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

文 / 醉笑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readx;俊美如天仙,他发散着,眉间朱砂滴血一样,一拢红衣就仿似今天大婚的是他,而并非莫邪。

    莫邪确实措手不及,这些跳舞的歌姬是他千挑万选出来对付今日乱局的,却没想到竟是被他换了,那那些歌姬呢?被他杀了?

    好一个修策,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玥儿,修策早说过,无论如何,你必然是我的,哪怕粉身碎骨,也不会放你离我而去。”修策转眼看她,眼底说不出喜怒,只是那泼了墨,深邃如鹰隼的眸子暗潮迭涌。

    她似乎忘了,他除了是一个为爱而狂的丈夫,还是地狱最最阴狠手辣的阎罗,他所掌控的,哪里只是表面那么简单?他掌握整个大地,生死仅在他一念之间,要么生,要么死。他才是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

    他、早就没有了退路,要么生死与共,要么逆天为魔,就算真的天谴来临,他也不会松开她的手。哪怕死,他都不要放弃。

    这一刻,芜玥仰天而笑,巨大的起伏,巨大的震撼与无奈冲上心尖。

    一口污血被喷出,她哑声笑开。嘴角的殷红,伴着她大红的喜袍,她抬手揩去。

    莫邪凝眉,她竟然逼出了哑毒。

    在最后,她终究也是不顾性命。她难道不怕死么?不怕修策死么?

    “芜玥也不怕死,既然命不可以改,就让我们一起面对吧。生死相同,芜玥发誓,你修策在一日,芜玥就会随你,炼狱玄冰,大不了芜玥陪你!”到底,命是不能再改的,不过既然注定了,她还有何惧?

    一把将头上的凤冠扯下,掷在地上,万千墨发随之落下,垂在身侧。

    那一刻,她面上的疤痕突然开始淡去,绝艳的面孔展现,褪去伤痕,褪去伪装,她傲然站在修策身旁。

    毁去的面容,凭她的再生之力,怎不可复原?至于哑药,散尽法力,如何逼不出哑药?

    到头来怎么样都是死,她还留恋那些做什么?

    法力一散,三日内便会消失,这三天,怎么不够这一场战乱?

    轻狂如她,手臂一挥,神鞭当即握在手心。

    “芜玥要嫁修策为妻,至死不渝。”对着众妖魔,她开口宣布。

    修策,芜玥再也不怕了,玄冰如何?就算是火海,她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生命里,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爱她如斯,她也相信,这个世界上,也再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她这样爱他。

    天后,抱歉,我无法改变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修策?命既然注定了,我们不后悔。至少我们爱了,至少,他爱我。

    也至少,我们曾经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哪怕有一日被燃成灰烬,也有人记得,我们爱过。

    那至少,我们都不曾白活。

    “莫邪,妖界被入侵,现在除却这大殿外,外面早已是炼狱,你可知道?”他笑着,罂粟一样,危险也让人心惊。

    莫邪看他,嘴角也扯出丝丝冷意,没有折了往日的气势“那阎罗可知,此时冥界已经被烈火包围?你几乎倾巢而出,这么好的机会,魔主怎么会放过?此时,十八层地狱,怕是已经被打开,无数恶鬼将逃往各处,触犯天条,逆天而行,修策,你的结局还不如我。”

    他说的不错,十八层地狱乃是关押罪大恶极之人,此时若被放出,必然会起大的轩然**。

    “哈哈,我既逆天,怎还怕天谴?”扼住莫邪喉咙的大手向着空中一挥,莫邪脖间顿时展现了几道子血痕。

    魔主仰天长啸“妖主真是我知己,此时的冥界,就是地狱,哈哈,阎罗要与妖王作对,这样一个天大的机会,我不夺,岂不是这场游戏太无趣了吗?”

    “我杀了你!”长鞭挥在空中,无数利刃飞向魔主,他大笑,丝毫不在意中便将利刃震碎成粉末。

    芜玥一笑,手中的长鞭狠狠划过魔主的脸颊。

    “啊!”魔主吃痛,身子被逼后退数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芜玥。

    芜玥扬声一笑,那利刃只是掩人耳目,最后的一鞭才是真的。

    鞭子尖扫过魔主的脸,生生抽断了骨头。

    这样一来,大殿之中的较量当即展开,璁手中的折戟如火,速度惊人的穿梭在芜玥与魔主之间。他地狱之底苦练法力,就是为了今日助阎罗杀出一条血路。

    角落中,男人又是饮了一杯酒‘没救了……’

    另一边,雪刚要站起来就被上官西楼按下“不要动,佛陀在,一切自有结局。你若进去,搅了局,更不好办了。”

