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看到美女,面无血色

文 / 绝对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并仔细地打量周围,很快便发现沼泽地中的关键。那些表面是深褐色的地方,基本都是很深的天然陷阱,而颜色为浅褐色的地方,都是齐腰深的泥潭,没有任何危险。

    我就说嘛,如果游戏中和现实中一样危险,那还玩个屁啊。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我已经猜到,无论我向哪个方向走,一定会遇到下一层的入口,唯一不同的是过程。

    我沿着浅褐色的地方慢慢蹚着泥浆向前走去,由于沼泽的阻力极大,我现在的速度堪比乌龟爬。

    走了很久,我发现前面慢慢出现奇异的怪物——枪螺。

    那些枪螺和我一般高,只有尖尖的外壳露在淤泥外,其它部位都在淤泥中。枪螺的外壳和普通的田螺略有区别,枪螺的外壳更细长,顶端更尖锐,而外壳上的螺纹更密、更有规律。乍一看,那冒出淤泥的部分像极了黑色的钻头。

    比较奇怪的是,每个枪螺的顶部,都立着一只蜻蜓,正是“枪螺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我正在剽窃古代诗词,装诗人呢,那些蜻蜓仿佛突然受到惊吓似的,全部飞起,并向我飞来。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我把吓着了:无数的蜻蜓振动着翅膀,遮天蔽日,竟让天空又暗淡了几分。

    那些蜻蜓刚飞起,所有的枪螺都潜入沼泽中。

    也不知为什么,那些蜻蜓全部都飞到我的上空,盘旋不止。那些蜻蜓太多了,简直就像一团浓云,它们要是每只都撒泡尿,足以淹死我。

    怪事,蜻蜓不怕我,那些枪螺却逃跑了。

    就在我仰头看蜻蜓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微微疼痛,坏了,我被枪螺攻击了!

    脑中闪过枪螺的形状,我立刻明白,那群无耻的家伙可以用螺壳钻洞,并从地下偷袭我。

    我迅速用蛙蛊攻击自己,喝下大型金疮药,并施展蛊术“蛙跃”,高高地跃起,并在落地之前,对着脚下放出一道四阶位土系魔法“塑石术”,下面的沼泽立刻化作石头,随后我安然落在上面。

    嘿嘿,我就不信了,我在石头上,你们还能钻……

    脚下突然传来“嗡嗡”的声音,如同钻头钻墙一般,接着石头剧烈地振动起来,很快,一个个螺尖从巨石中旋转着探出。其中一个枪螺再次准确地钻到我的脚下,差点儿把我的脚底板钻透。

    难道它们有透视的能力?

    使用一次蛊术蛙跃,可以在一分钟内跳三次,我再次向远处跳去,故伎重施,不过这次我在落地的同时,又在周围扔出一个“大雾弥天”,然后快速取出绷带将流血不止的脚包扎好。

    这次枪螺们来的比较缓慢,而且,等它们探出螺尖后,没有一个攻击到我。这个大雾弥天只是我信手扔出来的,并不抱任何希望,但却起到效果了,真是怪事。

    不经意间看到大雾外的蜻蜓,我恍然大悟,肯定是该死的蜻蜓惹的祸!

    这里的枪螺和蜻蜓是共生关系,蜻蜓负责侦察,并通过奇特的手段把上面的情况传给地底的枪螺,而枪螺收到蜻蜓的信息后,做出准确定位。我用大雾弥天后,那些蜻蜓看不到我,枪螺们自然就无法准确定位,只能胡乱攻击大雾内的所有地方。

    小崽子们还挺聪明的嘛。

    我最后一次使用蛙跃,落到石头上后,没有使用大雾弥天,而是直接对着头上的蜻蜓使用炼蛊术。这次我把炼蛊术的范围弄到最大,绿光闪过,密密麻麻的蜻蜓群立刻被我弄出一片真空地带,我的虚纳蛊居中顿时多出数千只蜻蜓。

    虫子就是虫子,一看到我一挥手就让那么多同伴消失,那些蜻蜓呼啦啦地四散而去,很快便飞得无影无踪。

    这时候,无数的枪螺从沼泽中冒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场面混乱不堪。

    原来这帮枪螺都是瞎子啊,没了蜻蜓什么都看不到。

    我试着对下面的枪螺使用炼蛊术,结果,非常顺利地将一批枪螺收入虚纳蛊居中。看到枪螺也能炼成蛊,我就直接跳入沼泽中,连连施展炼蛊术,将周围的枪螺全部收入虚纳蛊居中。反正现在我还没开始炼制蜻蜓蛊,可以不受限制使用炼蛊术。

    一口气收集了数千只枪螺后,感觉差不多了,随手往四处扔了几个五阶位魔法“天火炎雨”,烧死一片枪螺,并将它们驱赶走。

    等周围没有东西打扰了,我就开始按部就班地炼蛊。耗费了数个小时后,我才炼成蜻蜓蛊和枪螺蛊。

    金身蟒蛊说自己是蟒蛊之首,那也就是说,每种蛊都极有可能有自己的首领。不过,我根本不怕那些超阶天蛊,它们绝对不敢动我。我可有宝贝护身,狐假虎威的功夫咱还是会一些的。所以,我才敢安心在此炼蛊,不担心那些蜻蜓把枪螺蛊的首领吸引过来。

    炼完蜻蜓蛊和枪螺蛊后,我抬腿便走,但奇怪的是,我的双腿已经失去知觉,无论我怎么用力,都丝毫不动。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生命值在以极快的速度减少。

    怎么回事?难道我被神秘的蛊攻击了,所以系统才不提示?

