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风雨欲来兮

文 / 无为导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80章:风雨欲来兮

    刘小芳一张口,给王岩含了一下,小巧灵活的舌头在王岩的身体上旋转着,吃的王岩就舒服的叫了一声。

    王岩将自己定位为**人物,看过许艳儿给阮院长吃,可他自己都没有机会尝一尝被吃的感觉,这是头一次,竟然发生在刘小芳身上。

    只可惜,刘小芳只吃了两口,就吐了出来,迫不及待的看着王岩:“刚才,我就是这么给冯俊杰吃的,他完事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我难受,现在知道了吧。”

    王岩一愣,敢情是冯俊杰无能,没有将刘小芳喂饱,才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捡了个便宜。

    不过,刘小芳这么一说,等于是向王岩邀请了。

    王岩心想着自己适可而止好了,毕竟这是和刘小芳的第一次,如果再逗她,指不定煮熟的鸭子飞了。

    他乐呵呵一笑,在刘小芳的下巴上一勾,道:“我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女人难受的。”

    王岩瞅准时机,抱住刘小芳的两瓣屁股,在外面沾了点水,粗着气问道:“安全不,我可要进去了?”

    刘小芳迫不及待的道:“快进来吧,冯俊杰不喜欢用橡胶套那东西,就喜欢直接来,然后就给我买了一瓶药,没问题……啊,好大,好厉害……很很安全,快往里面顶。”

    王岩只听到一半,就知道了答案,在洞口寻了两下,将洞挤开,粗着气缓缓往前塞。

    刘小芳一下子舒服的飞起来了,急促的叫了一声,身体开始抽搐,牢牢的抓在王岩的手臂上,指甲都要将王岩抓破了。

    王岩在里面没动,等刘小芳缓过神来,又开始前进。

    刘小芳满足的笑了笑,在王岩的胸膛上捶了一下,假装生气的道:“我都说不让你进来了,你咋还进来,没脸没皮的,真无赖。”

    王岩终于尝到了刘小芳的味道,乐得也要飞起来了,可还是不忘**,停下来不动了,笑道:“那我要出去了,你舍得吗?”

    刘小芳感觉到那东西似乎要离开了,一下子将王岩从腰部抱住,自己动着,道:“来的来了,不坐一会儿就离开,那多没礼貌。”

    王岩哈哈一笑,这时候实在是爱煞了刘小芳,只觉得刘小芳真能让自己神魂颠倒,将她紧紧的抱住,胸膛贴着她的肉球,一边动,一边笑道:“这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要是我就这么离开,那太对不起主人家了。”

    二十几分钟过后,王岩和刘小芳都汗津津的停下来了,两人依偎在一起,谁都懒得动了。

    良久,刘小芳才缓过神来,将王岩紧紧的抱着,似乎怕他飞了似的:“你真会弄,差点都让我死了。”

    王岩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了,我敢打赌,在这事上,没有人能比我厉害。”

    刘小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有一次冯俊杰给我放那种录像,是个洋鬼子的片子,洋鬼子的大的吓人,看得我都害怕,可他肯定没你厉害。”

    王岩倒没看过这东西,忙道:“录像?在哪儿看的,洋鬼子的有多大,比我还大吗?”

    刘小芳仔细的看了看王岩的,红扑扑的脸蛋很可爱,想了想道:“你的和他的差不多吧,不过他才十来分钟,你都这么久,都让我有点害怕。”

    王岩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心想只要自己找到了金蛤蟆,也要买台录像机,买台电视看看,好好跟老外比一比。

    “你别光说我了,小芳,你也不错嘛,好紧***,不然我能更久的。”王岩乐乐的在刘小芳的屁股蛋子上抓了几下,又去吃刘小芳的肉球。

    刘小芳痒痒的难受,心中的火苗又要烧起来了,忙将王岩推了一下,羞涩的背过身去,道:“你别碰我了,我实在是吃不消了。”

    王岩想了想,也只好作罢,将刘小芳扔在一旁的裤衩捡了起来,道:“这东西,就留给我当纪念吧。”

    刘小芳回头一看,就脸红了,伸手去抢,可已经被王岩收了起来。

    “你坏死了,快还给我。”刘小芳假装生气的道。

    王岩将她往怀中一抱,道:“小芳,我以后给你买更好的,以后要是见不到你了,那我不是很难受嘛,你给我留件东西,也好让我好好想你嘛。”

