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双征

文 / 九阴争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四月的粱山泊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树枝长出嫩芽,柳条抚着,柳条抚着水面,鸟儿在林中穿梭,鱼儿在池中游荡。春天让万物复甦,生命在春风中成长。

    在梁山泊第五步兵营里,统领武松正带着他亲爱的嫂子潘金莲在自家院里练习刀法。

    潘金莲来梁山泊已快半年了,虽碍于名义,她没与武松举行婚礼,不过她却与武松像夫妻般生活着,天天沐浴在爱的阳光中,度过了她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此时,她才真正体会到生活是多么美好,生命是多么可贵。

    这段时间官兵没来骚扰,梁山泊的英雄们一面加紧练兵,一面好好享受着生活。闲来无事,潘金莲就缠着武松教她练武,武松想着她进了梁山泊,以后是过着在刀口舔血的日子,学点总比不学点好,所以打起精神,没事就教潘金莲学习武松刀法。

    这武松刀法是武松少时在外遇到一世外高人,在其门下苦练十年才练就的绝技,因以前江湖上并无见过,所以武松这刀法一出世,立即在江湖上闯出极大的名声,人称武松刀法,而武松凭着这刀法在江湖上鲜有对手,成为一等一的高手。

    当然,潘金莲此时已是二十余岁,要学这刀法是晚了点,但武松刀法有一特色就是刀锋薄,刀身轻,基本招式简单诡秘,功力越深刀法变化越多,而功力浅刀法变化就少,但还是让人防不胜防,非常实用。

    潘金莲跟着武松学了四个多月,竟已把整套刀法的基本招式学了八分左右,走到外面,应付等闲三四个男人是没问题了。

    看刀。

    随着潘金莲一声娇喊,只见她婀娜的身子轻巧一扭,右手的戒刀从腰间向后刺出,刀到中途,刀尖一抖,刀却横着砍了过来,变刺为劈,重重砍在武松的刀上。

    好,使得好。

    武松喜笑颜开:嫂子真聪明,这一招当时我学了三天才学会,嫂子一个上午就学会了。

    你就会夸我。

    潘金莲收了刀,投身入怀,扑在武松怀中,娇喘道:学武真累,一个招式学了不知几百遍了,骨头都要散架了。

    这就是你的内功差了,我们到屋里练习气功吧。

    武松轻轻地揽着潘金莲的身子,爱怜地擦着潘金莲脸上的汗水。

    你抱我进去。潘金莲搂着武松的脖子,脸凑到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他一下。

    你真懒。武松一把将潘金莲抱起,边吻着她边向屋里走去。

    开始练功吧。武松把金莲放在床上,要起身却被她紧紧抱着。

    让我休息一下嘛。金莲娇嗔道,紧紧地抱着武松,武松一松手,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压着她胸前一对高耸尖挺的乳房,立即传来麻痒痒的感觉,看着貌美如花的金莲,心中一荡,立即张口吻住了她的嘴唇,金莲的嘴轻轻一启,一条软软的舌头伸了进来,两人的舌头立即缠在一起。

    金莲边与武松吻着边扭着蛇一样的腰身,双腿慢慢分开,让武松的下身压到双股间,小腿圈到武松的后面,在他的双腿至屁股间轻轻地擦着,双手从他的脖子一路往下摸,摸到腰间,伸到胯部,摸住了鼓鼓的一片,随即在上面搓动起来。

    武松的慾火一下就被撩拨起来,嘴唇离了金莲的口,从她下巴、脖子一路向下吻,吻到了她雪白的胸脯,双手利索地解开了她的胸衫,除去肚兜,两个丰乳立现眼前,武松的嘴唇立即压上,含住乳头吻了起来。

    哼哼。

    武松的嘴唇一离开金莲的嘴唇,她立即发出销魂的哼叫声,两腿在他的身上擦得更快了,小手利索地伸进了武松的裤裆中,握住早已硬翘的老二上下摸捏起来。

    武松手口并用,口里含着一个乳头,手里握着一个,不时变换着,金莲的两个乳头在他的刺激下越来越硬,本来硕大的乳房越发尖挺起来。

    吻了一会,武松的嘴巴弃了乳头,顺着平坦光滑的腹部向下吻去,金莲却弃了武松的老二,伸手去解自已的裤带,然后挺起臀部,把裤子往下拉,武松抬起头来,拉着她的裤子用力一带,金莲配合地伸腿,裤子脱光。

