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有女白荷

文 / 绝对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跑步机上跑了十几分钟,就听到门铃声,大概是送外卖的白明来了,我就走到门口,打开可视门铃。

    内测完后,我一直懒得自己做饭,就订了楼下小饭店的外卖,每天中午十二点和六点准时送到。

    咦?送外卖的怎么会变成一个女的?

    那个双手捧着托盘的女子见到我后,微笑着说:“你是达哥吗?我是白明的妹妹,白荷。我哥回山里了,我接替我哥当服务员,以后你的外卖就让我来送了。”

    我点点头,打开楼下的门。

    我叫莫音达,总是喜欢让熟悉的人叫我达哥。

    过了一会儿,我将笑容可掬的白荷礼貌地引进屋内,同时细细打量这个山里的妹子。

    啧啧,我老早就羡慕白明老家那里有山有水,今天一看他的妹妹,我才真正地领略到什么叫“钟灵毓秀”,才明白为什么别人总是说好山好水养育好儿女。

    她身着朴素的鹅黄色长裙,有着一头秀丽的黑发,相貌清秀但算不上漂亮。不过,她那水嫩洁白的肌肤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特别醒目;最让我吃惊的是,她骨子里透出一种俊山秀水般清新的灵气。

    好一个清新朴素的山里妹子。

    也许是长期生活在嘈杂的城市中的缘故,我非常向往大山里的生活,连带着对山里朴素的女子都有一种自然的好感。

    在我大学毕业后,我那气人的老爸老妈,高呼“终于摆脱了世界上最大的包袱”,便不负责任地留下我的基本生活费用,回到乡下老家享受农家之乐。他们就是厌倦了都市嘈杂的生活而选择去清幽之地度过晚年,我可羡慕死他们了。

    我接过白荷手中的托盘,然后客气地请她做到沙发上,但当我看清楚沙发上满是色情光碟、杂志和没洗过的衣服后,便红着脸匆匆将那些东西胡乱团成一团,塞到沙发后面。

    自从父母回到乡下老家后,整个家就如同被贼光顾了一样,什么都被我弄得乱七八糟的。

    我刚打开饭盒,发现她竞在仔细打量乱糟糟的屋子,就连忙找个话题,说:“你哥怎么回山里了呢?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白荷微微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用非常悦耳动听的声音说:“我哥哥啊,他回去相亲去了。我正好闲着,就想来城里闯荡一番,所以就接替了我哥的工作。”

    山里的妹子就是水灵,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顺眼,尤其是那种没有被都市污染过的笑容,特别纯真。

    不过,白明跟我提到,他们山里的人家虽然地处偏远,但生活水平并不比城市低,而且他们两兄妹通过网络自学了大学课程,都有学士学位。白明之所以来城市中,并不是为了赚钱,只不过想出来见识一番。

    我点点头,开始埋头吃饭。

    白荷继续说:“那次的事情,要不是你,我哥早就被辞退了。我哥是个笨人,帮不了你什么,就由我这个做妹妹的报答你吧。俺们山里人,别的不懂,但知恩图报是知道的。我看你家里乱的不成样子,估计是一个人住。一会儿下班后,我过来帮你收拾一下房间吧。”

    内测刚结束后,我经常光顾楼下的小饭店,那天他哥白明在上菜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我点的饭菜全都打翻了,而且溅了我一身的菜汁汤水。我又是那个小饭店的常客,饭店老板当场就要辞退白明。

    我经常在那里吃饭,自然见过白明几次,觉得他是个很老实的青年,我就出来替他打圆场,并指定以后让他给我送外卖,老板才作罢。

    白明对我很感激,一个劲儿地向我道谢,但是我却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衣服脏了,洗洗就好,但找一份工作却不容易。只要简单的几句话就能够保住一个人的工作,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我咽下一口饭,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了,那太麻烦你了。”

    哪知白荷不仅有一身的灵气,甚至还有一身倔脾气,她立刻站起来,说:“放心,我不会收你钱的。你就当我是免费的家政服务员好了。知恩不报,那不是俺们山里人干的事儿。”

    我妄图作最后的挣扎,说:“其实,我喜欢乱糟糟的样子,弄得太整洁了,我反而不习惯。你就不要帮忙了。”

    哪知这山里妹子直截了当地说:“你不用害羞,你看的那些东西我也看过一点儿,不过我不喜欢而已。你放心,我只是整理房间,你的衣服什么的还要自己洗,其他事情我也不会过问。”

    我无奈地捂住隐隐作痛的头部,心中苦笑道:“这妹子也太直爽了吧,还真让人头痛啊。”

