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4章

文 / 游城十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男生们听了这不着边际的甚至耸人听闻的恐怖事都大惑不解,他们送走707女生后就回到向日葵花园了,前后不过十分钟,怎么会是她们呢,即使是出事了,也不会那么快吧”

    几个男生在黑暗中面面相觑,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久才从惊怵感觉中苏醒过来,都挠了挠脑袋,想搞清姜翰齐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会不会是707的人在和他们搞鬼游戏胡闹呢要不为什么诺大的校园就找不到四个大活人,要是两个女生进入了那可怕的大楼,假如其中的一个是岳樱菡,或者另外一个是707的美眉,难道她们就不害怕里面的鬼哭吗。

    “翰哥的话也不无道理,只是她们能有那么大的胆量,在半夜搞恐怖游戏,吓唬我们吗不过,那咱们就应该去看看,说不定她们是被鬼魂附了体,才出来搞怪,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才去画室楼啊”

    其他几个人也觉得应该去救她们,纷纷表态,姜翰齐说:

    “那就更应该去救她们,万一去晚了,她们会被鬼弄走的,不过,可也够害怕的,你们谁敢去啊”

    这位胆大的男生怯生生地倡议,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这个勇气,但是,毕竟他要去解救自己的女友,有特殊动力在心底,几个男孩子都在抉择中想了又想,想追漂亮妞可是真需要勇气的,干吗不去呢,说不定今天这件事,是707的美眉故意考验人的吧再说,教学楼白天不是还在里面上课,为什么晚上就不敢进不去吃螃蟹还想得到美女的爱

    做事就怕激将法,美女疑似遭鬼难,热血男儿怎会做缩头乌龟呢。姜翰齐和几个同学已经决定,美女考验他们的时刻到了,各自不自觉地捏了捏拳头,尽管手中早已是冷汗涟涟,可还是跟在了提议者的后面,悄悄往大楼靠近。

    大约是午夜零点过后,几名潜伏在向日葵地里一段时间的男生在侦察了鬼情之后,就跟随姜翰齐走进楼去,可当他们一踏进几乎是黑黢黢空荡荡的教学楼,那走廊里昏暗压抑的色调就让他们喘不过气,于是面面相觑,后悔不该进来,甚至后悔该带几个胆子更大的同学来。

    七层高的教学楼里死一般的沉寂,走廊里只有只盏昏黄的小壁灯映射着墙壁上那些一看就令人害怕的装饰抽象画,仿佛每一个画面里都隐藏着恐怖的脸。当他们轻得不能再轻的脚步声响彻在狭长的走廊,他们手中的小手电便开始上演为坟墓的鬼火一般跳动的恐怖,等待着他们的是七层高的漫长走廊,难道707的美女真的就敢在此隐藏,然后突然从哪个教室猛地蹦出来,张牙九阴白骨爪,带着梅超风式的嬉皮笑脸,吓他们的敬哥哥一个半死

    他们不敢想会有奇怪的事发生,可又不能不做好精神准备,这个时间,已经是全校学生酣入梦乡的后半夜,也是传说中鬼僵尸最容易出没的时辰。他们很害怕,万一前方突然出现的不是漂亮的岳樱菡或者仲夏儿,而是一对恐怖的姐妹,不用说话,光站在那里就会让几个帅哥吓破苦胆,呜呼哀哉

    大家希望着什么也别发生。

    就这样,他们一步四回头,从一楼的教室摸到二楼的画室,然后就是三楼一直到六楼,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找到,画室的门大都没锁,可里面的幽深让他们不敢去瞧,就在他们到达七楼的时候,才意识到整个七楼是被封闭锁了的,这是几乎所有学生都不得不止步的地方,因为前年虞小湾闹鬼的传说早就通过老生们的夜谈传授,进入新生们的想象禁区。

    第76章:第七十一章

    2:26:081684

    他们停住了脚步,既然没有一点美女的影子,他们便打算快速下楼,离开这个恐怖大楼。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从一楼大厅传来怪异的声音,好象是玻璃铁门嘎吱嘎吱地摇晃起来的动静,五个男生立刻被吓得心惊肉跳。

