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4-87章

文 / 游城十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撒谎这个猪男人”

    龚雪寄被激怒了,这个仇恨比她自己遭受到死亡更能使她产生心灵的震颤,她那双声讨恶魔的眼睛不再含有温存和美丽。

    “他是个魔鬼我说怎么他每次上课看我的眼光都不对,原来是这样早听姐姐说过,有个教授对她特别好,总想给她钱,她不要,那个教授死皮赖脸的。还邀请姐姐去他家里,有一次姐姐写信告诉我说,她和一个同学不得已去教授家,那个教授的老婆是个精神病,当她看到我姐姐时,突然犯病了,就往外撵她,还骂她说不要和教授来往。那个病人说了很多听不懂的话,我姐姐觉得非常有意思,可我姐姐没有往深处想,不过也开始防备那个男人。这我就更相信,姐姐出事的前几天,就是和他一起去的瑚宁山去写生他是我姐姐读研究生的导师他有谋杀我姐姐的嫌疑”

    “你还有姐姐当年的那封信吗”

    “有,不过是在707宿舍里,我想我“死”了之后,什么都没了,听说校保卫部孙处长搜查了一遍我的东西,还拿走了不少。”

    胡中剑对这件事非常震惊,如此来看,丁教授分明就是小虞小湾的亲生父亲,也许他老婆也知道他风流的为人,才看见小虞小湾如见当年的情敌,歇斯底里的表现可以理解,不过,丁教授是不是知道其中的内情他真的知道小虞小湾就是他女儿他真的和当年虞小湾有了孩子现在只有找到虞小湾和妹妹龚雪寄的通信,也许才能找出真相。

    再有,如果丁不知道虞小湾是女儿,会不会对漂亮女学生做出什么蠢事才导致虞小湾神秘死亡,不,确切地是下落不明,可他怎么会谋害自己的女学生再说,那场车祸还是悬疑,至少已经牵涉了申雨虹,另一个不相干的警官。

    胡中剑一时下不了结论,因为任何结论都必须有证据依托,他已经深知在虞小湾母女死亡的情节中,渗透着诸多神秘的因素。

    “我们会调查丁教授,你提供的情况确实出乎意外,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两年前失踪的虞小湾竟有可能是二十年前虞小湾的亲生女儿,而且,你也是她的女儿,这实在出人意料”

    龚雪寄此刻已是仇恨难平,激动难抑,她流着泪说道:

    “一定是他,他害死了我妈妈也害死了我姐姐”

    “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能激动,这件事我还需要进一步验证,如果真的是他,良心和法律都会惩罚他的。

    “他为什么要害我姐姐如果是他干的,我就杀了她报仇”

    龚雪寄的情绪变得不稳定起来,想到自己亲爱的姐姐就那么委屈和感伤的泪水潸然而下。在黑黝黝的巷道里,她的哽咽更像是复仇的怒吼。

    “雪寄,关于你和你姐姐的悲剧,我想绝对不是某一个人就能导演的,我还有件不解的事情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跳楼呢后来又怎么逃脱的死亡,后来我还在坟墓里看到了你,随后又发生了火灾,你知道我那时是多么后悔没有把你救出火海,可现在,如果我不是警察,胆子不大,还真以为你告诉我,这些背景为什么如此蹊跷,你又如何来到这大楼的巷道里,我真的很想知道。”

    胡中剑说出了困惑,他想得到答案。

    “我觉得在你和姐姐苦难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魔影,而正是这个恐怖的阴影曾经吞噬了我最得力的助手,他是一个优秀的警官,也就是在这个案子中无辜丧了命,遭遇劫难的还不只是他个人,包括他女友,瑚宁市的民警申雨虹,也在处理完你姐姐车祸案之后的今年五月,神秘失踪了,有证据显示,她的失踪与你姐姐有直接关系。现在,你的寝室四名同学都失踪了,我不想这样的悲剧继续上演,雪寄,如果你相信我,就应该告诉我一些你掌握和经历过的真相。”

    第90章:第八十五章

    2:26:111608

    龚雪寄不再哭泣,对胡中剑最为敏感话题的提问,她并没有表现出紧张,她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沉静地说道:

    “我恨她们,一切还要从707开始说起。姐姐死后,我在晋爷爷帮助下也考入美术系,入学后的起初,707寝室相处融洽,大家亲如姐妹,因为我们都有一个事实,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们都是孤儿。

    这件事要说是凑巧也未免牵强,可大家的命运竟如此相似,也让我感到奇怪。

    最有意思的是,当我们第一次暑假要去旅游,大家竟都同时提出要去瑚宁,我当时很吃惊,因为那是我的家乡,她们都来自外地,她们怎么会知道那里很美呢”

    “就是你们五人在山区合影的地方,是吗”

    胡中剑插言道。

    “是的,我们在那里合了影,但是,一件意外的事,也是一件蠢事揭开了我们不幸的序幕。”

    “胡中剑皱起了眉头,龚雪寄已经承认了五人合影,可刚才他见到那幅照片时,已经辨认出那里并不是瑚宁,是她记错了吗还有,一件蠢事是什么

    “怎么了,雪寄,能告诉我吗”