    没办法,我只好点头答应。

    大概是一个人待久了,潜意识里总是希望有个人来作伴,而白荷这种朴素直爽的女子,恰好是最适合做朋友的人。

    我这个人很少用一次性餐具,外卖也不例外,所以只有等我吃完后,白荷才会拿着盘子碗离开。

    我吃晚饭后,白荷将盘子碗放在托盘上,说:“达哥,我下去了。晚上六点我会再来的。我八点下班,八点二十左右来,到时候你可别不给我开门啊。”

    我连忙笑着说:“放心,有人给我收拾屋子,我当然高兴。”

    送走白荷后,我赶紧匆忙地将那些不该让别人看到的“收藏”和自己的内裤什么的藏好,然后再次检查了一下所有的房间。嗯,基本差不多了,除了脏点儿乱点儿,不该出现的东西都看不到了。

    在安装游戏仓的时候,我就让网盟的员工把家里的所有的电子设备与游戏仓相连,这样家里出现任何事情,游戏仓就会直接将房间其他电子设备的情况通知游戏中的我。

    不要怀疑,科技就是如此神奇。

    看到还有二十分钟才到一点钟,我忍不住了,就直接进入游戏仓。现实时间的二十分钟,在游戏里可是一个小时呢,有空做点儿小买卖也行啊。

    进入游戏后,我出现在复活点,随意一看,竞发现静蕊就站在我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

    看来她早就进游戏中了,一直站在这里等我,我心中一暖,说:“你早来了?吃饭要细嚼慢咽,吃快了对胃肠不好。”我太阳,我怎么说这种没营养的话。

    她抿嘴一笑,说:“我刚上来你就出现了,没等多久。”

    我好奇的问:“你做什么的,白天不用上班吗?”

    她回答:“我前些日子刚辞掉工作,正好赶上《》公测,就想先玩几天再找工作。”

    我问:“你多大了?”其实我老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她还是笑眯眯的样子,回答说:“我二十了,你呢?”

    我说:“我也二十,三月份的生日,应该比你大吧。”

    她点点头,说:“嗯,我八月份生日。”

    我调皮的一笑,说:“那岂不是你很快就过生日了?”

    她乖巧的点点头,说:“嗯,在月末。”

    我拍拍胸脯,故作豪气地说:“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为你准备一份够分量的生日礼物。”

    她莞尔一笑,高兴地点点头。

    这小丫头,吃惊的时候喜欢用左手捂着小嘴,答应的时候总会点点头,不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笑眯眯的看着人,而一个人的时候却显得有些冷漠。

    真是我见犹怜的女子啊。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到达十级了,传送点也陆陆续续地有人进入。

    我对静蕊说:“走吧,咱们去皇城中京吧,到时候可能会遇到几个老朋友,顺便把咱们打的装备处理一下,要不连鉴定高级装备的银子都不够。”

    看到静蕊习惯性地点了点头,我便带着她使用传送阵进入皇城中京。

    《》的世界等同于地球,游戏中的国家区域与现实中的国家区域一一对应。

    中国玩家只能进入游戏中的“圣朝”。

    圣朝分四个区域,分别是皇城“中京”、青州、雍州和荆州。

    中京位于圣朝的中部,面积仅占全国面积的十分之一,其他三个州的面积基本相同。

    青州位于圣朝的北方,按照现实中的中国地图,黄河以北、新疆、青海以东的地方都是青州。青州境内一半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一半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是圣朝三州一京中景色最美的地方。

    雍州位于圣朝的西方,按照现实中的中国地图,新疆、西藏、青海贵州及其附近的区域都属于雍州。雍州境内有荒凉空旷的沙漠,有神秘莫测的高原,有连绵不断的山脉,是圣朝中地貌最复杂的地方。

    荆州位于圣朝的东南,境内有一马平川的平原和起伏不平的丘陵,是圣朝最富饶的地方,而荆州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那广阔无边的东海。游戏中的东海,对应现实中中国所有的领海。

    圣朝除中京外,其他三州皆有州都,名称分别是青都、雍都和荆都。

    三州除却州都外,每州都有七个重镇。

    圣朝中,除了相对封闭的新手村,只有中京和三个州都之间有传送阵。

    每个州的州都和重镇都有驿站,州都和重镇之间由官道相连,玩家若要去其他地方,只能做驿站的马车。

    圣朝除了皇城中京、三个州都、二十一重镇以外,其他地方有很多供玩家补给的村子。村子都是孤立的存在,不通马车,玩家在初期只能靠步行,后期开放坐骑系统后,可以骑乘坐骑前进。

