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我就想要你

文 / 无为导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79章:我就想要你

    王岩也感觉到了郭慧枝的变化,很不客气的将她抱住了,一手摸到了她的大屁股上面,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背上,隔着那讨厌的衣服轻轻抚摸,找到了郭慧枝的奶带子。

    王岩太突然的动作,一下子就让郭慧枝清醒了许多,气愤的瞪着王岩,扭动着身体要坐起来。

    王岩瞅准时机,一张大嘴就封在了郭慧枝的双唇之上,趁着郭慧枝愣神之际,舌头就寻了进去,和郭慧枝的香舌缠绕在一起,挑弄起了郭慧枝的舌尖。

    郭慧枝又羞又急,偏偏身上升起奇异的感觉,毛毛虫从冬眠中苏醒,从她身上爬了出来,让她渐渐陶醉,渐渐迷失。

    王岩亲着郭慧枝,手上自然也不会毫无动作了。

    他那可恶的右手早已从郭慧枝的屁股上移了上来,攻破她的裤腰,手伸了进去。

    他那作恶的左手顺着她的充满弹性的身体上游走,握住了郭慧枝的左乳。

    郭慧枝身体发颤,很快燥热起来,扭动着娇躯,让那奇异的感觉肆意荡漾,就要忍不住主动去迎合王岩的动作了。

    郭慧枝醉了,感受着王岩双手的魔力,感受着那让她无法自拔的感觉,头一次知道当女人能够这么好。

    王岩的右手又往下伸了一下,摸到了郭慧枝的**,心中一动:“这次她穿的是啥样子的,料子很软啊。格老子的,管你穿的好,老子照样脱的妙。”

    王岩的左手握在郭慧枝的肉球上面,捏了两下,已经不满足这种感觉了,解开了她胸前的一个钮扣,将他的左手伸了进去,在郭慧枝惊慌的同时,王岩熟练的将郭慧枝的奶罩子拨到上面。

    郭慧枝握住了王岩的手腕,身上难受,心中也难受,想阻挡王岩,手上也没有力气,而且鼻中还有压抑的声音不受控制的传了出来。

    王岩压根儿没有理会,他清楚的感觉到,郭慧枝的**挣脱束缚时,那波涛汹涌往外弹的感觉。

    又大又软的肉球,一下子让王岩的火苗烧的更旺了,右手在同时挑开郭慧枝的**,摸到了她的大屁股上。

    拖拉机咚咚咚的往前跑,车筐抖的厉害,不过每抖一下,王岩便多一分享受,或拨弄一把郭慧枝的大肉球,或摸一下郭慧枝的屁股。

    王岩被郭慧枝压的腿有些发麻,就将手拿了出来,打算和郭慧枝换一个姿势。

    郭慧枝有些失望的朝王岩看去,明白王岩是要换姿势,忽然将王岩止住,又说起了那个她提过的话题:“王岩,你咋能这样对我,你对我到底是啥心思?”

    王岩嘿嘿一笑,一把将郭慧枝左边的那个肉球拨了起来,张口就往上面咬去。

    “就是这个心思。”

    王岩一口含在樱桃上面,舌头在上面旋转,牙齿去咬,口水都流到郭慧枝的肉球上了。

    郭慧枝似梦呓一样叫了一声,被王岩舔的一阵失神,奇异的感觉在身体中迅速扩散,再次让她迷失。

    拖拉机继续跑着,两侧偶尔有班车、摩托车跑过,二人的火热自然也被人注意到了。

    一个骑着摩托车的汉子与拖拉机擦肩而过,回头要多看两眼,迎面冲来一辆自行车,那汉子直接将自行车连车带人给撞飞了。

    王岩所有的心思都在郭慧枝身上,摩托车撞自行车动静又下,压根儿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不过那拖拉机司机到倒是回头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郭慧枝感觉到了司机的目光,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子了,忙将头埋在王岩胸前,将自己的前胸遮住了,狠狠的瞪了王岩一眼。

    王岩生气的看了司机一眼,怒道:“看着点前面,小心撞死你。”

    那司机已经转过身去了,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开他的拖拉机,可是心中已经翻江倒海了,几次差点都出车祸,和迎面跑来的车撞上。

    郭慧枝和王岩也不敢再坐他的车了,趁着让车的时候,就一声不响的下了拖拉机。

    郭慧枝怀着自己的心事,对王岩也爱理不理的,气氛就渐渐冷下来了。

    王岩好不容易又拦了一趟拉货的卡车,洪娟娟坐到座上,王岩就坐到车筐里的纸箱子上面,倒没有发生什么。

    等赶到乡政府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这两人没有吃饭,乡政府的灶也早就关了,饿得有些一塌糊涂。

