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狼族盟约

文 / 绝对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嘿嘿,老狼啊老狼,地网的迟缓效果也许不如诅咒巫师的“迟缓术”,但却胜在范围大、时间长,足够我祸害死你了。

    我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围着地面的蜘蛛网绕圈转,让速度减缓下来的白痴狼王跟在我身后追。

    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险起见,谁知道狼王头上的印记是什么东西呢,万一最后它出现变异或者狂化,我的其他蛊术要是处在未冷却的恢复阶段,肯定被它玩死。

    狼类的怪物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记仇,第二个特点就是有耐力,正是利用这两个特点,我才放心让静蕊时不时的帮我加几个道术,而我又能专心对付狼王。

    虽然现在狼王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我,但它也不是吃素的,它总会找机会突然一跃而起,向我扑来。男人我好歹也是职业玩家,对付这种智商的boss,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不过这头狼王肩高有一米七,长足有三米,体型远比正常的雄狮巨大,它一扑之威也不容小觑。

    但是,在我那无比睿智的目光之下,狼王的一切阴谋皆无所遁形,跟我耍小心眼儿,你还真当自己认识公孙策啊。

    我就这么跑了十多分钟,算了算,至少耗去了它六千多的血,它的奔跑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就当我准备等待再过几分钟收获战利品的时候,我看到这头该死的金瞳狼王身上那块该死的印记发出了该死的光芒!

    他娘的,我的蛊巫千好万好,就是我这种攻击方式会tmd被大多数怪物认为我是在“虐杀”它们,所以在内测中,我杀的boss十只倒是有两只变异或者狂化。要知道,boss变异或狂化的几率只有万分之一,我竟然将这个几率提高了两千倍,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遇到狂化的boss我也许还能拼个你死我活,但是遇到变异的怪物,我只能选择跑路了。

    《》中,怪物在生命值低于五分之一的时候,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进入狂化或变异状态。

    狂化,就是怪物以减低防御力的方式来换取攻击力、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等,但生命值不变。

    变异,就是怪物的等级提高十级到三十级不等,身体状态恢复到最佳状态,完全是一种变态的情况。内测有更邪乎的传言,说是超阶位boss有自主变异的能力,我太阳,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如果狼王是狂化,那我就立刻使用其他蛊术生死一博;如果狼王是变异,那我就直接一头撞过去,当一回滚刀肉。秒我就秒我吧,反正我刚十级又零的经验,死了经验不变,而我的杀人值为零,死了连根毛也不掉,除了觉得憋屈,基本上没什么损失。

    但是,让我惊讶的是,那头狼王站立在原地,额头上那月形印记变成了一弯血月,一道道银色的光芒不断地自天空月亮的方向打入血月的体内。

    我靠!畜生!真是畜生!

    我看到那弯血月就知道,我闯大祸了,那东西哪里是什么包青天的标记啊,分明就是“狼族盟约”啊!当时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了,虽然颜色不对,但形状完全符合狼族盟约的印记啊。

    狼族盟约,属于图腾力量的一种,只有狼族才可以使用的图腾之力。身负狼族盟约的狼族成员,在危机时刻,可以利用“狼额血月”以月亮为媒介、以自身性命为代价接引上位狼族成员附身。

    就在我考虑是战是自杀的时候,金瞳狼王的身躯突然像被打了气的气球一样“呼”地变大,最后居然变成了大约高三米、长六米的巨狼。

    这头巨狼额头上的血月更加艳红,而他它拳头大小的金色瞳孔看起来更是骇人;让我绝望的是,它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我仅仅在超阶位boss身上才看到过这种气势。

    变大后的巨狼尤其恐怖,它晃动着大脑袋,似乎觉得非常不舒适,但很快它便意识到我的蛊仍旧在攻击它。

    它突然用字正腔圆的汉语咆哮起来:“卑贱的人类,收回你那羸弱的蛊,本护法或许会给你一个痛快。”

    我帝波罗,狼族护法?危急时刻,我竟然口吐比蒙兽族语言。我帝波罗,即我日,人称兽神的静某所创。

    这可是传说中的超阶位boss,是狼族中半神的存在啊。内测中,狼族护法可是狼人玩家部落的保护者啊,地位等同于各个国家的守护灵兽。

    贪婪!