    “外面刚雨过天晴的,不可能有啊,大门为什么会摇晃不止呢”

    姜翰齐自言自语,五个人不由得急忙往楼下奔去,就在到达三楼的时候,楼门咣铛一声关上的声音反射回,立刻锁住了他们逃逸的念头,几个人哇的一声就往回拥,也就在这个时候,大楼的灯全部熄灭了。

    黑暗的恐惧袭来,帅哥们觉得周围充满了鬼的眼睛,他们全身都在发抖。可是,就在这时,就听见楼顶上传来女子嘤嘤的哭声。

    “她们可能就在上面”

    姜翰齐带头停住脚步,可其他几个不听。

    “我们不能回去要去你上去吧你们听那哭声,哪里是人啊”

    这个提醒不容置疑,的确,那哭声让人心跳过速。

    就在几个人张皇失措的时候,从大厅那里传来一阵单调的脚步声,那不像似人走路的声音,好象是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在跳着走而且声音很沉闷,卡、卡

    几个人甩目往下看,就见走廊拐角的楼梯扶手上好象有东西在跳跃,在外面的夜光反射下,出现了两个模糊的影子,虽然上楼很慢,可却往上飘

    “你们看,看那影子,在扶手,不,在墙壁,就要过来了是是僵尸快往上跑。”

    一个胆小的男生吓得哭出声来,大家还都没有看见。

    “哪里有啊”

    “你们看,就在那里,还飘着走呢”

    谁敢去证实啊,几个人蜂拥往楼上跑,而楼上依然可以听得见女子的哭声,他们越加的恐惧,跑动的声音在楼板上来回反射传播,显得更加的可怕。可为了救人,他们只好硬头皮直到跑上六楼,可再往上去,就是死胡同了。

    哭泣声越来越清晰,显然,那哭泣声是从七楼那道封闭的铁门里传过来的。里面黑暗一片,而且由于以前这里曾经“闹鬼”,学校已经将七楼用铁链大锁封死了,他们知道进不去

    紧张中,姜翰齐还算冷静,谛听了一会儿哭声后,断定是一个女孩子的啜泣声,就怀疑是米茵珞她们。这时,他们还听到哭声中伴随着水房的放水声。

    到了最后关头,要么想办法进去,要么等待和下面的僵尸遭遇,这艰难的选择使他们进退维谷,可又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的信心遭受考验。“我们得去救,说不定就是米茵珞她们”

    姜翰齐提议。

    “可怎么进去啊门是锁的。”

    几个人都犯愁了。

    “哎,你们看,门根本没锁”一个同学在晃动一下铁链后,小声说。

    果然,那锁头是被打开过的,原来慌忙之中谁都没有看清那门锁竟是开着的,于是,姜翰齐第一个将锁头拿下来,几个人战战兢兢地摸了上去。

    七楼是学生们传说中的禁地,平时只有清扫工才会进去,那也是偶尔的事,据说后来连清扫员都不敢去了,可谁都不知道具体原因。

    里面尽是蜘蛛网,一股发霉的味道在四周弥漫着。他们打着小手电,继续往前走,寻着女子哭泣的声音径直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开着门的房间哗哗的流水声是从里面传来的。他们将手电光集中照在门口,忽然,哭声停止了,他们的心也几乎停止跳动,地面上早已流出了红色的液体,开始扩散到走廊。

    姜翰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他一直担心米茵珞会在这个鬼地方遭到不测无论怎样恐惧,他都要第一个进去,可突然间,一个雪白的手臂从房间的门里伸出来,手电光下,那是个涂了红指甲的手,在向外挥舞

    第77章:第七十二章

    2:26:081433

    “鬼啊”

    一个胆小的男生高呼,由于促不及防,一下子就瘫倒在地,姜翰齐赶快把他扶起,可自己的鼻子尖也冒出白毛汗,那条手臂简直太可怕了,大家你拉我,我拽你,跌跌撞撞跑向七楼的另一侧,地面血红的液体到处迸溅,此时的七楼仿佛是地狱。

