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雷初现

文 / 枫树383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正在静坐的我忽听得四周一片惊叫之声,我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周芷若手持倚天剑,剑尖殷红一片,满脸惊惧之色。哥哥手按右胸,鲜血有如泉涌,小昭脸如土色,紧紧扶着哥哥,脸上表情一变再变,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一跃上前,伸指在伤口周围一通急点,血流登时缓了。我伸手入怀,摸出个瓷瓶,将瓶塞咬开,把半瓶药粉洒在伤口上面,然后撕下衣襟,给他裹好伤口。然后又摸出一个瓷瓶,递给小昭,“妹妹,里边是回天丹,喂哥哥服上两粒,我去替他报仇!”

    小昭哭道:“哥哥,大哥他有没有危险?”

    我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吃了我的回天丹,绝对没问题!”

    小昭点点头,打开瓷瓶,取出两粒雪白清香的药丸喂了下去。

    何太冲班淑娴此时奔来过来,急问:“金蚕蛊毒怎么解救,快说,快说啊!”

    “滚开!”我怒道,“砰砰”两脚,将他们踢到一边,怒视着灭绝师太,缓缓走了过去。

    “老尼姑,我本不愿动杀手,可是你逼我的!”我一声轻啸,弹上了半空,半空中传来一声沉闷的雷鸣般的巨响,我人随掌下,“天雷掌第一式:天雷初现!”

    “轰!”一声剧响,灭绝师太踉踉跄跄退出七八步,我又弹上了半空,“第二式:雷动山河!”

    “轰!”又是一声剧响,灭绝师太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又退了七八步。我身影疾闪,似旋风一般,绕着灭绝师太连击八掌,“第三式,八方风雷!”“砰……”连对八掌,灭绝师太又是数口逆血横飞,人也委顿在地。

    我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冷冷道:“第四式:狂雷疾电,送你归西!”说着,缓缓举起了泛着金色光泽的右掌……

    “弟,不要……”不远处传开哥哥虚弱的叫喊声。

    我淡淡扫了扫灭绝,“这次先放过你,如果我哥哥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峨眉派便等着在江湖上除名吧!”说罢我又扫了扫周芷若,“你也给我记住!”

    我走向贝锦仪,道:“姐姐,以后跟着我吧,跟着这种师父,说不定哪天她就害了你。”

    贝锦仪默默点头,拉着我的手,道:“弟弟,我跟你走。”

    “你……”旁边的丁敏君叫了一声。“要你多什么嘴!”我反手两记耳光,接着又一脚踢出她老远,道:“再多嘴的,就是这个下场!”

    峨眉派众俱不敢言,我拉着贝锦仪走回到哥哥身边,道:“姐姐,你帮我照顾哥哥,我去处理剩下的事。”

    “峨眉武当,还有不服的,出来较量罢!”我站在场中,大声说道。

    场中一片嘤嘤嗡嗡之声,却没有人出来,想是我刚刚那几式“天雷掌”吓到他们了。

    我微微一笑,面向空智大师,打算劝他退兵。这时候,殷六叔刷地一声长剑出鞘,双眼泪光莹莹,大踏步走出,说道:“我和你无怨无仇,可是那杨逍和我仇深似海,我非杀他不可,你让开罢!”

    我摇摇头,“不可能!”

    “那么你先杀了我,不然我非杀了他不可!”

    “六叔!算了,杀纪姑姑的是灭绝,不是杨逍,我已经替你教训她了。”

    “你,你是无忧?”殷六叔瞪大眼睛,颤声道。

    “是我。”我指了指哥哥,“他是无忌。”

    殷六叔双目流泪,当地一声抛下长剑,叫道:“无忧,无忌,原来你们都在人世,我真是开心得……”他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宋大伯、俞二伯、张四伯、莫七叔一起围拢,各人又惊又喜,顷刻间心头充满了欢喜之情,甚么六大派与明教间的争执仇怨,一时俱忘。

    殷六叔这么一叫,除了何太冲夫妇、周芷若、杨逍等寥寥数人外,余人无不惊讶,哪想到这两个舍力保护明教的少年,竟是武当派张翠山的儿子。

    “无忧,你让我杀了杨逍,为晓芙报仇!”殷六叔拾起了长剑,大声道。

    我摇头叹着气,“六叔,如果你杀了杨逍,纪姑姑也不会高兴的,你真是……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现在……好吧,我便告诉你,其实,纪姑姑喜欢的根本不是你,而是杨逍,她对你只有抱歉,没有别的……”

    殷六叔铁青着脸,大声道:“不可能,我不信!”