    此刻,所有的恐惧都被我的贪婪所压倒,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办法从这头护法身上获得好处。

    我脑中灵光一闪,用队伍通话模式严厉警告静蕊不要出来,否则会害死我。

    接着,我带着谄媚的笑容,对狼族护法说:“护法大人,刚才纯属小小的误会,我若是知道金瞳狼王已经获得‘狼族盟约’的力量,就是打死小人,小人我也不会打金瞳狼王的主意。如果您给小人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小人一定会报答您的。”

    没想到,这头护法远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它的怒气更加强盛,继续咆哮道:“奸诈的人类,居然在本护法面前拖延时间!贪婪的家伙,你会为你的贪婪而付出代价的!”说完,便向我扑来。

    我冷冷一笑,同时打出蚕蛊的“茧缚”蛊术,这头巨狼瞬间被无数白色丝线包裹,变成一个大蚕茧,“轰”地一声倒在地上。

    我再次使用了已经恢复的“地网”,在靠近原来地网的旁边,又出现了一片等大白色的蜘蛛网。

    看到巨狼已经被固定住,我也不再犹豫,立刻打出蛇蛊的“毒牙”,使巨狼处于中毒状态。接着我便使用龟蛊的“龟甲”给自己加了一道强力防御。

    就在巨狼被固定的同时,我看到面有忧色的静蕊快速探出头来,接连在我身上加了几个道术后又缩回岩石后面。

    “茧缚”的持续时间居然超过三秒,我心中一动,终于觉得有了一点儿胜算。

    随着一阵“劈里啪啦”的爆响声,巨狼再次站了起来。

    看起来非常狼狈的巨狼仍旧没有忘记它自己的身份,它大吼着说:“阴险狡诈的人类,你彻底惹怒本护法了!”说完,它的左肩浮现出一条毛茸茸的手臂虚象,而同样毛茸茸的虚象手掌之上,出现了一本实体的血红色的卷轴。

    “脆弱的人类,让你见识一下本护法的厉害。冰矛!”

    听到“冰矛”的同时,我只看到眼前有一道亮光急速向我射来,便下意识地向右侧躲避,然后觉得左肩一凉。系统提示:您被冰矛击中,由于您进行躲避,躲避成功,冰矛对您造成轻微伤害。您的左臂被冻僵,全身处于迟缓状态。

    看到我只剩下十几滴的血,我一咬牙,直接对着巨狼打出蝎蛊的尾针,立刻将巨狼打成眩晕状态。

    我快速服下几颗中型金疮药,与此同时感受到体疗术的效果。

    我扭头冲静蕊轻轻点了一下头,示意我还可以继续战斗,她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乖巧地点点头,缩回了岩石后面。

    好在蛊巫使用蛊术的时候只靠意念,既不用念复杂的咒语也不用打出繁琐的手势,否则,我还真没办法对付这头巨狼。

    就在巨狼从眩晕状态恢复过来的一刹那,我立刻打出蝶蛊的“蝶粉”,但系统提示:蝶粉受到阶位震慑,蛊术失败。

    蛊术失败,我立刻遭到反噬,整整三分之一的生命值直接消失,而我的头脑也出现短暂的恍惚。

    就在此时,我只觉得全身一凉,便倒在地上。

    系统提示:您受到高阶位冰系魔法——冰封雪暴的攻击,已经死亡。

    系统提示:您受到狼族血图腾之力的诅咒“狼杀破”!成为狼族永远的敌人。

    就在我正欲破口大骂的时候,我听到一声更加愤怒的咆哮:“卑劣的人类,若不是新手村结界的影响,伟大的护法大人怎会轻易离开。幸运的人类,你下一次绝对不会……”然后我眼前的景色慢慢变暗,最后我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

    系统提示:您已经死亡,请问您选择回城复活还是选择等待原地其他人将您复活。

    废话,这时候谁能有复活术。

    在新手村的复活点醒来后,我立刻看了其他系统提示,说我已经杀死狼王。我马上利用队伍聊天模式问静蕊:“怎么样,那个狼王是不是死了?掉什么好东西了?”

