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连床弄塌了

文 / 无为导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83章:连床弄塌了

    王岩慌慌张张的从方莉莉的身体里抽了出来,紧张兮兮的道:“小芳,你还没睡吗?”

    说话之间,王岩将旁边的一张毯子拉了过来,盖在了方莉莉的身上。

    刘小芳似乎并没有发现方莉莉,小声道:“王岩,莉莉咋回事,灯到现在都不关,难不成她睡着了忘记关灯了?”

    王岩怕方莉莉知道他和刘小芳之间的事情,忙将刘小芳拉到一旁,同样小声道:“你先回去,我去楼上偷偷看一眼,要是她睡了,我马上来找你。”

    刘小芳嗯了一声,忽然注意到王岩是光着身子的,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子熟悉的味道,皱眉问道:“你身上有股子味道,刚才干啥子哩?”

    王岩心虚的笑道:“太想你了,我的味道就出来了,你今晚一定要好好陪我哦。”

    刘小芳在王岩身上捶了一下,不再追问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王岩怕方莉莉发现他和刘小芳之间的关系,又装模作样的提高声音,喊道:“小芳,你听错了,不是老鼠,有我这个护花使者在,不会有老鼠骚扰你的。”

    也不知道方莉莉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王岩将毯子揭过,方莉莉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岩挨着方莉莉坐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想着事情,打了个盹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哆嗦了一下,被冻醒了,先前的那股子伐劲儿也缓了过来,一看方莉莉,还在熟睡。

    王岩可不想让她这么睡一宿,要是让刘小芳看到,他有三张嘴也说不清楚了,忙将方莉莉摇了摇,可方莉莉实在不愿起来,压根儿不理会王岩。

    王岩只能将她抱起,踮着脚抱到二楼,放到她的床上。

    王岩已经灭了火了,可是和方莉莉这么零距离的一碰,还是被方莉莉身上那独有的魅力引诱的蠢蠢欲动。

    可是他接下来要去享受刘小芳,可不能继续给方莉莉了,在方莉莉肉球上的樱桃上面弹了一下,将被子拉上去给她盖上,就要离开。

    就在他刚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忙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最终在方莉莉床头的柜子旁找到了一条白色**,带上门离开了。

    王岩拿着那条白色三角裤下了楼,心想又收集到了一条**,也不知道等他老了的时候能收集到多少女人的这东西。

    怀着美好的向往,王岩大概算了算,从许艳儿开始,到郭慧枝、张颖、刘小芳、方莉莉,已经有五条了,这么发展下去,肯定能挂一屋子。

    胡思乱想的王岩不免傻笑着,可脑中闪过了李欣芸的笑脸,不由恨恨的想道:“收集多少都没关系,一定要把你的收集到,小泼妇,等着吧你。”

    王岩偷偷溜到刘小芳的门口,果然刘小芳的门是虚掩着的。

    他将门一推,蹑手蹑足的跑了进去,就将门从里面反锁了。

    刘小芳的屋子很小,只要往前跨一步就是床,王岩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摸到刘小芳的床和被子,将被子一揭,摸到了刘小芳那可爱的脚。

    他一下子冲动起来了,顺着刘小芳的脚往上摸,大手滑过刘小芳修长的小腿,探入她的裙底,是那**圆润的大腿,抚摸着她柔软而饱满的屁股,越过这儿,是那纤细的小蛮腰,光滑平坦,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

    美不美,看大腿,骚不骚,看小腰,这刘小芳真是无一处不美。

    王岩已经钻到了刘小芳的被窝里,可刘小芳一点反应都没有,想来是等不住都睡着了。

    王岩登时想起了那夜摸张颖时的美好时光,只可惜他只摸了个够本,没有进到张颖的身体里面,这次的场景和那次太像了,他不仅可以尽情的抚摸,还能进去。

    一想到这儿,王岩就血流加速,虽然已经和方莉莉有了一次,但还是来了感觉。

    王岩刚刚躺倒刘小芳的旁边,将她的裙子卷了起来,刘小芳就唔嗯的叫了一声,先是惊吓的尖叫一声,旋即意识到了什么,在王岩的身上捶了一拳,恼道:“你这人真讨厌,这么久都不来,来了又一声不响的吓我。”