    刘小芳并没有在裤衩的事情上纠缠,低下头想了想,像是在挣扎着,最终又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以后要是想我了,就来找我,我就给你。”

    王岩心中大乐,在自己的老二上拍了一下,感慨的道:“兄弟啊,多谢你了,你又帮我立了大功。”

    刘小芳红着脸,很不解的望着王岩,王岩也没有多做解释。

    其实,王岩的言外之意是他的老二帮他征服了刘小芳,有了刘小芳在乡长枕边吹风,王岩以后的路会顺坦许多的。

    刘小芳撒起娇来,让王岩给她穿衣服,王岩就拿起刘小芳的奶罩子,先给她戴了。

    “小芳,你和张军两个有啥恩怨吗?”王岩扣着奶罩子的扣子,问道。

    刘小芳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气道:“怎么能没恩怨呢?张军就是个赌徒,和几个混混把我爸骗去赌博,我爸被他们三人合伙赢走了两万多,我爸就是知道他上当了,去找张军算账,然后被张军给打了。之后,我爸一直气不过,病就越来越重了,最终没有扛过来。”

    说到伤心之处,刘小芳的眼睛湿润了,泪水一串串的往下掉。

    王岩将拳头一握,在床上砸了一拳,道:“早知道张军害死了你爸爸,我就把他的胳膊给卸掉了。小芳,你放心,我和张军的恩怨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我下次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小芳摇了摇头,为王岩担心起来了,抓着他的手道:“别了,我听冯俊杰说,张军家出来了一个县长夫人,他在县里都敢横着走,更别说在咱们乡里了。冯俊杰都不敢惹张军,你能忍就忍吧,不要再惹事了,咱们民不与官斗。”

    王岩想起冯俊杰已经将他打张军的事情报案了,不由迁怒起冯俊杰来,埋怨道:“冯俊杰都不帮你报仇,你还跟着他干啥,这乡长当的可真够窝囊。”

    刘小芳摇了摇头道:“他对我很好了,要不是他,张军不会放过我们一家子的。他毕竟是乡长,张军也得给他面子的,他一直都没骚扰过我。”

    王岩冷静了一下,对张军的恨意开始膨胀了,想着张军这颗钉子一定要拔了。

    “你能在冯俊杰身边说上话吗?”王岩忽然问道。

    刘小芳点头道:“他总说要娶我的,可是怕他家的母老虎,一直都不敢跟她离婚,我也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就没有跟冯俊杰说过我再过不久就要结婚的事情。冯俊杰现在被我迷的神魂颠倒的,要不是我怕别人说三道四,他早把我弄到乡上安排工作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冯俊杰还是很仗义的,可是像我姑姑的这件事情,他也不能拿同事开刀,就对我敷衍着。”

    王岩很满意现在的情况,拿起刘小芳的短裤,从她纤秀可爱的脚丫子上给她穿上去,一时动情,在她的脚丫子上亲了一下,又给她继续穿裤子。

    王岩本想问一句:“我和冯俊杰,你更喜欢谁?”可是想到自己跟她相处的时间加起来只怕才一个小时,刘小芳怎么可能更喜欢自己,还是别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了。

    刘小芳穿好了衣服,下面没有穿裤衩,有些难受,就埋怨王岩道:“你为啥非得要我的裤子,我现在都难受死了。 ”

    王岩将她抱在怀中,亲了一下她,深情的道:“小芳,我是真的喜欢你,以后会给你买更好的,我家里正在修房子,一有机会我就来找你,到时候带你去买,你想要啥样的,自己挑就行了。”

    刘小芳高兴的靠在王岩的胸膛上,那样子就想是一对小情人一样。

    刘小芳忽然发现,王岩给自己的感觉变得不一样了,她对王岩开始依赖起来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好笑,心想和王岩才认识多久,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王岩知道刘小芳是刘家川的人,也不怕找不到她,就没有再缠着她要地址。

    刘小芳将三千块钱装好,一看表已经快中午了,就不舍的望着王岩,道:“你回去吧,今天是星期六,冯俊杰说不定会来找我的。”

