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黄金

文 / 文苑舒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皇帝的圣旨到了,而领着皇帝圣旨来的也不是一个陌生人。

    马腾。

    仍是湖州府台的马腾。

    身为南方士林的人却领着皇帝的圣旨而来,其中的意义可想而知,所以,褚随之在看到了他之后,身上的气势更盛了。

    只是可惜,马腾似乎也豁出去了。

    圣旨宣了。

    说的正是金家的,有人举报金家乃前朝皇室后裔,祠堂之中匿藏百万黄金,伺机而动,谋求复辟前朝。

    皇帝命湖州府台彻查。

    而除了这道圣旨之外,还来了两个御史,带着皇帝御赐金牌而来的御史,朝中文官皆分南北,御史乃文官之中的文官,更是如此,而这一次来的两名御史,都是出自北方士林。

    皇帝这般安排为的是什么,一清二楚

    褚随之便是再不将皇帝放在眼里也不能当着御史的面公然违抗圣旨

    金家一事,再也无法在台面下解决,亦无法成为他要挟齐倾的把柄

    ……

    “马大人,不知举报者是谁?”圣旨之下,金熙只能面对,只能想办法应对,而首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到底是谁想出这般恶毒之计

    此事一出,便是没有找到证据,可金氏一族也会如褚随之所说的,永无出头之日

    沈三死后,还有谁对金氏一族这般的恨入骨髓?

    马腾却是冷着脸,丝毫没打算给面子的意思,虽然还没有证据,只是有了这一出,这辈子金熙都不可能爬到他头上去,而且,他既然上了皇帝的船,便无需再顾忌一些不该顾忌的人,既是这个人之中有曾经让他敬畏万分的褚随之“金大人不必着急,等升堂之日,本官自然会让你们当面对峙”

    “马大人……”

    “至于升堂之前。”马腾没给金熙说下去的机会,“便请金大人跟金夫人委屈一下,先在牢房里面待两日了”

    “马腾……”

    “褚相大人。”马腾也没给褚随之说话的机会,他今日既然来了,便是豁出去了,“下官只是奉旨行事,而且,这也正是大人褚相大人千里迢迢从京城赶来的目的,不是吗?”

    褚随之眯起了眼。

    马腾握紧了拳头顶着迎面扑来的威压,“下官还要带人去金氏祠堂查看,便不相陪了。”说完,便对杨林道:“杨城守,将金氏夫妻暂且收押……”

    “金氏祠堂乃我金氏一族列代先祖灵位安放之地。”齐倾厉色开口,“马大人若是要动祠堂,是不是不该避开我们?”

    “金夫人的意思是……”

    “既然马大人这般言之灼灼,我们自然也要亲眼看看马大人如何从金氏祠堂里面挖出百万黄金”金熙接话道,“还请马大人行个方便”

    “金大人是糊涂了还是……”

    “金氏乃蓉城大族,先父更是朝廷御封的乡男,马大人没有让我们先与举报人对峙,更没有金氏族人在场便挖了我金氏的祖祠,便不糊涂?”金熙冷笑,“圣旨的确是不可违逆,但是挖人宗祠,天理亦难容下官还请大人莫要糊涂了,以免走不出蓉城”

    “你威胁本官?”马腾冷笑。

    金熙亦是冷笑:“不,金熙只是实事求是金氏一族单单是城中常住之人便有人一千之数,如今正值清明祭祖,四面赶回来祭祖的金氏族人更是不少,而大人带了多少人来?”

    “你”

    “金熙无意违抗圣旨”金熙继续道,“但是也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借着圣旨胡作非为”

    “既然皇上下旨彻查,那便该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褚随之也道,“马大人更无须遮遮掩掩”

    “褚相大人……”

    褚随之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马腾便是再豁出去心底也是怯了,退了一步,“好那便请金大人随本官……”

    “今日时间不早了。”齐倾抱着儿子道,“明日吧。”

    “你们莫要得寸进尺”

    “便是得寸进尺了又如何?”齐倾笑道,“我们便在这里,马大人还担心我们会跑了不成?还是担心褚相大人会包庇我们?”

    褚随之恨不得立刻杀了她。

    齐倾铁了心要拉他下水,“褚相大人说是不是?”

