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是恨?是怜?(下)

文 / 枫树3832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快步如飞,向山顶赶去。到了山顶周芷若栖身的山洞外,我忍不住苦笑道:“果然又是这样!”

    石洞口有一口灵泉,泉水的喷涌,在山中流出了一条小溪,溪水深及腰部,却清澈见底,溪中生活着不少鲤鱼。周芷若每日以泉水解渴,以鲤鱼为食。

    此时她正趴在泉眼边,吐的一塌糊涂,一边吐一边在哭泣着。这已经是我第七次看到她这副模样了。依照平常的情况,她哭完之后,便会回到山洞中酣然大睡,直到第二日午时,然后再去喝酒,日复一日。

    看到她平安无事地到达山顶,我正想离去,可是,刚刚那两个村夫口中的狼倒阻止了我刚去的脚步。我不熟悉当地的情况,也不敢确定这里是否有狼,更不能凭这几天没见到狼的情况就认为这里没有狼。周芷若醉成这个模样,万一真的遇见了狼,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离开此地,但我却不好现身,我在她心里应该是一个恶魔吧,深深地伤害了她,更给她留下了屈辱和痛苦的伤痕。如果我再出现在她面前,说不定会给她更大的伤害。

    正在思索中,我忽然听到“扑嗵”一声剧响,回过头去,却见周芷若一头扎进了水中,水花四溅,而她却双目紧闭,昏迷不醒,口鼻间冒出一个个气泡,缓缓沉入了水底。

    我脑中猛然闪过一个“!”,不假思索,一跃而上,将湿淋淋的周芷若从水底抓了上来。我将她放在溪边的石板上,双手在她的腹部用力推顶着。周芷若口中喷出几口水来,人却仍是昏迷不醒,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却是若有若无,断断续续。救人如救火,我顾不得多想,凑上双唇,开始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十数次后,周芷若终于有了强烈的脉搏和明显的呼吸,只是犹不见醒来。

    我愣了愣,本已做好面对她的心理准备了,却是这般情况……我再次去试她的脉搏,却发现她的脉象相当不稳,显得有些紊乱。隐隐约约明白了些原因,我又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却是火一般灼热!

    “天,怎么烧得这么厉害!发烧了还去喝酒,简直不要命了!”我心中骂了一句,俯身抱起她,进了山洞。

    虽然知道山洞的位置,我却从来没有进来过。这次一进之后,却让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天,这是一个女孩子住的地方么?”山洞中一片狼籍,稻草扔得哪里都是,两条揉得发皱的衣裙堆在墙角,一个红肚兜埋在杂草堆中,脚边一个陶罐倒在那里,水流得到处都是,边上还有几个摔碎的陶碗。山洞最里边的一块两米长的大方石上,放着一个青布包袱,包袱边上摆放着各分成两段的屠龙刀和倚天剑,刀剑下面,压着几张薄薄的绢册。

    我轻叹了一声,“她什么都顾不得了,这刀剑和秘笈若是被别人得去,那还了得?记得有人说过:爱情,只是男人的一部,却是女人的全部,这句话在理啊!”

    我将周芷若轻放在草堆上,小心地探视着。她全身已经湿透,将身下的稻草也浸湿了一片。我又试了试她的额头,仍是烧得吓人。我皱了皱眉,“这样不行啊!没办法……”我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将四散的稻草收集到一起,在一侧又铺了一个草堆,然后我脱下外袍,铺在草堆上,然后走到周芷若身前,轻轻解开了她的衣带,将湿透的衣服缓缓剥了下来。

    外衣脱下来之后,我又去解她内衣的扣子,扣子刚一解开,“剥”地一声轻响,那一双浑圆的玉兔突然弹了出来,险些打在正低头解扣的我的脸上。我向面前那一双丰盈动人的玉兔望了一眼,又向不远处草堆中的红肚兜看了一眼,心道:“她竟然连肚兜也忘了穿,真是……”

    正当我俯身去脱她那条湿淋淋的亵裤的时候,外面的轻微呼吸声进入了我的耳中。我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脸上表情不变,身子却巧妙地一旋,脚跟在地上一点,“刷”地穿了出去,一把向洞口那人抓了过去!