    新手村的免费传送阵只通往皇城中京。进入中京后,玩家若是想再次使用传送阵,就必须交纳一两黄金。

    皇城中京的传送阵更像一座巨大的广场,我和静蕊刚被传送进来,立刻被汪洋般的人海淹没。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静蕊的右手,然后用队伍聊天模式说:“抓紧我的手,没想到今天竟然有这么多人。网盟什么时候开不好,偏偏在今天开。”

    二一一六年八月一日原本就是星期六,再加上是中国的建军节,好家伙,两个法定节假日一重叠,中国人就是想找理由工作也不可能。有游戏设备的人,肯定全都钻进来了。

    奶奶个熊,要不是城市内无法攻击,我直接开个“静电力场”,把他们全给排斥开。

    我们俩费了半天的时间才挤出传送阵,然后我马上松开她的手。嘿嘿,咱这叫欲擒故纵,开始先装君子,给她留下好印象,等日子长了,在慢慢展开攻势。咳……其实俺也不是坏人,只是太想女人了而已……

    我带着她走向中京的系统药品店,同时联系“绝对职业玩家组织”的老板。

    我发消息给绝对老板:“老板,我进皇城了,准备冲级去了。”

    中发送讯息和说话根本不用打字,只需要用意念就可以完成一切,非常便捷。

    很快,绝对老板就会信息了:“收到!等玩得差不多了,就回来吧。”

    大概是老板告诉了另外几个人,组织里的其他成员陆续给我发信息。

    第一个是绝对乌贼:“男人,现在比内测更真实了。我刚才试一下,除了不能打手枪,其他与现实没有任何区别。嘿嘿,咱们以后就比谁‘砰砰’的女人多。祝你好运。”

    这家伙长得贼头贼脑的样子,而且皮肤特别黑,所以外号叫乌贼。乌贼是我们组织里公认的“会走路的男性生殖器、人形小蝌蚪”,脑子里只有两种东西——脱衣服前的女人和脱完衣服的女人。

    我刚看完乌贼的信息,绝对眼镜的信息就来了:“男人,星星也进了这个游戏。除了老板,星星和你走得最近,我的终身幸福就靠你了。嘿嘿,如果你帮我在游戏中搞定星星,那我以后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不皱一下眉头。”

    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眼睛好好的,但整天带着无框眼镜装b,口头禅就是:“眼镜是知识的象征。”他有两个习惯,一个是总喜欢在反光物前梳理自己的头发,什么倒车镜、玻璃窗统统都可以,有时候连大理石地面也不放过;另一个习惯是每天晚上记录下当日自己的金钱支出,然后再查看自己的存款,自从我认识他以来,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据说,此人是网络上颇有威名的芙蓉教的护法,芙蓉教更广泛的名称叫做“自恋之家”。

    他口中的星星,就是老板的妹妹,本名萧星,今年刚满十八岁,长得非常漂亮,人也不错,就是一身的大小姐脾气挺让我无奈。除了老板能教训她两句,她谁也不买账。

    而眼镜那个贱人,自看到萧星第一眼,就将萧星视为自己的梦中情人,不把她娶到手绝不罢休。在萧星面前那个谄媚的模样,啧啧,见一次我们骂他一次。

    接着是绝对牛哥的信息:“这个游戏对我这个老特种兵来说,是如鱼得水。其他游戏的操作我比你们差,但在《》中,我一个能打你们仨!以后pk就找我,老子好久没打架了。”

    牛哥是的特种兵,至于具体什么兵种,他说保密,但他那一手搏击格斗技巧,绝对超强。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在一家酒店吃饭,正好遇到一群小混混闹事,结果,牛哥一个人将那二十多个小混混全部打成重伤。

    没几天,警察来抓他,说他将好几个人打成残疾,属于防卫过当。牛哥根本不屌他们,嚣张地说:“老子是特种兵,只有军区的人才能动我,那些垃圾碰到我算他们倒霉。”那几个警察刚要出手,就被牛哥打爬下了。

    后来警察用枪威胁牛哥,牛哥面带嘲讽之色,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军区领导直接把电话打到本市公安局头头那里,然后那些警察全部灰溜溜地走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牛哥的牛气和他动不动就抠脚指头的形象一同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最后是绝对老李的信息:“男人,趁现在多玩玩吧,等老了,就玩不动了。”

    老李是我们六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在游戏方面,经验非常丰富,为人沉稳。只不过,他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家室。我们几个一致认为他当年有一段悲情往事,所以至今保持独身。咳,我们几个更不堪的想法就是,老李极有可能是个老处男。