    郭慧枝家距离乡政府很近,但她可不能带王岩去她家,就让王岩先在她的办公室等着,她去给王岩带点吃的来。

    王岩才等了半个小时,郭慧枝去而复返,给王岩用铁饭盒打了一盒的面条,让王岩将就着吃。

    王岩早饿了,狼吞虎咽的吃着,郭慧枝真怕王岩对她再动手动脚,就道:“王岩,你吃完了就在沙发上对付一晚上吧,我明天早点来见你。”

    王岩早就想着晚上把郭慧枝拿下,听她这话,忙放下筷子道:“你……你要去哪儿住?”

    郭慧枝警惕的看着王岩,紧张的道:“我自然是回家了,这大半夜的不回家,让我爸妈怎么想。”

    王岩巴巴的望着郭慧枝,道:“你就忍心让我这么一个人独守空房?”

    郭慧枝没好气的道:“你要是受不了就去外面抓猫儿。在我身上浪费功夫,还不如去当奸商赚钱娶媳妇的好。我再提醒你一下,我是个正经女人,就算我再想男人,也不会跟人乱来的,你如果把我看成那种浪**人,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已经让你占了那么多便宜,你如果把我当朋友,以后就对我尊重点吧,不要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

    言罢,郭慧枝再也不向王岩多看一眼,经过王岩的身边,拉开门出去,又将门关上了。

    王岩被她一句话说的心凉了,对郭慧枝所有的渴望都冷了下去,原本觉得和郭慧枝之间的距离都肉贴肉了,可这时又觉得山隔山了。

    他看着郭慧枝的身影经过窗户,消失在外面,也没心思吃饭了,拉了灯躺在沙发上。

    王岩想着事情,不一会儿肚子就饿了,又起来将剩下的冷饭吃完,就睡下了。

    他没有回家,也不知道警察是不是已经找到槐树湾去找他了,更不知道赵顺顺和李瑞华是不是能够担当重任,帮他看紧那修房子的人。

    他的思维又回到了郭梅英身上,郭梅英去过太平沟的洞穴,那只绣着梅花的红鞋可以证明。

    陡然……

    王岩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一屁股坐了起来:“奇怪,就算她去洞里面扔孩子,也不至于连鞋都不要了,而且只丢了一只鞋,一定是她慌了神逃命才留下的。洞里面,一定发生了啥子,这件事情才害死了郭梅英。这件事情,肯定与金蛤蟆有关。”

    想到这儿,王岩又想起了那块玉坠,在灯光下看了看,道:“这个吊坠的吊绳都长到树里面了,也肯定是在洞口很多年了,如果这真是一件宝贝,那就不可能是槐树湾那穷山沟的人留下的,八成是外头来的人去过那个山洞。难道郭梅英和吊坠的主人在洞里面发生了啥?”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王岩就有些没底了,许艳儿从省城跑来寻找金蛤蟆,看来金蛤蟆牵涉很大,槐树湾应该早被觊觎金蛤蟆的人给盯上了才对。

    一向大条的王岩,头一次有了危机感,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老早,王岩就被郭慧枝给叫起来了。

    昨夜他被郭慧枝一顿教育,见到她不免有些别扭,可郭慧枝像个没事人一样,仍然对王岩有说有笑。

    郭慧枝叫醒了王岩,给他准备了一下洗漱的东西,便离开了,说是书记已经来了,她去找书记,看能不能再给刘珍珍补偿点钱。

    王岩洗了把脸,为了防止白天可能发生什么,喝了两口开水漱了漱口,就等着郭慧枝。

    一直过了大半个小时,郭慧枝才回来了。

    她手上拿着一个鼓鼓的信封进来了。

    王岩还是觉得和她有些别扭,就没有主动说话。

    郭慧枝洋洋一笑,将信封放到桌子上,道:“书记又给了三千,这次要是不把她给喂饱,那书记就和她斗到底,看她能从市上搬来啥人。”

    王岩将信封里的钱拿出来点了一遍,揣到口袋里,点头道:“今天不用再多跑一趟了,刘小芳今天会来乡上给我见话的。”

    王岩先离开郭慧枝的办公室,拿着钱在乡政府的大院瞎逛了一下,最后才溜到乡长的办公室外面看了看,里面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冯俊杰和刘小芳跑哪儿去了。

    他打听了一下,有人看到冯俊杰出去了。

    王岩忽然想到,昨日冯俊杰差点被捉·奸,今天就算是刘小芳来,他也不一定敢在办公室弄事了。

    冯俊杰要是真要和刘小芳办事,那肯定是找其他地方去了,八成完事才能回来。

    王岩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过了一个多小时,冯俊杰才春光满面的夹着一个皮包回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刘小芳也终于出现在乡政府的门口了。

    王岩知道他们俩刚才去办事了,一想到刘小芳的大肉球和大屁股被冯俊杰玩弄,他就酸溜溜的,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给享用了。

    王岩将冯俊杰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笑着走了过去,问道:“小芳,你再不来,我就该跑你姑姑家去找你了。”

    刘小芳也笑了一下,眼中泛着挥之不去的春情,道:“你一直在这儿等我?”