    王岩实在舍不得刘小芳,虽然和她只有这么短短的一次,但刘小芳对他的诱惑实在不小,又想着刘小芳和自己的命运同样凄苦悲惨,有了同病相怜之心,就更舍不得她了。

    可是,王岩是个理智的人。

    “好的,只要我下山,就一定来找你。”王岩在刘小芳的下巴上一勾,一转身,带上门离开了。

    刘小芳看着王岩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语道:“要是让莉莉知道你比老外都厉害,还不主动跑来跟你使她的狐媚子功夫。”

    王岩一离开地毯厂,抬头一看,一团纹彩滚滚而来,黑压压的很吓人,看样子是要变天了,如果雨下下来,他想走只怕都走不了了。

    他忙跑到乡政府,一看郭慧枝就在门口焦急的等着,笑呵呵的迎上去道:“郭领导,放心吧,事情我已经办妥,刘珍珍不会再来烦人了,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王岩跑过去,带着一股子风,扑到郭慧枝脸上,郭慧枝登时就皱起了眉头,生气的道:“王岩,你死性不改,是不是又去欺负那小狐狸精了,一身的香粉味。”

    王岩尴尬的笑了笑,也不接这个话头,跳开话题道:“要变天了,我要回去了,要是晚一点,就回不去了。”

    郭慧枝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心思从刘小芳身上转过来,也替王岩担心起来了:“要不今天就别回去了吧,万一遇上山洪,那不危险了嘛。”

    王岩满不在乎的一笑:“山洪见了我,还敢不让开?哦,对了,有事记得打到卫生院。”

    郭慧枝为王岩担心起来,还要吩咐两句,王岩已经跑到她的办公室里,拿着行李出来了。

    “郭领导,再见了,哦,要是小泼妇的妈妈有啥消息了,记得告诉我哦。”

    王岩留下这么一句话,背着包跑了。

    郭慧枝急得干跺脚:“这臭流氓,大中午的,都不吃饭就离开了。”

    而就在王岩离开不久,一辆警车,也从开往槐树湾的大陆上跑上去了。

    王岩加快步伐爬山,尽朝很少有人走的捷径去爬,有路就在路上走,没路就抓着草和树枝爬,等爬到半山腰时,黑压压的云彩已经将天遮住了。

    风渐渐大了,云彩似乎越来越低了,看那样子随时都要掉下来。

    王岩正在半山腰,想着这场雨只怕是躲不掉了。

    他朝山下面一看,那条蜿蜒盘旋的道路上,一辆警车快速爬行,带的屁股后面黑烟直冒,尘土飞扬。

    王岩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难不成这辆警车是去槐树湾捉他的?

    王岩本想避开警车的,可是一想到这些警察如果真是来找他的,肯定不认识他,他又有啥好怕的。

    正在这时,一刀闪电从天而降,照亮了整片天,不多时惊天动地的雷声就响起来了。

    王岩爬在高处,还真是有点怕,要是不小心被雷给劈到,那就死的太冤了。

    他冷静了一下,加快了步伐,可黄豆大小的雨滴就打了下来,砸在王岩身上,疼的人难受死了。

    这下该王岩着急了,小路可真不敢走了,万一一个不小心摔下山坡,那就糟糕了。

    他跑到大道上,被冰雹打的浑身都要麻木了,拿着包顶在头上,情况才稍微缓解一下,可才走了没多远,地面已经湿了,水汇聚在一起,像小溪一样沿着坡路往下流。

    山上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下雨了,大夏天的路上积满了土,被水一冲就成泥了,王岩走一步,地皮就裂开了,向下滑一下。

    好在他自小就在山里长大,对这种情况也有经验,不紧不慢走着。

    眼看着王岩到了梁上,只要过了那儿,就算是需要走断时间才能回家,但梁下是槐树湾的土地,有不少人都在自家的地中的墙壁上开了窑洞,可以避一避雨。

    王岩正想着该到谁家的窑洞里面去避雨,一声碰撞声传到他的耳中。

    他回头一看,那辆警车竟在离他不远处的大道上翻车了,掉到了路下面的荒地里。

    王岩又惊讶又生气,心想这几个警察真是笨到家了,雨下的这么大,竟然还敢开车上山,真是嫌命长。

    他虽然骂几个人是笨蛋,但还是踩着泥水跑了过去救人。

    来到车旁边,黑烟直冒,车已经彻底翻了过来,车壳都变形了。

    车里面坐着三个警察,两男一女,都晕了过去。

    王岩废了老大劲才把车门打开,先将那女的给拉了出来,这才将其他两个男的给拉了出来,其中一个男的腿都断了,骨头茬子露在外面,十分吓人,另外一个男的情况也不好,从右肩到屁股划了一条很深的口子,鲜血一个劲儿的往外冒,又被雨水给冲走了。