    随后武松急急解了自已的裤子,挺着硬硬的老二向金莲伏身压下来,金莲早把双腿分得开开的,迎着他的老二凑上来,两下沾住,略一研磨,对准洞口,用力一插,淫根骚洞合二为一,两人你来我往,尽情耍弄起来。

    金莲自到梁山泊以来,与武松两人是郎情妄意,一个美艳风骚,一个年轻雄壮,天天做爱欢好,淫乐无度。像这样青天白日做爱早是家常便饭。

    只见武松提着金莲架在双肩上,下身大力抽送,一下重一下地撞击,拍打得她的大腿屁股啪啪作响,金莲双手向后撑着床头拦杆,身子熟练地前后上下挺动,迎着武松的抽插,口中浪叫不已。

    抽插了几十下,金莲的洞中淫水开始氾滥,一点点往外流。

    好骚,水就流出来了。武松把她的双腿放下,伏下身子,一手撑着床铺一手去搓她的丰乳。

    金莲立即把双腿圈起来紧紧勾着武松的屁股,每当武松向下插时她就双腿用力往里带,把整根老二都压进了骚洞中,长大的老二一插到底,触着里面的阴蒂,激起阵阵销魂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尖声浪叫。

    武松被金莲的浪样刺激得兴奋不已,抱着她性感的肉体越干越起劲,变着花样抵死大干,直弄了半个进辰才双双了。

    ***********************************

    又是一个清晨,武松早早就起来去带兵操练了,他现在一般上午练兵,下午回家,所以金莲早上和上午只好一个人呆着。

    她起来练了一会刀法,感觉饿了,草草吃了点东西,开始洗衣服,现在她坚持每天洗一次衣服,武松这种武夫,以前没女人时是半个月难洗一次衣服,整天拉拉搭搭,脏乱无比,不过大家都一样,所以没什么感觉。

    金莲来了后衣服每天一换,整天穿着乾净整洁,在兄弟们中显得有点另类了,觉得不好,要金莲不要天天洗了,但金莲不肯,说家里有个女人,如果整天穿着脏衣服,别人会说女人懒,再说我也喜欢你穿得整洁些。

    武松见她坚持,只好由她了。

    洗完衣服后,潘金莲一个人呆着没事,就想到隔壁王矮虎家找扈三娘聊天,王矮虎与武松是死兄弟,两人住在一块。到了家门口,却发现门关着,推门推不开,喊了几声不见应,看来扈三娘不在了。

    金莲有点失望,但又不想回家一个人呆着,于是顺着小路,往屋后山上走去。

    四月的梁山正是山花漫烂的季节,路边、山上到处紫嫣红,金莲一路走着,看到好看的花就摘下来,不一会儿已摘了一大把,想着回去插在花盆里,放在堂屋中,别有情致。

    哼哼!

    寂静的树林中突然传来若有若无的喘息声,落在潘金莲这种久经人事的女人耳中,一听就知道是男女做爱的声音。

    什么人大白天跑到树林中来做这种事?潘金莲想走开,但强烈的好奇声却使她不想挪步。

    在梁山泊,女人屈指可数,要碰到这种事很难,到底是谁在做呢?犹豫之间,她已顺着声音悄悄掩映了过去。

    当她转过一道弯,进入她眼簾的是一幅淫乱美艳的画面:美艳高挑的扈三娘赤身裸体地躺在草地上,同样赤裸的梁山泊大头领宋江爬在她身上,身体快速上下起落,正在狠干。扈三娘俏脸含春,美乳晃荡,雪腿高举,一边浪叫一边挺胸耸阴,全力迎凑。

    扈妹子竟和宋大哥搭上了!潘金莲看得心直跳,宋江在梁山泊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潘金莲在觉得刺激的同时也感到一丝害怕。

    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金莲禁不住屏住呼吸,躲在草丛中继续欣赏火爆的春宫大战。

    这边宋江与扈三娘全然不觉有人在偷看,尽情交欢着。

    宋江大抽大送了几十下后,扈三娘突然一翻身,把宋江压在身下,跨坐到他身上,把玉腿一分,扶着宋江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户口:嗯!一声便直坐下去:噗滋!肉棒毫无阻挡的全根没入。

