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还是有收获

文 / 无为导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王岩故意将脸缩成了一朵菊花,掩饰着自己的表情,笑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你说的梅英,我的院子现在很邪气,找了好几个异人看过了,还是老样子,所以就想着等她下次出现的时候,让我把她安抚了,赶快找户好人家投胎吧。 她到底发生了啥事,有啥子想不开的就把自己吊死了?她和阿姨你都是一个祖先的后代,应该也像你一样漂亮,就算死了男人,也不愁找不到好人家的吧。”

    王岩侃侃而谈,在不知不觉中拍了郭梅梅一个马匹,把郭梅梅乐得笑了一下,因想起郭美英的悲伤情绪也冲淡了不少。

    李欣芸非常骄傲,按照王岩的说法,她是郭梅梅的女儿,自然也应该很漂亮才对,不由嘀咕了一句:“就会拍马屁。”

    李欣芸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在旁边煽风点火道:“妈,到底是谁吊死了,发生了啥事,你们一个个神秘兮兮,怪瘆人的。”

    郭梅梅看了李欣芸一眼,那意思是你别多管闲事,转过头看着王岩道:“其实吧,她身上发生了好多事情,我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清楚,我只能大概跟你说说了。她吧,在槐树湾救了一个小伙子,那小伙子脑袋磕坏了,没了记忆,跟梅英一起生活了近两年,朝夕相处,就有了感情,那小伙子就被召成了上门女婿,两个人就一起生活着。”

    “可是那小伙子命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河龙王,有一次山洪爆发,生产队都歇了,他们两口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去了河边,那小伙子就被河水冲走了,梅英也成了寡妇。”

    “过了不久,梅英就生了个儿子,儿子本来很健康的,可是没过两年,孩子就病死了。在我从槐树湾嫁出来跟芸芸她爸之前,我去找她,想和她说说话,没想到门反锁着,怎么叫都没人答应。那时候她家养着一条大黑狗,那条黑狗听到我推门,就像发了疯似的叫,叫的我心里面乱糟糟的。”

    “我感觉情况不妙,就找了几人人将门给撞开,大家进去一看,把我差点吓死,梅英……她,她竟然吊死在梨树上了,而且人都已经硬了。村里的老人都说人吊死之后赶快把屁眼给堵住,只要别放屁,就还有的救。我当时又着急又害怕,找了一块玉米棒子,塞了好久才塞到她的屁眼里,可人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还哪管啥用。”

    王岩耐心的听着,可明显郭梅梅将一些重要的信息隐藏了,她闪烁其词,将郭梅英的事情全都隐藏起来了,明显有些不对劲。

    李欣芸忽然噗嗤的笑了出来:“妈,为啥子把……给塞住就能把上吊的人救活?”

    王岩看了郭梅梅一眼,心中邪恶的想着:“我就给你塞一下试试,让你感受感受。”

    郭慧枝对王岩的意图起了疑心,她听王岩说过,说要看风水云云的,可王岩见到她姑姑之后又改了一套说辞,说什么梦到吊死鬼,实在是不知道王岩到底想干啥,也不知道该咋帮他,就沉默着。

    王岩想了想,像是无意,却刻意的问道:“那她在梦中发疯,一会儿说她的男人怎么怎么地,一会儿又说她儿子怎么怎么地,一会儿又说啥金蛤蟆,她身前肯定发生过啥子吧,不然也不会吊死之后还冤魂不散,把我的院子弄成凶宅了?”

    王岩信口拈来,说了这么长一句话,也就为了引出那最后的“金蛤蟆”三个字。

    郭梅梅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显然“金蛤蟆”三个字也没引起她的注意。

    李欣芸讥诮的笑道:“我瞧你一定是做了太多的亏心事,才被冤鬼缠上了,你就等着她把你勾到地府去吧,到时候给你剁手跺脚扒舌头,剥皮抽筋拆骨头,种种酷刑招待一遍,保证你乐不思蜀。”

    当着郭梅梅的面,王岩倒不能说她,不过他还是很邪恶的想:格老子的,就算老子要下地府,也要先把你日了。把你的衣服扯破,钮扣掉一地,裙子撕掉,奶罩子扒走,内裤扯烂,再把你的屁股打开花,让你叫的比打雷还响……格老子的,让你再跟老子做对。

    郭梅梅也知道李欣芸和王岩两个不对付,她也有些尴尬,就笑了笑道:“王岩啊,我女儿就这样,跟谁说话都像喷刀子似的,你也别往心里去,等再过几个月,她去工作了,我就耳根子清净了。”

    王岩跟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不过心中恨李欣芸多嘴,将他问的问题给打断了。

    果然,经李欣芸这么一搅,郭梅梅不再提郭梅英的事情了,微笑着站了起来,看着王岩的头道:“王岩,我瞧你头发长了,既然来阿姨这儿了,就让阿姨给你理一理吧。”