    一一回复了几个人信息后,我立刻联系一个商人。

    职业玩家中,除了我们这种靠打装备为生的人外,还有其他方式赚钱,比如我要联系的“厚道商人”就是靠倒卖网游装备为生,他在职业玩家的圈子里也算是个名人,而且和我们组织相熟。不过我们都习惯叫他奸商。

    我发短信给厚道商人:“奸商,我是男人,有生意上门了。我和朋友手里有三四十多件各色低级装备要处理,你来系统药店,一起打包卖你了。对了,我还有品质十的野狗皮和灰狼皮各三百多,要的话给你半价。嗯,还有,别告诉老板他们,这些东西不是我一个人的。”这些东西,我们俩都用不着,卖给商店太亏了,摆摊卖东西又太浪费时间。

    这些东西如果都是我个人的,我肯定先送给老板他们几个人用,但我和静蕊关系再好,相识也不足一天,我可不能太自私,所以我选择了直接卖给厚道商人。

    厚道商人也痛快:“等我,马上就到。”

    现在我和静蕊手里一共有九件高级装备,我三件,她六件。黄级装备的鉴定费用每件十两银子,可惜我们俩的钱加起来才四十多两银子。

    我们俩来到系统药店,咬着牙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了二十颗中型金疮药和十颗中型归元丹,我一个也没要,都塞给静蕊用。鉴定装备的事情可以缓一缓,但保命的药品绝对不能少。

    这时候玩家都很穷,系统药品店根本没人,我们等了几分钟,就看见一个胖子走了进来。

    我给厚道商人发信息:“你就是这个胖子?”

    只见那个胖子立刻向我走来,笑着说:“男人,是我。”啧啧,这家伙一身的肥肉,居然不用系统制作的完美身材,少见啊。

    我也不废话,直接跟他交易,让他看看那些装备和材料。

    他很快说:“五级以下的装备每件一两银子,共七件;六级到八级的装备每件五两银子,共十八件;八级以上的装备共十件,每件二十两银子。八级以下武器六件,每件三十两银子;八级以上武器四件,每件一两黄金。材料嘛,现在不好定价,但品质十的材料到什么时候都是好东西,用满品质的材料练技能超快。那些大公会肯定会培养一批专职生活职业玩家,你的东西绝对是抢手货。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把那些材料先放在我这里,卖出去了我就通知你。”

    他给的价位完全超出我的心理价位,我问道:“虽然这些东西虽然便宜,但能买得起的玩家应该没多少人啊。”

    胖子商人嘿嘿一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商业机密。你只要知道,我的收购价超过系统商店的收购价就可以了。”

    这个奸商的人脉深厚,在职业玩家圈子里的信誉极好,把东西交给他应该没问题。

    我点点头,说:“成交。”我们俩爽快地交易完毕,我手里立刻多了八两黄金又七十七两白银。

    临走前奸商多次叮嘱我,有好东西一定要给他,我当然同意了,和他做买卖,就是图个爽快。

    我把八两黄金都交易给静蕊,自己只留了个零头。

    静蕊本来不想接过那些黄金,但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后,她只能确认交易。

    这个丫头,就是不懂如何拒绝别人,就她这种性格,在社会里肯定吃亏。

    我看她有些疑惑,就笑着说:“要不我说你笨呢。我每秒四点的生命恢复速度,身上等于永远挂着半个小型金疮药,冲级的时候根本不用花钱。你是道士,买道符要花钱吧,没有道符,你的灵符攻击只能发挥一半的攻击力。你使用道术得消耗道力吧,我要是使用戮血魔卷,还得靠你的体疗术呢,你要是没归元丹补充道力了,我岂不是死得更快?别怀疑,我可是把你当成我的移动保险库,几两金子不算什么。”

    静蕊这才明白自己的重要性,立刻害羞地点了点头,小声应道:“嗯!”

    但片刻后她指着自己的背包说:“男人,我背包里的狼王尸体还没给你呢。”嘿嘿,我发现,她每次在叫我“男人”的时候,脸上总会闪过一丝红晕。唉,早知道这样,我干脆起名叫“绝对老公”多好。

    “不好意思,我给忘了,你把它交易给我吧。”瞧我这记性。

    静蕊摇摇头,说:“系统说这个东西是大型物品,不能交易。我先放在地上,你自己捡起来吧。”说完,她有些吃力地把狼王的尸体扔在地上。

    boss的尸体对我的蛊宝宝来说,可是大补啊!

    我抄起黑糊糊的尸体就往虚纳蛊居里扔,但系统突然提示:金瞳狼王的尸体已经转变为诅咒之体,如果被十二元蛊食用,会造成无法预测的后果,您确定将其放入虚纳蛊居中?