    静蕊说:“男人,我们打到好装备了!那个大狼临死前,他用的卷轴突然掉下来了,居然是发着紫光的天级装备呢。你等我,我这就死回去。”

    汗,什么叫“我这就死回去”。不过静蕊也算聪明,现在用死亡的方式回新手村,是最快的方法。

    我连忙说:“等等,那头巨狼的尸体怎么样了?我还想拿它来喂我的蛊宝宝呢。”

    静蕊说:“那头大狼死了后,尸体和原来的狼王一样大小,就是原来额头上的月亮不见了。嗯,你在复活点等我,我把狼王尸体收进装备栏里,就立刻找其他灰狼杀死我。”

    我站在原地,等静蕊回来,顺便检查自己的状态和装备。

    我的状态中增加了这么一条:玩家受狼族血图腾之力“狼杀破”的诅咒,成为所有狼族成员的敌人。处于此诅咒状态下,玩家一旦进入狼族成员控制的区域,将会遭受此区域所有狼族成员的攻击。处于此诅咒之下,玩家对狼族成员的攻击力下降百分之二十,对狼族成员的防御力下降百分之二十;玩家对其他兽族成员的攻击增加百分之二十,对其他兽族成员的防御力增加百分之二十。

    真是无语了,我要是到了狼族的地盘,那我立刻成了一块巨大的肥肉,整个区域所有刷新点的狼族都会一起向我冲来。唉,看来以后某些区域绝对不能去了。不过,杀其他兽族有攻击防御加成倒是不错。

    我再次看了一下装备栏,咦?我的护腕怎么变了?

    我有一个未鉴定的高级护腕,名字叫“力量护腕”,但现在名称居然变成了“血月狼环”。汗……难道说,我的护腕从巨狼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不成?

    先不想这个了,我现在最期待的是静蕊口中所说的天级卷轴。

    我打开排行榜一看,发现奇物榜上多了一件名为“戮血魔卷”的天级装备,这大概就是她说的那个卷轴吧。嗯?怎么可能,只有鉴定过的装备才能上排行榜,莫非……出现bug了?

    在我心急火燎、猫爪挠心般的等待中,静蕊那绰约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复活点。

    我立刻没有丝毫风度地伸出手,说:“快,让我爽一爽,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

    静蕊直接将那个卷轴递给我,我打开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戮血魔卷,天级物品,奇物类。持有者可以通过消耗生命值的方式瞬间施展禁咒层次以下的所有元素系大师级魔法。施法所消耗的生命值等同于原魔法消耗魔法值的两倍。负面效果:在使用此卷轴的过程中,持有者处于智力屏蔽状态。此物品不可掉落。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那个护法离开得有多冤枉了,也将刚才许多不明白的事情梳理得一清二楚。

    狼族的护法,是战士类的职业,在附身到狼王身上后,一是受到狼王的身体限制,二是受到新手村结界的制约,一身的能力比狼王强不了多少,原本的力量根本发挥不不出来,靠肉搏攻击绝对不可能战胜我。

    在我被的茧缚攻击后,护法立刻使用了“戮血魔卷”,想靠远程魔法来攻击我。

    狼族护法是超阶位boss,它的生命值绝对是以千万来计算,按照正常的水平,通过戮血魔卷使用各种高阶位的范围魔法不费吹灰之力。可惜的是,它疏忽了一点,它当时是附身在狼王身上,使用戮血魔卷消耗的生命值统统由狼王出。

    它第一个施法的魔法是冰矛,不过是四阶位的单体魔法,消耗的魔法自然不多,使用戮血魔卷消耗两倍的生命值,连现在的我都可以施放好几个,别说狼王了。

    但接下来,那个白痴护法一怒之下竟然使用了八阶位的范围冰系魔法“冰封雪暴”。狼王的所剩的生命值绝对不足以支持这个魔法完全施放。结果就是,我被未完全的魔法杀死,而护法也因发这个魔法导致狼王的生命值直接归零,挂掉。

    更无耻的是,它在被迫离开狼王躯体的同时,以图腾之力向我发出诅咒。

    但巧合的是,他的力量受到新手村结界的影响,最后连收回戮血魔卷的能力都没有,直接导致戮血魔卷掉落在地上。所以戮血魔卷不用鉴定,装备的属性也完全出现。

    戮血魔卷有不掉落属性,这个属性对boss来说同样有效。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无论玩家杀死狼族护法的真身多少次,这个戮血魔卷都不会掉落。

    戮血魔卷掉落的原因,大概等同于一个玩家失手将物品掉落在地。不同的是,玩家的东西会得到系统保护,而boss的东西则不会有系统保护。

    他娘的,老子这次可赚大了。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东西其实也挺鸡肋的,还真只适合血多的boss使用。