    王岩没有回应,张开大嘴就封住了刘小芳的嘴,贪婪的吃起了她的小舌头。

    这一下持续了好长时间,王岩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刘小芳的嘴,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一下,深情的道:“小芳,咱们开始吧。”

    刘小芳已经动情了,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王岩的怀中,默许了王岩的动作。

    王岩提枪上马,开始劳动。

    王岩享受着和刘小芳在一起的快乐,已经很温柔了,可是忽然咔嚓一声,他们下面的床板断了,二人重重的摔了下去,王岩一下子顶到了刘小芳的最深处,把刘小芳送上了巅峰。

    王岩从里面拔了出来,笑呵呵的道:“小芳啊,你们厂子的床板也太不结实了,不会是面粉做的吧,才这么几下就断了。”

    刘小芳还没缓过神来,隔了一会儿,才站起来,将电灯拉开,生气的道:“都怪你,在我床上瞎折腾,这下好了,把床给弄坏了,要是被别人看到,我的脸还往哪儿搁?”

    王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道:“这咋能怪我哩,也就是和你,我才这么开心。再说了,你刚才不也很配合我嘛。”

    刘小芳假装生气的道:“你真讨厌,再说我不理你了。”

    王岩收回心思,想了想道:“这样吧,方莉莉的床够大,你去找她睡吧,我继续去睡地毯,等天亮之后我给你的床板下面垫点东西,重新给你支起来,保证不会被人看出来。”

    刘小芳嘟着嘴道:“我不,我要跟你睡地毯,莉莉一直起的很晚,咱们在她起来之前把床支起来就成了。再说了,你刚才都没结束哩。”

    王岩一听,仿佛受到鼓励一般,又将刘小芳抱住,熟门熟路的进去了。

    这一战,又是乒乒乓乓,刘小芳屋里的东西不知道翻了多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打架了。

    刘小芳缠在王岩的腰上,被王岩抱着出了门,走一步顶一次,等走到他睡的地毯时,刘小芳又飞了一次。

    王岩已经来了一次,这次更是厉害,又和刘小芳在地毯上摆弄起了各种姿势,享受着那令人如痴如醉的时光。

    早上,方莉莉如以往一样,没有起来。

    可是王岩和刘小芳都弄的太猛了,也都抱在一起睡着。

    万幸的是,第二天是个大晴天,太阳从窗户外照了进来,照到王岩的脸上,王岩迷迷糊糊的睁了一下眼睛,不愿意起来,又睡着了。

    太阳越来越刺眼,刘小芳惊醒,一看到王岩,脸上露出了满足而妩媚的笑,在他的鼻子上亲了一下,在他的鼻子上打着圈圈,看着王岩睡觉。

    刘小芳回想着昨夜疯狂的王岩,对王岩简直爱到骨子里了,再接着就想起了被他们给弄断的床板。

    刘小芳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使劲的推着王岩,道:“猪,快起来了,还等着你修床哩,再过一会儿,莉莉也该醒来了。”

    刘小芳一看自己****,没有找到衣服,刚要起来去找衣服,腰里面一阵酸软,大腿也没有力,感觉自己像个软脚虾似的,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有气,嗔怪的看了王岩一眼。

    她急急忙忙的用一张地毯将自己包裹住,回到自己的房间,从狼藉一片的床上找到自己的衣服套上,又将王岩的衣裤拿了出来,扔到王岩的身上。

    王岩也醒来了,感觉自己的腰眼都有些酸,看来昨天确实用力过度了,得补一补才成。

    他昨天确实劳累了一天,还连续开了三炮,每一次都是神勇无敌,今天真的是有些吃不消了。

    王岩懒洋洋的穿好衣服,来到刘小芳的屋子里,刘小芳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王岩也怕方莉莉起来看到刘小芳屋子里面的情景,就憋着一口气,从厂子里面找了个凳子,将床板抬起来,然后将凳子塞了进去,在上面垫了两块砖,将床板重新支了起来。

    刘小芳又收拾了一会儿,屋子总算像模像样了。

    一想到昨夜自己太厉害,连床板都弄断了,王岩就想大笑。

    “瞧你那傻样,真讨厌。”刘小芳眉目间都是春情,生气的看了王岩一眼。

    王岩乐乐的笑着,道:“小芳,我要回去了,等我一回去,我就让人去你男人家退婚,他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你记得把钱给刘珍珍,她要是闹事,我这儿就不好办了,你多给她开导开导。”

