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嫩脸绯红,香舌酥软

文 / 言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难道我们真的命犯太岁?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太岁竟然如此怪异,竟然恰好长在女子怀抱当中,这也恐怕是山势聚集的灵气所致,最终形成太岁。更没有想到我们移动太岁,也改变山势运气,最终造成山体滑坡。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不知道我们进这个石洞到底是福是祸,不过我既然想不通,我也没有做过多的推测,隐隐约约知道是天意如此。

    “这可怎么办,不知道星竹妹子能不能通知人把我们救出去。”白洁带着担忧的说道。

    “恐怕难”赵丽萍也接口道,“刚才那片地方发生了山体滑坡,说不定她也有危险呢,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刚从洪水中出来,却有碰到这种怪事,都是你要挖什么太岁,这下好了,惹了太岁我们一个都出不去。”

    “呵呵,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我安慰了几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毕竟我们所处在死地上。

    “不要你卖弄文采了,我出师已去一下。”赵丽萍说着站起身子。

    “你要干什么?”我和白洁都关切地问。

    “上厕所!!”她瞪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只剩下我和白洁面面相觑。

    见赵丽萍离开,白洁朝我的怀中靠了几分,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的抵着我的身体,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隔着薄薄的衣服,我能感觉到她的顶端凸起正传来阵阵的火热,我忍不住的双手盖了上去。

    “混蛋,你又想干什么?”白洁惊慌的看了看另一侧的石壁口,嘴里娇嗔的道:“一会儿赵主任就回来了,别让她看见……”

    “我们估计十有八九出不去了,都要死在这里你还顾及这么多干什么?”我的双手恣情地揉搓着她胸前的两团肉疙瘩,浑圆光滑的乳肉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她的嫩面绯红呻吟,巧妙地躲避着,说道:“不要乱来,还有赵主任呢,她……马上就过来了。”白洁心中总是有几分担忧的,虽然她对我们能够出去也不抱什么希望。

    “我不会乱来的!”我说着,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她几乎是顺势就被我搂在了怀里。低下头,紧紧的贴住她娇艳的红唇,白洁略微一挣扎,柔嫩的嘴唇就被我住了,滑溜溜的不由得滑进了我的嘴里,两个人的舌头互相舔舐,口中的唾液互相交换着。

    了一阵子她才推开我,口中不住的大口呼吸着捶着我的胸膛:“全都怪你啦!这个人看到一个太岁就仿佛疯了一样,非要把它挖出来,这下好了,出不去看你怎么办?”

    我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脸贴着脸厮磨着嘿嘿笑道:“我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是我们两个饿死在这里,到了阎王殿中,我还是要蹂躏你。”我再次用力把白洁拥在怀里,嘴唇重重地覆压在她的耳垂上,不住的着。

    “去你的,我可不愿到了地狱还受你折磨,”她推着我的脸,娇声嗔道。她看着被我弄乱的衣服,整理了一番叹声道:“这可能就是老天报应,谁让我背着丈夫和你鬼混的,咳,不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到了这一步,反倒看开了……便宜你这个混蛋了”她说这主动抓住我的手摁在她的上。

    “哦,原来你比我还急呢”我抚摸着她的,道:“连都没有带,是不是故意诱惑我的?”

    她脸红似火地打开我的手,面色微红,娇嗔道:“谁诱惑你了,还不是看下午不下雨,我就把它洗洗,准备晾干呢,谁知道出了这档子事儿。”

    我的手抚上了她的小小的凸起,嘿嘿笑道:“不说那么多了,现在赵主任看样子一时回不来,我们试试在石洞里如何?”

    她忙转身朝洞口张望了一下,打开我伸进她裤子里的手,道:“你疯啦,她马上就回来了,看见了怎么办?”

    我仍然紧搂着她的身体道:“凉拌,现在都快要死的人了,还顾那么多,临死之前你总要让我满足一下吗,”我抚摸着胯下,大叹道:“宝贝儿,你真是苦命呀,如果到时候阎王问起是怎么死的,你一定要回答是急死了。”

    “噗哧”她立刻咧着嘴笑了起来,冲我身上打了一把,然后见到我帐篷似的胯下,打趣道:“你真是到死都不改风流,一点也不紧张,怎么不去看看有没有出路,万一我们大难不死呢!”