    五名男生很久都没有恢复过神志来。

    他们再也不敢进那房间,更不敢下楼去,楼下好象隐约还有脚步声正往上走,他们还年轻,谁也没经历过这样恐怖的事,五名男生相互依靠在一起,赶快拨打110报警电话,请求警察的援助。

    仅仅十分钟之后,公安局师大命案指挥中心就接到报警,大批警察赶到现场,胡中剑第一个冲进了大楼,他的身后是两个重案组的干练助手。

    胡中剑终于在七楼的拐角处找到了吓得面如土灰的五个青年,在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胡中剑已经进入那间开着门流出血水的房间,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里面是挂满蜘蛛网的大房间,周围墙壁挂着七幅擦拭得干净的油画,都是裸体的少女,再看房间一角有个水池,一个老人蜷缩在边缘,看样子已经死亡。

    胡中剑赶快和陆文峰和警官吴景飞奔过去,结果发现,老者的嘴角流血,脸色发青,全身无致命伤痕,初步断定为心脏病发作死亡。

    “胡队,既然老者不是被钝器所害,为什么这里这么多的血呢”

    吴景为不解地问。

    “没看到老者旁边的颜料吗地面的血迹其实是铁红颜料被自来水混合后造成的,血流成河不过是假象。”

    胡中剑对这个房间的存在极为震惊,一方面他虽然从丁副校长那里听说过,因为闹鬼而被封,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破败不堪,而且还在惊魂午夜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老人,难道他就住在这里令一方面,他也对自己过于轻信而自责,其实,他早应该来这里查一下,其实这里只是距离龚雪寄跳楼自杀的三楼仅仅三层,案发之后没有人想到应该来这里看一下。

    他的目光在室内搜寻,按照姜翰齐的提示,他们首先寻找里面是否应该有那个哭泣着的女人,而且还有一条恐怖的女人手臂,可找了几乎所有的角落,也没见到人的影子。

    这时,无意中,吴景为发现门后竟有一条红色的手臂胡中剑也吓了一跳怎么会有人的残肢呢当他快速奔过去仔细查看后,才惊异地发现,红指甲女人他现在确定无疑,可再仔细看,那条女人的手臂和那木门一起,竟是一幅逼真的画画在一块落满灰尘的合成版上,画得惟妙惟肖,难怪被几个惊魂未定的学生看成是真的。

    一幅画会得到如此以假乱真的错觉他开始在吃惊中寻觅着眼前的景象与死亡插图手抄本惊人的联系,死亡插图小说中曾经使林思嘉见到卫生间困惑的红指甲手臂,莫非是见到了这幅画他反复思考着湾湾公寓曾经从卫生间伸出红指甲的胳膊,并与眼前的逼真手臂画进行对比,他开始相信这种视觉误差产生的恐怖效果

    胡中剑暗自叹服绘画中的成就,可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寒而栗的紧张,他面临的对手是如此强大,能把小说中的描绘变成现实版的谋杀故事,说明此人决非等闲之辈。面对亦真亦幻的作案现场,他开始警告自己,要保持大脑清醒,小说中的某些情节开始在现实上演了

    第78章:第七十三章

    2:26:081829

    胡中剑注意到这个房间的室牌上清晰地写着706,与死亡插图的林思嘉遭遇老者死亡的情节相似。现在他可以断定,几年前,甚至在二十几年前,这里也一定上演过类似的恐怖剧,他开始带领刑侦技术人员做现场勘察,并围绕着墙壁七幅裸体少女的画仔细查看,他凝视每一幅裸体少女的油画,希望能找出一些暗示的线索。

    到了现在,他不得不相信画幅里隐藏着一些机密,画面布置十分清雅,每幅画的少女都佩带不同色彩的向日葵,或坐或侧身站立,那份神秘和美妙的描绘让观瞻者叹为观止。

    他一边想,一边回忆着死亡插图小说中对七个少女一段煽情的描述:

    “我们是七个可爱的灵魂,爱恋的青草地已经变成一座坟墓的时候,那段美妙的日子仍然浮现在眼前,愿来生我们诞生在鲜花盛开的处女地。那里没有阳光却有淙淙的爱河流淌,没有动听的呻吟,却有沁人心魄的女人香,没有青翠的爱巢,却是满眼绝艳的玉女妖娆。当你能望穿七个裸体女人的画面,就会揭开围绕着你身边的神秘事件。”

