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初尝禁果

文 / 绝对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正式战斗之前,我们排好队形。打前锋的是两个战士,随后是盗贼和两个弓箭手,而其余人则在第三排。

    在接近鲤鱼怪后,我瞬发三支冰矛,直接将三条巡逻的鲤鱼怪冻结。

    冰系魔法在水中有攻击加成,而且几个特殊的冰系魔法还会附带短时间的冰冻效果。

    我不顾其他人惊讶的目光,在静蕊和雪姐双重治疗之下,连续发射冰矛。

    迅速清理完鲤鱼怪,雪姐惊讶地说:“上次见到你能连续使用二阶位魔法就够让我们吃惊的了,没想到你居然还能使用四阶位冰系魔法……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官方网站上的那个一人杀六士的视频,主角就是你吧。”

    我点点头,故作轻松地说:“不过,我也就这点能耐了,我只能使用火系和冰系魔法。”

    雪姐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走吧,咱们赶快进去,否则鲤鱼怪又要刷新了。”

    我们一路冲杀进去,将途中遇到的鲶鱼怪、河蟹怪、河虾怪等统统清理干净。人多就是好啊,至少人多的时候我没有性命之忧。

    水下的山洞顶部都有很多缝隙和小孔,阳光从中射入,所以这一路还算明亮。

    我们边战边行,过了二十分钟后,雪姐指着一处比较高大的洞口说:“骨鱼妖就在里面。”

    我正要进去,雪姐一把拉住我,说:“骨鱼妖是个比较奇怪的boss,它不仅会说人话,甚至还无意杀我们。要不是他任由我们逃跑,我们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还有就是,骨鱼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但攻击力却一般,只要你和我们的冰系法师同时使用冰系魔法,我们应该有机会战胜它。”

    我们刚走到洞口,就听到一声怪异的咆哮声:“我多次放过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又找来帮手算计我,这次我绝对不会心软了。”

    随着那声咆哮的结束,我看到一个奇怪的身影从山洞内走出。

    骨鱼妖,boss,二十五级。

    骨鱼妖足有两米高,它的躯体就是一副没有鱼肉的完整鱼骨,滑稽的是它的身体两侧居然生有和人相近的两臂和双腿,只是它那双臂和双腿都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

    它就是一具由鱼骨头和人类骨骼拼凑而成的怪物,但它那鱼头的眼部却发出诡异的红光,再配上它手中三米多长的鱼叉,还真有妖怪的气势。

    我二话不说,直接用冰矛攻击它。可惜它是boss,我的冰矛的确能让它的移动速度降低,但最多能将它冰冻半秒钟。

    看到我的攻击还算卓有成效,其他人也开始进入战斗状态。

    静蕊迅速给所有人附加“金刚护体”和“风行术”,然后给战士、弓箭手和盗贼附加二阶位道术“天罡战气”,能增加物理攻击力。

    雪姐也为每个人加了一道二阶位神圣系的“防护术”。

    两个战士聚精会神地盯着骨鱼妖,做出防御的姿势;倩影和另外一个盗贼则离开队伍,埋伏起来;弓箭手和法师已经发动攻击。

    骨鱼妖直直地向我们冲来,即使遇到速度极为缓慢的箭矢,也不躲不避,仍旧踏着水底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眼中的红光越来越亮。

    走近的骨鱼妖挥动着鱼叉攻向离它最近的剑战士,与此同时,我的冰矛攻击在它的身上,让它的动作微微停了一下;斧战士见机飞快地劈出手中大斧,将鱼叉荡开,接着便与剑战士一起攻击它。

    倩影和那个盗贼已经绕到骨鱼妖的身后,对着骨鱼妖的鱼头就是一个二阶位盗贼技能“背刺”,然后马上逃跑。

    静蕊轮流给战士使用“体疗术”,而雪姐则专门给我使用加血更多更迅速的“治疗术”。毕竟牧师是完全的辅助型职业,在治疗能力上,要远强于全能型的道士。

    骨鱼妖同时承受我们诸多打击,速度受到严重阻碍,不由得连声愤怒地喊叫。

    我不想在他们面前使用其他系的元素魔法,但是蛊术却没有问题。

    我迅速将十二元蛊放出攻击骨鱼妖,习惯性地打出地网,但在施放地网的同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地网要是在水里,会变成什么样?