    “还不是被你这个小妖精诱惑的。”我又开始在她身上动手动脚起来,手径直伸进她的裤子里边,飞快的钻进两腿之间。

    “讨厌。”她玉面羞红,却并不阻止我的抚摸。

    我的手解开她的裤带,拉下拉链,用力朝下一拉,把她的裤子给脱下来,美丽的完全显露了出来,小溪已经渗透出潺潺的流水,油油的粘在根部的水草上。

    “你疯了!”她刚才以为我只是动动手而已,慌忙用手拉着裤子:“别胡闹”

    我嘿嘿笑了两声,强力制止住她的动作,把白洁抱起来坐在我的腿上,然后让她的身体靠在光滑的石壁上,一只手用力的拉着裤子连同朝下猛地扯动到足踝处,她整个尽入我的眼中。我的双手握住她的两只鞋子一推,立刻的显现出来,小溪、水草、流水看的是一清二楚。

    “嗯……混蛋你要干什么,开松开我,羞死人啦……”白洁哪里想到我竟然让她这么羞人,想到赵主任马上就要回来,内心又是害羞又是刺激,身上的都变得一片艳红,紧张极了。双目紧紧的闭上,一双也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夹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我把白洁翻转身来,让她仰面朝天躺在石板上,低头伏在她身上双手托起她的那对昆乳,深情地舔吮着那对的大葡萄。

    “嗯…嗯…”白静的上马上开始泛红,她浑身颤抖不已,边扭动边低声娇啼,显然害怕赵主任突然到来,那雪白的散发着迷人的光泽,丰腴的昆乳挺耸着。肉感十足的圆翘肉臀凸现出修长的苗条曲线,凸起的山丘,芳草下的肉色的迷地无一不是诱惑,让人心颤不已。

    “你现在还敢说不要吗?……”我的手猛然一袭击。

    “我……我……不知……道……啊!”白洁娇喘吁吁的呻吟着,原本泛着晕红的脸蛋转过来,娇羞无比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头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嘴中喘着粗气,在我的魔掌袭击下,丰硕高耸的情不自禁地向上挺起,双手不住的在我的腰上摩擦着,娇躯向下滑了滑,两条雪白修长的动情难捺地弯曲起来分开,给我留下侵犯的空间。

    我的手指刚刚袭击过去,她立刻发出一声长长的放浪的呻吟,她主动地抬起她的腰和双腿,方便我的动作,尽情地承受着我的。我用力抱住白洁细嫩的腰肢,使她更贴近我的身体,然后搬动她两条珠圆玉润的,让它们夹住我的腰,白洁的上身无法遏抑地轻轻颤抖绯红的俏脸上满是汗珠,之间急剧地抽搐,春潮顺着根汩汩地流淌出来。

    “我……赵主任……”她到现在残存的理智中还想着赵主任,万一被她看到了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中火烧火燎的,一股刺激的本能不住的在心田燃烧着,似乎自己并不反对被赵主任看到,但是骨子里天性的娇羞还是让她无法为所欲为,这种时候也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放不开,只是双目不胜娇羞的闭上,螓首转向里面,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双颊愈发红晕了,就是连的玉颈都染上了一丝绯红的色彩,仿佛喝醉了酒一般。

    白洁将身体舒展了几分,而我的两只大手则更加缓慢的接触着她正在颤抖的身体。“啊……啊……”她的呼吸变得粗重,从白洁的内心深处仿佛炙热的岩浆不断的迸发,虽然她拼命地压抑,可是那中羞人的叫声还是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我的手指仿佛勤劳的蚂蚁一样,沿着坎坷的道路不断的寻找着猎物,将白洁身体中的带一一被触动,而且那种感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她的整个身上点燃了之火,好像全身的带都集中到我的手指上似的。两条美丽修长的腿儿不住的在石板上等动着,好像没有力气使一般,我的双手再次袭击下去,她突然受袭,猛地打了个寒颤,“啊”地叫了一声,全身一阵紧张,双腿猛地夹紧,一下子夹住了伏在她双腿间的手,原本戏水的手指也被挤压在那里,

    白洁全身突然一阵颤抖、抽搐,如电麻般的刺激从上身传向,直透进深处,她腰身上挺,不由自主地娇吟声声:“唔……哎……”

    等她的双腿稍微有几分松懈,我突然将自己的雄壮如同破竹一般深入其中,刚刚换过来劲儿的白洁又忍不住的呻吟一声:“混蛋……你轻点啊!”双手狠狠的在我的背上抓出一道红痕将自己的头吃力的向上抬起,亲吻着我的舌头。雪白的身躯像水波一样蠕动起伏,好像没有骨头一般的挺动,纵情承欢。

    我看白洁确实已经渐渐的将自己的面具退下,变得起来,将她完全压在身下,狂野的扭动着身体,同时不断用嘴唇着她的脖子,使劲的噬咬,在她雪白的颈项上留下一个有一个的牙齿印记:“快叫老公……小荡妇”