    刘小芳哦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才道:“王岩,我会很想你的。”

    王岩在刘小芳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也笑道:“我也会很想你的,不过下次不能再在这破地方了,要是下次连楼板都塌了,那会砸死人的。”

    刘小芳笑了。

    王岩离开了地毯厂,看到有个小贩在路边卖饼子,就买了张饼子,一边吃着,一边往乡政府走。

    冯俊杰让王岩来乡上找他,王岩既然下来了,也该顺路去看看冯俊杰,跟他谈谈。

    或许,冯俊杰身上,就能找到金蛤蟆的线索,将那断了的线重新接起来。

    而就在王岩刚刚离开地毯厂的时候,方莉莉醒来了。

    她一看到王岩离开了,肠子都要悔青了,昨天她和王岩做的时候,发现了王岩裤兜里面的钱,那绝对不在少数,至少有两三千。

    方莉莉一心想着用强·奸威胁王岩,骗他的钱,可谁知道这个可恶的王岩太厉害了,把她整得睡着了,一觉睡到现在,误了她的骗钱大计。

    一想到王岩裤兜里的钱,方莉莉就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王岩走到乡政府,别说是乡长了,连普通干部都不在。

    他这才想起今天好像是星期天,干部应该不上班的。

    王岩也不知道郭慧枝和冯俊杰住在哪儿,没办法去找他们。

    犹豫了一下,王岩就在乡政府门口等着,和门房前的几个老人玩掐方(关中流行的一种四十九宫格游戏)。

    靠着掐方打发时间,王岩一直等到中午,天热了,人也乏,就在树荫下凉着,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人。

    王小兵!

    对王小兵,王岩并不陌生,他就是和郭慧枝一起去槐树湾混吃的干部之一。

    王岩忙跑了过去,陪着笑脸道:“王干部,可让我等到你了。”

    王小兵和张军的关系还不错,王岩和张军第一次在马路上发生冲突的时候,王小兵还劝过,可王岩不买账,王小兵心中有个疙瘩,不悦的道:“你来这儿做啥子?”

    王岩假装没有看到王小兵的脸色,道:“王干部,冯乡长打电话找我,我来见他。”

    王小兵一愣,乡长怎么会找一个槐树湾的小老板,他想破脑子也想不出这是为啥,对王岩倒不敢怠慢,口气也不由松动了,道:“今天是礼拜天,乡长回家去了,你改天再来吧。”

    看来冯俊杰那家伙果然不在乡政府,王岩死心了,就想找个地方吃点饭,赶快回槐树湾去。

    他刚走出两步,王小兵又叫住了他:“王岩,我看你孤苦伶仃的,好心提醒你一下,张军上头可有人,你给他拿点钱,去医院里面认个错,但愿把打人的事情大事化小,不然你以后会有麻烦,有大麻烦。”

    王岩顿了一下,又往前走去:“多谢提醒,我的命硬,比张军的更硬,你看好吧。”

    才走了没几步,王岩又被一个熟悉的女音给叫住了。

    “王岩。”

    王岩回头一看,当真是惊喜不已,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小泼妇……你不是在医院照看你妈吗?咋来这儿了?”

    李欣芸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累的双手支在膝盖处,生气的看着王岩,道:“你还活着啊。”

    王岩愣了一下,李欣芸的这句话实在是让他找不到北。

    李欣芸跑的气喘吁吁的,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又道:“你别回槐树湾了,有多远跑多远吧,走的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了。”

    说话之时,李欣芸已经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厚厚的一沓钱,估摸着有五千块左右,硬往王岩的手里塞。

    王岩真像那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接钱,不过心中还是紧张起来了,问道:“你这是咋了,神经兮兮的,别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吧。”

    李欣芸急得跺脚道:“我的脑子被你给踢了,你这个惹祸精,快逃吧,警察都去槐树湾捉你了,不逃还等着被抓啊?”

