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没有《魔刻》就没有《我才》

文 / 废铁行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就像大家看到的一样,《魔神刻印》在143万字的时候以“不太一样”的方式完结了,作为一部被封过书而更新断断续续的作品,这样的结局也算是有个交代。

    有很多故事还没讲完,有很多角色还没出场,但是人生本就充满遗憾,幸运的是,我并未溺死在这遗憾当中,而是从中汲取了避免更多遗憾的教训。

    先来说一说《魔神刻印》跟废铁的上一部作品《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的关系吧。

    事实上被过誉为“国产轻小说代表作”的《我才》以430万字完结的时候,许多读者都期待类似风格的下一部作品,于是就有了《xxxx的女儿xxxx》的预案,但是这个预案被当时的责编极度不看好,认为“涉黑”迟早被封。

    那时废铁正处于人生低潮,现实压力让我没有坚持己见,结果就是《魔刻》的仓促上线。

    很多人把《魔刻》当做《我才》的后传或外传,其实某种意义上说,《我才》才是《魔刻》的外传。

    《我才》最初发文时间是2012年,地点是acfun,最初书名叫《从小一直欺负我的小霸王竟然是女孩子?》,而《魔刻》作为试验性作品,前3万字在2011年就写出来了。

    “冬山市”、“青姿高中”等名词的首次出现,是《魔刻》而不是《我才》,当我心中出现了一个男孩天天被喜欢自己的女孩子欺负的故事以后,因为觉得想设定太麻烦,就直接沿用了《魔刻》中的冬山市,以及其他许多东西。

    所以,《我才》才是《魔刻》的外传,只是这一部外传不小心比正传字数更多,生命力更强。

    另外虽然《我才》的下一部书没有因为涉黑而被封,却终究因为涉黄而被封了,难道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吗?(笑)

    前些日子我和地下室妹子一起去电影院看《你的名字》,看到摸胸梗的时候,突然有点尴尬。

    大家知道废铁是老司机,但是当时影院里还有孩子,我不觉得应该给10几岁的小学生看这样的内容——

    然后我突然自责起来——网易漫画上的《我才》的漫画已经算很污了,但原著更污,这么污还在讨论动画化和影视化的可能,真的不要紧吗?

    当初《魔刻》被封书时所产生的愤懑,忽然消失不见了。

    《魔刻》比《我才》更出格,甚至专门有里番情节,更可怕的是这些里番情节如果不看会影响情节连贯性的,如果照这个路子继续写下去,那么真的就像某个铁丝的预言一样——

    因为没有女粉所以自暴自弃走上了网黄的道路啊!!

    不可以!h不h不重要,小学生能不能看关我屁事!小学生本来就不应该看暴漫也不应该看废铁我的书!关键是太h了会掉女粉啊!废铁的女粉本来就是个位数的!掉一个少一个!!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在写《我才》之前我有不少女粉的,甚至还有女作者、女漫画家粉我,地下室妹子就是我的女粉之一,为什么现在我的粉丝是一大堆叫嚣着“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变态啊!我对这个粉丝都是变态的世界绝望了!!

    古龙、王小波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家,他们写的也挺黄,但是也有不少女粉。

    “插……不,差哪儿了呢?”废铁时常眉头高皱,漂浮在水塘里,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只因为他们是人类,而我是伪装成人类的河马,所以注定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吗!混蛋啊居然敢瞧不起河马!体重3吨、咬合力5000磅的怪兽你们怕不怕啊!咬死你们啊!”

    等等,貌似这两个人已经英年早逝了,河马基本上不会拿活人当偶像,像是周恩来、王尔德、埃尔热、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诶貌似相声演员比较多,谁让我小时候最爱听相声呢?

    古龙曾经说过:“靠文稿吃饭虽然不是所有作家的悲哀,却是我的悲哀。”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巨大的现实压力真的会改变某些作品的写作初衷,为了“人气”、“投票”等东西,一个个看上去不起眼的改动积累起来,最后会演变成雪球效应积重难返。

    地下室妹子现在仍对于《魔刻》的被封耿耿于怀、忿忿不平,我倒开始释然了。

    或许是时候回归初心,开始一段不受人气、投票束缚的新旅程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终结《魔刻》,并且开始写一部与《我才》风格类似但绝不雷同的校园恋爱轻喜剧。

    我不想有朝一日无颜见周总理于地下,当总理问我为中华崛起做出什么贡献的时候,只能回答:“原来宅男们看着国外的作品撸,现在看着我的作品撸!”