    扈三娘只觉得阴道口有轻微的刺痛,但随即肉棒抵顶花心的舒畅、充实立刻布满全身,由不得一阵寒颤。

    扈三娘身体遂稍向前伏,双手分开在宋江的两侧撑着,慢慢的抬起臀部、再慢慢的坐下来,让肉棒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宋江看着扈三娘上下在摇动着,胸前的乳房也前后摆动着,只稍撑着头,便可以看见两人下体交合处的情况,觉得真是既舒服、又养眼,不由得慾火高涨,急急挺动着腰,配合着扈三娘的动作,而扈三娘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快了。

    扈三娘摆动的乳房,随着动作也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拂着宋江的胸口,每当扈三娘的乳房从胸前划过时,宋江都会不由一抖,也同时闷哼一声,刺激无比。

    扈三娘的阴唇,随着肉棒不断的吞吐着翻动着,淫水随着肉棒的进出不停地流出,他们二人的大腿根到处布满淫水,阴毛全部沾得湿淋淋的。

    突然,扈三娘喘气连连,把身体挺直,甩动披散的发丝,把头往后仰着,口里急促地浪叫起来,宋江知道她高潮要来了,急忙双手捧住她的腰部快速上下举动,一阵狂动,随即感到穴中的肉棒被一股股的热潮淹没,热烫得浑身一麻,双腿挺得笔直、肉棒乱抖,一股热精猛然冲出,从马眼中直射入扈三娘的穴心深处。

    嗯!一声充满幸福、满意的娇哼,扈三娘又软瘫在宋江的身上,良久一动不动宋扈两人互相搂着躺在草地上,你亲我吻,摸乳抚臀,低笑着说着淫言秽语,不一会儿又缠绵起来,变换着花样弄着,看得潘金莲这个经久淫场的女人也叹为观止,直弄到太阳快到正中了才散开各自回去。

    看着宋、扈两人去远了,潘金莲才从草丛中爬起来,腿酸酸的,但大腿根处却湿成了一片,心中暗叫:都是两人惹的祸。

    回到家时已是中午了,赶紧做饭烧菜,刚弄好武松就回来了。

    这么香,好吃。武松一进来,手就从碗中抓了一把菜往口中一扔,边吃边赞。

    又没洗手就拿东西吃,看我不打断你的手。潘金莲佯怒着冲过来,扑在武松怀中,拉住他的手就轻轻打了几下。

    打得好痛,好痛。武松装作痛苦状,眼睛却向她调皮地闪着。

    一把搂住她的娇躯,手不安分地在她胸前摸起来。

    哼哼。潘金莲双手反搂住武松的脖子,身子在他怀中扭动起来,下身直往他的裤裆处摩来擦去。

    看了一上午春宫的她早是春潮泛动,一被武松一摸,慾火顿上身头。

    你想啦。武松把手从上衫开口处伸进去,握住了高耸的乳房,从上面轻捏起来。

    你想不想?潘金莲把手伸到武松的下部,隔着裤子抓住了他的老二,快速搓动,老二很快就长大变粗,把裤子撑起好大一片。

    不吃饭了,先吃你。武松利索地解开潘金莲的裤扣,往下一拉,裤子滑到地上,露出两条雪白嫩腿,潘金莲双手轻解罗衫,把上衣脱去,全身顿时赤裸,随后搂住武松的脖子,红唇在武松的脸上雨点般落下,裸体紧紧地往他身上靠,尖挺的乳房顶在武松胸前,激起阵阵酥痒。

    武松解下裤子,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抬起她的左腿,下身抵近她的双股间,粗长的老二直往熟悉的芳草地插去,一碰到湿湿的阴道,用力一挺,老二立时进入,阴道壁一下把老二包得紧紧的,犹如进入一个软软暖暖的天地,爽快无比,立即大抽大送起来。

    好爽。潘金莲早已痒痒的骚洞一受到火烫的老二插入,阵阵快感激起,下身忍不住扭动起来,迎着武松的抽插,不停地挺动。

    今天怎么这么骚?武松笑着把潘金莲抱坐在椅子上,让她面着他跨坐在他大腿上,双手捧着她的双股,上下举着套弄。

    人家想嘛。潘金莲把双手撑着武松的双肩,身子快速起落起来,随着她的每一下起落,老二大进大出,每下都直插阴道深处,爽快无比,胸前两个丰满的乳房不停起上下跳动,乳波阵阵。

