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幻觉

文 / 慵懒的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网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第1章正文]

    第39节第三十九章 幻觉

    天使般的声音在大厅响起,此时王嫣然扶着的燕红叶的尸体正在慢慢消散,而空中却幻化出了她的脸。

    依旧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杨超伸手去抓住那些粉末,无论他怎么用力,那些粉末还是从他的手缝中溜走,最后消散在这片天地中。

    “杨超,来生若君不弃,我愿意与你白头偕老,共度年华。”

    最后一片粉末连同这句话,一起消散在这片天地。

    “红叶,呜呜……”王嫣然忍不住的哭泣起来,悲伤的气氛在整个大厅弥漫开来。

    而这个时候,梅倾城却做出了一件让大家都反应不过来的事情,她没有任何征兆的撞到了离她最近的墙壁上。

    杨超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已经失去了一个女人,他不能再失去梅倾城,这个为自己生下杨小米的女人,虽然他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和她生下的杨小米。

    “嘭!”梅倾城应声倒下。

    “倾城,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傻?”杨超扶起撞到墙壁上的梅倾城,他的心在滴血。

    杨超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生命会消散得如此快,自己还来不及拿出针盒,梅倾城便已经没有了心跳。

    “咚……”王嫣然像短线的风筝一样从屋子后面的阳台上跳了下去,只有三米的高度,下面是草坪,杨超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赶到的时候,地上的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草坪。

    那一幕,触目惊心。

    “啊!”杨超的神经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他甚至已经知道下一个反常的一定是赵老师,但是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他在想这是一个梦,一定不是真的,自己只是一个山村出来的穷医生,家里没有公司,开公司的是梅倾城的父亲,不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自己的父亲是谁?

    杨超开始用刀子划自己的手臂,他已经崩溃了,他要让自己知道这是一个梦,要赶快醒来。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我是来请你去学校的,你昨天和刘虎同学打架,学校要给你处分,如果你再不来,学校就要开除你的学籍了。”赵老师对几人的死没有一点触动,若有其事的对杨超说道。

    “滚!”杨超愤怒了,这种情况下,这个女人要自己去学校接受处罚……

    “你!哎!”赵老师似乎很无奈地走出了杨超的家。

    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将赵老师撞飞了。没有人围观,肇事的司机也开足了马力跳跑了,美欧人将其拦下。

    等杨超到的时候,赵老师的血染红了整个马路,让人头皮发麻。

    “小米,糟了!”杨超赶回家的时候,小米正在床上安静地睡着,让杨超松了一口气。

    正当杨超准备转身的时候,整张床单都红了,杨超知道,那是血。

    小米死了,才两岁的他嘴角带着成人才有的笑容。

    “小米?什么时候来的?”杨超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有种感觉,如果能找到小米的由来,这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床单,杨超陷入了沉思。

    自从自己有记忆以来,就是跟着爷爷在学习中医,直到前不久自己才因为某件事情来到这座貌似叫松江的城市,自己明明是在山村长大的,为什么还有关于父亲是松江市的大老板的记忆,它是那么真实,甚至连刘虎幼时和自己枪棒棒的情景都是那么清晰。

    记得倾城的父亲才是一跺脚整个华夏都要抖一抖的亿万富翁,而自己居然没有关于父母的任何记忆?哪怕是那段松江老板的记忆,也是丝毫没有他们的面容。

    “我的超儿,你在想什么呢?”一对中年夫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杨超的跟前。

    就这样突兀的站在杨超的身前。

    女人的声音柔和、动听,充满了溺爱。

    杨超抬头看去,无论他怎么揉眼睛,就是不能看清两人的面貌。

    他们的身体离自己是这么近,可是他们的脸仿佛离自己有十万八千里,中间隔着无数的云彩,遮住了杨超的视线。

    “你们是谁?”杨超现在尽管很绝望,但是他很镇定,那是一种对危机到来时所变现出来的应对之法。

    “我们是你的父母啊!超儿,你连我们都不记得了吗?”两个人同时发出声音,揉合在一起,每一个字,都挑逗这杨超那脆弱的神经。

    声音仿佛充满了魔力。

    “啊!头好痛!”杨超此刻感觉脑袋又昏又痛,他是那么想直接晕过去,不想再听眼前这两人说话,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千根、一万根倒钩刺一般插在自己的神经里,那种痛,不同于撕心裂肺,但却比撕心裂肺还要痛一千万倍。