    白洁被我急剧而粗暴地的挺送折腾的仿佛在波涛中的小船,不由自主的呻吟连连“疼啊!混蛋……老公!你轻点呀……”此刻她的神智已经完全陷入了当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刺激,已经浑然不顾赵主任了,也许陷入绝地的景象让她完全放开了心扉,不在顾及世俗的眼光,将两只的雪白紧紧的缠在男人的腰上,急促地喘息呻吟着,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奋力挺起雪白平滑的柔软小腹,与男人的紧紧纠缠在一起,往昔端庄贤淑的女人形象不复存在,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深处急剧抽搐,娇喘声声:“老公,我……啊!”来人的脸色姹紫嫣红,娇艳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她一步也不敢迈进,身体再度开始沸腾起来,眼前飘荡的尽是一些秽的画面,似乎对面的人儿是自己一般,那股火辣辣滚烫的热流焚烧着自己的身体,虽然自己下午才享受过,但是却只看过不到两分钟,就忍不住的用手扶着光滑的石壁,咬紧牙关,

    白洁就像一只雪白的布袋熊一般挂在陈昆的身上,头极力的向后抬着,虽然看不到表情,却能听到她嘴中的叫声。

    “啊……要不行了……嗯…老公混蛋……都……都第二次……我……真的不行了……”听着白洁的声音,看着陈昆健硕粗壮的,赵主任一时思绪万千,“想不到白洁比自己更,难怪陈昆这个混蛋这么迷恋她,自己才出去不到半个小时,他们两个就忍不住了,浑然不把我放在眼中,不过白洁好像也不怎么样,才两次就坚持不住”猛地她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不是这个混蛋的对手,难道……想起陈昆那次无意中说出让两个人一起的事情,顿时她心中又升起了一丝怒意,这个混蛋真会作贱女人呢,不能让他得意,他想都不要想。可是即使如此赵主任也没有走开,反倒是玉手隔着裤子在自己的根部揉搓着,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湿润已经渗透出来。

    白洁此刻已经没有力气了,只是双手紧紧的搂着陈昆的脖子,任由他抱着自己在石洞内走动,声音在石洞内非常响亮,听起来是那样的靡,赵主任脑中也出现了幻觉,好像正在陈昆怀中的不是白洁而是自己一样。

    就在白洁再次发出高呼的时候,她也两腿一软,蹲坐在石板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忙急急忙忙的拉开裤子,想把自己清理一遍,否则让那个混蛋看到就不好了,可是她刚开擦拭,却发现那个混蛋脸上带着笑意站在自己的面前,她顿时羞怒的蹲坐在哪里,时间好像凝固住了。

    赵丽萍软绵绵的身子靠在石壁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推在上边,白嫩的若隐若现,裤子也落在足踝上,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暴露出光滑的和,原本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微红的双颊伴着雾一样的眼睛几乎滴出水来,樱桃小口微微翘起带点一丝妖魅,更添了几分靡的气息。

    “不是……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她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解释,而手则慌里慌张的想提起裤子。

    我哪里会让她如愿,朝前一步双手已经制止住她的玉手,揽住她纤细匀称的摸了上去。

    “嗯……放、放开我……你这混蛋……白洁……啊……”下边再次传来能够令人融化的骚痒感,她小声断断续续地求饶,却没有想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无可奈何地在男人的怀中扭动着。近乎的身体被他紧紧的抱着,最羞耻的部位被任意玩弄,也想起刚才自己想到的事情,心中开始紧张起来,还真害怕白洁突然走到洞口。

    “不是我看到的什么样子……难道这是我的幻觉……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是不是想和白洁一起呀”我在她耳边轻声调戏着,用言语一点点挑起她的乱意识,打击着她的自尊。一边在的手指上稍稍用了点力量。

    “哦……”赵丽萍又急又怕,哪死命挣扎,可她哪里是我的对手?一番挣扎过后,我张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红唇。她无法躲避,只好接受。我在她上抚摸的手已经令这么冷艳的熟妇狂热迷醉,当我的大手一路上移,***她的两腿之间时她敏感的柔滑腿肌微微颤抖,娇躯一软,软软地伏身在我的怀里,依旧无意识地蠕动着自己美艳迷人的……

    “赵丽萍,已经湿透了哦!”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小坏蛋!”她扭动着娇躯想要挣扎着推开我的怀抱,可是尚未等她反应过来,却清晰地感受到我的手指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啊——!”她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被我的突然袭击弄得有点惊异而企图挣扎,我全身压在她的身上而无法动弹,整个人儿都被压迫在石壁上,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那里,任由我上下其手,双手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不停抚摸,热烈地吻着她,而她只能无助地用手推着我的肩膀上面低声喘息着呻吟着:“我……不要啊!白洁会看到的……”