    “我们旅游的时候那里很僻静,也很美,我们见到了一条河,由于天热,又没有外人,就脱衣服去洗澡,她们实在是疯了,米大姐建议要裸游,所以都没有穿衣服惟独我没有全脱。”

    说到这里,龚雪寄一脸的羞愧与难过,显然后来的发生注定她们的冒险要付出代价。

    “后来,也就是我遭遇死亡的前一个星期,一个自称是我表哥的人突然出现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他却说认识我妈妈,而且说起我外祖母家的事来竟和姐姐小时候讲给我的一样,我也糊涂了,拿不准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和远房的哥哥,因为我从来没有亲人,他又那么诚恳憨厚,所以,我就有点默认了,他送给我们一大包当地产的葵花籽,可他走后,我打开一看,就吓坏了,里面确实有一点葵花籽,可也有一个令人气愤的东西”

    “什么东西”胡中剑追问。

    “是米茵珞她们裸泳时被偷拍摄的照片,非常清晰,而且我们每人都有一个单独一张,我们都震惊了,吓得哭泣起来,里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雪寄,谢谢你带你的同学来到咱们家乡,对这些照片不必害怕,这是一个想成为画家的我无恶意拍摄的,当时你们正在我拍摄的镜头下裸泳,很抱歉我撞到了,现在把胶片和照片换给你们,只希望有机会去看一下我根据裸体美女制作的版画,我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得到美术系五位高才女生对我绝版技术的认可。那些粗浅的作品就摆在你们学校的某个地方,很隐蔽只有鬼才能看到。别忘了看过之后打个分。”

    “那个人有多大岁数”

    胡中剑曾经听707的人说起过有个龚雪寄的表哥,但是,从来没想到这个人竟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恐吓这些女孩子。

    “四十多岁,不过看上去很年轻,谈吐根本不像是农村人,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也没听说有这个亲戚。他是个地道的流氓,简直太卑鄙了”

    只有鬼能看到的地方,胡中剑想起画室楼可怕七楼的那些裸体画,看来这个神秘表哥所指,就是那些老更夫死亡时现场的版画。

    “我见过那些画,就在画室楼七楼的一个房间里。”

    胡中剑告诉龚雪寄。

    “是的,为了找到那些画,我们寻觅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影子。我们怀疑也会在那里。”

    “是不是你出事的那晚,你们寝室就是去寻找那些画了,”

    胡中剑猜测道:“而实际的目的不是节目彩排”

    第91章:第八十六章

    2:26:111823

    胡中剑还是第一次想到这样严肃的问题,不觉皱起眉头。

    “是,全校只有那里是上锁的,而且以前还传闻闹鬼,我从来不相信,他们是在玷污姐姐的灵魂,由于姐姐曾经住过那里,我不愿意去,那天晚上彩排前,米茵珞和其他几个去了,回来后好象很高兴的样子。

    其实,她们从照片的事后,就开始疏远我,理由很简单,是我和那个表哥认识,他们怀疑我欺骗了她们,裸照风波是我和那个男人策划的,可谁都知道当初裸体游泳是米米先提议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

    “后来为什么发展到你跳楼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事了吗”

    龚雪寄只是轻蔑地哼了一声:

    “哼,她们才是阴险的,那一天我们在画室楼去排练节目,就是米茵珞提议的,她还给了我一盒化妆品,其中就有我给你的那种能使人昏迷的香水。”

    龚雪寄说完,从怀里拿出个小瓶子,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

    “是这个香水”

    胡中剑问。

    “不是,这是我昨晚在米茵珞的包里得到的,味道和给我的不一样,而且也没有致幻作用。”

    胡中剑点点头,他明白了龚雪寄话的意思,米茵珞是707不和谐的女生。

    “为了彩排嘛,我就涂了很多,不久就处于半昏迷状态了。”

    龚雪寄继续回忆:

    “我依稀记得,当时比较黑,而在我们彩排的队形中总是多了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好象大家也都慌了,就在这时,可就在这时,录音机的磁带执拗起来,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讲述的却是死亡插图的故事,说林思嘉和同学们在房间彩排,却无意中见到了一个神秘红衣女人,死亡就是从这一天开始,随后我就发现其他几个同学都穿了那件恐怖的红裙子,我就跑开,撞到几幅画,却没有窗户,那些画都差不多一个样子,每一幅都和我家乡瑚宁的向日葵田园很像,背景前都站立一个女孩,一种无意识的感觉使我眩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画室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画,我就走向最像我的那一幅,也是背景最熟悉的那一幅,我认定那里那是一扇窗户,于是就奔过去,突然一个男人出现在窗户前”

    “一个男人,是那个所谓的你的表哥吗”

    “好象是他,他手里拿着刀,样子非常恐怖,就像鬼一样。”

    “你记得当时是怎么晕倒的呢”

    胡中剑对这些发生感觉越加的诧异。

    “好象有人击打了一下头,我昏迷过去了,最不可思议的是,醒来后我就在三楼,小米她们都在我身边,可她们硬是说什么也没发生过,每个人都笑着对着我”