    王岩拍着胸膛,大言不惭的道:“这是当然了,你说过今天要来乡政府,我就在这儿等你了。看到乡长不在,就猜到你们俩又去玩游戏了吧。”

    刘小芳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子了,忙偏过头道:“你别在这儿跟我瞎说了,咱们换个地方聊吧。”

    王岩乐得差点叫出来,一个劲儿的点头。

    王岩跟郭慧枝打了声招呼,便拿着钱和刘小芳离开了。

    刘小芳今天还穿着牛仔半截裤,上身换了一件粉色的半截袖子,她对王岩的吸引力不减反增。

    看着刘小芳走路时一扭一扭的屁股,王岩就开始乱想,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剥·光,尝尝她柔软的大屁股贴在自己的身上时到底是啥感觉。

    二人就像老朋友一样,有说有笑,聊着家常,谁也没有提乡长和刘珍珍的事情。

    刘小芳对这边比较熟悉,带着王岩到了一个地毯厂,开了锁到了一间厂房。

    王岩顿时明白过来,这刘小芳是地毯厂的工人。

    刚一进去,王岩便四处寻找,看能否找到冯俊杰和刘小芳两个办事的痕迹,可里面乱糟糟的,破布碎棉花,应有尽有,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在这屋子里面要看出冯俊杰和刘小芳办事的痕迹,确实不容易。

    “这里面咋空荡荡的啊。”王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刘小芳笑道:“今天是星期六,地毯厂没人。”

    她的神色变得尴尬起来了,脸上红了红,还是咬着唇道:“刚才,冯俊杰也在这儿。”

    王岩摸不准刘小芳到底是什么心态,不过她连刚才冯俊杰在地毯厂的事情都告诉自己,明显对自己是很有好感的,连她最私隐的东西都说。

    刘小芳带着王岩继续往前走,打开一个小门,推开门进去,里面摆着一张床一张桌子,很简陋,不过比外面要好多了。

    刘小芳邀请王岩坐下,就拿起一个水壶打了水,开了电炉子用一个缸子烧开水。

    王岩琢磨着刘小芳的心思,心想着刘小芳和乡长偷情都被他给发现了,刘小芳应该知道他对刘小芳不怀好意,在这种情况下,刘小芳还敢带他来空无一人的地毯厂,这说明啥?

    在王岩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小芳在王岩眼前一下一下的晃悠着,那两条大白腿真是太好看了,又细又白又匀称,圆圆的屁股被讨厌的短裤包裹着,她弯腰的时候,露出半截白花花的腰身,太晃眼了,那短裤也贴在屁股上,两瓣屁股耸起来形成的若隐若现的一条沟壑,也露了出来,似乎只要王岩轻轻一拉,就会掉下来。

    王岩已经在李欣芸、郭慧枝、刘小芳身上憋久了,乍一看这么让他热血沸腾的场景,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我来帮你吧。”王岩热血上涌,忽的一下站起,从后面将刘小芳抱住了。

    刘小芳吓了一跳,忙挣扎着道:“王岩,你别胡来,你、你这是干啥?”

    王岩经验越来越丰富,知道女人的命门,就一口咬住刘小芳的耳朵,在她耳朵上吹了口气,双手也握住了刘小芳的两个肉球,揉了两下。

    “小芳,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要你,我忍不住了,现在就要你。”

    王岩动情的抱着刘小芳动作着,刘小芳被王岩弄得身体一阵发软,奇异的感觉荡漾开来,明明想推开王岩,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刘小芳知道再让王岩弄下去,自己肯定受不了,就将王岩的手抓住,板着脸道:“你再这么无赖,我就喊人了。”

    王岩注意着刘小芳的眼睛,她虽然板着脸,但眼中有些复杂的光芒,并没有那么坚定,就知道只要继续下去,肯定有戏。

    “这就叫无赖了啊,孤男寡女,在这没有人的地方不发生点啥子,不是太浪费时光了吗?”王岩借着说话吸引刘小芳的注意力,抽出右手从刘小芳的衣服下伸了进去,在她的腰肢上摸了起来。

    刘小芳挣扎起来了,眼神不断变化着,不过眼睛里面的春情越来越浓,阻止王岩的手也渐渐没了力气。

    刘小芳终于经受不住王岩的抚摸,难受的道:“你别这样,算我求求你了,就是你想和我有啥子事,也别这样着急,咱们先说说话吧。”

    王岩知道刘小芳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只要再加把劲就能把她拿下,便笑着在她耳朵上舔了几下,道:“咱们就这样吧,这样说话才有意思嘛。你说,你想说啥?”