    让我吃惊的是,这次蛛蛊放出的地网不是铺在地上,而是像渔网一样,直接把骨鱼妖罩住。

    地网一出,骨鱼妖更加烦躁,它口中不断地发出嘈杂的声音,竭力挣扎,但还是无法摆脱地网。

    我按部就班地使用蛊术,但蝎蛊的“尾针”、蝶蛊的“蝶粉”和蜂蛊的“蜂刺”都无法对它产生作用,导致我遭到好几次反噬。看来,骨鱼妖免疫“眩晕”“睡眠”和“盲目”效果。

    由于水流的作用,我们的位置在缓慢地变动着,几乎是围着骨鱼妖做逆时针运动。

    失去速度优势的骨鱼妖,仿佛变成了没有爪牙的老虎,在我们紧密的合作下,它很快被打的奄奄一息。

    在骨鱼妖明显进入重伤状态的时候,它突然愤怒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三番五次地放过你们,你们还要这么对待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无耻的河伯让你们来的。一定是他!”

    我们不答话,继续攻击,但骨鱼妖却如同疯了一般,一边胡乱挥舞着手中的鱼叉,一边继续吼道:“你们也是人类,为何要帮河伯而不帮助我?我知道了,我现在成了妖怪,我们已经不是人了!我恨啊……我恨啊……我恨啊……”

    不知为什么,骨鱼妖最后发出的声音变得极为古怪,仿佛是不同的人类嘶喊出来的,而不是出自一个人之口。骨鱼妖的口中不断地发出“我恨啊”三个字,那声音无比凄厉,简直就是活人临死前的哀号。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我们不由自主地停下攻击,面面相觑。

    骨鱼妖继续嘶叫:“天杀的河伯每年都要我们献给他一对童男童女,否则,他就让天气大旱,让我们颗粒无收。可那是我们的孩子啊,那是我们的骨肉啊。我们不甘心啊,就算死了,也要化成冤魂戾魄找他算账。哈哈哈,你们既然为虎作伥,那就与我们的孩子们一起葬身在这莲河吧……”

    他几乎每说一个字,都变换一种腔调,那无数的嘈杂的声音不断地在山洞中回荡,最后竞仿佛有千万人在一起呐喊。

    听到他最后的话,我暗叫不好,只见它突然大叫一声,身上巨大的鱼刺和骨头全部炸开,并飞快地向我们射来。

    静蕊正好在我的右侧,我也来不及多想,给自己施展了蛙蛊的“蛙跃”,然后双脚狠狠地一蹬水底,便向静蕊扑去,好把她推开。

    就在我接触到静蕊的同时,我耳边突然传来几声“轰隆隆”的巨响,并觉得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我慢慢地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并感觉背后似乎还插着什么东西。我迅速让蝉蛊攻击自己,然后使用蛊术“知了”,我的眼睛立刻获得了看透黑暗的能力。

    我现在坐在黑漆漆的洞里,不远处有一个水潭。

    我回头一看,日!我后背插着骨鱼妖的鱼叉。原来那个妖怪早就注意到我了,否则不会在临死前,把最强的武器往我身上招呼。

    我拔下鱼叉,没曾想这是一件黄级装备。我不客气地把鱼叉收入背包中,然后掏出纱布把流血不止的伤口包扎好。

    看到身体的状态还算可以,我就四处打量周围的情况。

    咦?静蕊就趴在离我不远的地面上。

    我连忙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静蕊的肩膀,把她叫醒。

    静蕊慢慢睁开眼睛,但又马上惊慌地闭上眼,身体迅速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脸上充满了恐惧。

    看到她这种样子,我心里一痛,想起她怕黑,连忙说:“静蕊是我,我是男人。我就在你身边。”说话的同时,我把手放在她肩膀上。

    她抓住我的手,然后顺着我的手就一把抱住我,接着她“哇”地一声莫名其妙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呜……吓死静蕊了……呜……男人哥哥,静蕊刚才好害怕啊。男人哥哥,静蕊很怕黑啊……”

    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静蕊不怕,有男人我在呢,别怕。”

    听到我的话,静蕊的哭声慢慢停了下来。我低头一看,只见她把头死死地埋在我的胸口,就是不敢抬头。

    她几乎是竭尽全力地在抱着我,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一块飘浮的木板一般,死也不放手。

    这时雪姐和倩影的信息几乎同时到来,都询问我的情况,我连忙回复说马上就回去。

    我对静蕊说:“静蕊,你现在用回城符回城,我在看着你,不要害怕。”