    不会吧,诅咒之体,这个东西可是少有的极品材料啊,内测中我们也都是听npc说过,根本没人见过这种东西。在锻造武器的时候,放入一具诅咒之体,能让武器附加非常强力的诅咒效果。据说,用诅咒之体锻造的武器,所附带的诅咒效果连游戏中最强的龙族都惧怕。

    又捡到宝了,我直接将诅咒之体放在背包里,准备去钱庄存好,这东西到后期肯定有大用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鉴定我们身上的装备,于是,我们俩做完补给后,便走向鉴定商店。

    鉴定完其他的高级装备后,我满怀期待的将那只奇怪的“血月狼环”递给系统鉴定师,原本一脸冷漠的鉴定师一看到我的护腕,伸出干枯的老手一把将护腕从我的手里抢走。

    他打量了那只护腕良久,突然面色不善地问:“这个东西你是从哪得来的?把详细过程说给我听听!”

    我一听就来气,npc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猖狂了。

    我不满地说:“个人,恕难奉告。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你不愿意鉴定我就去其他地方找人鉴定。”

    哪知这个鉴定师老头严肃地说:“小伙子,我之所有想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是为你好。这个东西上有特别强力的诅咒力量,可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危害。”

    我居然误会他了,我脸一红,偷偷看了一眼静蕊,发现她神色如旧,就连忙向鉴定师拱手道歉,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听完我的故事后,老鉴定师叹了一口气,说:“年轻人,你可闯大祸了。狼族是不仅是兽类怪物中最强的种族之一,就是把所有的怪物放在一起,狼族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你身上的诅咒,是狼族三大诅咒之一,日后,你的道路将非常坎坷。”

    我倒是并不在意,但我还是非常感谢这个npc:“老人家,谢谢你。不过,我是一个玩家,我就不信对付不了那些畜生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实在被他们逼得混不下去了,大不了直接自杀换角色,老子还真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老头子听完我的豪言壮语,不禁连连点头,说:“不错,年轻人就是应该有这种气魄。我老头子还是给你指条明路吧。如果你最后实在无法摆脱狼族的纠缠,就想办法投靠东方四灵之一的神兽朱雀或西方的火凤凰菲尼克斯,狼族对火系神兽总是带着敬畏的。如果你能获得神兽朱雀或者火凤凰菲尼克斯的认同,取得朱雀的火羽或者火凤凰的凤翎,那狼族或许会消除你身上的诅咒。当然,要解除这个诅咒还有其他的方法,但你与狼族的仇恨却很难化解。顺便告诉你个小秘密,狼族,有自己的狼神;也就是说,狼族可以利用神力对付敌人”

    我靠!我靠靠!

    狼族居然可以使用神力,这也太夸张了吧。

    《》中,所有的神不过是系统的分身。《》中的神灵绝对不会在游戏中显现出他们的本体,但他们却可以借助其他方式影响游戏。

    可以说,神力,就是系统力量。所以,神力的使用,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则。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使用系统力量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了对付一个玩家而使用系统力量?除非系统和网盟的工作人员疯了。

    一旦怪物为了对付玩家启用系统力量,整个《》恐怕会立刻天下大乱吧,到时候,网盟就等着被玩家的口水淹死吧。

    狗日的,老子就不信你们这群狼崽子敢动用神力。

    不过,以后我可得小心儿点了,能不去狼族的地盘就不去。

    老鉴定师继续说:“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头狼王的‘狼额血月’在‘血图腾之力’的影响下,连同狼王‘诅咒之血’进入到你的护腕中,使你的护腕成为了世间少有的极品装备,现在我就给你看看这件装备的属性。”

    说完,他双手扣住护腕,口中念念有词,随着护腕发出一阵柔和的蓝光,他完成了鉴定过程。

    我接过护腕一看,心中大喜。

    血月狼环:成长型物品,护腕。成长度:零。防御5—7;魔防5—7。力量+1,敏捷+1,体质+1,智力+1。获得物品属性+1。佩带者在夜晚获得血月护身能力。血月护身可以使佩带者生命恢复速度增加百分之百,并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有百分之三的几率由血月之影代为承受伤害。佩带者将成为一定范围内所有狼族生物的第一攻击目标,并有三倍于正常几率引发狼族生物的狂暴状态。此物品不可掉落。无等级需要。

    成长型物品,是《》中最珍贵的装备类型之一,也是最稀有的装备,独立于普通装备、高级装备和套装之外。成长型的装备,可以随着成长度的提升而增加各种属性。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册成为畅想会员,享受更多便捷! ( 超级网游之蛊巫猎艳行(蛊巫传说) http://www.xscun.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