    王岩多管齐下,舔耳朵,揉奶·子,摸身体,把刘小芳的火彻底点燃了。

    刘小芳已经不怎么阻止王岩,开始享受起来了,时不时还“恩啊”的叫一声。

    她忽然抬起头来,眼中含着春情,扭头看着王岩,似笑非笑的道:“我就知道你也不是啥好东西,你自己说,你从啥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王岩一愣,大手在刘小芳的两个肉球上捏了两下,摇头道:“我……我没有跟过你啊。”另一只手也趁机探入刘小芳的短袖下面。

    刘小芳脸色有点发红,生气的用肘在王岩身上打了一下,道:“ 你还说没有,没有的话,你为啥子出现在冯俊杰的后窗,又为啥子被人围在马路上。”

    王岩手上动作着,享受着女人身上独有的感觉,振振有词的道:“对,我就是跟着你了,可就昨天那一次,你长得这么漂亮,我要是对你一点心思都没有,那我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了。”

    跟刘小芳这么一聊,王岩的胆子也大起来了,左手隔着奶罩子握住了刘小芳的肉球,右手在她的腰肢屁股附近来回抚摸。

    刘小芳脸上发烧,挣脱了两下,没有挣开,又好笑又好气的道:“你这人真无赖。”

    王岩腆着脸道:“这就叫无赖了啊,我还可以更无赖哩,你信不信?”

    刘小芳感受着王岩的身上的雄性味道,眼睛里面泛着光芒,调皮的笑道:“我不信,你能有多无赖啊?”

    王岩知道刘小芳是在**他,胆子又大了几分,一把将刘小芳抱起,让她坐到床上,三两下就将她的短袖和奶罩子脱掉了,抓住她的两个大肉球,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王岩揉了几下,刘小芳便叫了几声。

    “你不是想聊天嘛,那就让我起头吧,你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女,咋会来地毯厂哩?”

    王岩想着有点情调,就提了个话题。

    刘小芳后仰着,双手撑着床,凄然笑道:“就这,还是冯俊杰帮我找的。”

    王岩心头一动,瞧刘小芳的样子,肯定不甘心自己被冯俊杰那混蛋给糟蹋,八成是生活所迫,才和冯俊杰有染的,对她不由爱怜起来,动作也变的温柔了许多。

    “你是不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觉得我很……我是个坏女人?”刘小芳盯着王岩,水汪汪的眼睛等着王岩的答复。

    王岩在她左边的樱桃上舔了一圈,又在她右边的樱桃上舔了一圈,方才道:“谁说的,我压根儿就没这么想过,我相信你这么做,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刘小芳能够跟王岩说起自己的心事,王岩还是很开心的,至少说明他是能够分担刘小芳心事的人。

    或许,还是唯一一个。

    刘小芳欣慰的笑了笑,又闭上眼睛,享受起王岩的动作了。

    她咬了咬唇,喘着粗气道:“我爸是个赌徒,一天到晚赌的连家门都不进,家里面所有的事情都落到我妈妈的身上。去年我爸爸病死了,留下一屁股的赌债。那些人都找上门来找我妈妈还债,我们实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幸好让我遇上了冯俊杰,他不仅帮我还赌债,还不让人来骚扰我们家,又给我找工作,我把这身体给他,给他当小情人,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王岩动作一停,在现实面前,谁又能够保持本性不失呢?

    “你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难道你就不为以后打算吗?”

    王岩将刘小芳推倒在床上,端起她的两条腿又摸又舔的。

    刘小芳摇了摇头,茫然的道:“我不知道,等结婚之后再说吧。”

    她自小订了一份娃娃亲,那男的家境也很不好,前两年贩卖骡子的时候被一匹受惊了的骡子踩断了腿,那男的现在走路一瘸一拐的,刘小芳也嫌弃他,可是要退亲的话,她也拿不出礼金,就只能认命嫁给他了。

    一想到这件伤心事,刘小芳的泪珠就一串一串的落下来了。她当乡长的小情人,让王岩轻易得手,也是存在一定的报复心理,让那跛子娶到自己,也是娶到一个二手货。

    王岩听到她的呜咽声,想起许艳儿和他做完之后的情形,可是他没有上刘小芳,怎么她就哭了哩?