    “好”马腾没给两人继续一唱一和的机会,“那今晚便先委屈两位了”说完,便又对杨林吩咐:“请金大人和金夫人去牢房暂住一晚明日祠堂彻查”

    “小昶,去褚相大人那里。”齐倾放下了儿子,摸着儿子的头叮嘱道。

    褚随之脸沉了沉。

    “不要”小昶抱着母亲的腿,“妈妈,小昶要陪着妈妈,小昶要保护妈妈”

    “听你妈妈的话。”金熙亦然道。

    “父亲”

    “你妈妈父亲会保护,你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金熙蹲下身子用衣袖给儿子擦了擦脸,“小昶,你要长大了。”

    “父亲……”小昶的心很慌很慌,从未有过的慌,眼睛也红了,“妈妈……”

    “听话。”齐倾慈爱地笑道:“妈妈跟父亲都不会有事的。”

    “可是小昶还是……”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把拧起了,小昶吓了一跳,然后使劲地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闭嘴”褚随之冷冷地斥责道,随后直接拧着人走。

    小昶挣扎的更加厉害:“放开我你放开我”喊的撕心裂肺的,“你这个坏人放开我我要陪着妈妈妈妈妈妈父亲”

    齐倾抿紧了唇,忍着心疼和不舍任由着褚随之将儿子带走如今事态不明,她不能留小昶在身边褚随之是一心要至她于死地,但是绝对不会伤害小昶的

    “走吧。”

    金熙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嗯。”

    这一次,不管是生是死他们都会一起面对,谁也不会丢下谁,谁也不会被谁丢下

    “大人,就真的让褚随之将孩子带走?”身边的长随上前,“那孩子也是金家血脉”

    “区区一个金氏哪里值得皇上如此费心思?”马腾冷笑,金氏一族的人是死是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褚随之被困在蓉城

    ……

    圣旨一事传出衙门,全城哗然,别说前朝皇室后裔一事,便是那百万黄金也是让人震惊的瞠目结舌。

    之前蓉城城守带走齐倾,金氏一族的人便是认准了这次的灾难是齐倾惹来的,便是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还是将她恨出了血来,可这怨恨还没多久,事情便瞬间反转了。

    可这般的真相,金氏一族中没有一个人可以承受

    ……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金氏族老齐聚族长府中,原本是为了声讨齐倾的,只是如今却只有恐惧跟不信

    金氏一族是前朝皇室后裔?

    金氏一族的祠堂中藏匿了百万黄金?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厅堂之中,一群老人面色发白,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件事,更不可能相信这是真的?他们活了大半辈子了,怎么便从未听说过金氏一族居然有这般的出身?从未听说过

    “成安,你说”

    金成安一直沉默,从听到消息到一众族老赶来,他一直都在沉默,起先大家都没有在意这份沉默,可如今,当所有人都看着他,他仍是沉默的时候,便是最可怕的事情了

    “成安,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真的?

    难道真的是真的?

    可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成安,你到底说句话啊”

    金成安终于开口了,只是却不是回答族老们的话,而是吩咐自己的长随,“去衙门打听打听,熙儿跟齐氏现在如何了?还有小昶少爷,他现在在何处?”

    “……是。”

    “成安”族老们开始动怒了,“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

    “各位族老。”金成安起身,缓缓道:“如今金氏一族面临的是灭族之祸,理应团结一致,既然此事证明了与齐氏无关,那各位族老便先回去吧。”

    “你”

    “对啊,齐氏齐氏定然有法子的当年她便有法子,现在也一定有法子的”

    “对对对”

    “还有熙儿,熙儿也长大了,他们一定会救我们全族的,他们一定会的”

    “那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成安,你给我们一句实话吧”

    “各位族老请回吧。”金成安还是没有给他们想要的答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说完,便自己先起步离开。

    “金成安”

    “你太放肆了”

    “你给我们回来”

    可不管族老们如何的不满,金成安还是没有停下来。

    弥漫着整个族中的恐惧越发的浓郁了。

    先前还恨不得将齐倾置之死地的金氏族人,却是又将生存的希望寄予她的身上了,当年她可以力挽狂澜,今日也可以

    一定可以的

    可是,真的可以吗?

    齐倾不敢说,至少在现在,她没有任何的法子。

    “你别给我想那些有的没的的”金熙进了牢房,说的最多的也便是这句话,他绝对不会让她做傻事“你要是敢拿自己的命来换我们平安,我必定不会放过你儿子”

    “你还能虐待他不成?”

    “虐待算什么?”

    齐倾叹了口气,“我便是傻了也不会做这等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而且,便是我真的这般傻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已经不是褚随之可以一手左右的了。”

    “你知道就好”金熙便想不明白了褚随之为何非得至她于死地,只是他的心思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究竟是谁想害他们“究竟是谁这般狠毒?”

    沈三已经死了的,当年的尸首虽然残缺,但是绝对是他,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的了难道……

    他想起了一个人

    “想起了谁了?”齐倾见了他的神色便猜到了。

    金熙咬着牙,“会不会是高然儿?”