    他咀嚼着那几句隐喻深刻的诗一样的语言:“爱恋的青草地变成一座坟墓,”莫非指的是瑚宁山区的那片坟茔

    “那里没有阳光却有淙淙的爱河流淌,”也许就是曾经进入的坟墓,那里是没有阳光的,却让他的心始终徜徉在与龚雪寄诀别之吻的爱中,还有那里曾经弥漫过汽油,莫非下面真的有条暗河

    “没有动听的呻吟,却有沁人心魄的女人香”女人香,是不是指龚雪寄诀别时留下的香水呢

    可最后的那句:没有青翠的爱巢,却是满眼绝艳的玉女妖娆。又是什么意思呢

    “满眼绝艳的玉女妖娆满眼绝艳的玉女妖娆”玉女妖娆会不会就是金的向日葵啊

    胡中剑兴奋起来,他从死亡插图手抄本的描述中判断,就是那座坟墓群,里面一定隐藏着秘密,遗憾的是上次出事后没有经过彻底清查。

    大楼里的公安人员越来于多,随着楼外也挤满了戒备森严的警车,技术人员开始围绕大楼和这间神秘画室拍照取证。

    满屋子的破败并没有阻止勘察人员对可疑痕迹的检验,不久,警方提取了一行脚印初步认为是女子的脚印。

    胡中剑望着七个裸体女人的画面,虽然他一下子无法看穿其中包含的玄机,可有一点是可以辨认出的,那就是,画面中的女子原型都十分熟悉,有一幅像虞小湾,一个像龚雪寄还有岳樱菡毫无疑问,七幅画中的六幅正是一个虞小湾加上707寝室的五位女生。由此,707之谜基本可以揭开,那就是707的每一位女生都和此案有密切的关系

    胡中剑将报警的姜翰齐等男生找来,询问他们进楼的动机和前后遭遇“鬼”的经过,姜翰齐就把他们夜里祭奠龚雪寄,以及米茵珞她们如何失踪而后进入大楼遭遇可怕哭声和脚步声的事讲述一遍。

    “你们半夜到这里来,就是为寻找米茵珞她们”

    胡中剑反问姜翰齐。

    “是的,她们和我们几个本是在一起的,后来,我们把她们送回我们宿舍,她们就不见了。”

    “这期间大约过了多少时间,就是你们发现她们失踪的时间间隔”

    “大约没多长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

    姜翰齐也拿不准,不过,肯定不超过一小时,这一点他可以确认。

    “有谁见过她们到楼里了吗否则你们也不会找到这里,是吗”

    胡中剑做了一个引导性提问。

    “我们祭奠龚雪寄,蜡烛还没有熄灭,我们就看见有两个女孩的影就那样立在一楼的窗户前,可怕极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后怕,可我就觉得那两个影子有一个像岳樱菡,那是一种印象。”

    姜翰齐看了其他几个同学,那几个也都含糊地点头,

    “是有点像,后来她们就往楼里走了,不,是飘过去的,真吓人啊”

    同学们的恐惧感还没有消退,说起话依然有写结巴。胡中剑望着漆黑的走廊,他在努力想象那种恐怖的场景,不免沉思起来。

    第79章:第七十四章

    2:26:082086

    这虽然是一个重大发现,可胡中剑并不十分感兴趣,他观察着五个吓得面色惨白精神委靡的男生,判断着他们描述每一个细节时表情的变化,以判断他们证词的严肃性和真实性。

    “你们认识这个老者吗”

    胡中剑请姜翰齐等几个大胆的同学进屋,辨认躺在那里已经死去的老者。姜翰齐突然喊了一声:

    “他不是女生寝室楼的打更老头吗”

    “是那个更夫我怎么没见过”

    胡中剑也曾经去过女生楼,可的确没有印象,

    “他是夜班的那个人,女生都叫他晋爷爷,我们几小时前还见过他呢”

