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梦中的女鬼

文 / 无为导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这事情倒不是巧合,在王岩失去平衡,要倒下去的时候,脑子飞快一转,瞬间就想到了这个场景,借着没有站稳,拉着李欣芸摔倒,自己咚一声屁股先着地,然后躺了下去,顺便伸出手往李欣芸的腰上一拉,将本身摇摇晃晃的她彻底摔倒,让她倒在自己的胸膛上,又被王岩把姿势稍微调整了一下,两个人恰好就亲在一起了。

    起初,王岩也是存着捉弄这个跟他合不到一块儿去的小辣椒,倒没有感觉到李欣芸的嘴上是啥感觉,在他被李欣芸压住的时候,李欣芸的两团大肉球就压到了他的胸膛上面,那温暖柔软的感觉,直接让他有了反应,下半身生气了,怒气冲冲的起来,顶在了李欣芸的身体上,还恰好在那敏感的大腿内侧。

    王岩不失时机的亲上了李欣芸的两瓣嘴唇,捕捉到了她的舌尖,刚要用自己的舌头去进攻,李欣芸已红着脸拾起身来了。

    王岩添了一下嘴唇,嘴上还挂着一丝口水,那是李欣芸舌头上留下来的,光想到这儿,王岩就有一种成就感。

    李欣芸很快拾起身来,瞥了王岩的裤裆一眼,那儿支起了帐篷,心想就是王岩那讨厌的脏东西刚才顶到了自己,气得在王岩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大声叫道:“司机,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将车停了下来,李欣芸捂着嘴就跑了下去,在路边哇哇干呕,不停的往外吐唾沫。

    王岩和郭慧枝随后跟了下来,王岩表现的很生气,得了便宜卖乖的道:“谁让你刚才亲我来着,你知不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亲过哩,你……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娶老婆?”

    这话立马就激起了众怒,李欣芸倒不说了,可郭慧枝知道王岩的为人,他和许艳儿的事情不少人都知道,还好意思说他是第一次被人亲。

    “你再说一句我就杀了你,把你剁了,砍了,骟了,阉了……”李欣芸有点疯狂的叫道。

    王岩心中有些歉疚,可不能说他是故意的,灵机一动,就对郭慧枝道:“郭领导,你帮我看看后脑勺,刚才摔地上撞了一下,现在很痛,看看有没有给我撞出血。”

    郭慧枝担心的走了过来,拨开王岩的头发仔细检查了一遍,在王岩的头上摁着,问道:“这儿吗……这儿……是不是这儿……”

    李欣芸解气的骂道:“活该,摔死了活该,流氓,混蛋,土匪!!!”

    王岩假装很痛,呲了一下牙,咧着嘴痛苦的道:“别动,就这儿,就这儿,你看看有血吗?”

    李欣芸也有点担心了,脑子上的毛病最麻烦,可别真给这混蛋摔成了白痴。

    郭慧枝早就紧张起来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也就放心了,道:“没有流血,可能只是磕了一下,记得别揉,不然就肿了。”

    王岩双肩一塌,像是松了口气,看到前面有个卖西瓜的摊子,就问道:“郭领导,快到小辣椒家了吗?”

    郭慧枝前后看了看,点头道:“再走十来分钟吧,就能到姑姑的铺子里了。”

    王岩哦了一声,就去前面的西瓜摊挑了两个西瓜,一个大,一个小,小的在摊位就切开了,大的准备带给郭慧枝姑姑,也好找她打听事情。

    李欣芸本来在生闷气,一看王岩只买了一个西瓜,顿时不满意了,瞪着王岩道:“你真是个小气鬼,买一个西瓜去见我妈,你都好意思,要是我的话,我都嫌丢人。”

    王岩知道李欣芸和他过不去,犯不着跟她吵,吃着切开的小西瓜,拿了一牙西瓜塞给她:“西瓜还塞不住你的嘴,你这嘴是吃啥子长大的。”

    郭慧枝也渴急了,吃着王岩买的小西瓜,没有说话。

    李欣芸将那一牙西瓜吃完,竟又跑去让老板挑了三个瓜,和王岩先前的瓜装了一袋子,让王岩去付钱。

    王岩气得牙痒痒的,付了钱嘀咕道:“格老子的,老子拿这么多西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去提亲哩。”

    李欣芸没有生气,笑嘻嘻的道:“那好啊,你去提亲,看我怎么拿闩门棒子把你打出去。”

    三人收拾完了那个西瓜,由王岩扛着一袋子西瓜去见郭慧枝的姑姑,李欣芸的妈妈。

    王岩和李欣芸免不了吵两句,郭慧枝一会儿说说这个,一会儿骂骂那儿,不知不觉走到了李欣芸家的铺子面前。

    王岩一直都没有问,一直走到李欣芸家的铺子面前,才知道李欣芸家原来也开着一个理发店。

    李欣芸都快离开王岩他们乡的管辖了,不过接近县城,这边到处都脏兮兮的,不过偶尔能看见二层小洋楼,生活水平明显高了一截。

    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理发店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身材臃肿的妇女正在锥一双鞋。

    郭慧枝笑着叫了一声:“姑姑。”

    那妇女抬起头来,笑道:“慧枝……芸芸,你们俩怎么一起回来了?”

