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十载归航

文 / 枫树383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北风日夜不变,带着木筏直行向南。几个月中,父母怕我兄弟伤心,绝口不提义父之事。木筏上日长无事,父亲便将武当派拳法掌法的入门功夫传授我们,我也是算是正式接触了张三丰这位武学大师所创的武学。几日来,我们兄弟父子便在木筏上拆招喂招,当然我的进步又要比哥哥快上许多,我心里颇为高兴,我果然是个练武的天才!

    这一天,我们正在拆招,母亲突然指着南方,叫道:“那是什么?”只见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隐隐有两个黑点。我心道:应该是武当派和天鹰教的船了,这回终于要回到大陆了。忍不住开口道:“我觉得应该是船。”

    父亲扭头问我:“无忧,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我们离得远,看起来是两个小黑点,若离近了,一定是个庞然大物,除了鲸鱼就是船了,说是鲸鱼的话,又不见喷水,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船。”

    母亲赞许地看了我一眼,“乖儿子,还是你聪明。”

    又航了一个多时辰,太阳斜照,已看清是两艘大船。母亲忽然身子微微一颤,脸色大变。哥哥奇道:“妈,怎么啦?”我拉了拉他的手,“哥,是天鹰教,外公的旗帜。”

    哥哥抬头看了看,只见左首的一艘大船上绘着一只黑色的大鹰,道:“这就是天鹰教的标志?弟,你怎么知道的?”“以前听妈妈说的呗!哪像你,平时只知道玩,不学些江湖经验。”

    “好哇!无忧,你取笑我!”说着他就来呵我的痒,我连忙招架。忽听父亲道:“无忌,无忧,不许闹!”我们抬头看见父母脸色都很难看,相互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

    渐渐靠近二船时,左边天鹰教船上有人高声叫道:“有正经生意,不相干的客人避开了罢。”母亲忽然叫道:“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舵的堂口,哪一坛在烧香举火?”船上那人立即恭恭敬敬的道:“天市堂李堂主,率领青龙坛程坛主,神蛇坛封坛主在此。是天微堂殷堂主驾临吗?”母亲道:“紫微堂堂主。”

    那边船上听得“紫微堂堂主”五个字,登时乱了起来。稍过片刻,十余人齐声叫道:“殷姑娘回来啦,殷姑娘回来啦!”

    只听得对面船上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听说敝教教主的千金殷姑娘回来啦,大家暂且住手如何?”另一个高亮声音道:“好!大家住手。”接着兵刃相交之声一齐停止,相斗的人纷纷跃开。

    我猜到那个声音高亮的应该便是俞莲舟,果然,父亲高声询问,紧接着跃过去相认。这边天鹰教布了一番排场来迎接母亲,我们兄弟跟在母亲后边,走了过去。

    领头的是天市堂堂主李天垣,论辈分我得叫他师叔祖,还得磕头。按照母亲的吩咐,我们兄弟跪下磕头。母亲道:“师叔,这是侄女的两个孩子,无忌,无忧。”

    李天垣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好极,好极!你爹爹肯定要乐疯了,不但女儿回家,还带来这么俊秀一对小外孙。”

    不一会儿,父亲叫我们过去,李天垣和程封两位坛主怕出事,紧跟着走了过去。过去之后,父亲一介绍,倒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两方正在拼斗,谁想双方各有一个重要人物竟是夫妇,而且还生了孩子。

    俞莲舟心知这中间的原委曲折非片刻间说得清楚,当下先给父亲介绍船上各人。

    一个矮矮胖胖的黄冠道人是昆仑派的西华子,一个中年妇人是西华子的师妹闪电手卫四娘。我特意多留意了这个胖胖的西华子几眼,心道,将来还有见面之时,以后莫要忘了。

    大家在舱中分宾主坐下。母亲是宾方首席,我们兄弟侍立在侧,主方是俞莲舟为首,他指着卫四娘下首的一张椅子道:“五弟,你坐这里罢。”父亲道:“是。”依言就座。

    我心里十分不满,西华子和卫四娘什么东西?竟然让父亲坐他们下首。于是,我开口道:“二伯,你干吗让爹爹坐在那个胖道士下边,大家都是武当七侠,你是师兄,坐在首位自然可以,怎么说我爹爹应该坐在第二位呀!这个道士脾气又爆,嘴又臭,凭什么他坐爹爹上边?!”

    我的话一出口,顿时逗得天鹰教方一阵大笑,尤其是程封两位坛主。西华子气得面皮通红,便要发作。我吐了吐舌头,“老道士,你不会跟我们小孩子一般见识吧?!传到江湖上去。对你们昆仑派的名声可不太好哦!”

    “你……你……”西华子气得暴怒异常,却不好向我发作,脸皮红得跟猪肝一样,真是笑煞人也!

    李天垣抚掌大笑:“好个小无忧,小小年纪便这般厉害,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哪里,我的本领都是跟妈妈学的,她的本领才厉害呢!”