    “等一下”

    胡中剑打断了她的回忆。

    “你说当时是在三楼,也就是说原来你们在一楼彩排是吗”

    “确实是在一楼可我没想到竟到了三楼,因为画室的格局都差不多的。”

    “有人故意制造了这种错觉。”

    胡中剑环视了一下这漆黑巷道的四周,他在思考着一件事,从一楼发生的事被转移到三楼,难怪后来发生了可怕的事。

    “我感到恐惧极了,”龚雪寄继续说道:“就想到离她们远远的,我分不清谁是同学,谁是鬼了,总之我吓坏了。于是就跳下窗户,可不想到,那竟是三楼。

    “你当时还清醒吗”

    “反正没摔死,我记得只是身体动不了,迷迷糊糊中有个人来救我,是个女生,她穿着一身红裙子,我当时吓坏了,以为就是那个穿插在我们节目中的那个女鬼,可我惊呆了,她竟是我的姐姐林思嘉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看见了你姐姐,你确定吗当然,我宁愿相信那是幻觉。”

    “不确定,可我还记得,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人在临死的时候就会见到亲人。”

    龚雪寄不能肯定,但是,她的语气却有种异乎寻常的自信。胡中剑点点头,继续问:“你记得自己进过太平间吗”

    第92章:第八十七章

    2:26:111568

    “不记得。”

    胡中剑又想了想,说道:

    “那么,你手中曾经握有几枚葵花籽,是怎么来的呢”

    “葵花籽我也不知道”

    龚雪寄眼睛睁得好大,显然那一段恐怖的记忆对她来说是天方夜谭。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很黑,随之就有一股恶臭味道,里面几乎不透空气,只有上面的一个小孔让我还活着,我知道自己可能是死了,那上面才是地面,我已被活埋在地下了。我呼喊,没有人理我,生的欲望使我力量很大,我终于用手抓破了一层土,看到了上面有微微的亮光,那是月色的光,我就在绝望中等待着,终于等来了有人说话,后来我知道那是你和另外一个警官第一次到来,可我当时太虚弱了,喊不出来,只能感觉到是你,我曾经在寝室见过你,而且印象非常深刻,你和另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被我听到了,我以为你们会找到我,可我失望地听你们渐渐远去的声音,我也好傻,我在坟墓里,怎么可能被人发现呢绝望再次笼罩心头,就再次昏迷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是上面的洞口被你打开的瞬间,一股清冷的空气渗透进来,我好激动重要地听到了有人铲土的声音了,就是那个时候,我确认是你来解救我了。”

    龚雪寄回忆到这里的时候,瘦弱的手臂紧紧地抱住胡中剑的脖子,害怕他会突然离去,就像那一次她被困在坟墓里等待死亡一样。

    “上次大火时,你困在车里,我以为你被烧在大火里,为此我伤心了好些时间,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逃脱的呢”

    “那次爆炸大火发生前,你回去找东西,我就醒了,我担心那坟墓就要爆炸,可刚要喊你,车就开动了。我想是坏人他们设计用汽油浇灌坟墓,一旦我们一上来,就要置我们于死地,你抱我上汽车后,你转身离开取东西,我才发现车上有个人,也穿着红衣服,可没等我惊讶地问,她就大力开车冲向你,我知道她是和他们一伙的,我就拼命搬她的手,被她打倒后,她像疯了一样撞向你,可我再没有一点力量,就在她最后一次冲向你的倒车时跳下了车。”

    “他是个男人”

    胡中剑感到十分意外,当时他的感觉应该是一个红衣女郎,但是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猛劲和力量呢

    “黑咕隆咚的我也看见他穿红衣服,可那么大的力量也许是个男人,我不敢肯定。我跳下车后,不久坟墓就爆炸了,我能侥幸活下来,多亏了那个人将我推下车,我没有敢在大火现场停留,而是离开了瑚宁,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风餐露宿,展转许多天回到了师大校园外,可我不敢进,就在校园外的桦树林里过夜,我把积蓄了很久的仇恨都发泄在那里,可能你也听说了,我将桦树都刻上了我的仇恨。

    许多学生也许看到我了,我那时形容枯槁,饥饿和恐惧使我防备着所有人,正好那天晋爷爷到桦树林来,他见到我,我就像看见救星,于是,趁着夜色,他把我带进教学楼,就是画室七楼,原来,自从姐姐林思嘉死了之后,学校传闻七楼闹鬼,晋爷爷就主动请求搬到那里住,其实,他是想念我姐姐,我们都像他的亲生女儿一样,我曾经见到姐姐死后,他曾经偷偷的哭。

    从此那个师大最黑暗,最阴森的地方,成了他栖身的地方。这件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其实,要不是他把我带到那里,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住那里。但是,我藏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可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姐姐的原来那间卧室,突然多了七幅版画,而且画的都是我们707寝室的女生,还有我姐姐林思嘉的像。我吓坏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种怪事,就把这件可怕的事告诉了晋爷爷,可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那几天他很紧张。 ( 死亡性插图 http://www.xscun.com/6/61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