    王岩顿时松了口气,笑道:“原来是这事儿,我昨天就是送警察去医院的,他们已经到槐树湾了,路上还翻车了,要不是我,他们三个警察都得被活埋。你咋知道这事情的,是不是你姐跟你说的,她就是没事替古人担忧。”

    李欣芸又跺了一下脚,急忙道:“不是的,是我在医院里打开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张军的司机,被人打成了残废,原来是你干的好事。我一听他们说是槐树湾的一个小卖铺老板打的人,就套他们的话,张军的妈妈也是个长舌妇,有啥话都藏不住,被我套了几句就交代了,说县长跟县公安局打了招呼,等把你抓到县公安局之后,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你,你可别想好胳膊好腿的从里面出来了。”

    王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原来真的把县长牵扯进来了,这样的话,那要面对的就是整个县城的司法机关了。

    冯俊杰恐怕也没想到县长都注意到王岩这个人了。

    王岩虽然有些虎,但也没有到不自量力的地步,他无权无势,只是被冯俊杰赏识了一下而已,冯俊杰也不会帮他的,这次只怕真的麻烦大了。

    王岩的脸色变了,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走了两步,他要是回到槐树湾,并不怕梁叔和云霞那两个警察,可如果县长真的给公安局打过招呼,那公安局就会志在必得,就算王岩将梁叔和云霞打发走,还会有警察来槐树湾捉他的。

    李欣芸在王岩的手上掐了一下,等不急的道:“你说句话啊,真要急死人了。”

    王岩深深吸了口气,很快冷静了下来,他一生的目的便是寻找金蛤蟆,绝对不能放弃金蛤蟆就这么离开。

    “我要回槐树湾去,张军烧我的房子,那是他活该,警察如果来找我麻烦,他们出了啥事,那也是他们活该。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

    李欣芸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那算我自找麻烦好了。你要死要活,与我无关。”

    王岩笑了笑,感动李欣芸对自己的好,倒也安分的很,笑道:“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感动,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李欣芸白了王岩一眼,有些不自然,侧过身道:“鬼才对你好。我只是看你昨天帮了我不小的忙,就跑来还人情,你还真见到杆子就往上爬。”

    王岩也不跟李欣芸多争了,跟她又聊了一会儿,李欣芸的爸爸昨晚就到了医院,照顾着郭梅英,郭梅英的病情开始好转起来了。

    李欣芸一听到王岩有事,就从她爸那儿拿了五千块钱,跑来乡政府找郭慧枝,想着郭慧枝和王岩是旧相识,应该有办法联系王岩,把钱转交给王岩,让王岩赶快逃的,可是没想到她刚从桥头下车,就碰到了王岩。

    王岩对李欣芸很感激,就拉着她在桥头的一个小摊吃了碗凉粉,给李欣芸买了点酸杏子,二人就分开了。

    王岩心事重重的往回走,再次经过乡政府时,看到乡政府的那辆车停在大院里,心中一动,就走了过去。

    王岩在门房里面一问,冯俊杰已经来了,不过又出去了。

    王岩本要离开的,忽然想到冯俊杰来了又走了,会不会是去找刘小芳了?

    刘小芳应该去刘珍珍家给她姑姑送钱去了,冯俊杰找不到的话,八成会回来吧。

    一想到这儿,王岩就满怀希望的在门口等着。

    果然,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冯俊杰夹着一个闪闪发亮的黑色皮包走了进来。

    冯俊杰没有想到王岩竟然在乡政府门口,愣了一下,笑道:“看来你还是挺想当这个村长的吧,这么快就找来了。你不怕我礼拜天不在吗?”

    王岩直接将细枝末节给略过去了,道:“冯乡长,你咋会想着让我当村长哩?”

    冯俊杰走在前面,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笑呵呵的道:“你是你们村最有文化的人,上过学,又年轻,能跑腿,不让你当村长,难道还让赵大全守着那破摊子开荒啊。”

    王岩心中冷笑,暗道这冯俊杰扶持赵大全当村长,就想让赵大全寻找金蛤蟆,如今又扶持自己当村长,肯定也会让自己找金蛤蟆的,只怕他把赵大全从槐树湾给弄出来,也是怕赵大全不当村长之后,将这个秘密泄露给村民引起麻烦。

    王岩表现的很期待,待冯俊杰打开锁走进办公室,拍着胸膛保证道:“冯乡长,我一定当好我们村的村长,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

    冯俊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满意的笑了笑,让王岩坐下了。

    王岩也自重身份,没有往沙发上坐,就坐到一张靠背椅子上。

    冯俊杰吸了口气,点着了烟,吐了个烟圈,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了,意味深长的道:“王岩,你开小卖铺的地方有个寡妇在里面吊死了吧?”