    静蕊闭着眼小心翼翼地取出回城符,纤细的手抖了抖黄色的回城符,但她没有消失。

    正当我感到奇怪的时候,静蕊仍旧闭着眼小声说:“男人哥哥,系统说这是骨鱼妖的洞府,无法使用回城符。”

    哦,原来是特殊地点啊。

    《》中,有一些特殊地点无法使用回城符。

    由于静蕊抱我抱得太紧,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哪知静蕊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男人哥哥不要丢下静蕊不管,静蕊以后再也不惹男人哥哥生气了……”说完拼命地抱住我。

    我马上哄着她说:“我没有跑,只是刚才没站好。”

    汗,静蕊虽然是个女孩子,很多时候都柔柔弱弱的,但我却一直觉得她骨子里应该很坚强。谁知道,一陷入黑暗,她简直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儿,怕得要命。

    可能是她从小就怕黑吧,长大了,反而越来越难改变。我认识几个人,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大小伙子,看恐怖电影的时候兴高采烈,但就是怕打雷,怪哉。

    我现在走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轻轻地拍着静蕊的后背,学着大人哄着小孩儿的样子,想让静蕊慢慢地忘掉对黑暗的恐惧。

    很快,山洞里只剩下我拍打静蕊后背发出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我们两个的情绪都回复了正常。

    我一静下来,就清晰地感到有两个的肉团挤在我胸前,那肉团既柔软又温暖,让我浑身舒坦不已,慢慢地,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我的身体里缓缓游动。

    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如此接近,即使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两腿之间的东西还是不由自主地挺立起来。

    我怕静蕊觉察,就慢慢地深呼吸,好压下自己脑中不堪的念头。谁知道,那个东西还没有软下去,我就听到静蕊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而且抵在我胸前的软肉竞慢慢胀大、变硬。

    天啊,肯定是她发现我那根雄赳赳的东西了。

    该死的,没出息的家伙,没粘过荤腥儿就是容易出事!

    我低头看,只见静蕊还是紧闭着双眼,与刚才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多了一抹嫣红,而且眼睫毛在不停地微微抖动。

    看到她那羞怯的模样,我心中一荡,我那个东西仿佛被抹了印度神油一样,猛地挺立起来,远比刚才更加粗大,更加坚硬。

    这才叫作茧自缚呢。

    我用的是系统身体,当时还偷偷地增大了那个东西的一点儿尺寸。现在,我那个东西像个二十多厘米的棒子一样,直直地顶在静蕊的腰上,一柱擎天,根本就没办法收回来。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静蕊越发急促的呼吸仿佛成了黑暗里最明亮的灯光,瞬间将我点醒。

    这不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吗,现在不下手,更待何时?

    但我又略有犹豫,心里暗自嘀咕:“这么做,不太好吧。但是……这里是游戏啊,就算做了,至少不会给静蕊的身体造成伤害。再说,我真的很喜欢她,不如趁此机会将我们俩个的关系定下来,哪怕只是定下游戏中的关系也好。至于是否现在做那种事,倒不是很重要。嗯,还是先探探她的口风吧。”

    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道:“静蕊,你结婚了吗?”

    她的呼吸声猛地停住,但立刻又变得急促起来,她轻声说:“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

    我们相处近一个月,我对她的经历已经有了一定了解,当然知道她独身,但我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这个实事。

    “哦。”我点点头,原本拍着她后背的双手,竟然不由自主地改成了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随后是一片沉寂。

    我虽然号称在某方面理论知识丰富,但一到战场上,纸上谈兵的弱点就完全暴露了。

    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恰当,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静蕊别怕。这个游戏虽然号称百分之分仿真,但这里就是游戏而已。你只要当自己在玩象棋或者围棋就可以。当然,不同的是,你的身边多了我这个伙伴。”

    “说实话,我虽然是你的队长,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是完成了自己最基本的职责——保护好自己的队员。我想说的是,这是个游戏,很多东西都是假的,但感情,却假不了。”

    我把嘴唇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不能隐瞒自己的感情,更不能压抑自己的,对吗?你我都一样,都需要一个人。”说完,我轻轻地对着她耳朵吹气。

    与此同时,除了疼痛感,我将自己所有的状态全部打开并开到最大模式,冷热感百分之百、味觉百分之百、嗅觉百分之百……开始了真正的攻势。

    静蕊的状态,我早就知道,她只关闭了血腥度和疼痛感,开了马赛克和模糊处理,其他方面,基本都是百分之百。

    “嗯。”静蕊含糊不清地答应了一声。

    她的声音听在我的耳中,却变成了娇媚的呻吟,我情不自禁地张口含住她的耳垂,一边用双唇摩擦,一边用舌头轻舔。我的双手也从她的后背,滑落到她那纤细的腰部。

    不知道她是害羞还是惧怕,我这么大胆的行为,她居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唯一的变化就是她的呼吸声更加急促。