    雪侧侧头,想到了什么,侧歪的倚在上官西楼肩膀“西楼,我想我懂了。”

    “修策与芜玥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打断骨头连着筋,怎么会这么轻易认输?”拥着雪儿,上官西楼一挥手,大殿内当即无了身影。

    变化莫测的,瞬间万隙的战场,或许是另一场机会的来临。

    战乱维持了两天,妖界大殿刮起一阵飙风,将大殿连腰砍断。

    那血色挥洒的疆场中,无人见一个孩子,小手攀上烧毁的尺台,手中一个透明水晶,默默念着什么,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更小的孩子。那个小孩子似乎再叫大一点的孩子‘舅舅’。

    而后,滔天高的巨浪一瞬翻涌而上,将大殿,与其中的妖魔一瞬吞噬。来不及惊呼,更来不及有一刻的反应,整个妖界顿时被如山高的巨浪淹没。

    天上突然开始飘落雪花,雪花只是稍稍沾染上水面,便顿时化为玄冰。

    小小孩问小孩“舅舅,这是什么?”

    “这是落水古冰,舅舅奉命而来,将妖界里,连带所有妖神,冰封。”小九波澜不惊的站在尺台,看了眼寰儿“寰儿,你怕不怕?”

    “寰儿不怕,老爹母后都会出来的。”天真的孩童,灿然一笑,期盼的看着渐渐被冰封的玄冰。

    水底,芜玥只觉不对,反手握上修策的手腕闪电一般逃向另一边。

    她属水性,在水底,无人可以比她穿梭自在,只是纵然她再快,也不及冰面上封存的速度。

    “快走!”看着前方还有些水波荡漾,她拉着修策想去冲破玄冰。

    结局呵,到底是结局。不过她就算拼了命,也要去搏上一搏!

    “玥儿!你是水性,你快出去!佛陀下令,将这里封存!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修策火红的长袍在水中飘荡,他眼中一抹坚定伤的她体无完肤。

    “不!你若不跟我走,万年之后,你将再也看不到我,或者,我现在就散尽修为,让自己魂飞魄散!”他执拗,她更执拗,她不想,她害怕。

    “玥儿……”

    “修策,我害怕,我好害怕,跟我走,跟我走吧!”拼尽全力,看着那渐渐不再流动的水面,她不再给他机会,破水而出。

    而也只是刚刚脱离水面,身下的冰层迅速封存。

    尺台之上,寰儿兴奋的大喊“老爹,母后,我就知道你们都会出来的!”

    小九目光森然,佛陀说的没错,就算冰封所有,却未必封得住修策。

    而他没有选择,若不封了整个妖界,今日种种又该如何?

    芜玥与修策身上皆是重伤。尺台上,芜玥抱住了寰儿,心知这事还不是个结局“寰儿,以后你就跟着舅舅,要听话,知道吗?”

    “姐……”小九心里疼的一缩,这样的结局,早就料到了,不是吗?

    谁都不可能逃了惩罚,这个惩罚,远比当年天帝逆天弑父要严重太多。冥界十八层地狱被打开,无数恶鬼逃跑,就这一条,就是罪无可恕的大罪。

    “小九,寰儿以后就拜托你,我与修策去西海,静候天谴。”看了眼修策,修策一笑,明艳如辉。

    “姐,保重。”一手揽紧寰儿,小九坚定的点了点头。

    “老爹,你那女人刚才也进去了,被舅舅也封在里面了~”邀功般,寰儿高兴的张牙舞爪,显然不知父母大难来临。

    芜玥此时惨然一笑,素水,她刚才看到了,她投奔了魔主,十八层地狱,就是她打开的。

    所有的罪孽,由爱而生。

    看着太阳被厚云遮去,大地一片黯淡无光,修策将芜玥揽紧“玥儿,准备好了吗?”

    “嗯。”点头,早就准备好了。

    青烟散尽,西海边,一栋阁楼悄然而立,阁楼下,躺椅一把,芜玥躺在上面,看阁楼后曼莎珠华开得如火如荼。

    最后一刻,请用心记住,这漫天遍野的曼珠沙华是我的心,围着你,从不曾离去。

    “修策,抱着我。”看着阴暗的天,凉风渐进,她喃喃。

    阁楼中,一红色男子推门而出,他的手中拿了一只玉钗,玉钗上,曼珠沙华开得正艳“玥儿,我帮你戴上。”

    她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

    三千青丝被绾起看,艳红的钗戴在发上。有些东西,不必说那么清楚。就比如这钗其实是他的血,也比如这里所有的曼莎珠华都是他的血。这些东西,她只要知道就好。

    “天凉了。”

    “我知道。”

    “你怕吗?”