    我忍不住了,当机立断,一只手托起赵丽萍的圆臀,用最快的速度扒下了她的裤子分开两条浑圆的,再用力的抬高了她的,然后整个人儿压了上去……

    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她的扭动停止了,挣扎也停止了,再也无法掩饰脸上的表情,艳丽的热的发烫。

    “抱着我的脖子……”我拍了拍她充满弹性的臀肉,赵丽萍弓着身子将自己的玉臂牢牢的搂住我的脖子,羞愧地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我的侵袭,任我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显然,她那深埋在体内的熊熊已经被我挑起,烧烤着她的感官,控制了她的身心,此刻她已经无所适从,和白洁一样,已经没有办法在阻止我的动作。

    在我快意的弄下,原本娇羞的熟妇之心,早已经被那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两条紧紧勾着我的腰,雪白的***骚动不安地扭动着,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赵丽萍现在就像祭坛上的羔羊一样任由我为所欲为,眼神中也迷茫一片,强烈的快感使她彻底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樱桃小嘴半张着吐着热气,光滑白嫩的美妙不住地抽搐,只觉得浑身血液加速循坏,骚痒更加厉害,仿佛整个身体上都有蚂蚁爬过,酥痒已渗入骨髓,连心田都被噬咬着。她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可惜她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难以言语的骚痒,瑶鼻里呻吟婉转的更大了,雪白的随着我起伏挺动着。

    “哈哈哈……”看着怀中的人儿模样,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种满足感真是没法儿形容,“赵丽萍,你真的很厉害,刚才看白洁是不是也想和她比比呀……叫老公呀……”说着话,我更加疯狂起来,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痕。(有删节)

    “老公……别……别说了……她……啊……”

    “真的不要吗?”我发觉一提到白洁的名字,赵丽萍都会忍不住的情绪激动起来,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

    “不要呀……”她冷艳的脸上胀得通红火热,瑶鼻嘤嘤娇哼着,勾人魂魄,处于中的她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已经抱着她走进了石洞当中。

    “陈昆,赵主任!!”白洁仍然躺在地上,但是这一刻她完全石化在那里,口中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大叫……

    “啊……”赵丽萍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被抱到白洁面前,顿时觉得身体猛的一阵抽搐,刺激的快感直冲脑顶,头晕眼花中,的潮水决堤而出连绵不断,看着白洁脸上莫名的表情,羞耻心和强烈的刺激一样长久,双手双脚反到把我抱的更紧了。

    而我仍然抱着她一步一步朝白洁走去,直到走到她身边,白洁才清醒了几分,浑然不顾自己的身体愕然的说道:“你们……”眼睁睁的看着我把赵主任放到她的身边,她慌忙要坐起身子,却被赵主任的身体压住。

    赵主任头枕在白洁的上,迷迷糊糊的叫着:“混蛋……放开我呀……再来……”

    白洁的身体被赵丽萍压着,而我的手则伸着抚摸着她的,此刻就是想起来也有心无力她也已经了好几次,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大脑中也仿佛缺氧了一般,根本来不及反抗。我猛地一翻身子,让赵丽萍半跪在那里,她的双手无处得力,正好抓住白洁的。

    “放开我,赵主任……”白洁慌忙扭动着身体,但是却无法逃脱我的束缚,我微微的屈膝,降低了赵丽萍的身体的高度。抓她的一只玉手,强迫她朝白洁的根部探去(有删节)。

    白洁顿时口中发出细微的哼声,洁白的牙齿咬着的红唇,苗条玲珑的身体扭动着,赵丽萍的手稍一动弹,她便忍不住呻吟起来:“嗯啊……”虽然每声都被她强制截断,但是声调却充满了羞耻不安。

    我又猛地一用力,赵丽萍猝不及防双手突然一滑,整个人儿就趴在了白洁的身上,嘴唇正好压在她的上,三个人的心扉都是一荡……赵丽萍的手被我一引导,就握住了面前的,尽情的揉搓,这对和自己的相差不大,充满了弹性,让自己有竟然有一种想亲吻的感觉……