    母亲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对我的表现相当满意。

    我转头对哥哥道:“哥,你看那个老道士脸皮多厚呀,人家那么笑他,他还那里坐着呢!”

    哥哥愣了愣,仔细看了看西华子的脸,“好像是呀,弟弟,你看他那么胖,估计脸上肉不少,脸皮肯定很厚!”

    大家又是一阵笑声,都以为我们两个互相配合,来整西华子,其实只有父母和我知道,哥哥只是天真纯朴而已,他还真的以为胖人脸皮厚呢!

    我接着道:“哥,你说,他的脸皮和咱们岛上的野猪皮哪个厚?”

    “这个,应该是野猪皮厚吧!你忘了咱们拿石头砍了半天也砍不动那块儿野猪皮呢!”

    我笑笑,“我觉得应该差不多,要不咱跟老道士商量商量,砍砍他的脸皮?”

    哥哥担心地望了一眼西华子,“弟,恐怕不行,那个老道士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们可以抓住他,就像上次抓野猪那样,然后再砍。”

    “可是,老道士的武功应该很高的,咱们抓不住的。”

    我道:“老道士怕是打不过爹爹,而且咱们也可以让外公帮忙抓嘛,妈妈说,外公特别厉害,跟他动手的人从没在他手上走过十招的。”

    “可是,外公不在呀!”

    “哥,你这就笨了,外公要听说妈妈回来了,还不飞着过来呀!只要让师叔祖派人放个烟火就行了嘛!”

    “说得也是,弟,等外公来了,咱们真的要试试。”

    我强忍着笑,“好的,哥!”

    西华子大叫一声,“气死我也!”站起身来,一掌向我们拍来。俞莲舟一伸手,拦下了这一掌,“西华道兄,何必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父亲也道:“西华道兄,在下疏于管教,对不住。”说完,转头向我们斥道:“无忌,无忧,不要再说了。”

    我知道闹得差不多了,忙道:“孩儿知道,我们不说了,我和哥哥出去研究。”

    哥哥还不想走,我拉着他道:“哥,咱们出去看大船,大人说话我们也听不懂。”

    哥哥点点头,跟我想外走去,边走边道:“弟,你一会儿得告诉我到底是野猪皮厚,还是他的脸皮厚?”

    “好的,好的,我告诉你……”

    在我们走出舱门时,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

    看了会儿船,哥哥觉得无趣了,硬拉着我进了舱,刚巧赶上人们追问谢逊生死之事,他一不小心,便说漏了嘴。我心里暗叹,本来想避免这件事的,看来确实避不了,那注定了父母要亡于武当山顶吗?十年的感情,虽然他们并不真正是我的亲生父母,但仍给了我无限温暖,我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啊!

    过了一会儿,迟来的峨眉派和崆峒派各有六七人走进船舱,和俞莲舟、西华子、卫四娘等人见礼。崆峒派为首的是一个精干枯瘦的蓑衣老人,峨眉派为首的则是个中年尼姑。这干人见到天鹰教等坐在舱中,都是一愣。

    西华子这个老道早已和父亲换了位,想是不堪他人讥笑,这时站起来道:“唐三爷,静虚师太,武当派跟天鹰教结成了亲家,张翠山做了殷天正的女婿,咱们这回可要吃大亏啦!”唐文亮奇道:“失踪十年的张五侠已经有了下落?”

    俞莲舟指着父亲道:“这是我五师弟,张翠山,这是崆峒的前辈高人,唐文亮唐三爷,你二人多亲近亲近。”

    西华子又道:“张翠山和他老婆知道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却又瞒着不肯说,反而撒了个弥天大谎,说谢逊已经死了。”

    唐文亮一听到‘金毛狮王谢逊’几个字,又惊又怒,喝道:“他在哪里?”父亲道:“此事须得先行禀明家师,请恕在下不便相告。”

    那中年尼故静虚师太道:“此事究竟如何,还请俞二侠示下。”

    俞莲舟道:“此事牵连既广,为时又已十年之久,一时三刻岂能分剖明白,这样罢,三个月后,敝派在武昌黄鹤楼设宴,邀请有关的各大门派帮会一齐赴宴,是非曲直,当众评论。各位意下如何?”静虚师太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唐文亮道:“是非曲直,尽可在三个月后再论,但谢逊那恶贼藏身何处,还须张五侠明示。”父亲摇摇头,“此可刻实不能说。”唐文亮虽不满,但想及武当派和天鹰教联手,倒也真惹不起,当下不再多说,站起身双手一拱,道:“如此三个月后再见,告辞。”

    昆仑派的人同唐文亮一起走了,母亲也谴走了天鹰教的人,我们一家人坐在武当派的船上,向大陆驶去,目的地正是湖北武当山。 ( 梦幻倚天 http://www.xscun.com/6/614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