    “那你问问她的女儿,她叫什么名字,你便知道了……”

    殷六叔将目光转移到杨不悔脸上,泪眼模糊中,瞧出来活脱脱便是纪晓芙,耳中却听她清清楚楚地说道:“我叫杨不悔,妈妈说,这件事她永远也不后悔。”

    当的一声,殷六叔掷下长剑,回过身来,双手掩面,疾冲下山。宋大伯和俞二伯大叫道:“六弟,六弟!”但六叔既不答应,也不回头,提气急奔,突然间失足摔了一跤,随即越起,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

    他和纪晓芙之事众人多有耳闻,眼见事隔十余年,他仍如此伤心,不禁都为他难过,以武当殷六侠的武功,奔跑之际如何会失足摔倒?那自是意乱情迷,神不守舍之故了。

    我轻叹着气:“问世间情为何物?唉……”

    灭绝师太脸色铁青,在峨眉派弟子的搀扶下,向山下走去。

    周芷若临走时和哥哥对视了几眼,两个人同时脸露喜色,周芷若的脸还红了一片。我心里暗叹:“这个用眼睛说话我可是一点也不会,有空倒要好好学学,看起来作用很是不小嘛!”

    武当派和我们相认,再加上峨眉派一去,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举登时烟消云散。崆峒派和华山派携死扶伤,跟着离去。

    我突然想到圆心、圆业、圆音三僧还在那里戳着,忙飞奔过去,给他们解开了穴道,又向空性道了两句歉。回转身来,昆仑派已经下山去了。

    猛听得少林派中有人大声叫了起来:“圆真师兄的尸首呢?”另一人道:“咦,怎不见了圆真师伯的法体?”我这时才想起来,暗道:“坏了!怎么忘了圆真装死这件事?”心中正在自责,旋又想到:“今日让他走了也好,义父的仇还是留到最后由他自己来报才好!”

    杨逍和外公待六大派人众走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道:“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众,叩谢两位张大侠救命之恩!”顷刻间,黑压压的人众跪满了一地。

    乖乖,这么多人给我下跪,可把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扶了这个扶那个,身后的小昭传来一声惊叫,我回头一看,哥哥由于急跪还礼,胸口剑伤破裂,吐出几口鲜血在地,人也昏了过去。

    “干吗那么君子,这不是反倒害了自己吗嘛!”我心中嘟囔着。手忙脚乱加上手忙脚乱,和小昭一起,把哥哥送往内室休息,一切安置妥当之后,我这才缓过气来。

    这几天中,明教教众救死扶伤,忙碌不堪。经过这场从地狱边缘逃回来的大战,各人都明白了以往自相残杀,以致招致外侮的不该。人人关心着哥哥的伤势,谁也不提旧怨,静静的呆在光明顶上养伤。

    这几天中,我也没闲着,成功地窃取到了杨不悔的数十滴血液,说来也着实让我犯了回难,杨不悔这丫头这些天睡觉不安份,有几次差点被发现,无奈之下只得使用了迷药,在她的腰际割了个伤口,取了几十滴血,然后给她上了最好的金创药。一切搞定之后,我忍不住在她雪白的身体上上下其手,大肆揩油一番。最后,恋恋不舍地给她穿妥衣服,将一切布置得毫无破绽之后,悄然离开了她的闺房。

    离开她的闺房后,我又悄然进入了贝锦仪的房间。贝锦仪尚未睡着,正躺在床上发呆。见我进来,又惊又喜,“弟弟,你怎么来了?”

    我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轻声道:“找你有事。”

    贝锦仪显然会错了意,脸红红地道:“弟弟,不行啊,小昭妹妹就在隔壁,万一被她听到……”

    我“噗哧”笑了,“姐,我找你不是做那件事。”

    贝锦仪微有些失望,“那是什么事啊?”

    “跟我下山,去做一件大事!”

    “就我们两人?”

    “嗯!”

    “好!我们什么时候走?”贝锦仪有些兴奋。

    “马上。”

    “那留封信吧,免得大家不知道我们去哪里了。”

    “好。”当下我找来纸笔,留了封信放在房中,两人乘着夜色下了山。

    “弟,我们去哪儿?”

    “淮北蝴蝶谷!” ( 梦幻倚天 http://www.xscun.com/6/614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