    “高然儿?”齐倾蹙眉,他不提她还真的忘了这号人物了。

    金熙道:“当日马腾将人带走是受了禇钰的意,之后我曾得到消息,禇钰从马腾手里带走了她,后来老师求到了褚随之跟前,褚随之将她从禇钰手里带走了,老师曾经在信上提到过他送了她回家乡。”

    马腾,褚随之,还有他所说的从韩磊口中得知齐倾握着明昭把柄一事,都能与高然儿扯的上关系

    齐倾沉吟半晌,“高然儿没有这个本事。”女人的恨意是很可怕,但绝对不是无所不能的

    高然儿便是再疯狂也搞不出这般大的动静

    “可除了她……”

    “这件事没有这般简单。”齐倾道,“前朝后裔一事可以说是死无对证,可是百万黄金一事却不可能随意捏造的,找不到这些黄金,便是诬告,不管是谁,我们都可以将他置之死地可对方还是做了。”

    “这不正是对上了?高然儿那个疯子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话是这般说。”齐倾道,“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褚随之会受高然儿蛊惑那是因为他本身便对我动了杀机,被明昭给搅的心神不宁,可是皇帝呢?还有马腾,他们岂会被区区一个高然儿蛊惑?便是韩磊也没有这个本事”

    金熙明白这个道理,可除了她,他真的想不出究竟有谁这般恨金家。

    “或许这件事与高然儿有关系。”齐倾继续道,“但绝对没有这般简单”说完,便看向金熙,“你们金氏的祠堂,真的没有问题?”

    金熙一怔。

    齐倾没有继续,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我们的祠堂”金熙却道。

    齐倾叹了口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算这些?你父亲临终之时可有跟你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金成业一直防着她,所以不跟她说理所当然,只是一定会给儿子说的

    “除了让我一定要留下你之外,没有其他特别的。”金熙摇头道,“阿倾,你不会也以为祠堂真的有问题吧?”

    齐倾也是摇头:“我不知道,只是对方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来若只是胡扯,那便太匪夷所思了”

    金氏祠堂……

    “若是真的找到黄金……”金熙的心一沉,“那金氏一族便是水洗也不清了”那时候,便不是前朝皇室后裔也是了“阿倾,我们便只能坐以待毙?”

    齐倾沉默。

    “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

    齐倾瞪了他一眼,“又胡说什么?”

    “若不是你跟我回来,那金氏一族便是灭族了也不会牵连到你跟小昶……”

    “你没听褚随之说要我死吗?你便不怕这事是我惹来的?还有,当初我的确用明昭威胁过韩磊。”

    “怎么就跟你有关了?”

    “好了。”齐倾打断了他的话,没继续下去,“与其在这里胡扯,不如静观其变我便不信了老天真的要绝了我们”

    金熙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日,难道老天爷还会给他们开这般一个玩笑?

    ……

    “我要去找妈妈,我要找妈妈你这个坏人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小昶被褚随之带回来之后一直闹着,便是晚膳也没吃,可即便如此,还是叫嚣的中气十足的,像是有永远都用不完的精力。

    褚随之没在屋子里,可是却还是被影响到了,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可以这般讨厌一个孩子

    这个该死的孩子

    若不是明昭疼他疼到了骨子里,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去把他的嘴巴给我塞了”

    “是。”

    褚随之没等人出去便又阻止,“算了。”随后起身走了出去,他就不信他褚随之连一个孩子都搞不定“再吵本相便割了你的舌头”

    “放我出去”小昶没有丝毫的畏惧,“我要去找我妈妈”

    “他们死到临头了,你要去陪他们一起死吗?”褚随之冷笑。

    小昶更是愤怒了,“我妈妈不会死的”

    “我说她死定了”

    小昶冲到了他的面前,动了手了,拳打脚踢的,“你这个坏人你这个大坏人你为什么要害我妈妈?为什么要害我妈妈?我要告诉姨姨,我一定要告诉姨姨我一定会让姨姨赶你出去的,就像当年我妈妈赶我父亲一样把你赶的远远的我一定要告诉姨姨”

    “看来齐氏还真的不会教儿子”褚随之讥笑,这些拳打脚踢对他不过是瘙痒一般,“只长个子不长脑子”

    “你才不长脑子了”小昶气的脸都白了,“姨姨跟我妈妈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你却要杀我妈妈,姨姨一定不会原谅你的褚相大人,姨姨一定不会原谅你的她会讨厌你,会不要你的”

    这话戳中了褚随之心中的痛处,脸色也狠厉了下来,一把将眼前的小豆丁拧起,“你再说一次?”