    王岩手忙脚乱的去安慰她:“小芳,你咋了,出啥子事情了,是不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刘小芳伤心的哭着,用手背去抹自己的眼泪:“我就是想哭,不关你的事。”

    王岩怔住了,刘小芳明显是想到了伤心事,一时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了。

    正在王岩犹豫之时,刘小芳也不知道想到了啥,眼中的春情像是冲破了枷锁的洪流,彻底流露出来,埋怨着道:“我让你动,你咋又不动了?”

    王岩得到了允许,如一头狮子一样跑到床上,将鞋蹬掉,刚要脱裤子,摸到裤兜里的钱,就想起自己的正事了,一边向刘小芳的大腿内侧抚摸,一边问道:“啥伤心事都放到一边吧,日子还得一天天的过不是?对了,你姑姑是啥态度?”

    刘小芳的气息很粗,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道:“她、她也拿不定主意,不过,她把钱收下了,还嫌钱少。”

    王岩暗暗松了口气,将口袋里的钱拿了出来,放到刘小芳的两个大肉球之间,用钱在上面拍了两下。这一刻,用钱去拍女人的乳房,他才感觉自己像个大爷。

    “书记说了,如果刘珍珍拿了这钱还不知足,他也不怕把事情闹大,别以为刘珍珍在市里有人,难道乡上的书记就没有人了吗?”

    王岩这句话一方面是转述书记的意思,一方面还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既能完成任务,也能保证刘珍珍的利益。

    刘小芳心中早就有一杆秤,知道这些钱也差不多能够塞住她姑姑的嘴了,如果要的太多,以后有啥好处,乡上估计也不会想着她姑姑了,就作罢了。

    刘小芳已没有心思去数钱了,将钱放在桌上,就用饱含春情的目光向王岩发出了邀请。

    刘小芳脑中嗡的一声,像是被刺激到一样,瞬间清醒了许多,一把扯住裤头,咬着唇道:“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来。”

    王岩愣了一下,也不在意,他可是有十足的把握把刘小芳给拿下,这时候她说不让进去,待会儿有她主动邀请的时候。

    王岩想着还是得**一下她,就故意苦着脸,松开刘小芳的裤头,舌头在刘小芳的肉球上吃起来了,停了一下,巴巴的望着她道:“你要是难受了怎么办?我要是难受了,又怎么办?”

    刘小芳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嗔了王岩一眼:“我不用你管,你难受了就忍着好了。”

    王岩一笑,在刘小芳的大腿内侧和肉球上同时进攻。

    王岩没有放过刘小芳的任何一寸肌肤,一边摸一边舔,不一会儿就将刘小芳的火彻底烧起来了。

    终于,不等王岩去脱她的短裤,刘小芳便抓起了王岩的一只手,放到了她的裤头上。

    王岩知道时机到了,将她短裤的拉链拉开,没有急着脱下来,手就伸进去了。

    这一下把刘小芳弄得高一声低一声的叫起来了,身体都开始颤抖了。

    王岩也不跟她说话了,埋头苦干着,在最合适的时机把刘小芳的裤头拉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条粉色的**。

    刘小芳已经泛滥成灾了,先前说过的不让王岩进去的话早已抛诸脑后了,还巴不得王岩赶快给她止痒,让她空虚的身体得到慰藉。

    王岩终于将刘小芳的**脱了下来,在上面嗅了一下,更是大受刺激。

    “王岩……你……”

    刘小芳受不了了,可让王岩赶快进去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不由着急起来。

    王岩嘿嘿笑了一下,将自己脱了个干干净净,挺着大家伙在刘小芳面前抖了抖,得意洋洋的笑道:“小芳,你放心好了,我说到做到,不会进去的。”

    刘小芳乍一看王岩那么大的东西,心中一阵激动,将王岩的和冯俊杰的做了个比较,还是觉得王岩的要比冯俊杰大一号,在王岩的面前,冯俊杰就像是毛毛虫遇到金刚杵。

    这么一来,刘小芳更加迫不及待了。

    王岩偏偏还要逗她,挨着刘小芳坐下,在她大腿内侧轻轻抚摸着,笑道:“小芳,你和冯俊杰是咋耍的?他今天进去了吗?”

    刘小芳一听,嚯的一下坐了起来。 ( 最强热血教师 http://www.xscun.com/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