    以我现在的生命值,也就能发出一个四阶位的范围元素魔法或三四个四阶位的单体元素魔法,再高等级的魔法,根本无法使用,生命值不够啊。

    元素系分为主元素系和辅元素系。元素法师只能使用主元素系魔法,主元素系魔法分土、雷、冰、火及风等五系,各有特点,不过,一个玩家最多只能将三个系的元素魔法修炼到顶端,并且只能掌握一个禁咒级别的魔法。

    辅元素系魔法只能由npc和怪物掌握。辅元素系魔法非常杂,包括水、木等自然魔法,还有血、音、气等各种变异魔法。

    若论攻击力,还是主元素系魔法强大,辅元素系属于剑走偏锋,只能在某些特殊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

    等我生命值足够多了,到了可以发出五六个四阶位范围元素魔法的时候,人家元素法师早就能发出攻击力远高于我、攻击次数是我的两倍的四阶位魔法了。

    最倒霉的是,天级物品都有负面效果,这个戮血魔卷的负面效果就是智力屏蔽,也就是说,在使用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的智力为零。

    影响魔法威力的主要是施法者本身的智力,其次才是法杖的增幅效果。可以这么说,我要是和一个等级足够的法师使用同一个魔法,我的法术威力,大概不足人家的三分之一吧。

    由于那个屏蔽智力的负面影响,血少的法师使用这个东西根本就是得不偿失。这个东西,只适合血牛型战士来使用,不过,血牛型战士可都是负责防御的,血牛型战士如果用这个东西,完全是祸害队友的好方法。

    想来想去,戮血魔卷也就适合我这种血超高的蛊巫了。

    嗯,虽然等到大家等级都高了,这个戮血魔卷就变得更加鸡肋,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绝对是不可夺得的宝物。想一想,一个身上加持着火系的“火焰护盾”、土系的“石肤术”、冰系的“冰之护甲”、雷系的“静电力场”和风系的“风之铠”的蛊巫,在游戏初期,对现在的玩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超强的大boss。

    可惜啊,从现在开始,我的生命值的开支就又大了许多,用完上面那些防御魔法,我的生命肯定立刻见底。万恶的网盟,为什么大型金疮药那么贵?

    郁闷,戮血魔卷虽然好,但永远不能作为主力装备使用,只能成为较好的辅助装备。

    不过,无论如何,咱有了这件装备,实力完全是提高了一倍。

    我胡思乱想了半天,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静蕊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不禁老脸一红,说道:“你看,这个东西能不能先给我用着。以后等我发达了,会付给你等同于这件装备价值一半的黄金。”

    静蕊摇了摇头,说:“其实,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你打的,我不过是帮你捡回来而已。再说,这个东西的属性还是比较适合你的,归你是应该的。如果一定要谢我的话,那以后我什么时候想见见你的蛊宝宝,你就得随叫随到。”

    汗,原来这小丫头一直在打我蛊宝宝的主意。

    我连忙点头答应:“放心,没问题,蛊宝宝是我的,也是你的。”说完,我开心地抚摸着戮血魔卷,心里想,咱终于也能在游戏里牛b一回了。

    不过,我倒是觉得我的好运完全是由静蕊带来的,嘿嘿,这个小丫头什么都好,甚至连运气都好的惊人,简直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游戏伴侣啊。

    这时候游戏的天色已晚,而现实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我对她说:“现在已经中午了,咱们下线吃饭吧,顺便休息一下,毕竟三倍的虚拟时间会给人体带来一定的影响。下午一点,准时上线,如何?”

    静蕊轻轻地点了点头,温柔地答应了一声:“嗯!”然后便看着我,等我下线。

    我冲她微微一笑,便选择退回登陆大厅,最后在登陆大厅中退出游戏。

    我从游戏仓中爬出来,看到此时正值中午,一缕缕阳光从窗外进入,与游戏中的傍晚时分相差极大,顿时有种滑稽的感觉。

    好在这种时差只是心理感觉,不会影响到生物钟。

    我缓步走上跑步机,开始慢跑。

    我们职业玩家长期处于游戏状态,日子久了,身体很容易患各种慢性疾病,而我每天坚持锻炼身体,每天保证一个小时的慢跑时间。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册成为畅想会员,享受更多便捷! ( 超级网游之蛊巫猎艳行(蛊巫传说) http://www.xscun.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