    玩儿鹰的被鹰叨瞎了眼?

    我吃下一颗金疮药后,连忙用蛛蛊攻击自己,并使用蛊术蛛目向下看去。

    我陷入沼泽中的双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水蛭,像一层厚厚的鳞甲一样。那些水蛭还扭动着身子,死死地吸附在我的腿上,一缕缕血丝慢慢向四周扩散,同时引来了更多的水蛭。

    我顿时头皮发麻,全身发毛,一股凉意流遍全身,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

    好歹我也是职业玩家,很快就清醒,张口大骂一声“干你老母”,便立即使用炼蛊术,将我腿上的水蛭收得一干二净。我可怜的腿啊,都上面的伤口一个挨着一个,真是“腿无完肤”啊。幸好它们没乱咬,给我留了一方净土,不至于不能人事。

    看到周围还有打量的水蛭不断地聚拢,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下面就是一通炼蛊术,也不知道收了多少水蛭。那些水蛭实在是太多了,我就放出一个“塑石术”,干脆站到石头上。老子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吗?

    怎么说我也是体质过百的人物,仅仅过了一刻钟,我腿上的伤口就完全愈合了,不留一丝疤痕。

    那些水蛭刚散去,那扇漆黑的大门再度出现。

    我知道这里或许还可能有其它可炼制成蛊的虫兽,但我更明白,此地危机四伏,不宜久留。那些蛊老大或许不敢动我,但万一碰到其它厉害的boss,我只有死翘翘的份儿。

    没有其他队员的帮助,别说去抓虫兽了,单单在这九层万蛊大殿活下去,都非常困难。所以,英明神武的我选择了直接走进那扇大门,进入四层。

    “操!怎么掉海里了,呜……”我吞了一口海水,赶紧使用轩辕玉带中的“鱼腮草”。

    服下鱼鳃草后,我慢慢地潜入海中,看到了一片美丽的水世界。

    水下遍布着形色各异的珊瑚群,艳丽的热带鱼类在珊瑚间穿梭,好不热闹。

    好在这里是浅海区,要是我掉在深海区,估计直接被大王乌贼、抹香鲸等高级怪物给吞了。

    那些鱼类并不怕人,有的甚至还好奇地游到我身边,调皮的用头碰一下我的身体,然后就慌慌张张地溜走。也许是它们知道我没有恶意,不一会儿,我就被一群各种各样的鱼围住,我到哪儿,它们就摆动着身子跟我到哪儿,让我哭笑不得。

    你说说你们这些死鱼,又不是美人鱼,跟着我干什么?

    我也不管周围的鱼,就漫无目的地向前游,那些鱼很快就厌倦了我,纷纷回到原来的地方。只有一只鮣鱼用背部的吸盘吸附在我的小腿上。

    我灵机一动,对着它就使用炼蛊术,它竟然被我收入虚纳蛊居中,原来一百零八种蛊中有鮣蛊啊,好玩。可惜,我就看到这一只,以后只能去青州的东海里找其它的鮣鱼了。

    我游了一阵,很快就看到远处居然有一座宫殿若隐若现,怪事,海市蜃楼不可能发生在水中啊。

    我正想偷偷摸摸地向那里游去,谁知,水底的泥沙突然全部向上扬起,一只只拳头大的乌贼冒了出来,然后它们张嘴喷出黑漆漆的墨汁,将周围弄得黑乎乎的,把我的视线全部遮蔽。

    紧接着,我察觉身上不断地有东西附上来,然后我感觉自己像被绳子绑住了一样,同时不停地掉血。

    我吞下一个金疮药,立刻使用蛛蛊,然后使用蛊术“蛛目”。

    我彻底无语了,相同的一幕再次重演。唯一不同的是,上次附在我身上的是水蛭,它们用嘴来吸血;这次附在我身上的是乌贼,它们用爪上的吸盘来刮我的肉。

    火大!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蛊巫吗?我随手扔出炼蛊术,将周围的乌贼一网打尽。

    系统也够白痴的,明知道炼蛊术能轻松解决一百零八种虫兽,还给我整这套,是想恶心我吗?

    我现在有可以透视的蛛目,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敌人后,我很快便来到那座宫殿门前。

    那宫殿门前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水蛊宫”。

    这个名字太恶搞了吧,怎么看着都别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道婉转悠扬的女性声音自水蛊宫内飘出。

    水蛊宫的门随后打开,我定睛一看,脸色刷地变得极度苍白!

    嗯,脸变白的原因,是因为上半身的血都跑下半身去了……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册成为畅想会员,享受更多便捷! ( 超级网游之蛊巫猎艳行(蛊巫传说) http://www.xscun.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