    怎么这么想?武松双手弃了她的屁股,捧住两个丰乳,嘴巴不时凑过去,在乳头上吻着。

    不告诉你。你也动动嘛。潘金莲越动越快,快速套了百余下,就伏在武松的肩上喘气不已。

    看我的。武松将潘金莲压在桌子上,提着她的双腿,立在桌边大干起来,老二顶着阴道,深插大抽,击打着潘金莲的屁股啪啪作响,直干得她全身抖动,浪叫不已,足足干了近千下才一如注。

    来,喝鸡汤补身子。潘金莲坐在武松的大腿上,拿着汤匙往他口里喂。

    这才像个好老婆。武松一口喝尽,双手在她丰腴的大腿上爱抚着。

    好老公,你好乖哟。

    潘金莲笑靥如花,轻轻喝了一口汤,含着往武松口送来,武松张口接住,两个嘴对准,汤从潘金莲口中流入武松的口中,武松一口喝下,又赞了一句:真好喝,还要。

    你真馋。潘金莲娇俏地用手指指了指他的额头,含情脉脉地又喝了一口汤,正要往他口里送,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什么人?这么急。武松把潘金莲抱放在椅子上,起身出去开门,却是宋江的中军传令官。

    武头领,宋总头领叫你与武嫂子赶快去忠义堂。

    叫我也去?潘金莲大觉意外。

    是的,宋总头领特别吩咐,务必要叫嫂子一起去。潘金莲进梁山泊以来,一直住在武松的兵营里,其他地方很少去,知道忠义堂是梁山泊商议军机大事的要地,等闲人禁止入内,没想到自已会被叫去,会是什么事呢,不会是早上的事被宋江知道了吧,应该不会呀!

    就在潘金莲忐忑不安之际,忠义堂到了,一进去只见宋江、卢俊义、吴用等到三人坐在上面,下边两边分别坐着林冲、燕青、王矮虎、花荣。

    大家一见他们进来,都站起来,宋江笑哈哈地说:武家嫂子来了,忠义堂篷筚生辉呀。

    宋大哥好,各位哥哥好,这忠义堂真威武呀,看得我眼都要花了,心直跳呢!潘金莲说着作了个揖。

    哈哈,武家嫂子不要客气,我听人讲嫂子在家把我这二弟服侍得舒舒服服,好贤惠呀。宋江笑着亲自给她搬椅子,慌得武松连说:大哥,我来,我来。

    待两人坐定,宋江才说:武家嫂子,这忠义堂是我们梁山泊商议军机大事的所在,之所以请你进来,是因为有件事要你帮忙,不知嫂子是否有意见?

    潘金莲略屈了屈身说:金莲来到梁山泊就是梁山泊的人了,有什么事大哥尽管吩咐,金莲一定照办。

    武家嫂子这么通情达理,那我先代表梁山泊的兄弟先谢谢你了,吴军师,你说吧。吴用刚才一直在偷瞧潘金莲,心中暗道:这娘们真是美呀,只便宜武松这粗人了。听到宋江叫他,急忙把眼光收了回来,欠了欠身,才说出一件惊天大事来。

    各位兄弟,你们可知五十年前,谁的武功天下第一?

    欧阳春啊,打遍天下无敌手。林冲不加思索说了出来。

    对,对,欧阳春。其他人纷纷咐和。

    对,是欧阳春,想当年欧阳大侠任凭借一身绝世武功,在辽国大举入侵我朝,势入破竹,直逼东京之际,全靠欧阳春孤身闯辽营,于万军之中取辽军统师耶律楚齐的首级,放火烧了辽军粮草,终于迫辽军退军。我军乘胜追击,反败为胜。欧阳大侠可是凭一身盖世武功造福万民呀。

