大都督为何苦苦相逼?”

    程越重重一拍桌子,怒目圆睁,骂道:“混账!你还不知悔改?你错就错在只看到别人对你的好,看不到百姓受的苦!永春大旱,田地急需灌溉。蒲寿庚为保住他强占的水田收成不减,命人控制永春的水源,不肯放水给百姓,致使全县除了他的田地外,颗粒无收。这还不算,他明明有粮,居然还囤积居奇,肆意抬高周围粮价,致使全县饿死一千余人,这是何等的人间惨剧!我且问你,他的才能和义气在哪里?!倘若那一千余名被饿死的百姓中有你的家人,你还会不会这样劝我?!”

    夏璟被程越骂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嚅嚅地道:“可是,蒲大人毕竟救过我和手下兄弟的命,这份人情总要还的。”

    程越指着他道:“你这个猪头,怎么讲不明白呢?他救你是为他自己!他看出大宋风雨飘摇,元兵随时可能南下灭宋,得到你这五千余名精兵他就能更安全一些。大宋被蒙元攻打连续攻打这么多年,他可曾派出一兵一卒保卫大宋的江山?而大宋对他如何?高官厚禄,宽容备至!他就是这么回报大宋的!”

    “我到大都时,忽必烈曾对我坦言,在我与董文炳大战的时候,伯颜就派人劝降蒲寿庚,蒲寿庚不但一口答应,而且还主动提出,可以屠尽城中宗室和汉军以表诚意!你见过这样丧心病狂的小人么?如果不是大宋兵马奈何不了蒲寿庚,你觉得蒲寿庚会如何对你?你因小惠而忘大义,念念不忘他救你之恩,口口声声说我残忍,却全然不顾蒲寿庚犯下的滔天大罪,像你这样的蠢才,我留你何用!”

    夏璟被程越骂得抬不起头,心中有了几分服气,嘴上犹自不服地道:“大都督莫要被忽必烈骗,这样的密事,忽必烈为什么要告诉大都督?”

    程越冷笑道:“为什么?因为蒙古人也看不起像蒲寿庚那样的人!忘恩负义也就罢了,居然还反噬一口!他哪来的忠义?一个连基本的良知都没有的人,你竟然还觉得他重义气?我骂你是蠢才骂错了么?再执迷不悟,我砍下你的大脑袋挂到城楼上去,让你做个汉奸,遗臭万年!”

    夏璟尴尬不已,道:“大都督没错,是末将错了。末将是个直脾气,有人对末将有恩,末将就总是想着,其它的也不考虑。被大都督一骂,末将清醒不少。以后末将就听大都督的,大都督怎么说,末将怎么做,不敢再与大都督作对。蒲家的事,末将已冒死尽到心力,幸蒙大都督不追究,末将已不欠蒲家什么了。”

    程越道:“那你以后想怎么办?”

    夏璟想了想,道:“末将愿意跟随大都督征日,为大都督立下战功,将功折罪!”

    程越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道:“我这回征日,一大群的大将都要跟我去,再加上你们这些人,我哪用得了这许多?”

    夏璟急道:“大都督,那也不差末将一个啊。”

    程越思索片刻,道:“也好,这次就不带张孝忠和脱脱他们去吧,别的大将也需要有仗打。”

    夏璟咧嘴笑道:“大都督是答应了么?”

    程越摆手道:“答应了,你跟我去,你手上的兵马由你调遣,立不下战功我可不饶你!”

    夏璟兴奋地一挥拳,忽然又道:“大都督,末将有最后一件事相求,大都督肯听么?”

    程越道:“你是不是想让我给蒲家留一条血脉?”

    夏璟重重地给程越磕头道:“是,末将只此一事还有挂念,再无其它的事情麻烦大都督!”

    程越点头道:“知道了,我答应你,你回去整兵拔营,立即出发,自己走陆路到临安,与我手下诸军合练,去吧。”

    夏璟感激地道:“谢大都督,末将马上启程。”又咚咚地给程越叩了几个头,恭身退下。

    夏璟一走,顾夫人才松了一口气,轻抚胸口道:“真吓人,刚才妾身还以为他要和官人动手呢。”

    程越露齿一笑,把顾夫人重新抱进怀里,道:“不用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们。”

    宋夫人道:“夏璟这个人,头脑是简单了点,但总算知道好歹,看样子也是一员战将,恭喜官人又添助力。”

    程越微笑道:“别看他看人一根筋,打仗确是一把好手,当年他只有六千兵马,后有三万追兵,他硬是连战连捷,逃到泉州得到蒲寿庚的支援后还能反攻,逼得朝廷退兵回临安,只派人要蒲寿庚看管住他。若不是蒲寿庚不想把事情闹大,这家伙还说不定能打到哪里去。蒲寿庚也是在那时候开始瞧不起大宋的军力,起了异心的。”(未完待续。)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