    杨超捂着自己的头,这个时刻,他甚至没有力气去运转太乙心诀,身体对于这些带有魔力的声音毫无反抗。

    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若再这样下去,就要被痛死了。

    “超儿,你怎么了。”中年妇人焦切的问道,双手就要来扶起杨超。

    “你不要过来,你不是我妈妈!”杨超几乎歇斯里跟的吼道。

    中年妇人听到这句话后,身形停顿了一下,便是有几滴热泪落到了杨超的手上,带着哭腔说道:“小超,我知道妈妈从小没有好好照顾你,让你和爷爷受了很多苦,我也知道从小你也因为没有父母会而受到别人的非议,但是,妈妈不是故意的啊,妈妈也有苦衷。”

    杨超感受着中年妇人的泪水的热量和语言里的哀伤,心里不禁柔软下来,但是这些话,让杨超的头更加疼痛。

    此时此刻,以杨超的坚强而乐观的性格,也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中年妇人接着说:“小超,跟我们走吧,我和你爸爸会给你带来更幸福的生活的,让你远离这些女人逝去的痛苦,让你的心得到解脱,跟我们来吧。”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臂要去扶起杨超。

    杨超痴痴地看着中年妇女片刻,仿佛那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妈妈。

    “我,不想在这里痛苦了,妈妈,你带我走吧。”杨超已经因为疼痛失去了理智,两眼空洞而迷茫。

    这个时刻,中年妇人模糊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眼看就要抱到杨超。

    “杨超,快醒醒!”屋子里站着几个人,一个身材窈窕,面容清秀而倾城的少女,一个国字脸,威严无尽的中年人,还有一个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伯跟在中年人的身后,正是是梅家的管家,吴伯。

    “父亲,杨超他醒不来!”梅倾城一脸焦急的望向父亲。

    “杨兄弟看上去是在做噩梦,但此时此刻我们如此用力都是没法把他叫醒,这其中一定有古怪。”梅青帝面色沉吟。

    “哎,看杨兄弟这副样子,此刻在梦中定是在经历无穷无尽的痛苦,但这些只能靠他自己来战胜,若是我们贸然将其弄醒,后果不可预料。”吴伯沉思片刻后缓缓开口,毕竟他也是习武之人,翻看过一些古籍,知道有些梦境不能随便被打破,那样只会给做梦之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小姐,热水来了。”一个侍女端着一盆热水急匆匆的走进来。

    “嗯,你先去休息吧。”结下了水盆,对侍女说道。

    此时杨超流出的汗水将整个床单都已经湿透了,脑袋不停的摇摆,嘴里不停地喊着:不要、妈妈、痛、啊之类的话语。

    梅倾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以杨超大家的印象,很难让他们想象到他的这一面。

    虽说梅倾城平日刁蛮任性,但是杨超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来两个人还一同上学,放学,一起教训刘虎那个坏蛋。

    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梅倾城竟是忍不住掉了一滴眼泪,正好滴到杨超的眉心,发出“滴”的一声响。梅倾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将注意力集中到用湿帕子为杨超抹汗上。

    将杨超额头上流出来的汗水抹净后,梅倾城将帕子折叠好放在杨超的额头上。

    “爸爸,伯伯,你们先去休息吧,你们明天还有重要工作要忙。”做完这一切之后,梅倾城转过头对站着的两人说道。

    梅青帝沉思了片刻,便示意伯伯和自己一起出去。

    他还没看到自己的女儿对谁露出这么一副关切的样子,心中居然涌上一股醋意,感受到自己内心刚刚冒出来的想法,梅青帝也是无奈一笑,并不往心上去。

    “倾城,杨超小兄弟若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千万不能轻举妄动。”伯伯在出门的时候回过头特意叮嘱了梅倾城。

    他是怕梅倾城会好心帮倒忙,那样的话对杨超是极其不利的。

    “嗯,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梅倾城点了点头,面色认真的答道。

    自称为杨超的母亲的中年妇人面露诡异笑容之时,杨超顿时感受到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额头,瞬间清醒了许多。

    他发现,这两个中年人的脸不是自己看不清楚,而是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脸,或者说,只有一张脸,没有五官。

    看上去十分别扭,恐怖。

    正是因为梅倾城为杨超抹去了汗水,还落下一滴眼泪在杨超的眉心,让杨超清醒了许多,而他清醒的那一刹那,正好看到那张平整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在那脸上,是没有笑容的。

    但是,杨超直觉告诉自己,那个女人在笑。

    “滚开!”杨超将身旁的婴儿车拿过来狠狠的推在了两人身上,随即两人都后退了两三步。

    “超儿,我是妈妈啊,你怎么忍心推我?”中年女人的脸似乎再次离杨超十万八千里,以至于杨超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她说话。

    杨超心里一阵干呕,她们没有五官,他们怎么说话的?

    难道他们压根就没有说话?是自己在说?

    这一切都是幻觉么?

    这不是梦!

    这是幻觉! ( 桃色神医 http://www.xscun.com/6/61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