    “姨姨会生气的她一定一定会很生气的”小昶心中一怯,但是却没有退缩,他才不会退缩了,他一定要救妈妈跟父亲“褚相大人,你一定会很惨很惨的”他居然害他妈妈?他居然敢害他妈妈?“我一定会告诉姨姨,一定会让姨姨好好地……”

    话还未说完,人便被扔出去了。

    “啊”小昶飞在半空之中,觉得自己这一次要死了。

    褚随之终究还是保持着一些理智的,在孩子摔下地的前一刻,稳稳地将人给拧住了。

    小昶惊的面无血色。

    褚随之低头看着他,“再口不择言,便不要怪本相心狠手辣”

    “你……你……”小昶颤抖的只能挤出这一个字。

    褚随之面目有些狰狞,“别以为有明昭在你便可以肆无忌惮,她可以喜欢你也可以喜欢别的孩子齐昶,你并不是无可代替”

    “我……我叫金昶”小昶攥紧了小拳头,咬着牙道,“姨姨……姨姨也不会不要我的”

    一定不会的

    姨姨一定会帮他救妈妈的

    褚随之再一次将孩子扔了出去,不过这一次却不是想要他的命,而是直接扔到了手下的怀中,“看好了,他若是再吵闹,便割了他的舌头”

    “你敢”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褚随之阴森森地道。

    小昶不怕他,不过也还是安静下来了,他要保持精力然后想办法救妈妈,他一定要救妈妈,一定要

    ……

    “主子,七公子到了。”

    褚随之这才安静没多久,手下便来报,禇钰来了,当即讥笑:“动作还真的快”

    手下低头,不语。

    “让他进来”

    “是。”

    半晌之后,禇钰便一身风尘地进来了,见到了人劈头就问,“小叔,你疯了吗?”他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堂堂禇家掌权人,这般样子像什么话?”褚随之亦是愠怒。

    禇钰气极了,“小叔”

    “为了一个从来就不属于你的女人……”

    “现在是小叔为了一个女人胡作非为”禇钰没有等他说完便喝道,“金氏一族是前朝皇室后裔?这话小叔你也信?别说这根本不可能,便是真的那又如何?前朝都亡了多少年了?金氏一族是不是前朝皇室后裔与大齐有什么关系?”

    亡前朝的又不是大齐?

    大齐跟前朝之中还隔着一个乱世,便是前朝皇帝从地底下爬出来也影响不了大齐,可他却任由着那些人胡闹,还掺和其中,不是疯了是什么?

    他到底又从明昭那里受了什么刺激?

    褚随之脸色越发的阴沉。

    “小叔”禇钰吸了口气,“即使你还认为齐倾对明昭的影响会让你失去她,可是也不该用这般手段来对付她小叔,你魔怔了”

    不是魔怔是什么?

    要对付齐倾,他有的是办法,哪里还需要这般手段?

    “还有,你看看眼下的情况,难道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吗?莫名其妙地冒出人来指证金氏一族是什么前朝皇室后裔,说什么金氏祠堂藏匿百万黄金,还有皇帝的圣旨,小叔,难道你不觉得一切都很不对劲吗?”

    “你是什么意思?”

    “皇帝都知道这件事,为何明昭不知道?”禇钰继续问道。

    褚随之神色微变,不过还是道:“我已然吩咐下去,不许她知晓这件事”

    “小叔你觉得明昭已然全然信任你吗?”禇钰不在意揭他的伤疤,“你真的以为你可以瞒的住她吗?便是你真的可以,那皇帝会让你如愿以偿吗?没错皇帝的确跟个傀儡没两样,可是他当了这般多年的皇帝,在皇宫之中多少有自己的势力,便是不能与你们对抗,但是给明昭传一个消息难道还做不到吗?皇帝的圣旨都来了,为何明昭却是无动于衷?即使她不在乎齐倾的死活,即使她也怀疑金氏一族,可小昶呢?她疼小昶疼道什么地步小叔你还不知道吗?小叔,你就真的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褚随之脸色更加的难看。

    “小叔”禇钰一字一字地道:“这件事没有这般简单区区一个金氏哪里能闹出这般大的动静?”

    褚随之抬脚便往外。

    “小叔”禇钰拦住了他,“你若是再这般冲动,便真的着了别人的道了”

    “让开”

    禇钰没有让开,“能够如此拿捏住小叔的心思,将小叔引来蓉城,小叔若是再冲动行事,便就真的如了对方的意了”

    褚随之没有再动,只是身上的煞气更浓。

    禇钰见他冷静了下来,继续道,“小叔越是失控,便会越将自己,将大长公主至于险境以大长公主的本事,她暂时不会有危险,小叔赶回去只会进一步落入对方的圈套之中,何不顺着他们的计划,看看他们究竟想如何?”