    姜翰齐就把他们疯找米茵珞时去过女生宿舍见过这老者的事告诉了胡中剑。

    “女生楼晚上值班的是他”

    他有点不相信,毕竟一个老男人看守女生宿舍似有不妥,不过这也在常理之中,毕竟从责任心和胆量上是需要这样的老人的。

    “你能确定”

    “能,我确定就是他。”

    “午夜见到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胡中剑用了盘问的口气。

    “好象睡觉了,我敲门好长时间才出来,他当时问我找谁我就告诉他去要进707寝室,找同学,而且我非常着急。他很生气,就把我们哄走,我当时太着急,就告诉他女生们可能失踪了,也没管那么多,独自闯进去了,结果707根本没人。”

    “后来呢”,胡中剑觉得更夫非常奇怪,这前后不过几小时,他又是如何被害,躺在这里的呢

    “后来我们走了,他就跟在我们后面,可能是担心我们惹事,很久才回去,我们没有看他关大门。”

    胡中剑点点头,忽然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们确实听到了女子的哭声”

    “是真的太吓人了就是传说中的鬼哭声,没什么两样可我还是认为是岳樱菡她们中的一个人。”

    “当时你们还听到了楼下脚步声,所以才在紧张之下报的警看见什么人进入了吗”

    胡中剑现在对楼下的脚步声十分怀疑,因为按照他们的描述,七楼的女人在哭泣声消失之后一直到警方到来,前后不到十五分钟,如果确认有这个女人,她是怎么离开的大楼呢

    “没有看见什么,就是看见楼梯的影子,还一跳一跳的,就像僵尸一样走路,我们就守在这里,后来那哭声没了,脚步声也停止了,可确实没有看见人。”

    胡中剑没有继续问,在这样惊慌的时候,他们的理智会受到打击,所以描绘的印象多半会搀杂恐怖想象,会影响真实信息的提供,他于是中断了询问,安慰了几位男生,就独自和吴景为等警官在现场里继续寻找可疑的线索。

    现在这个神秘死在画室楼的老者更有着谜一样不解的经历。他为什么会在午夜从看守女生楼的岗位跑到这里而且是死在这幢“闹鬼”的楼里,从姜翰齐的证词中不难看到,他可能是在得知米茵珞她们有危险之后,才追来的。如此判断,这个晋爷爷和707寝室必然有些微妙的关系。

    从现场的七幅女子画中人是707的女生看,707的女生如果进入这大楼也不是不可能,也许她们发现了这些裸体画就是她们,处于少女的心思和羞怯的恐惧感,几个女孩来这里毁灭画,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为了组织男生贸然进入,她们故意弄出一些鬼事件来也可以理解。

    可为什么老者却死了呢是心脏病发作这也太巧合了吧如果他身体不好,学校是不会让他值夜班的,况且教工还经常体检,估计心脏病发作这种可能性很小。要么是窒息死亡有人将他窒息,可眼睛会有淤血,可老头没有,喉咙和颈部没有勒过的淤痕,这从简单的法医学常识就可以排除。

    另外,他从老者尸体肌肉有弹性,角膜透明,未见尸斑来分析,说明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胡中剑就不明白了,老者的身体没有伤痕,是怎么死亡的呢他环视了七楼整个结构,没有可以下去的路,估计凶手作案后想走是不太可能做到的,除了从窗户上窗台爬楼出去,不过在布满灰尘的走廊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攀爬的痕迹。

    另外,既然男生听到哭声是真的,那个哭者极有可能就是凶手,可这个女人是怎么在行凶后下的楼呢即使很黑,也不可能在五个学生眼皮底下那么容易溜掉,是跳楼而逃的

    再有,为什么会把水龙头打开这到是个不小的破绽,固然这搀杂红色颜料的血水能起到恐吓作用,可哗哗的流水声,难道不是一种很好的噪音吗在噪音制造的恐惧和楼下黑暗中有人上楼的脚步声中逃脱,尤其在五个男生惊魂未定的时候也许,并不难做到。但是,她是怎么做到的呢 ( 死亡性插图 http://www.xscun.com/6/61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