    是啊,要是我们梁山泊也出一个欧阳春那样的高手,梁山何愁不能兴旺,成就伟业,救民于水火之中呢。宋江接口说道。

    可武功是从小学的,虽我们梁山泊个个是英雄好汉,武功非凡,但要达到欧阳大侠的境界,现在是没办法了。林冲说道。

    林兄弟,你可知欧阳大侠是盖世武功是从何而来吗?吴用笑道。

    练的嘛,难道天生的?林冲笑道。

    来自意外机遇。吴用一字一顿地说。

    从何谈起?大家疑惑不解。

    五十年前,欧阳春不过是个年约二十岁的一般武林人物,当时天下流传一个让每个武林人士都动心的消息,在河南伏牛山玉峰沟有一无底水洞玉峰洞,洞中有几个吸取千年灵气的天蟾,这天蟾很怪,长着八条腿,每五十年产一次子,每次产子后母天蟾要出洞外在山沟中待上三个月去其浊气,如在其间谁能抓到这只天蟾,吸其鲜血,则增添无穷功力,纵是凡夫也顷刻变成绝世高手。当时天下武林人士齐聚玉峰沟,三个月后却没人出来,家人齐去寻找发现了具具尸体,而据极少数人透露,欧阳春是从沟中出来的唯一人员,而出来后就从一武功平平的庸手变成盖世高手,纵横江湖三十年无敌手,直到二十年前突然失踪。

    哦!大家听得入了迷,深深为欧阳春的奇遇而羨慕不已,花荣第一个反应过来,笑着说:是不是现在天蟾又要出现了。

    花弟真聪明,据我们得到可靠消息,今年五月天蟾又要在玉峰沟出现,这是我们梁山泊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那我们赶紧去啊,所有兄弟都去,看谁有那运气。王矮虎急道。

    但玉峰沟是险像环生呀,五十年前天下高手尽丧其中,你以为是个好去处。宋江顿了王矮虎一眼。

    王矮虎一想也是,连忙说:是,是,那我还是不去了,万一出了事,我那娘子怎么办。听了这话,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宋江和潘金莲没笑,潘金莲望了宋江一眼,心说:你娘子有宋江呢!

    各位兄弟,现在经过各方打听,我们对五十年前的事可谓一明一暗,明的是欧阳春当时是带了一个小师妹去的,后来两人一起回来,据极机密的消息,吃了天蟾血后要在一个时辰内与人交合,才能把天蟾血带来的巨大功力化为已有,不然会被天蟾血的强大功力胀破身体。当时去玉蜂沟的人大家都没带女的去,这应是欧阳春独得天蟾血的原因,但有一暗的是那么多武林高手同时毙命玉峰沟,但天蟾只有一个,欧阳春吃了,别人就吃不到了,难道是欧阳春吃了后将他们尽数杀死还是其他原因,因为欧阳春当时即使武功大增,但从后来的表现看,他也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将数千高手悉数杀光,不留一个活口。

    数千高手悉数杀光?大家听了不禁毛骨悚然。

    所以这次去玉峰沟既是一个机遇更是一个极大危险,这个消息我们只告诉在座各位,梁山泊在这个机遇面前肯定要去,但也不能倾尽主力去,一旦出事可是全军覆灭啊。宋江语重心长地说。

    宋大哥,你安排吧,要去要留,听从大哥安排。燕青站了起来。

    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去吧。王矮虎赶紧打退堂鼓。

    叫你们来了就是要叫你们去。

    吴用说道:宋大哥、卢二哥和我三人商量了,这次去玉峰沟以武松为主,因为刚才说的原因,所以武家嫂子也要跟去,你们四位主要是保护武松和武家嫂子。

    武松听了这故事后就知道要自已去了,只是拖累潘金莲去涉险,心中有点不甘,站起来说:武松生是梁山人死是梁山鬼,大哥发令,一定遵从,只是金莲她一个弱女子,并无武功,只怕…只怕…

    别说了,你如有什么意外,我还能活吗,宋大哥,金莲一个弱女子,虽无大志,但也知忠义,我跟武松去。潘金莲站起来,向宋江深深鞠了一躬。

    宋江急急把金莲扶起,说道:武家嫂子深明大义,实是妇人楷模,我先替梁山各位兄弟谢谢你了。各位,就这样吧,谁不想去现在提出来,我也不勉强,矮虎,你怎么样?

    我拼了,武松两口子都去了,我也不是懦夫,去,去,我跟武松可是磕头说过要同时死的,我不去谁去。王矮虎本有点怯意,一见金莲一个女子都这样了,自已再不去可丢脸丢大了。

    但听大哥吩咐,决死不怕。林冲、燕青、花荣三人都站了起来。

    好,好,我代表梁山全体兄弟谢谢各位,事情紧急,大家现在就动身,我对兄弟们讲你们去东京办事了,一路上以武松两口子为重,具体事情由林冲拿总,来,我敬大家一杯,祝一路顺风,大功告成。宋江端起了一碗酒。 ( 水浒潘金莲 http://www.xscun.com/6/61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