    倒是那个女的幸运,身上没有伤口,被雨冲了几下就醒了。

    那女的浑身是泥,湿漉漉的头发遮住了脸,一下子就慌了,没有理会王岩,跑到那两个警察身边,拍拍这个,叫叫那个,惊慌的道:“云峰、梁叔,你们俩别吓我,快醒醒,快醒醒啊。”

    王岩忙跟那女人说道:“你没事吧,要是没事,就先看着他们两个,我去村里喊人,让他们来帮忙,将他们抬卫生院里去。”

    那女的已经六神无主了,慌慌张张的问道:“这儿到啥地界了,最近的医院在哪儿?”

    王岩道:“这附近最大的村子就是槐树湾了,槐树湾就有卫生院,我就是槐树湾的人。”

    那女人拢了一下头发,露出半边非常秀气清纯的脸,王岩一下子就停止了呼吸,呆呆的看着她。

    “那还有多久才能到槐树湾?”那女人急忙问道。

    王岩呆呆的望了她两眼,发现她最多不过二十二三岁,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说她是狐狸精也一点都不为过。

    那女人被王岩看的有些生气,可有求于他,又不能发作,只好忍气吞声的道:“多久能到槐树湾?”

    王岩愣了一下,暗骂自己也太没出息了,看到好看的都迈不开腿了,忙道:“雨下的这么大,估计得大半个小时吧。现在有两个人,一个腿断了,一个伤的那么厉害,我也不能背着他们两个……对,就这么办。”

    王岩陡然醒悟过来,深深吸了口气,一把将那个腿断了的年轻人先背了起来。

    那女子愣了一下,忙问道:“你到底想做啥,云峰的腿都断了,你可小心点,要是再摔一下,他的腿就完了。”

    王岩憋了口气,道:“你快帮我扶一下,把另外一个也放到这个叫啥……哦,对,云峰的背上,我背着两个人回槐树湾,再晚一点就多一分危险,快啊,还愣着干啥。”

    那女的看到王岩那威逼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开始帮忙,忙将那男子扶起来放到王岩的背上。

    王岩吃力的皱起了眉头,他练过那本残书里面的房中术之后,身体强壮,力量像牛一样大,可以一瞬间将牛摔倒,但持续不了多长时间,背上两个人,这也是头一遭,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不过大不了中途将二人扔到路上歇会儿再走。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王岩憋住了一口气,也不多说,踩在荒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往槐树湾的方向走。

    他走出好远,才发现那女子没有跟来,回头一看,那女的正在车里面翻东西,装了鼓鼓一包,看那样子恨不得连汽车都扛回去。

    王岩没好气的喊道:“格老子的,你是猪啊,这都啥时候了,还在乎那点破东西,快走,要是不好好跟着我,摔到山下去,别说老子没提醒你。”

    那女的又找了一会儿,将贵重东西装了一包,累得气喘吁吁的,跟着王岩跑了。

    她才走了没几步,脚下一滑,一下子就摔在泥里,全身都沾满了泥,行李也倒在了地上,头发上都沾满了泥,一下子狼狈到家了。

    王岩听到动静,回头一看,没好气的道:“叫你跟着我的脚步踩稳了走,你脑子里装的啥东西,快点。”

    那女子委屈的看了王岩一眼,自己都被摔的七荤八素的,这臭男人还不知道关心一下她,心想犯不上跟他计较,重新拾起,借着雨水洗了洗手上和头发的泥,又背起行李,重新上路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王岩是啥人,这次栽了个大跟头,有求于王岩,也不敢跟王岩顶嘴。