    “有玥儿,死都不怕。”

    “可是修策,我怕,我怕这一片天从此天塌地陷。”

    “嘘,佛陀来了。”

    西海边,静候天谴,风云变色,当一身袈裟的佛陀念生站在这里,芜玥感谢一笑“谢佛陀让我们冲出落水古冰,给我们最后一点时间。”

    “玥,天地之间自有法则,你可懂?”念生嘴角含笑,看了眼远处漫天的火红,轻轻摇了摇头。

    “玥懂,玥只求佛陀,修策今日所受之苦,玥愿一同承受。”双手合十,她虔诚的叩首。

    “触犯天条之人,就该接受惩罚。玥,你若懂,就不该阻拦。”念生手中捻动着念珠,申请一如从前。

    “佛陀,若动情之后,还是自己可以掌控,怎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只是爱到深处,再也放不开,才会犯下大错。求佛陀让玥一同受罚。”

    “西天院中有一颗菩提树,万年无果,纵然我惜它,可是也不能给她万年修行,你说对吗?这是天地之间的法则,不可更改。玥,结局已定,况且这并非是我的意思。”念生看向修策,点了点头。

    修策沉默了许久,弯下腰吻了吻芜玥的额头。那额头,一如从前,让他心安与幸福。

    “是的,佛陀,从我将心毁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可是修策一生,太多不干,修策说过,修策不如佛陀,渡不过情关,也不愿度过。修策这一生,毁在这里,也不愿放手。”

    他无法放手,无法不爱,也无法控制早就动心的他。

    “其实,最开始动心的并不是你,玥儿。”看着天边黑色愈发黯淡,修策大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

    “最开始动了凡心的是修策,在你重伤倒在十八层地狱的时候,在修策把你抱起的时候,修策动了凡心。可是修策明知不该,还是动了。”声音久久不散,扩散在耳边。

    第一次,芜玥被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而修策不能让你受到责罚,你还那么小,还那么可爱。你每次赖在森罗殿里睡觉,我都会过去。你睡觉不安稳,我就给你盖被子。我以为我可以做到让别人发现不了。可是越压抑的感情越是炙热,我忍不住吻了睡觉的你。”回忆涌上脑海,他一顿,看着早已被泪水淹没的芜玥,继续说着“也是那一刻,被发现了。我必须要做出不在乎你的样子,你才可以逃脱责罚。所以天界火炼海爆炸,我将你丢了进去。那一刻,我就在策划一场棋局。我说我要渡劫,我的劫便是你,而如何渡,便是人界一世。我知你恨我,怨我,但我却很庆幸,你也爱我。”

    沙滩上,芜玥跪在沙堆,早已泣不成声。

    早前的伤痕被撕裂,原以为都是他的错,却发现自己错的那般离谱,伤口在滴血,一滴滴的,仿佛要将全身的血液流尽。

    “玥儿,不是你不该遇见我,而是、我想遇见你。哪怕最后这样的结局,我仍是无憾。因为,修策爱你,无论人间地狱。”

    “为什么……”心好痛,好痛……痛得不能呼吸……

    佛陀念生叹息一声,所有的债,是缘也是孽。

    “玥,你明白了吗?这个结局并非我所定下,而是修策亲自定的。”佛陀抬手拍了拍地上的芜玥,看向修策。

    “时辰到了。”

    “不……无论如何,这罪,都要一起承担。”她起身突然抱住修策,想要阻止佛陀指尖散出的金光。

    可为时已晚,修策被金光笼罩,身子渐渐浮起。

    “不______要______!”撕心裂肺的呐喊,止也止不住的泪水,她纵身跃上半空,挡在金光之前。

    可是当她触碰到他的身体时,巨大的力气将她推开数丈。她就如断了线的风筝,猛地被金光震开。

    遥远的天空,悬浮的颗粒,突然汇成一个大大的漩涡,将她吸住。

    “不要!我不要_____!”

    痛苦呐喊,她看着极远处,修策被玄冰冰封,看着梦境中的成为现实,最后一句被淹没在无数颗粒中。

    眼前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独独心中有一团明火,心中稍暖,明火其中,她看到了百里冰山内,修策安然的躺倒在万丈玄冰下,他的眉心,依旧妖艳。他的一身红衣,褶褶生辉。

    而西海漫天遍野的曼珠沙华,一时间更是如火一般竞相开放。

    耳边,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在诉说着隔了千年的思念‘玥儿,让它们伴着你,千万世陪伴在你身旁,就如……我从来不曾离开,就如……我一直在陪着你。’

    黑暗中,她嘴角一勾,双手紧扣。修策,我愿化成梦里的蝴蝶,在瘦长的月光中等待黎明的瞬刻,共舞。 ( 极品百鬼图 http://www.xscun.com/5/596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