    洞口那人大出意料,“啊”地一声叫了出来,与此同时,我看清了那人,抓出去的手硬生生停住,“月儿,怎么是你?”

    月儿的眼圈红了,扁着小嘴,委屈地道:“人家看到天色这么晚了夫君还没回来,人家担心你,就出来找你,结果发现夫君你在……”

    “我在?我怎么了?”我被她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本来月儿也不敢管夫君的事,可是周姑娘这么可怜,夫君你喜欢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追求她嘛,为什么要趁她喝醉了脱她衣服呢?”

    “哦……”我恍然大悟,“你这个丫头!”我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跟我来。”

    我把她带入了洞中,在周芷若身边把事情原原本本讲给她听。月儿看着地上湿淋淋的衣服和烧得满面通红的周芷若,脸上不由得红了。她低着头,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摇摆着,小声道:“夫君……”

    我装作气恼的样子,道:“什么?”

    月儿的小手继续摇摆着,“夫君,人家错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知道错啦?”

    “嗯,月儿知错了,夫君要怎么惩罚人家都可以……月儿甘愿领受。”月儿低着头,小声道。

    “那好,”我板着脸道:“把裙子脱下来,我要打屁股。”

    月儿红着脸望着我,“夫君,这……”

    “脱不脱?”我将语气加重,心里面却暗暗好笑。

    “人家脱就是了。”月儿转过身去,小手去解裙带。

    我再也忍不住,猛然笑出声来。月儿愣了一下,随即满面通红,钻进我怀里,双手不依地在我胸前捶打着,“讨厌!讨厌!夫君坏死了!”

    “好啦,好啦!”我笑着招架道:“你还是先帮我照顾周芷若吧!”

    “嗯。”月儿蹲下身来,指着周芷若的亵裤道:“夫君,这个是你来呢,还是我来?”

    “自然是你来,”我道:“不要把你夫君瞧得那么好色。你给她脱完后把她抱到我那件衣服上,我去生堆火来。”月儿点点头,双手去脱周芷若的亵裤。

    我走出山洞,四下转了一圈,拾了些枯枝抱进洞来,从怀中取出火刀火石,生起火来。

    当时天色已经入暮,四下昏昏沉沉的,洞中则更是昏暗,这把火生起来后,才算大亮。

    月儿已经把周芷若抱到了我的外袍上,正用与块手帕擦拭着周芷若身上的水渍。我走了过去,道:“她的情况怎么样?”

    月儿道:“她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寒热交袭,看情况相当严重,夫君,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她带回客栈去,毕竟客栈的环境要好上一些。”

    我摇摇头,“她现在这种情况相当不稳,不适合移动,而且天色已晚,温度又低,如果再受了寒,更加难治了。山洞里生着火,温度还行,现在就给她看看吧!”

    月儿点点头,“月儿差点忘了夫君医术惊人了,那夫君快给她看看吧,月儿在这里给夫君打下手。”

    我点点头,伸手扣住了周芷若的手腕,闭起了眼睛。不一会儿,我睁开了眼睛,“月儿,情况不妙啊!”

    月儿有些焦急,道:“夫君,到底怎么样?”

    “她很有可能昨天就受了风寒,而且我推测她今日午前就发着高烧。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喝了不少酒,而最后又让冷水浸了一浸,情况已经到了最坏的程度……”

    “难道……没救了?”月儿的话音有些颤抖。

    我一笑,“这倒不至于,感冒这种病,可大可小,小的时候稍吃点药,多喝点水就过去了,有时候甚至不用吃药;但要大起来,是要死人的,历史上死人多的不是什么大病,而就是这种小病,自打有了抗生素之后,才会好上一些。”

    “抗生素?”月儿一愣,“那是什么?”