    王岩走的慢,很快让那女子追上了。

    那女子被王岩几句骂的有点害怕了,不敢跟王岩搭话,只是担心的去看王岩身上背着的两位同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王岩也憋着气,没有力气开口,就小心翼翼的往槐树湾走着。

    走了一会儿,那女子累的开始大口喘气了,看了一眼王岩,王岩也累得够呛,呼吸很急,就道:“咱们歇一会儿再走吧,反正都已经浇透了。”

    王岩倒不觉得两个人重,可他得费劲把两个人抓好,不让两个人掉下来,又得注意脚下,手酸的快麻木了,就没有理那女子。

    那女子瞧见王岩没反应,想着应该跟他缓解一下关系,就很友好的问道:“这次幸亏遇到你了,要不是你,在这荒郊野岭的,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我说一个谢谢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但我还是要向你说声谢谢。”

    王岩心中嘀咕了一句,这女的还挺会说话,可实在不想张嘴,要是让憋着的那股子气散掉,可就没了力气,只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

    那女子有些生气了,心想着自己在县城里是八面玲珑,不知道多少个青年才俊像蜜蜂一样成天绕在她身边,可这个乡巴佬偏偏对她这么冷漠,也不知道是不是没见过女人,连审美都出现问题了。

    这时,王岩停下脚步,回头问道:“你们没长眼吗,雨这么大还往山上开?”

    王岩又吸了口气往前赶。

    那女子知道她们太鲁莽了,不能对王岩发火,就忍着气,理直气壮的道:“我们警察就应该为老百姓服务,要是去的晚一步,又不知道有多少个百姓被土匪给害了。”

    王岩心头一跳,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自己,不由紧张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王岩试探性的问道:“这附近村子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哪有啥土匪,你说的倒好听。”

    那女子已经麻木了王岩这种带着教训口吻说话的方式,心中也有点气,就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越是这种地方,土匪越多。”

    王岩气往上冲,脱口骂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就应该在你们翻车的时候把你推到墙角给日了,然后把你给打死,谁也不知道是我把你给奸杀的,只会认为你是出车祸死的。”

    王岩的话一下子吓到那女子了,那女子警惕的看着王岩,见王岩骂过之后转身就走,这才松了口气,可又不想跟王岩赔罪,就不说话了。

    又走了一会儿,槐树湾已经出现在视野了,王岩一下子觉得力气大了许多,就加快步伐往村子里走。

    又走了不到十分钟,王岩就进村子了。

    一进入村子,路更加难走了,到处都是被踩的露出地面的泥疙瘩,特别滑。

    王岩小心翼翼的背着两个人到了卫生院,一脚踢开卫生院的大门,将两个全身湿漉漉的警察放到长椅之上。

    这时,阮院长一脸不高兴的跑出来了,埋怨着王岩道:“王岩,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让人给你往卫生院打电话了,你偏偏不听,从下雨开始,就有人一直给你打电话,我都想把电话给砸了。”

    王岩瞪着阮院长,刚要发作,忽然看到那女子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良久,才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你就是王岩?!”

    王岩一下子就心虚起来了,假装没有听到那女子的话,没好气的看着阮院长道:“这台电话,你想留就留下,不想留我就给我搬回去了。还有,我警告你,这是槐树湾的地头,在这一亩三分地,你也学乖一点,不要给我惹麻烦,我敬你,就叫你一声阮院长,不敬你,我明天就给你拆了这破摊子,你就滚回老家去吧。”

    阮院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得浑身发颤,指着窗台上的电话机道:“这是乡政府留给卫生院的,我来槐树湾当卫生院院长,它就归我管,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想搬回去,门都没有。”

    王岩冷笑道:“门都没有?!好,你等着,我会让电话放到我的小卖铺的。”

    阮院长和王岩这儿吵的不可开交,急的女警察干瞪眼,看着阮院长,带着怨气的道:“你到底是不是医生,我带人来看病了,你却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跟人吵架,要是他们俩都好不了,我就把你逮到公安局吃公粮。”

    阮院长的火气一下子熄灭了不少,没好气的看着王岩道:“快将他们两个给我背进来,我给他们处理伤口。”

    王岩先后将两人背了进去,一个放到长凳上,一个扔到一张木板床上趴好。

    那女警担心两个同事的伤,也就没有搭理王岩,紧张兮兮的在阮院长身边打下手。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