    看到她没有拒绝,我更加大胆。

    放弃她的耳垂,我的舌尖先是在她的耳廓周围游动,最后慢慢探进她的耳洞内,并不停地向她的耳洞吹气。

    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已经攻占到静蕊那高高翘起的臀部上,稍微用了了些力,慢慢地揉搓着。

    仅过了一会儿,静蕊的身子就软了,她完全依靠我的力量才能站立;同时,她那急促的呼吸几乎被轻声的呻吟所掩盖。

    看到她这么快就被我这并不纯熟的技巧征服,我隐约觉得,她应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极有可能是个处女。

    她的呻吟声仿佛是最烈性的春药、最动人的诱惑,让我得到她的决心更加坚定。

    我的双唇慢慢向下移动,离开她的耳朵,不停地亲吻着她那白嫩的脖子。我的双手缓缓上移,最后轻轻地隔着道袍握住她那坚挺的双乳,并微微施力,揉搓起来。

    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静蕊将我抱得更紧了,她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只剩下轻轻的呻吟。

    “嗯……嗯……”

    她的呻吟仿佛蕴藏着无穷的魔力,让我把原本想压抑欲火的念头完全抛开。

    我左手用力地揽过她的腰,右手继续抚摸她那坚挺的胸部,然后低头吻向她那小巧的红唇。

    “唔……”

    似乎是巧合,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然后纠缠在一起,激烈地亲吻起来。

    也许她和我一样,也是初次接吻,都刚刚尝到这远比任何食物都美味的香甜,便放弃了所有的顾虑和负担,忘情地亲吻着……

    经过一番激烈的热吻,我已经成功地将静蕊最外层的心理防备解除。

    我将背包里几件长袍铺在地上,然后轻声对她说:“来,坐到上面。”我可不会愚蠢地说“躺在上面”这种意图明显的话。

    静蕊羞红着脸乖乖地坐下。我坐在她身边,左臂搂着她的腰,右手不断地在她那挺立的双峰上游动。我按部就班地舔着她的耳朵,亲吻她的颈部,最后再次与她唇齿相交,开始热吻。

    再次受到我连续的挑逗,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只会轻声呻吟和不停的喘息。

    我用非常巧妙的方式,使她的身体慢慢地由坐变成了躺在地上。

    我的左手得到了解放,开始抚摸她的胸部,而我的右手却从她的胸口滑下,穿过她的腹部,来到她的大腿上。

    为了防止她因害羞而拒绝我,我刻意与她保持热吻,让她无暇顾及其它。

    我轻轻掀起她的女式道袍,然后用右手抚摸她大腿的内侧,并时不时地有意碰触她两腿之间最敏感的地方。我每碰那里一次,她的身体就会轻轻颤抖一下,而后口中的呻吟声变得悠长。

    我没有想到,即使隔着内裤,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敏感,这更让我确信她还是处子之身。

    我立刻放弃她的大腿,隔着内裤对她那最隐秘的私处发动进攻。

    随着我的右手在她那最敏感的地方不停地摩擦,静蕊的呻吟生也越来越大,还没过五分钟,静蕊就突然“啊”“啊”地大叫起来。

    她叫的声音时长时短,时急时缓,一身的媚态全部由那动听的声音散发出来。

    只过了一会儿,静蕊用更大的声音叫道:“啊……啊……要飞了,飞了……”接着她整个身子猛地向上挺起,弯成了拱形。我右手所触及之处,湿成一片。

    她那急促的喘息、低低的呻吟和高亢的叫声,让我的欲火熊熊燃烧。我看过的成人电影不计其数,但却没有任何女人的声音让我如此动情。静蕊在刚才发出的声音,简直就是一曲最淫荡的春歌,足以让全天下的的男人欲火焚身。

    她高氵朝后急促的喘息声,远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性感。我再也忍不住了,便弯身附在她耳边说:“静蕊,把身上的装备都收到背包里吧。”