    王岩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就欣然让郭梅梅理了发。

    他原本是中等身材,长相也平凡,理了发之后喷上啫喱水,将头发定型,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王岩很自恋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要给郭梅梅付钱,郭梅梅坚决不收,还要留他们吃饭。

    郭慧枝怕赶不上末班车,说什么也不吃,就和王岩离开了。

    王岩没有问到郭梅英的事情,出了门之后才将不满表现出来,一脸愁云的朝地上吐了口痰,一言不发的等班车。

    郭慧枝跟王岩说话,王岩也只是想着自己的事情,敷衍着应两句,郭慧枝也只好闷声了。

    王岩梳理着自己手上的线索,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跑回理发店,刚一进去,就看到郭梅梅慌慌张张的将一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收了起来,藏在衣服下面。

    王岩只瞥了那钥匙一眼,便看出那把钥匙是以前的的那种老式的铜钥匙,铜钥匙应该有些年辰了,颜色有些暗。

    郭慧枝将钥匙收好,微笑着道:“你忘东西了?”

    王岩一笑,直接问道:“阿姨,郭梅英是不是丢过红色的布鞋,老式的,口上没有松紧的那种?”

    郭慧枝也跟着王岩进来了,看到二人在说话,就站在旁边没有打扰他们。

    郭梅梅拧着眉毛想了想,忽然喜道:“有,那双鞋上应该还绣着一朵梅花,那花就是我们闲着的时候绣的,阿姨的这手艺都放下了好多年了,现在让我去绣花,我可绣不了。”

    王岩心头一喜,他在太平沟的山洞中捡到的那只红鞋,上面正绣着一朵花,他以前不认识,现在一想,正是梅花。

    这么说来,郭梅英去过那个山洞。

    她去山洞干嘛?对了,去山洞扔她刚刚死去的儿子。

    王岩立马想到了这点,这个收货对他来说可不小,激动的从脖子上拿出他捡到的那个吊坠,在郭梅梅面前晃了晃道:“阿姨,那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郭梅梅拿在眼前看了看,惊喜的道:“这好像是块玉,里面还有字啊,可能值不少钱哩。”

    王岩心中一动,他只是捡到这东西,并没有细看,给它绑了根身子就戴在脖子里了,莫非真是块玉?

    他忙将吊坠拿过来,借着门口的亮光一看,通透的吊坠内部,分布着红色的急道云纹,云纹隐约形成一个“王”字。

    “它很值钱吗?”王岩掩饰着心中的激动。

    郭梅梅道:“反正摸着不像玻璃石头,里面还有个字,像是天然的,只怕值不少钱,你可以找个懂得人帮你看看。”

    王岩冷静了一下,虽然没有找到金蛤蟆的线索,但有两点可以确认,郭梅英去过太平沟的山洞,他手上有一块可能很值钱的玉。

    王岩和郭慧枝离开了,二人经这么一耽搁,错过了末班车,王岩被郭慧枝埋怨了老半天。

    幸好有辆空着的拖拉机往桥头走,王岩给了司机五块钱,让他将他和郭慧枝捎上。

    二人坐在车筐里面,王岩始终想着方才发生的事情,连身边坐着个大美女都顾不上看了。

    “喂,死人,你咋连个屁都不放啊。”郭慧枝不满的在王岩身上敲了一下。

    她嫌脏,双手垫着两张纸,抓着车筐上的管子,可这么下去腿都酸的受不了了。

    王岩看出了郭慧枝的痛苦,左右一看,忽然伸出手去,一把将郭慧枝的腰抱住,将她一拉,郭慧枝就顺顺当当的坐了下来,到了王岩的腿上。

    郭慧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生气的看着王岩,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这是做啥,胆子也太大了,要是让人看到,我还做不做人了。”

    王岩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头,感慨的道:“今天被小泼妇阻拦了一天,连你的手都不敢拉,我可真要急死了。”

    郭慧枝被王岩抓住动弹不了,司机在前面开拖拉机,她又不敢挣扎,紧张的朝周围望了两眼,虽然天色黑了,但路上人还是不少,急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岩,你再这么胡闹,我以后真不理你了。”郭慧枝生气的道。

    王岩理直气壮的道:“我这不是看你站不住,又没地方坐,就让你坐到我身上,受苦的可是我啊。”

    郭慧枝狠狠的在王岩的腿上掐了一把,忽然感觉到一件硬物顶到了她的屁股上,一下子就慌了,明明想离开王岩,可身体中的毛毛虫怕了出来,又酥又软,没了力气反抗了。 ( 最强热血教师 http://www.xscun.com/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