    阮院长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一下子朝王岩瞪了过来。

    王岩同样回瞪过去,接起了电话。

    打电话的人果然是郭慧枝。

    郭慧枝显得非常着急,电话一接通就在那边问道:“阮院长,不是我特地打扰你,我实在是放心不下王岩,他冒着雷雨上山了,山上那么滑,路又不好走,万一他出啥事,那就麻烦大了……”

    郭慧枝担忧的在那边说着,王岩一字不落的听清了,心中很感动郭慧枝对自己这么关心,想着将来郭慧枝要是有麻烦了,就算是再困难,他也要帮她,对郭慧枝的觊觎之心也收了起来。

    王岩截断了郭慧枝的话,感动的道:“郭领导,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我已经回到槐树湾了。”

    郭慧枝再不说话了,王岩却听到了抽泣的声音,郭慧枝像是哭了。

    王岩心头一动,想着郭慧枝莫非喜欢上自己了?否则也不能对自己关心到这个地步吧。

    他想了想,又自嘲一笑,自己是个山中的泥腿子,人家不但是乡上的干部,家里面还有点背景,怎么可能跟自己这样的人扯到一块儿去。

    “郭领导,要是想哭了,就大声的哭吧,放心,我不会笑话你的……就算笑话,最多笑话三五年吧,不是很久的。”

    王岩带着取笑的口吻回应了一句。

    郭慧枝也没有回复,过了一会儿,才关心起王岩来了,路上滑不滑,有没有淋湿,让他赶快去吃饭,多喝点姜汤云云。

    王岩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关心过,忽然想起了他的妈妈,眼睛有些湿润了,听着郭慧枝在那边唠叨,自己敷衍着回应她。

    “臭流氓,我一听你就是在敷衍我,快去吃饭吧,我不耽搁你了。”郭慧枝轻松的说了一句,要挂断电话了。

    王岩急忙道:“郭领导,先别挂断,等着,我跟你说个事儿。”

    “说吧。”郭慧枝道。

    “这部电话是以前乡政府往川子里面搬的时候留下来的吧,算起来应该是乡政府的东西,我现在想搬到我的小卖铺去,你去跟冯俊杰说一声,他答应的话还好,不答应就去地毯厂找刘芳芳,让她跟冯俊杰说说。”王岩实在不愿意受这窝囊气,既然能够利用上冯俊杰这层关系,要是不用,那不浪费了。

    他当着阮院长的面来说,纯属要气一气阮院长。

    阮院长也吃了一惊,没想到王岩竟然敢直呼冯俊杰的名字,那可是乡长啊,整个乡里面就他最大,就算到了县里,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莫非王岩和他真有啥交情不可?

    郭慧枝整理了一下王岩的话,想着王岩也太痴人说梦了,乡长怎么可能管他的这些闲事,还有就是刘芳芳又与乡长有啥关系,这么说顶用吗?

    “王岩,这么做……成吗?”郭慧枝怀疑的问道。

    王岩十分肯定的说道:“你放心吧,冯俊杰能够当成乡长,靠的不会是运气,我相信他是个有头脑的人,一定会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的。”

    王岩也是想着自己手上有冯俊杰的把柄,像这种芝麻蒜皮的小事,冯俊杰一定会答应的。

    郭慧枝却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王岩打的啥主意,听他的口气,倒像是他和冯乡长是老朋友似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这话不仅让阮院长听到了,那女警也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可王岩说的最后一句话太有自信,太有深意了,她一下子就觉得王岩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

    郭慧枝又像个多嘴婆一样嘱托了两句,这才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阮院长的脸色很不好看,铁青着脸冷笑了一声:“要是乡长答应把电话装到你的小卖铺,我就亲自去给你装。”

    王岩打了个哈哈,离开了卫生院。

    “阮院长,我等着你。”

    王岩心事重重的往家走,想着那女警必然是奔着他来的,幸亏这次他把他们三个给救了,他们三个会记着这个人情的,再加上这次他也是出于家被张军带的人给烧了,一时气愤才打了张军,事情对他还是很有利的,心情也就开朗起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废墟已经拆的差不多了,还有一对砖瓦放在院中,看来冯亮亮还算老实,连材料都开始准备起来了。

    他开了小卖铺的门,将湿衣服**,从包里拿出刘珍珍那儿弄到的钱,放在桌子、柜子上晾着,这才回到堆放东西的偏房里面,找了干衣服和泥鞋换上。

    王岩正饿着,一看蜂窝煤炉子都被雨给浇灭了,这下他可没办法了。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去学校找张颖或者洪娟娟混口饭吃,晚上再说晚上的事情。

    王岩刚要出门,就看到赵顺顺穿着雨衣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王岩笑呵呵的问道:“顺顺啊,这两天我不在,家里面有啥事吗?”