    白洁怔怔的看着赵主任,她的脸上带着羞耻和痛苦的表情,当然更多的却是陷入欲海的疯狂,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眼前的景象显然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因为对于这一切她根本来不及思考却已经被动的接受了,心中觉得荒谬和怪异,但是事实上也容不得她过多的思考,现在自己的身体非常她敏感,只觉得自己的奇痒一片,这感觉委实难受,她不由得不断喘息,只知自己不停扭动,热烘烘的暖流从自己向全身扩散,这次却没多么想要抗拒了。可还是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啊……啊……”随着赵丽萍的动作,白洁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突然发现了赵主任趴在自己的身上的就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它们紧紧地挤在一起,深深的还有淡淡的香味儿,更加的充满了诱惑,真个是让人垂涎三尺。她想也没想,大概是被冲昏了头脑,也伸手抓住那对,开始受着手心里的销魂滋味……

    也许是本能的驱动,也许是异样的刺激,更也许是濒临死亡的,她们两个人竟然痴迷其中,赵丽萍身上和都遭到袭击,此刻已经忘记了一切,只觉得自己飘在云端,口中呜咽着:“陈昆……不要让白洁欺负我呀……别欺负我呀……”

    “你愿意被欺负吗?”我托着她的腰肢,不住的挺动着身体,“看你现在舒服得很,怎么是被欺负呢……她欺负你……你也欺负她呀”

    “好啊……我也要欺负她……白洁呀……”赵丽萍口齿不清的呻吟着,一低头,将左边的含住,啧啧有声的着,另一只手拢了拢她自己额前散乱的秀发,握住圆滚滚的雪润乳球,白洁胸前骄傲耸立着的随着她的动作上下微微地颤动。

    “嗯……嗯……赵主任,你放开我呀……”白洁发出了控制不住的呻吟声,眼睛里充满着妩媚娇艳的神色。她似乎连力气都被赵丽萍吸干了,玉手只是无力的在赵主任的身体上抚摸着(有删节)。

    “啊啊……”赵丽萍身体剧烈的扭动着,被男人猛烈占有、更直接强烈地刺激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的一切思维空间,在我的攻击下,她也一连来了几次,身子开始不堪起来,想要挣脱我的束缚。但在我身体的袭击下,她根本无能为力,只能下意识的抽动着,双腿间泄出了越来越多的热汁……

    当她身上再也没有力气的时候,不住的口中发出求饶的声音,我也停住身子,她喘了一口气,就直挺挺的躺在白洁身边,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裸露的软软的躺在光滑的石板上,看上去说不出的诱惑。

    白洁这个时候清醒几分,挣扎着身子想要起来,但是却又被我压了上去,我知道这次机不可失,等她完全从中清醒过来,恐怕就不会任由我这么胡闹了,所以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抬起她的压了上去……

    “喔喔……”白洁发出令人心颤的尖叫声,脸上是一副痛苦快乐交杂的神色。

    “赵丽萍……”我冲着她叫道,赵丽萍立刻明白过来,继续用手口开始在白洁的身上肆虐,一时之间,女人的呻吟声、浪叫声充满了石洞……

    两个女人,一个端庄美丽、一个一个是风韵犹存,一个柔情似水、一个冷艳妩媚,搂抱着怀中的两个女人,我心中荡漾着一股满足,就算下一刻世界毁灭我也感到无怨无悔。

    由于两女俩头一次共侍一人,而且还是在这种稀里糊涂的情况下,她们都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所以一个个将身子靠在我的旁边,都不敢先说话,刚才荒唐的景象还在脑海中盘旋,她们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大胆,因为不敢起来穿衣服,所以就僵硬在那里,好歹石洞中是恒温的,倒也不冷,不然三个人非冻僵不可。

    而我也趁她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用双手在她们身上占便宜,两女都咬着牙齿,不敢吭声,这个时候“咕噜”一声打破了沉默,我才发现自己现在肚子饿的扁了,想想也是,现在估计早过了吃晚饭的时候,加上刚才一番大战,我的体力消耗非常大。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你们饿不饿?”我开口询问道。

    “嗯”白洁小声的哼了一句。

    “那还不起来……”我$第*一*文*学*首*发$ 说着坐起身子,感觉到意气风发,打量着她们的身体嘿嘿的笑了。二女回过神来,见我色迷迷的目光盯着她们身体上下游走,一个个脸上发烫,不敢看我。

    “还不起来?”我猛地一拉白洁的身体,把她带到我的怀中,然后又拉了赵丽萍一把,开口说到:“我们估计要困死在这里了,就不要估计那么多了,到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害羞的。赵丽萍,这里你年纪最大,最有发言权,说句话……”我用手指勾住两个女人的下巴,让她们红着脸互相望了对方一眼。

    赵丽萍她被我们两人火热的目光看得浑身燥热,杏眼含春,赶忙双手护胸,双腿紧夹蜷缩嗔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陈昆,你是男人,听你的…… ( 山柳村的桃花盛开 http://www.xscun.com/6/61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小说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cun.com