    褚随之毕竟是褚随之,不可否认这次他的确是有些失控了,可是,冷静下来,却还是那个叱咤朝堂的褚随之,“本相倒是要好好看看,谁将本相当傻子耍”

    禇钰松了口气,“小叔,究竟是谁……”

    这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巨大的响声给打断了。

    两人冲了出去,只见西面一处升起了巨大的火光,那正是金氏祠堂所在的方向,禇钰的面色倏然变得很难看,“怎么回事?”

    “来人,去查查究竟怎么回事?”褚随之沉声下令。

    “是。”

    ……

    牢房之中,金熙与齐倾也被这一声巨响给惊住了。

    “差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牢房的狱卒自然是认得金熙的,虽说这前朝后裔的身份很可怕,不过在没被真正定罪之前,狱卒们还是愿意给这前任上司面子的,当即便应允了派人去打听,不过这一打听,便是好几个时辰,直到天边都放白了,这才回了消息。

    “金……金大人……是金氏祠堂出事了……”

    金熙面色一变,“出了什么事了?”

    “府台大人让人将祠堂给围住了,到底出的是什么事情小人也不知晓。”那狱卒道,“不过……不过小人远远看过去,好像祠堂倒了……”

    金熙面色微白,“倒了?”

    “小人告退。”狱卒也不敢多说了,赶紧离开。

    金熙有些恍惚。

    祠堂倒了?

    倒了?

    昨夜的巨大响声,便是祠堂倒了?

    是火药吗?

    跟那日在鲤城水库之中一般?

    可是……

    “阿倾,我们的祠堂倒了……”

    列祖列宗,父亲的牌位……毁了……

    金氏一族八代祠堂,毁了……

    毁在了他的手里

    “我在。”齐倾握紧了他的手,也明白他的感受,只是或许没有他这般深刻罢了,而且这时候最该担心的还不是祠堂被毁,而是,这八代祠堂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只是他们被困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金熙,我们必须冷静”

    “我知道……我知道……”金熙深吸了一口气,眼瞳也渐渐地清明起来,“我不会乱的我还得保护你们母子”

    “嗯。”

    金熙将她拥入怀中,可是阿倾,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真的怕我又一次说话不算数

    ……

    昨夜的巨响同样惊动了蓉城的所有人,尤其是金氏一族的人,因为圣旨一事,这一夜可以说几乎所有金氏族人都无法安眠,而这一般一声巨响,更是惊了所有金氏族人,当祠堂被毁的消息传来,当族人跑去看到已经成了废墟的金氏祠堂,哭喊声顿时惊了天地,而闻讯赶来的族老,两个年纪大的直接倒下,再也没有醒过来。

    金成安站在成了废墟的祠堂前,脸色灰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可是,事情还没完。

    没过多久,衙门的人来了,在废墟前面围了一个包围圈,阻止任何人尤其是金氏族人进入。

    还能撑着的族老们连去废墟里面抢救祖先牌位的机会都没有了,又有几个晕死了过去。

    其余的金氏族人想闹,可是看着那霍霍大刀,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而作为金氏的族长,金成安跪在了包围圈外,一直跪着。

    有些金氏族人陪着,也有的跑了。

    ……

    天边泛白,朝阳渐渐升起。

    废墟之中忽然绽放了道道金光。

    “黄金”

    “黄金有黄金”

    “好多黄金”

    “啊黄金黄金”

    进入废墟之中搜寻的官兵纷纷喊了出声,又惊又喜。

    包围圈外,金氏族人恐惧万分。

    真的有黄金?

    真的有?

    那便是说是真的?他们真的是前朝皇室后裔?真的匿藏了百万黄金?真的要造反?

    那……那他们不就是死到临头了?

    不

    他们不想死啊

    不想死啊

    不少人开始逃了,不过最终也还是有人留下来,除了金成安之外,还是有人跪在了原地,请求祖宗恕罪的

    金氏一族,也还不算是完全不堪

    黄金找到了。

    马腾看着废墟之中那些被包裹在破碎残砖里面的黄金,也不禁变了脸色,这分明是建造祠堂的青砖,难不成这金氏祠堂是用黄金砌成的?

    不过不管是不是,金氏一族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来人,把黄金清理出来”

    ------题外话------

    中午十二点上传大结局 ( 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 http://www.xscun.com/6/6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