    赵顺顺的脸色很不好,瞪着王岩道:“岩哥,你自己说,你去乡上到底做啥了,我一直把你当哥哥,可你也太不厚道了。”

    王岩被赵顺顺骂了个莫名其妙,朝自己的鼻子指了指,傻着眼问道:“你是说岩哥做了啥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没有对不起我,可你对不起我爸。我爸那人脾气硬,虽然总是说你,但他多么关心你,支持你开小卖铺,又帮你兑了这座凶宅,他多么照顾你,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吗?”

    赵顺顺一向口齿不伶俐的,这次说起话来竟然振振有词,骂了王岩一个一头雾水。

    王岩想着赵顺顺的话,他又何时得罪过赵大全了?

    王岩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脑袋被驴给踢了吧,我啥时候又对不起你爸了?要是你爸看上哪个女人,他想睡去凭自己的本事,自己睡不上了能赖我吗?”

    赵顺顺气得红了眼,戳指骂道:“你……你瞎说些啥,嘴巴放干净点。我问你,你是不是去乡上找了乡长,让乡长支持你当咱们槐树湾的村长?”

    王岩吃了一惊,睁大了眼,奇怪不已的问道:“我当槐树湾的村长?你听谁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要瞎掰也编一个像样的理由嘛。”

    看王岩不像是撒谎,赵顺顺心中的火气稍微降了降,道:“刚刚乡长给我爸打电话的,还能有假?乡长把你夸的跟花似的,说你帮了乡上大忙,有知识、有才华,有本事,是个当村长的料。乡长说的委婉,可那意思就是让我爸在下次选举的时候退出,把你推上去,让你当乡长。”

    王岩哈哈笑了起来,没好气的瞪着赵顺顺道:“你就为这事来找我大呼小叫啊,格老子的,老子是去乡上找你嫂子开心去了,顺便帮乡长和书记解决了一点小麻烦,他们要是因为这事就推我当村长,那我有啥办法。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在槐树湾有其他目的,不是为了你跟老爹争乡长来的,让他安心的当吧。”

    赵顺顺大喜,心中的疙瘩一下子烟消云散了,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陪笑道:“岩哥,原来是这样啊,吓了我一跳,既然你不跟我爸争村长,那我爸的心就能咽到肚子里了。”

    王岩虽然答应赵顺顺不会争村长,可是男人爱权之心,他也不能免俗,赵顺顺的话,倒是提醒了他,反正金蛤蟆还没找到,何不当个村长试试,到时候在村里面找金蛤蟆,也能方便一点。

    赵顺顺要是知道他的话反而点醒了王岩,只怕肠子都要悔青了,可是王岩既然答应了赵顺顺,那个念头一生出,也就将它掐断了,没有再往下想。

    王岩将警察的事情一说,赵顺顺也开始担心了,皱着眉头道:“那咋办,要是他真是来找你的,咱们就上警局,跟他们讲理去,他们烧房子在先,咱们这叫做正当防卫。”

    王岩也懂一点法律,扪心自问,他在张军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还将他痛揍,打的半死不活的,肯定是防卫过当,这件事情只怕有麻烦。

    赵顺顺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好主意,愁眉苦脸的道:“岩哥,咱不怕,咱们山高皇帝远的,先把他们给骗回去吧,就不相信他们能天天开车往槐树湾跑。”

    王岩摇了摇头,道:“不行,一定得把这件事情正面解决了。张军在县上有人,这些警察只怕是受到县里面的指派来的,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可是,如何搞定这三个警察,王岩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一想起来就心烦。 ( 最强热血教师 http://www.xscun.com/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