    王岩心中好笑不已,果然冯俊杰的真正目的还是与金蛤蟆有关,可冯俊杰又哪知道,他王岩也在找金蛤蟆。

    王岩将冯俊杰老实不客气的鄙视了一把,连他老婆老妈都问候了一遍,脸上不动声色的道:“是啊,是座凶宅,可是村里人都不懂,那儿交通好,地方宽,又靠近学校和卫生院,还离河边近,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我开小卖铺之后,村里人才开始眼红。”

    冯俊杰跟着笑了笑,打趣的道:“我就说嘛,你是你们村最能干的小伙子,这个村长,应该让你当。你回去之后,给你拉拉票,跟村里人把关系处理好,估计七月份末,最晚到八月份就会换届,你做好准备吧。”

    王岩应了一声,心中苦笑一声,自己回到槐树湾,只怕就要被警察给逮起来了,还当啥村长。

    冯俊杰看出王岩心事重重的表情,就猜到张军的事情,叹了口气道:“王岩,我瞧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给你指条路吧。人家要害你,你保护自己,那是应当的,可是你保护过头了,从法律的角度讲,就是防卫过当,要负责任的。不过有一点,你不要忘记了,负责任的,不光是你,难道要害你的人,就不应该掉点面吗?这件事情,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才对大家都好,我就说到这儿,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王岩认真的想着冯俊杰的话,眼前豁然开朗,心道:“对呀,警察如果要抓我,他们不抓张军的话,我就跟他们闹个天翻地覆,看谁比谁更狠。”

    这时,王岩真有些佩服冯俊杰了,对冯俊杰开始提防起来了,他能够成为一乡之长,还是有一定的手段的。

    王岩又跟冯俊杰聊了聊,冯俊杰始终没有提金蛤蟆的事情,虽然偶尔带两句与金蛤蟆有关的事情,可每次都是点到即止,没有将槐树湾藏着金蛤蟆的事情说出来。

    王岩自然明白冯俊杰的意图了,他只是想向王岩套问一下金蛤蟆的消息,并不真正的信任王岩,还不能够跟他说槐树湾有只金蛤蟆,只有时机适当了,只怕冯俊杰才会将他的真实意图告诉王岩。

    二人聊了一会儿,冯俊杰看似是漫无目的的闲聊,其实他是抱着了解王岩的心态跟王岩聊的。

    当然,冯俊杰也侧面向王岩了解金蛤蟆的事情,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王岩也在寻找金蛤蟆,而且对金蛤蟆所知道的事情比他还要详细,自然处处提防,没有让冯俊杰发现啥。

    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太阳没有下山,不过天气却阴了起来,王岩就离开了冯俊杰的办公室,回槐树湾。

    王岩的运气好,遇上一趟拉砖的车,就拦了下来,哪知副驾驶座上坐着的竟然是冯亮亮。

    王岩立刻反应过来了,这趟车是给他修房子拉砖用的。

    一看到冯亮亮给自己这么卖力,王岩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真正烧了他房子的是张军,他何苦为难这些人。

    王岩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爬上车筐,坐到了砖上。

    冯亮亮从副驾驶座上出来了,不自然的笑道:“岩哥,你进车里坐吧,我上砖上坐。”

    王岩看了冯亮亮一眼,道:“你上来吧,咱们都坐砖上。”

    冯亮亮稍微犹豫了一下,也踩着轮胎爬了上去。

    王岩没有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等车发动之后,这车黑烟直冒,走的特别慢,呛鼻的油烟味到处都是。

    “冯亮亮,你这人够义气,我王岩要是再逼你,那我就不识好歹了。”王岩忽然开口道。

    冯亮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岩哥,这是我们自找的,把你的房子烧了,自然要给你盖起来了。”

    这辆四轮车力气不大,累得冒黑烟,声音很大,也不知道王岩有没有听清。

    王岩看了冯亮亮一眼,过了一会儿,才道:“别拉砖了,你们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王岩,就去打胡基吧,胡基修的房子,也能住人吧。拿你们凑的钱去买瓦、椽和檩子吧,赵顺顺对我们村的人说是我雇的你们,不过等真正修的时候,村里人肯定会来帮忙呢的,你们尽快弄好,就回去吧,以后有啥子事情,我直接找张军。”