    也许是她长久以来习惯地听从我的命令,再加上她此刻正处于迷乱的状态,两只手轻轻移动,很快就把身上的装备放到了她自己的背包里。

    她真的意乱神迷了,竟然直接将上身脱光,全身只留下一条纯白色的贴身内裤,只不过,那纯白色的内裤上已经被某种液体完全打湿。

    由于她平躺在地,原本大小只能算一般的双峰显得更小了,她那小巧的双峰就想两只倒扣的玉碗,温润无比。

    虽然刚才我已经摸过,但那时隔着衣服,而现在完全不同。

    我干咽了一口唾沫,双手轻轻地探上她的双乳,然后就像抚摸天底下最脆弱的珍宝一样,慢慢地揉捏起来。

    天哪,刚才我的动作太粗暴了,这么温暖柔弱的东西,我怎么会那么用力呢,如此宝贝,应该轻轻地用心抚摸才是啊。我俯下身子,张开嘴,用牙齿轻轻咬住玉碗顶端粉红色的玉珠,然后舌头急速地左右摆动,舌尖飞快地敲打着那粉红的顶端。

    刚从高氵朝状态下恢复过来的静蕊再次受到这种攻击,本来就很敏感的她,再次叫起来,并语无伦次地说:“男人……嗯……唔……男人哥哥……人家……嗯……好害羞啊……嗯……”

    这一切,原本是我为了引发静蕊而使用的技巧,但是现在,看到她那种满足的样子,我心中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那种感觉,仿佛就是在新婚之夜,让未经人事的妻子达到极度高氵朝才有的。

    我这时才觉察到,我竟然把自己第一次的对象看得这么重要,甚至不亚于选择妻子。

    我快速解下自己装备,并迅速脱光内衣和内裤。我知道静蕊不敢睁开眼睛,所以索性全部脱光。

    我小心翼翼地压在静蕊的身上,而她也非常自然地张开双臂环住我的腰,但她的双腿却仿佛受到惊吓一般,突然合拢,紧紧地夹在一起。

    处女,静蕊绝对是处女!

    只有处女,才会在男人压在身上的时候,下意识地夹紧双腿;而那些有经验的女人,只要男人一上身,就会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双腿张开,或者缠上男人的腰。

    此时此刻,她的脸上依旧红霞遍布,但表情却变得无比庄重。

    我知道,才认识不足一个月的俩人,根本谈不上爱情,但是,要产生亲近的感情,却非常容易。

    我和静蕊之间,已经产生了感情,大概算是恋情,却远远没有达到爱情的境界。

    在我们认识的一个月中,我不断地旁敲侧击,从她简略的回答中,知道出她父母双亡,一直寄住在伯父家里,但因为父母的死亡给她带来了很多的保险赔偿,所以物质上的生活非常富足。她隐约透露,她的朋友都怀着各种目的接近她,最近她还被朋友骗去一大笔钱,以致于她心灰意冷,连工作都辞掉,一个人在家里待着。

    但我感觉,她的生活似乎远比她说的更加不幸。

    我完全可以猜到她玩《》的目的,她就是想在游戏中找一个真诚的伙伴乃至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而我,从来都没有欺骗她,甚至还一直维护她,所以,我相信,她已经决心一直留在我身边;至于更深一层的关系,也许她并没有完全决定。

    我伸出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面庞,真诚地说:“静蕊,我在现实中,只是一个小人物,所以,我无法保证在现实中给你一切;但是,在游戏中,我却可以用我的全部来保护你,来关心你。我发誓,只要我男人活着,就绝对不会让静蕊你受到一点委屈!”

    离我上次作出承诺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我继续说:“你也许有顾虑,但是,我们谁能保证一定会得到爱情呢?我之间的感情也许还不算爱情,我不敢说爱你,但是,我对自己的良心发誓,我的确是非常非常喜欢你。你明白吗?我也许永远是个小人物,但是我不会欺骗你,也不会抛弃你,更不会伤害你。”

    我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红唇,说:“如果以后你在现实中有了丈夫,请你悄悄离开,这样,我会假装忘记这段感情;如果你想在游戏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那么,非常不幸,你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因为,那个人只能是我!”

    两行清泪自静蕊紧闭的双目流出,她朱唇微启,说:“男人,你是除了我的家人以外,唯一一个对我做出真诚承诺的人。或许,我在现实中永远只能孤身一人,但是,我确信,我在游戏中,找到了唯一的依靠。我知道,你不是轻易相信爱情的人,所以,我不会束缚你。只要你还喜欢我,哪怕只是一点点,我都不会离开。我很笨,也很没用,但是,我会小心翼翼呵护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立刻将蛊术“知了”施加到她身上,这样我们两人都可以看破黑暗。

    就在她睁开双眼的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为何我故意不买火把,而静蕊一向怕黑,却也从来不提醒我。

    你,一直在寻找可以为你驱散黑暗的那个人吗?