    我不想《快乐王子》的作者王尔德与《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问我,他们的作品对我产生了什么启发的时候,只能回答:“我写了《快乐王子的丁丁在女孩子中间的奇妙冒险!》”

    我不想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等老前辈提到我的时候,说:“他啊,就是号称传统相声在小说界的继承者,说、学、逗、唱里占一个‘污’字……”

    我本该,有更远大的目标的。

    私下里,我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假如你对我没有任何善意,那么就别装作是我的读者。同样一个作者对读者没有任何善意,只知道赚钱,那也别装作你是作者。

    幸蒙不弃,一些读者自称为废铁我的粉丝,简称“铁丝”。

    时间精力有限,我不能一一与你们对话、聊天,但是有不少铁丝通过各种渠道跟我倾诉恋爱、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分享快乐,把我当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我很感动,并且惭愧。

    我真的,没那么好,我本该可以更好的。

    我希望我以后的小说可以更好地帮助你们。

    曾经认真地思考过,原本以《指环王》那样的史诗作品当做目标的我,却阴错阳差地进入了轻小说的领域,我应该浅尝辄止,还是再接再厉?

    原本追求严肃、厚重,以及悲剧的我,来写轻松、搞笑甚至被认为肤浅的轻小说,是否合适?

    当我在上班时间的地铁里看到那一张张愁眉不展的脸孔的时候,心中有了答案。

    生活本已如此沉重,我为什么要雪上加霜。

    开始使用“废铁行者”这个笔名的时候,恰逢身体抱恙,于是我勉励自己,哪怕“身如废铁,仍需前行”。

    但即便是自认坚如铁石的我,仍然在现实的压力下做过违背本心的事情,觉得自己在某些时候“不像自己”。

    一个人,要么越来越像自己尊敬的人,要么越来越像自己鄙夷的人,没有中间路线。

    你曾经鄙视过擦边球,现在你在写擦边球;你曾经鄙夷过求票,现在你在求票;甚至你作为老作者曾经鄙夷过轻小说,现在你在写轻小说。

    我需要分清哪些改变是有意义的,如果我还没有变成我自己鄙视的人,那么我所做的事情当中,必然有一件是仍然有意义的。

    爱。

    这在我看来是虚伪而又不纯粹的感情,但无论是在使用“废铁行者”这个笔名的前后,我都在作品中书写了“爱”。

    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有某个人在爱着你,这是可以超越距离、无视利益、打碎次元的爱。

    人类最基础、最纯粹的感情是恐惧,而为了对抗恐惧我们发明了无数的感情,愤怒、快乐、忧伤、嫉妒……而最后被证明有效的只有爱。

    我领悟到——

    轻小说,是沉重现实当中的一杯安稳的幸福。

    我希望,我可以对周总理说:“我让所有单身的铁丝都找到了老婆!(哪怕是幻想中的)”

    我希望,我可以对王尔德和埃尔热说:“我让快乐王子没有丁丁也能快乐!另外有丁丁的公主也有快乐的权力!”(王尔德和埃尔热一脸懵逼)

    我希望,我可以对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说:“说学逗唱里占一个污字怎么了!你们解放前不是也说过很污的相声段子吗?我很崇拜你们所以污的地方也要学啊!”

    其实,污与不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们喝下这杯酒之后,是鼓起了勇气继续前行,还是解开了裤腰带,抑或先解开了裤腰带然后继续前行。

    我希望和大家一起前行。

    侯宝林先生为了提高相声的格调,从45年开始就不再说里番相声了,而废铁我为了提高轻小说的格调,在以后的写作中也会画一条分割线,或者说,就算污,也要污得更有格调。

    在废铁的心中有三只河马,分别是白河马、黑河马,以及粉河马,白河马充满了神圣的光辉,黑河马有过多的负能量,而粉河马都是一些哈斯卡西的事情。

    从今以后,我不会让黑河马过多地影响我的写作,《魔刻》受黑河马主导太久,从原料的调配上来说,就难以产生足够的幸福。或许以“逆转未来”这一章当做分歧点,《魔刻》的故事,会在跟《我才》不同的2号宇宙里继续上演吧?不过即使有,可能也不是以小说的形式了……

    地下室妹子说过,她最喜欢粉色的河马,大概因为所有的河马刚出生的时候都是粉色,后来被太阳晒黑了才会成为黑色吧?

    现实的确会侵染你的本色,但是在地下室妹子的帮助之下,我们成功打败并且封印了黑河马,粉河马当政的时代回来了!

    黑河马酿的酒负能量太多,白河马酿的酒太喜欢说教,只有粉河马在保证正能量的同时还保有了趣味性,所以我终于可以为不离不弃的铁丝们备好那一杯安稳的幸福——那啥别跑啊不是河马口嚼酒啦!

    知易行难。

    纵然有所领悟,实行起来肯定也不会一帆风顺。

    但“废铁行者”的本意就是前行不辍,现在回归初心的废铁,愿意和大家一起重现一段美好旅程,在轻小说以及人生的道路上奔跑起来。

    2016年12月25日,圣诞节,新书正式发布,书名《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应该很快就能搜得到并且加入书架。

    当然因为某网站的美工不肯给我画巨`乳妹子封面的问题,好像已经提前放出来了,不过正常来说是圣诞节才正式更新啊!

    男人喜欢巨`乳有什么错!为什么不给我画巨`乳的封面!!(未完待续。) ( 魔神刻印 http://www.xscun.com/6/60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