    我心里‘突’地一跳,“坏了,让我给说漏了。”连忙掩饰道:“抗生素是我研制出的一种用于治疗感冒发烧的新药,效果很好的。”

    “那夫君快给她服用这种药物啊!”月儿催促道。

    我心道:“抗生素我哪里会配啊,我上学时一向对化学不感兴趣的。可是要不拿出一些东西来,也说不过去!”

    我想了想,从怀中掏出十数包药粉,把几种用于治疗感冒的药物各挑出了一点,用一块纸包了起来,递给月儿,道:“你去外边接点水,烧开了,再把这些药粉倒进去,晾凉了就可以喂给她了。”

    月儿点点头,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陶罐向外走去。“等一下!”我叫住了月儿,“月儿,你看看周芷若她下边那里有没有异常,我刚刚诊脉时觉得她最近有些气血亏损,好像是在天癸期。”

    月儿蹲下身,分开周芷若的双腿,向那里看去。我斜眼一瞟,看到了些淡淡的粉红色。月儿站了起来,脸孔红红的,小声道:“夫君,已经有三天了,差不多快过去了。”

    我点点头,又向月儿手中放了颗雪参丸,“把这个捏碎了,也一起冲了。”

    “嗯。”月儿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她拎着一罐水进来,用木头把水罐架在火上,烧了起来。

    我又摸出一个小包,里面有十余支银针。我把银针分别刺入了周芷若胸前和腹部的十余处穴道。月儿回过头来,道:“夫君,这是……”

    “银针刺其穴道,可以加速她血液的流通,过一会儿药好了之后喂她服下,然后我再用内力为她活血舒筋,应该就差不多了。如果明天天亮她退了烧,那就没问题了;如果继续高烧的话,那就有些危险了……”

    “真的这么严重?”月儿道。

    我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月儿,你应该知道,练武的人身体强健,真气游走全身,很少生病,但倘若一生起病来,那就是大病,没个十天半个月休想好得了。而她呢,生了病还硬给自己灌酒,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还有,心态也是影响病情好坏的一个重要因素,心情好,病就去得快,心情不好的话,病会很难治,而像她现在的心态,反而会让病情加重!这个笨丫头,我真想狠狠抽她几个耳光,叫她清醒清醒!”

    月儿忽然怔怔地望着我,“夫君,你喜欢她?”

    “我喜欢她?”我一愣,反问月儿,“有么?”

    “刚刚夫君的语气,神态,分明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夫君若对她没有感情,是不会这样的。”

    “我只是对她心生怜惜而已。”我像是自我辩解似地道。

    “夫君一开始或许是怜惜,但不知不觉中,这怜惜就成了怜爱吧?”

    我沉默了,心中暗暗问自己,“有么?没有吧,我之前可是一直在恨着她的。可是,爱恨只在一线只间啊!难道,我真的喜欢她?”

    我不由得回忆起以前见到她的日子来……

    “在大漠中,我为什么要夺走她的初吻?是我在一见之下便被她的清丽温婉打动了么?”

    “在光明顶上,我为什么要把灭绝打成重伤?是仅仅因为她让周芷若把哥哥伤成那样么?其中是不是又有几分因素是在看了周芷若伤了哥哥后那伤心欲绝的眼神后的醋意发泄呢?”

    “万安寺中,我弹开了敏敏欲伤害周芷若的倚天剑时,心中想的真是为了哥哥么?”

    “在海船上,周芷若摔倒时我那一扶,又有几许的关切在其中呢?”

    “灵蛇岛上我不去将周芷若盗宝伤人的事情公诸于众,而强行逼迫于她,让她赤裸裸的娇躯在我身下颤栗,这其中,又有几分是醋意的发泄和占有欲的支配呢?”

    “几天前,破坏了她和哥哥的婚礼后,我心中的快意是为了哥哥,还是为了自己呢?”

    “还有这七天的保护,仅仅是因为她可怜吗?”

    ……

    脑中一连的问号让我心烦不已,不经意间,扫过周芷若颤抖的身躯和通红的面孔,心中不由得一紧,那种感觉就是那一个字——痛!我的心在为她而痛,难道,我真的爱上了她? ( 梦幻倚天 http://www.xscun.com/6/614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