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金方庆谋反案

文 / 温白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越说得其实很保守,金方庆大概是当时的高丽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大将,与元朝的名将相比也不逊色。

    前几年的三别抄之乱,高丽的众多将领被三别抄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王昛无奈,被迫向元朝借兵讨伐,从而使元朝的势力深入高丽,在各地都有驻军,最大程度地控制了高丽的内政,当时高丽的主将就是金方庆。金方庆在剿灭三别抄中智勇双全,展现出卓越的品质。

    三别抄被平定后,金方庆得到王昛的重赏,官拜侍中,加开府仪同三司,位极人臣,为武班第一。可是,金方庆在征战中也得罪了一些人,这些人一直在寻找机会诬告他。

    韦得儒、卢进义、金福大就是金方庆被诬告事件的主谋。

    蒙古与高丽第一次征讨日本之时,金方庆就是高丽主将。韦得儒是当时的高丽三翼军左军使金侁麾下知兵马事。在那场战役中,金侁竟然当着他的面掉到海里给淹死了,而他却没有采取半点援救措施。战后,金方庆以他不救主将为由,削去了他的官职。

    卢进义,官任郎将,曾经跟随金方庆讨伐珍岛。这位卢大人身居武职,偏偏对建功立业不感兴趣,专干趁火打劫的勾当,抢到了大量金银财宝。不过他最后白忙活一场,金方庆得知后,把他抢到的财物全部充了公。

    金福大的情况和卢进义差不多,也是征讨珍岛的时候不好好打仗只顾打家劫舍被金方庆惩治。

    这三个人因为对金方庆的怨恨搭到一处,当听说金方庆从日本回来后,有四十六副铠甲没有交还兵器库,三人便炮制出一篇匿名信,诬指金方庆等人欲支持贞和宫主(就是因为忽都鲁坚迷失吃醋而被贬黜的原高丽王后王氏)、齐安公王淑行不轨之举。所以藏匿武器,训练士卒,想再次登江华岛对抗大元。

    这封匿名信被送到达鲁花赤石抹天衢手中,石抹天衢抱着宁枉勿纵的想法,按着匿名信里列出的名单就把上至贞和宫主、王淑,下至金方庆、朴恒等人全部抓进了监狱。还紧急把金丘、柳璥这些文班高官叫来,让他们连夜审问,一定要查出个究竟来。

    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大案,自然审不出来,石抹天衢无奈,只得请忽都鲁坚迷失亲审。

    没等忽都鲁坚迷失开审,柳璥等大批大臣便膝行到她面前请愿。忽都鲁坚迷失被说服,放了这些人。

    三人不死心,干脆实名举发。列明金方庆七大罪状。这次,他们把信直接送到凤州经略使忻都的案头,言之凿凿,金方庆要反!

    忻都大为紧张,带上三百亲骑跑到达鲁花赤府,拉着石抹天衢一起又冲进高丽王宫,将贞和宫主、金方庆等人又抓了起来。

    王昛和忽都鲁坚迷失见势,只得召集高丽大臣会审。并让双方人当面对质。

    谎言是经不起推敲的,出面诬告的几个人被柳璥等大臣问得张口结舌。只能确定一条罪状,就是金方庆的义子韩希愈等十二人确有藏匿甲胄之举,被当庭打了屁股了事。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本可以就此了结,但偏偏有人不肯,就是前面曾提过的洪茶丘。

    洪茶丘把事情捅到了中书省。中书省不明所以,当然报到了忽必烈面前。

    忽必烈马上降旨彻查,金方庆于是又被第三次关进监狱,遭到洪茶丘的拷打。幸好程越来得早,金方庆还没有遭受到他后来经历的酷刑。

    朴球听到程越对金方庆的称赞。不由大喜,叹道:“王爷对高丽将领尚且如数家珍,下臣钦佩之至。”

    程越道:“我要征日,连这个都不知道能行么?包括你在内,我都有所了解。”

    又道:“忻都是个莽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偏偏大汗还很宠信他,真是莫名其妙。我若不去,这家伙必定又会把东征之事搞得乱七八糟,最后一败涂地。”

    朴球听得程越此言,激动得两手直搓,大起知遇之感。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谁敢说出来?更不要提批评忽必烈大汗了!镇南王果真如传说中一样,明见万里,权势熏天!

    程越道:“金方庆怎么了,你接着说。”

    朴球压抑住兴奋的心情,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向程越一一道来。

    程越早知会有此事发生,神色不变,道:“哦?证据可确凿?”