    李欣芸叫了一声:“妈。”顺便坐在理发店的长椅上,冷淡的道:“有人来找你了。”

    这妇女名叫郭梅梅,正是郭慧枝的姑姑,李欣芸的妈妈,也是王岩要找的那已死寡妇的好友。

    王岩看着郭梅梅,心中一阵激动,或许,通过郭梅梅,就能找到金蛤蟆的线索,将那断了的东西重新接起来。

    王岩有礼貌的笑着打招呼,将西瓜放到地面上:“阿姨,初次见面,没啥好拿的,就带了点西瓜来。”

    郭梅梅没有提西瓜的事情,不解的看着郭慧枝道:“慧枝,他是?”

    “姑姑,他是我一个槐树湾的朋友,来找你打听点以前的事情。”郭慧枝解释道。

    郭梅梅这才惊喜的笑道:“原来是乡党,你看你这客气的,都扛着袋子来了,阿姨老家也是槐树湾的人,嫁到川子里,又学了个理发的手艺来开个小铺子糊口饭吃,要不这时候咱们是邻居也说不定。”

    王岩又很有礼貌的回应了几句,看得李欣芸很不服气,心想这家伙明明是个混蛋,怎么在她妈面前又规规矩矩的,真是能装模作样,简直讨厌急了。

    郭梅梅看没有客人上门,就将铺子关了,拉着三人到了后院,差使着李欣芸泡了茶招待王岩。

    李欣芸给郭慧枝泡的是正常茶叶,给王岩的杯子里扔了一把茶叶沫子进去,还没放糖,存心要捉弄他。

    郭梅梅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槐树湾了,听到王岩是从槐树湾来的,对王岩很热情,拉着王岩问起来槐树湾的事情,打听着以前那些人家的境况,和王岩倒像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谈得非常开心。

    郭慧枝去过槐树湾,偶尔还能插两句,可李欣芸对王岩他们的谈话听得稀里糊涂的,渐渐就失去了兴趣。

    别看郭慧枝没有回过槐树湾,不过听到的关于槐树湾的消息还真是非常多,甚至连哪家孩子叫什么名字都知道。

    郭梅梅说着往事,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可忽然神色一黯,问道:“王岩啦,阿姨向你打听个事儿,在学校和卫生院那儿有一户人家,那户人家的早就散了,院子也败落了,听说那座院子现在被人买走了,你知道那座院子的情况吗?”

    王岩愣了一下,郭慧枝已经笑道:“姑姑,你还不知道吧,那买了院子的人就是王岩,王岩借着那座院子开了个小卖铺,小卖铺在槐树湾很火哩。”

    郭梅梅一怔,叹了口气道:“你们赶上了好时代,我还在槐树湾那阵子,过的日子那叫一个苦啊。”

    王岩看准时机,就问道:“阿姨,我这次来,就想跟你聊聊,我院子里吊死的那个寡妇的事情。”

    郭梅梅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警惕的盯着王岩,道:“你问这个做啥子?”

    王岩心中没底,不知道她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就苦着脸巴巴的道:“阿姨,你可不知道啊,以前村里人都说那院子里闹鬼,是座凶宅,我都不信,可我住进去之后,总是不踏实,常常做恶梦,一个吊死的女鬼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我现在都不敢回去睡觉了,就想了解一下她,好把她给安抚了,那我就可以过正常点的日子了。”

    李欣芸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激动的问道:“这个世上真有鬼吗?带我去看看吧,带我去看看吧。”

    郭梅梅没有理会李欣芸,叹了口气,道:“梅英也是个可怜人啦。嫁了个俊朗的小伙子,没过两年就被河水淹死了,有个遗腹子,养到两岁也死了。儿子死后,就神经兮兮的,终于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给吊死了。”

    郭梅梅眼眶一红,泪水流流了出来,伤心的道:“我和梅英从小就一起玩,一起在公社干活,一起放羊,一起薅羊毛,她……她的命也太苦了,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王岩不好打断她,就安静的坐着。

    李欣芸看到妈妈哭了起来,也乖乖的坐好,不敢调皮捣蛋了。

    郭慧枝拿出了卫生纸递给郭梅梅,让她擦着眼泪,过了好一会儿,郭梅梅才缓了过来。

    “王岩,梅英……就是你说的那个吊死的女人,真的阴魂不散,出现在你的梦中?”郭梅梅忽然问道。

    王岩感觉到郭梅梅的语气变了,像是要找出王岩话中的破绽一般,让王岩一阵心虚。 ( 最强热血教师 http://www.xscun.com/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