    冯亮亮愣了一下,忙道:“岩哥,这不行啊,自从兄弟们那天看过你的厉害之后,一个个把你夸的跟神仙一样,就想跟着你混,咱虽然没读过啥书,但都出来混,该有的义气肯定不差,说一就不二。”

    王岩笑了笑道:“你别忙着拒绝,我另外有剑事情要拜托你,这件事情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冯亮亮仗义的拍着胸膛道:“岩哥,啥事,你说。”口上虽然应承的好,但心中还是没底,有些紧张。

    王岩是想说刘小芳退婚的事情,可刘小芳给他说的那个男人的情况,他还有点记不清了,不由挠起了头,努力的想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王岩回忆的差不多了,就道:“咱们县城北的桥头河湾上面是不是有个牛家山,你知道那儿吗?”

    冯亮亮想了想,将牛家山从记忆里面锁定了,道:“知道,岩哥问这个做啥?”

    王岩又道:“牛家山有个人,被骡子给踢了之后,就变成瘸子了,这个人还喜欢赌博,贩些骡子,打麻将混日子。我有个朋友,以前跟他订了亲,可人家眉清目秀的好姑娘,总不能嫁给一个喜欢赌博,欠了一屁股债的瘸子吧,她想退亲。”

    王岩这么点了一下,冯亮亮就明白过来了,问道:“岩哥,是不是这退亲的时候有麻烦?你放心,我找个空带几个人去他们家找他们谈,他们要是正常退亲,那还好说,要是给脸不要脸,那就把他当核桃,砸着吃。”

    王岩倒不愿意闹事,摇了摇头道:“不要把事情闹大,记得,只要给他们压力就行了,逼的他受不了了,自己提出退亲。”

    冯亮亮腆着脸笑道:“这事儿咱擅长。”

    王岩拍了一下冯亮亮的肩膀,觉得和冯亮亮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就和他胡天黑地的扯了起来。

    车在经过一个弯道的时候,路上的泥还没有晒干,车走了几步就打滑,差点把王岩吓得滚下来。

    冯亮亮和王岩一起推车,二人都溅了一身泥,狼狈急了,真有点难兄难弟的感觉。

    等车上了梁上之后就好走多了,车明显轻松了许多。

    又跑了一会儿,车就经过了云霞他们翻车的地方了。

    不过那翻车的地方有好多人,正驾着骡子、毛驴、牛在拉车,想把车往大路上拉。

    王岩的司机停了一下,却被一个长得很干练的中年人给叫住了。

    “小哥,那辆车掉到地里面去了,现在已经用杨槐木的椽给翻过来了,可车已经摔坏了,动不了了,麻烦你用你拉砖的车套上绳子,帮我拉一把,把车给拉到大路上来。”

    司机下了车,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琢磨道:“要是车的轮子还能滚,应该能拉上来,得,谁都有个难处,你弄几条粗一点、长一点的绳子套在我的车后面,我给你拉一拉,再让人从后面推,应该能拉上来的。”

    中年人千恩万谢的说了两句,去准备了。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太阳都快落山了,在大家的帮忙下,才把那警车拉到了大路上。

    王岩和张军一直都躲在远处看着,直到车上了大路,才上了拉砖的车。

    他们的车刚要走,那个中年人又注意到了王岩他们,招着手跑了过来:“司机,这车是往槐树湾开去的不?”

    司机是个实在人,就说是。

    那中年人高兴的笑了笑,跟司机说他也要去槐树湾,让车等一下。

    司机也没办法,就停在路边等他。

    王岩暗自猜测,那中年人应该是警察局派来善后的人,这人长得一脸精明相,只怕不是一般人。

    王岩在这个时候一句话也没有,假装困了,就躺在砖上眯着眼睛。

    过了一会儿,那中年人才把警车弄好,在轮胎前后垫了几块砖,防止车打滑跑走了,又找了个人帮他看车,一晚上十块钱,等各种事情都弄好之后,才回到砖车上回槐树湾。

    那中年人看副驾驶座空着,就不客气的上了副驾驶座,跟司机聊的倒多。

    王岩装睡的人,竟然真的睡着了,直到车停下,他才被摇醒。

    王岩揉了揉眼睛,跳下车来,冯亮亮的人都跑过来卸砖。

    他往自己家的方向一看,房子的外圈已经有了,基本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修的。

    那中年人朝司机谢了两句,就去卫生院了。

    王岩看着卫生院的方向,嘀咕道:“这家伙一定是从医院里面知道了警车翻车的事情,跑来槐树湾的,格老子的,要是敢逮老子,老子一个屁把你吹到南山去。”