    朴球急忙道:“金将军对大汗和高丽王忠心耿耿,立下无数战功,为何会谋反?所谓证据,尽是些不实的诬告,一共只有四十六副铠甲,要如何才能谋反?”

    程越当然知道他所言不虚,金方庆能征善战,还会治政,是他一定要救出来的人才。

    三年前征日时,忻都甫一开战即取得大胜,防守的日本人死伤极其惨重。攻上陆地没多远,日本各地的军队陆续赶到,相继发起舍生忘死的所谓猪突猛进(日本人所说的猪是野猪,家猪叫豚,野猪在日本人的概念里是一种十分凶猛的动物,面临危险时,常常会不顾自身的安危奋勇冲锋)。在一**不停地攻击下,元军的伤亡开始增多,给养尤其是箭矢的供应难以接继,不敢再往里进攻。

    忻都见势不妙,召集各军在博多湾的战略要地赤坂山上商量对策。忻都没想到日本军队人数众多,而且颇为强悍,他们只带了一万五千人,准备不足,恐怕根本打不下日本,打算立即回到船上,先撤回高丽,日后再战。(应该说,这种想法不能算错)

    金方庆认为连夜撤回船上恐有不测,不如破釜沉舟,继续进攻,说不定会死中求生。

    其实,当时的日军被元军的突然来袭打得几近崩溃,全国上下一片恐慌,根本无力进攻元军,而是忙着在大宰府周遭调兵遣将,垒墙防守,只盼能抵御元军的下一波进攻。

    忻都几经考虑后,还是坚持己见,率军回到船上向高丽回撤。结果最倒霉的事被他们遇到,当天晚上,狂风大作,船只彼此碰撞、触礁沉没,一万五千大军十不存一,狼狈而回。

    忻都因而对此役耿耿于怀,多次上书要求再度征日,誓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日军提心吊胆多日,始终不见元军来攻击,一探方知元军已因风暴而全军覆没。消息传出,全国一片沸腾,认为是天神助日本挡住元军的侵略,那次的台风遂被称为——神风?。

    程越道:“此事你跟别人说了么?上奏大汗了么?”

    朴球叹道:“下臣明知金侍中受到冤屈,当然想上奏大汗。但自到达大都以来,只见到中书省的几位参知政事,没办法上达天听。金炼金枢密曾对下臣说过,朝中主持正义的贵人,没有能超过王爷的。请王爷为下臣指点迷津,如何能救出蒙受不白之冤的金侍中?”说完又跪到程越面前。

    程越道:“起来,用不着跪。金方庆如果没有犯谋反之罪,我自然会还他的清白。此事不是什么大事,等我到开京以后,再断此案。”

    朴球大喜,起身抱拳道:“有王爷主持公道,金侍中有救了!”

    程越摇头道:“金方庆的事还是小事,真正麻烦的是你们的王后忽都鲁坚迷失,这丫头从小就霸道任性,动辄打骂旁人。我答应过金炼,要对她稍加约束,不能让她为所欲为,总得让高丽上下过几天舒心日子,整天被她折磨,谁受得了?”

    程越这几句话说完,朴球鼻子一酸,险些哭出来!

    他身为高丽大将军之一,又是王昛的心腹,经常听说和目睹王昛被忽都鲁坚迷失手持各式各样的东西殴打或投掷,普通来说是棍棒之类,时不时还有花瓶、椅子、屏风等等,花样百出,令人胆战心惊。

    王昛时常被忽都鲁坚迷失打得落荒而逃,逃得慢了,就会被打到遍体鳞伤,头破血流,他又不敢还手,因此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反而像个女人一样会暗自垂泪,对他们这些近臣动不动就大吐苦水,大臣们也束手无策。

    如果镇南王真的能管住王后,哪怕只让她少打几次人,高丽国上下也会感激不尽!

    程越知他无法回答,笑了笑,道:“明天我要上朝,你说的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吧,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待我到高丽后自有分晓。”

    朴球感激地道:“一切拜托王爷,下臣告退。”恭谨地深深一礼,后退走出房门。

    朴球一走,顾夫人便好奇地问道:“官人,那个忽都鲁坚迷失公主真的很难缠么?方才的朴将军听到官人要管教她,眼圈都红了呢。一个大男人,到底受了多少委屈,才能气成那样。”

    程越哈哈一笑,将顾夫人揽在怀里,嗅着她身上的幽香,亲昵地道:“你以为女人都像你们这样温柔听话么?世上总有几个刁蛮任性的,完泽和囊加真这个妹妹即是如此。”(未完待续。) ( 篡宋灭元 http://www.xscun.com/5/59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