    我心中一暖,说:“笨女人,我会在游戏中让你拥有一双永远看不到黑暗的眼睛。”

    传说中的“光明圣瞳”,无论你现在的主人是谁,但你最终的主人,必将是我身边的这个女人!

    我轻轻抚摸静蕊柔顺的秀发,说:“别害怕,我也是第一次。”

    静蕊一愣,然后“扑哧”一笑,说:“笨蛋男人,你这么说,我更担心了。”说完,她脸变得更加红,但仍然看着我,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害羞就扭过头去。

    我怎么这么蠢呢!女人在内心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有一定的经验,只有这样,她们才会尝到真正的滋味。

    我近乎虔诚地将她那湿淋淋的白色小内裤小心翼翼地脱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轻声说:“抱紧我,让我们合为一体吧。”

    当我慢慢慢慢向前推进,突破种种阻碍,与静蕊完全融合的时候,我的下身传来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

    幸好这是游戏,要是在现实中,静蕊还要承受破处之苦。

    静蕊的樱桃小嘴微张,发出长长地呻吟一声,但她的目光中,没有一丝迷乱,没有,而是充满了深深的满足和眷恋。

    我看着她那充满暖意的目光,心弦一颤。

    我再次轻吻了一下她的红唇,然后便开始加速挺动自己的身子。

    静蕊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嗯……男人哥哥……讨厌,说什么第一次……啊……可是,人家真的很舒服……人家才是第一次呢……嗯……终于和男人哥哥在一起了……静蕊好高兴……啊……”

    受到我猛烈的刺激,刚刚完全放开自己心扉的静蕊已经不再有任何保留,交织中的女人,格外娇媚。

    此时的她,既不懂得迎合配合我,也不懂得主动诱惑我,只会自然而然的地发出那远比天籁还要动听的呻吟和喘息。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呻吟声居然可以如此诱人。除了她最美妙的仙人洞,即使她的、她的香舌,都远远比不上她那圣洁与媚惑共存的呻吟。

    一面是呻吟声,一面是温柔穴,身为处男的我,即使在游戏中得到了某方面的强化,也很快便败下阵来。我偷偷地瞄了一下时间,我大概坚持了十分钟。还行,比我想像中的刚接触就一败涂地强。

    单单几分钟,静蕊就连续达到数次高氵朝,我刚停下,静蕊就轻声埋怨:“男人哥哥真坏,人家,人家……”她只会重复“人家”,就是不敢说出后面的话。

    我嘿嘿一笑,说:“‘人家’怎么了?不会是舒服死了吧?”

    她的话仿佛是的催化剂,我一听到她那娇媚的声音,还没从她那里退出的家伙竟然立刻勃起,把静蕊顶得轻哼一声,就听她又不断地重复:“男人哥哥最坏了,男人哥哥最坏了……”

    此时我正好看见前方的水潭,顿时计上心来。

    我从背包里,拿出两棵鱼鳃草,递给静蕊,说:“来,把鱼鳃草吃了,快。”

    静蕊一愣,然后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脸上立刻飞红一片,一口将鱼鳃草吞下,最后她紧紧抱住我,双腿紧紧勾住我的腰部,低声道:“男人哥哥最色了!”

    我嘿嘿一笑,然后在我们两个保持交合状态的情况下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水潭走去。

    被温暖的潭水包围,感觉就是不一样,全身都舒服极了。

    这次我有了一些经验,努力控制自己那个家伙,然后在水中不断地变换各种以前“研究”过的体位,让静蕊达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氵朝。

    这次的“战斗”,我竟然坚持了一个小时!连我自己的不敢相信。

    当我缓缓从静蕊身体中退出的时候,静蕊在我耳边轻声说:“没想到做这个这么舒服,人家数了,一共十八次呢……”说完,她又恢复那种容易害羞的样子,趴在我胸前迟迟不肯抬头。

    果然,静蕊由女孩转变成一个女人,就是不一样。至少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她变得稍微大胆起来。

    虽然我能让她达到十八次,但主要的原因是《》加强了女性的敏感度和男性的能力,要是在现实中和静蕊,就凭我那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也就能挺几分钟。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册成为畅想会员,享受更多便捷! ( 超级网游之蛊巫猎艳行(蛊巫传说) http://www.xscun.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