    王岩中午就吃了一碗凉粉,正饿得前心贴后背,可不好意思就这么走开,便象征性的去搬砖。

    冯亮亮一帮人都是如狼似虎的小伙子,干起活来特别卖力,几声吆喝就将砖搬完了。

    可是,就在车刚刚发动,要拉着冯亮亮等人离开槐树湾的时候,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地面都似乎动了一下。

    大家都被一声吓了一跳,一个个去找声音的源头,只见刚刚卸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洞,砖全都掉下去了,连原本打好的地基,都歪了大半。

    冯亮亮生气的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没长眼睛啊,这是咋干活的,地都没有用杵子杵瓷实,就在上面盖了,要是住上人,还不把人给压死了。”

    一人委屈的道:“亮亮,你咋这样说哩,我杵的时候大家都睁眼看着哩,瓷实的不能再瓷实了,肯定是昨天下了一天的雨,水把地底给拉塌了,这能怨我吗?”

    冯亮亮一想也是,就道:“那今天都别走了,先把砖从洞里面搬上来,然后再离开吧。今晚都别和你们拿丑婆娘弄事了,把力气都留下,明天咱们打胡基。”

    王岩不愿为难他们,就在冯亮亮的肩上拍了一下,道:“不必了,天都黑了,路上不好走,你们回去吧,砖明天再搬好了。”

    冯亮亮等人就上了车,被车拉走了。

    王岩走到地洞旁边一看,砖都掉下去了大半,还有不少砖都被土给埋了,看来明天又有活可干了。

    他怕有村里的孩子这儿玩,就将废弃的门扇弄了一张盖在洞上,去赵顺顺家吃饭去了。

    等到了赵顺顺家,刚刚开饭,没想到云霞和那个中年人也都在。

    王岩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

    不过赵顺顺已经看到了他,在房檐下叫道:“岩哥,快来吧,饭马上熟了。”

    王岩硬着头皮进去,对云霞和中年人友好的笑了一下,看着赵大全道:“赵叔,今晚好热闹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过寿了。”

    一进门,王岩就眼前一亮,云霞换上了一套破破旧旧的衣服,想来是在村里借的,不过她高饱满的地方饱满,身高腿长的,就像是万绿丛中的一点红,一下就能吸引所有的目光。

    王岩忍不住朝她多看了两眼,目光在她的大肉球上多停留了一下,吞了口口水,心想要是能够把她的衣服一把给撕开,那格老子的,简直爽死了,让他少活两年都愿意。

    赵大全倒没有意识到王岩和警察之间那微妙的关系,笑道:“我今年才四十二,过啥寿啊。这两位是警察同志,昨天下雨翻车了,现在有同事在卫生院,等路上好走一点,他们才能离开。”

    王岩又看着云霞道:“梁叔的伤怎么样了?”

    云霞愕然,听王岩叫“梁叔”叫的这么亲热,好像真是他叔叔似的,云霞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皱着眉头道:“昨天晚上发烧,一直到今天中午才烧退了,现在趴在床上不敢动,他也不敢坐车了,就先在卫生院养着。”

    那中年人笑了笑伸出手来,道:“你就是王岩吧,久闻你的大名,要不是你昨天帮忙,我们的三位同志就危险了。我代表我们公安局,谢谢你。”

    王岩从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大将之风,自己也不能示弱,同样伸出手去,和他握在一起,不卑不亢的道:“应该的。只要你们真正记得我的好就行。”

    那中年人也没有提王岩的事情,想来云霞跟中年人已经说过了。

    王岩和两个警察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一顿饭吃完,王岩就离开了,可是他总觉得那中年人是一个行事果决之人,只怕真的会逮捕自己也说不定。

    王岩一想到县长亲自给县公安局局长打招呼,就有些心怯了。

    “格老子的,看来我得主动出击了,一定得先从警察身上找到突破口。对,就先把云霞的衣服给撕破,看她格老子的还不乖乖臣服在老子的胯下?” ( 最强热血教师 http://www.xscun.com/6/61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